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网 » 范文大全 » 正文

杨威利经典语录

发布时间:2019-03-07     来源:oh100  浏览次数:0

「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得的事。」

「简单而言,自三、四千年前以来,战争的本质始终没变,在到达战场之前左右胜负的是补给;到达之後,左右胜负的则是指挥运用的能力。」

「天底下最危险的莫过於僵化的固定观念。」 

「剖析敌人的心理是用兵的第一要点。其次,在战场要完全发挥实力,补给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极端来说,不一定要攻击敌人本部,只要切断其补给就够了,如此一来,敌人自然不战自败9 

「战争一旦开打,就不可能没有死伤,与其成反比的是,牺牲的人愈多,战胜的比率就减少。兵学所存在的意义便架构於这两种命题上,也就是说,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战果,才是成功的;残酷的说,便是要如何有效率地杀死自己的同类9

「除了杀害非武装人员,或是破坏停战协定的蛮横行为之外,没有其他判定此一将领是否为道义之人的标准。因为无论是名将或是愚将,其杀人无数的纪录都是一样。愚将杀害了自己一百万人时,名将则杀了敌人一百万人。而在绝不杀人的绝对和平主义者眼中,两者是没有什麼不同的。」

「以少胜多并非用兵之道,它并非战术,只能说是一种奇术。」

「一些用兵遣将的方法姑且不论,单是兵力比敌人多这一点,就足以令军心懈怠了。因为士兵们都很放心啊9 

「用兵也有其一定的法则,那就是要能集中兵力及迅速调动部队两种。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能白费气力。」 

「『若是你就有信心……』------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了这耀人的名誉,而舍身去做那些不可能的事啊!而那些在旁吹捧怂恿的人却可以不负责任。」 

「要事情都照预定来进行,那是很少能做得到的。但话说回来,事前没有做预定的话,事情可又进行不了了。」 

「在人类历史上原本就没有永久的和平。所以我也不会有如此的期望。但是却能有数十年和平的时代。如果说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留下某些遗产的话,我想最好的还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遗留下来的和平维持下去,那就是下一代的责任了。如果每一代都不去忘记自己对下一代的责任的话,那麼大概就能保持长期间的和平吧。如果有所遗忘而把先人的遗产坐吃山空,那人类就得再从头开始了。也好,那也不算坏事。」 

「什麼魔术、奇迹的,都是不知道别人辛苦才会说出那种话。我是应用了古代的用兵术,把敌人的主力和根据地分断开来,加以各个攻击的方法。只不过是稍微起了些效果,才不是用了什麼魔术呢!如果我再不注意而得意忘形的话,搞不好下次会要我两手空空的独自去占领帝国首都呢9战 

「会被人称赞可只有在打胜仗的期间。再一直打下去的话,总有一天会输的,到时会受到何种回报呢?如果事不关己的话,我倒有兴趣想看看。」 

「军事的胜利就像麻药一样。这种甘美麻药,似乎使得潜伏人们血液中的那种好战幻觉,一下子爆发了。」 

「就像人类会衰老一样,也许国家也会有堕落和颓废吧。」

「胜败终究是相对的……如果我们所犯的失败比他(莱因哈特)还严重,那麼胜的是他,败的是我们了。」 

「我并不是轻蔑权力或武力。不,其实我是在害怕。一旦权力或武力到了手,几乎会使所有的人都变得丑恶,这种例子我知道的太多了。而我也没有自信自己绝不会改变。」

「总之,我还是抱持君子作风,不想去接近危险的东西。只想在自己能做的范围内做件工作,而後过著舒服的轻松生活,这麼想是一种怠慢的个性吧?」 

「责任感也好,才能也好,都是有限度的。不论别人的期望多高,或如何强迫,不可能的事情永远也不可能。」 

「我学过一点点历史,人类社会的思想潮流可以分成二种。一说世上有比生命更有价值的东西;一说没有。在战争开始之前,前者是对的,在战争停火之後,後者是正确的,几百年来,几千年来,都一直都是如此的……」

「真是……当人类只想到要追求胜利的时候,就会变得极其卑劣9

「司令官自己带枪自卫时,打仗时必输无疑!我目前正在思索,别让自己走入那个死胡同。」 

「对人类而言,没有完全或绝对的事。」 

「世事盛衰无常------再强大的国家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日後也会腐化堕落。」 

「虽然你这麼小心,不行的时候就是不行。」

「显然易见的,地位愈高的人,想法愈复杂。」

「把敌人从据点里引诱出来,这想法不错。但是没有必要等到他们在一个地方集结完成。我们可以推算敌人集结的路线,而在途中予以各个击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敌人和我方的总兵力相当,我方可以分成两个集团,利用时间差一方攻击敌人的A、B集团,另一方则分成攻击敌人的C、D各集团。以两倍的兵力打击对方,胜利的机率应该大得多吧。也有别的方法。以整个舰队行动,先分别各个击破敌人的A、B各集团,再前往敌人的集结地点,和敌人的C、D两个集团对战。在这时候,我方可以略施小计让敌人误认己方为敌人,或者让舰队分成两方攻击对方,都可以提升战果。这个方法,先以四倍的兵力再以两倍的兵力和对方作战,胜率应该更高吧。」 

「命运就好像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魔女一般,她恣意地为所欲为。」

「命运本身要是也有人性的话,它也会抗-议上帝竟然安排它如此作弄人吧。但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命运不过是偶然地积习了无数人个人的意识所产生的结果,并非一种超越的存在。」 

「所谓战术,指的是在战场中,如何调度兵马以赢得胜利的技俩。而战略指的是,如何让战术能够完全有效地发挥其功能的整体技术而言。」 

「我并不押最好的』,只想押较好的』。虽然目前同盟国的在位者相当腐-败,但是救国-军事会议所发布的宣言你也是看到的,他们实在比现今的当权者还要糟糕埃」 

「……人类的能力虽然有限,但是自己也可以尽量发挥潜能向命运挑战。」

「如果我是生在太平时代,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历史学者罢了,搞不好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呢。」 

「千万不能对长辈或上司做当面的赞美。因为若对方是个软弱的人物,可能会使他变得自以为是,如果对方是个个性刚直的人,他还可能会以为你在曲意奉承而刻意疏远你。这种事千万要注意的……」 

「战争就快要开始了。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不打胜则毫无意义。我们已经胜算在握,请各位轻松地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只关系著国家的存亡,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只要是人,谁都有谋求自身安全的权利。以我而言,如果责任更轻一点的话,我或许也会选择有利的一面,更何况他人。」 

「人类的历史上,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之战争,有的只是主观的善与主观的善之间的争斗、正义的信念与正义的信念彼此相克罢了。在单方面的侵略战争中,发动侵略的一方都认为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战争因而永无休止。只要人类相信神及正义,世界将永无宁日。」

「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呀。」 

「信念不过是强烈的愿望而已,毫无客观的根据可言。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无法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大体来说,信念是一个可耻的名词,只要刊载在字典上就够了,并不用嘴说说的。」 

「必须在必要的时候确保必要的空间。一定的宇宙空间,只要能在一定的时候内使用就好了。为了确保永久的宇宙空间,必须设定航路地带,战场也必须加以限制,战争自然无法避免。但是没有敌人的地方,必须在没有敌人的时间内使用,不是吗?此战略构想名为『宙域管制』,由此引发的舰队决战称为『宙域支配』。」 

「所谓专制是什麼呢?不是人民选出的为政者,利用暴-力及权力剥夺了市民的自由,并进而想支配人民。也就说,诸位(救国-军事会议)现在在海尼森的所作所为,便是专制的最佳榜样。」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有战争就必须要获胜。那麼胜利的意义又在那里呢?让敌人造成许多伤亡,给敌人的社会带来损伤,使敌人的家庭离散。方向虽然不同,向量却一样。------结果,两方面都不是我所能选择的。」 

「有了地位、有了人人称羡的一切,但是这种功名金字塔越是接近顶端,立足点越窄小,危险性也就越大。」

「人会死,星星也有寿命。连宇宙这种东西也不知什麼时候会停摆。不可能只有国家能永久存在。如果国家一定要有巨大的牺牲才能存活下去的话,那麼这个国家还是马上灭亡的好,谁还会在乎它?」 

「身为一个军人,若因殴打毫无抵抗能力的部属而受到赞赏,那麼军人便是人类的耻辱了。我们不需要这种军人。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

「在人类的能力当中,军事才能是属於非常奇特的种类。在不同的时代或环境下,它对社会而言毫无存在价值。在和平的时代里,也有人怀才不遇、遗憾而终;他们不像学者或艺术家,在身後还有作品可以遗芳後世;也没有人会再谈论他们。结果就是一切。」

「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杀人与被杀,而军人却把杀人当成职业。」

「……巩固国防之途有二。拥有比敌国更为强大的军备,此为其一;其二,利用和平的手段,与敌国相安无事。前者较为单纯,而且权力者的不同,方法巧妙亦各有不同,但扩充军备与发展经济互为反比的关系,则是近代社会形成以来的不变法则。己国增强军备,敌国势必亦然,陈陈相因之下,各国偏重军事扩充,造成经济与社会极度畸形发展,国家因而崩坏。由此观之,『国防』也意味著国家的灭亡,这是历史上普遍存在的讽刺现象。」

「……一般咸认,自古以来许多国家都因外敌入侵而灭亡;但值得注意的是,有更多的国家却是因对侵略的反击、财富分配不均、权力机构腐-败、国民对控制言论思想的不满等种种内部因素而导致灭亡。坐视社会上不公正的现象严重恶化,一味穷兵黩武,对内镇-压百姓,对外发动侵略,滥用武力的结果,是将国家送上灭绝之路。历史上前车之鉴俯拾皆是。近代国家成立以来,不法的侵略行为,并非造成被侵略一方兵败覆没,反而发动侵略的一方最终必自食灭亡恶果。站在道义立场上,即使有十分胜算,也不应任意侵略他国……」 

权力者的眼中,他人的生命轻如鸿毛,贱如粪土,他们高唱的『渺小的生命』,实是发自他们内心的真正的想法啊!至於所谓『一时的代价』,事实上已奉献了好几个世纪了,但无论在那个朝代,奉献的人尽皆市井小民,权力者则眉开眼笑的坐收并瓜分送进口袋里的钱财。」 

「说到国家,或许它只是人类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当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辞罢了。一旦国家成为主体,不论多麼丑恶、多麼卑劣、多麼残暴的行为都将轻易地为人接受。所有侵略、屠杀、人体实验的罪孽,都可以一句『这都是为了国家』说明一切,甚至有时还因而大受赞赏。批判这种行径的人反而被扣上『侮辱祖国』的罪名,挞伐谴责的声浪也四方交逼而至。」 

「对国家幻想的人,想必也相信国家必须由优秀的或具有智慧、道德的伟大人物所指引,然而实际并非如此。执掌国家权力核心的人物,与一般市民相较之下,思考更幼稚、判断力更差、道德标准更低落,此例俯拾皆是。他们比一般市民真正优秀之处在於追求权力的热情,若将这股热情投注於正面的方向,它便成为推动政治及社会改革、创造新时代秩序和繁荣的原动力------不过,能否达到全体的十分之一就不得而知了。看看历史上的每一个王朝,几乎无一不是一代创建、十几代坐享其成而终的。」 

「不论是王朝或国家,都是非常强韧坚实的生命体,只要在某个时代出现一个伟人,就能够延续好几个世纪的寿命。至於民-主主义则不能一视同仁。因为将改革大业寄望数十年才可能出现的伟人身上,实有违民-主政治的原则。民-主共和制便是植基於去除英雄主义及伟人主义的根本上,但是要到何时理想才能战胜现实呢?」 

「比起悲天悯人的皇帝所统御的专制政治来说,凡人集体营运的民-主主义是比较好的,即使它陈义过高、不切实际、或一再尝试错误。」 

「在历史长流里,一个人渺小如沧海一粟,在通往未来的无数条路上只能选择其一,向现实妥协,与现实产生互动关系,形成无数个小宇宙,命运弄人之玄妙实教人惊叹。」

「国家灭亡了,只要再建造就可以了,曾经一度灭亡却又复兴的国家,比比皆是。当然,有更多国家一旦灭亡,就再无中兴之望,但那是因为该国在历史上所扮演角色结束了,腐-败了,老朽了,而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国家的灭亡总是一场悲剧,流血在所难免。甚至,为了将不值守护的国家自无可避免的灭亡中拯救出来,牺牲了许多人的生命,而当这些牺牲的报酬率等於零时,便变成极端深刻的闹剧了。失去存在价值的国家嫉恨值得生存的人们,往往将他们一同带往地狱。拿那些最高权力者来说,无数的死者高喊著他们的名字仆倒在战场上,而将此情此景抛诸脑後、投身敌国晋升贵族,过著优渥生活的人,更是大有人在,历史上战争的最高负责人战死前线的例子,古今几人?」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埃」 

「没有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人,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在所有的状况下,忍耐和沈默不见得是美德。在不该忍耐的时候忍耐,应该讲话的时候缄默,徒然助长敌人更得寸进尺,并认定自己的利己主义可以横扫千军,所向无敌。如同过份宠幼儿、一任权力者骄纵无度,最後势将不得善终。」 

「人类各种行为中,最为卑鄙无耻的是什麼?------权力的拥有者和谄媚权贵的人藏身於安全的场所,歌咏战争的伟大,用爱国心和牺牲精神的名目,强制将与自己无关的人送往战场,这种行径最是无耻9

「所谓『轻易获胜』,所指的是将获胜所需的条件准备妥当,将我方所可能遭受的损失减至最低,然後轻轻松松地获得胜利。大概只有将人命视为无限资源的愚劣军人和拥有权势的人,才会不给予莱因哈特极高的评价。」

「历史上篡位的人不计其数,任何一个王朝的开朝皇帝,不是侵略者便是篡位者。难道每一个篡位的人在篡夺成功之後,都将先朝皇帝杀害吗?绝非如此,反倒是将之视为贵族而倍加礼遇的例子多处可见,而在这种情况下,旧王朝将新王朝压制下来而复兴的例子,从古到今,均未曾有过。」 

「对百年来也不见得会出现一个的英雄或者伟人,加以权力限制所可能产生的负面损失,与不使平庸的人握有过於强大的权力所可能产生的正面利益两者相较之下,後者远胜於前者,而这正是民-主主义的原则。」

「即使国家消灭了,人总是还活著。只是不能称为『国民』,而只是『人』。国家消灭之後,最为困扰的莫过於寄生在国家当中权力机构中枢的那一群人,但若只是为了要讨好他们那些人,而要『人』来牺牲的话,宇宙之中任何角落都找不到这个道理。」

「这就是名将的战争手法!抱著明确的目的,一旦达成之後,就应脱离,不该再恋战。打仗就得这样才行。」 

「不论那种宗教、那种法律,自古以来,便已决定的基本规范:不要杀人!不要抢夺!不要欺骗!------我不禁自剩杀了多少的敌人?抢夺了多少东西?欺骗了敌人多少次?在现世之中,上述种种行为之所以无罪,完全只因为遵照国家命令行事而已。事实上,所谓的国家,除了不能让死者复活外,其他无所不能!它可以免除罪犯的罪,相反的,也可以让无辜的人坐牢,甚至送上断头台,连安居乐业的市民也不放过,强迫他们扛著武器上战场拚命。军队对国家而言,无疑是有组织的、最大的暴-力集团。」 

「军队是暴-力机关,暴-力有两种------支配、镇-压的暴-力,和作为解放手段之类的暴-力。国家的军队应该……就本质而言,属於前者的组织,很令人遗憾吧?但历史就是明证。当权者和百姓对立时,军队倒戈百姓者少之又少。不仅如此,过去有许多国家,军队成为其权力机构,以暴-力支配民众,去年那些搞政变失败的家伙就是最好的例子。」 

「用剑不能打-倒鲁道夫大帝,不过,我们却知道他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罪孽,这就是笔的力量。用笔可以控告几百年前的独裁者,甚至几千年前的暴君;剑不能让历史倒流,但笔却可以。」 

「人类的历史倘能持续下去,所谓的过去便会累积起来。历史并非仅仅是过去的记录而已,更是文明延续至今的证明。现在的文明是由过去的历史所累积起来的。」

「哎!世事本就不能尽如人意啊!不管是自己的人生,或是他人的人生……」 

「和敌人分-裂的一方联手。若按马基维利主义的权谋霸术,这种作法也并无不可。但真是要这麼做的话,除了要有时机之外还得要有实力。」

「历史的潮流不应会为少数者的阴谋与策略而改变。历史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盗贼的种类有三------依靠暴-力的窃盗者、依靠智慧的窃盗者、以及靠权力与法律的窃盗者……」 

「我想身在组织当中,如果能按自己本身的状况来安排自己的话,想必是件好事吧!以我来说的话,我有一堆像山那麼高的话想要对政府的首脑们说,而我最为生气的就是他们将任意决定的事情,强行地要我们接受。」 

「在公开的席位上,现役军人是没有理由批评政治的。想的方面是自由的,但是说的方面就不见得是自由的了。」 

「我们经常会误以为现在的状况是自古以来就已经固定了。但是,所谓的银河帝国,并不是五百年前就存在著,自由行星同盟的历史也只是它的一半,至於费沙则仅仅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岁月。」 

「不是由宇宙的原初开始就已经存在的东西,没有道理会一直继续存在直到宇宙的尽头。变化一定会产生的。」 

「假设有A、B、C三者的势力存在,而A与B彼此之间是对立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C所可能采取的策略是,A为B所压倒时救A,B为A所压迫时救B,待AB两者抗争两败俱伤之後,就将两者一起消灭。但是,如果A的势力很明显的增大,即使去帮助B也无法与A抗争的情况下,那麼C或许就会乾脆去帮助A,一起将B加以击倒。」

「或许由於绝对的善与完全的恶这种思想的存在,所以使得人类的精神无限制地荒废了,自己是善,便将对立者视为是恶的时候,便无法由其中产生协调和体谅。只不过是将自己加以优越化,并且将打-倒对方并加以支配的欲望变成正当化而已。」

「凡是人类,均无法忍受自己是邪-恶的认知。唯有在确信自己的正确性的时候,才可能变成是最为紧张、最为残酷、最没有慈悲心肠的人。」 

「所有事物的价值观,正与邪的判断基准都是在相对比较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这一点不管再怎麼加以强调也都是对的。而人类所能作出的最佳选择,只不过是在眼前所出现的众多事物与现象当中,将被认为是比较好的那一方加诸在自己身上而已。相信完全的善是存在的人,又将如何来说明在『为和平而战』的这种表现行为当中,所包含的巨大矛盾呢?」 

「不管再怎麼不敢面对现实的人类,也不会认真地去相信不老不死,但为何一旦说到了国家,便有那麼多的呆子坚信它会是永恒不灭的,你不认为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国家这个东西本身不过是一种道具。只要能不忘记这件事,大概就可以维持住理智吧9

「人类文明中所产生的最大恶疾,大概就是对於国家的信仰吧!其实所谓的国家中只不过是人类的集团在维持生存的时候,为了更有效率地达成彼此之间互补关系的道具。被这个道具所支配的是再愚蠢不过的事了。不,更正确地说是大多数的人类被少数懂得如何操纵刺激道具的人所支配。」 

「军事不是用来弥补政治缺失的,这是一项历史的事实。自古以来从来未曾有过任何一个在政治上水准恶劣的国家,能够获得军事上最终的成功。一个强大的征服者在那之前必然是一个有为的政治家。政治可以导正军事上的失败,但是反过来看的话就不成立了。军事其实只是政治的一部份,而且是其中最为狰狞、不文明、拙劣的一部分。而无法认清这个事实,甚至将军事力量当作是万灵丹的人,则都是一些无能的政治家、傲慢的军人,或者是精神上的奴隶。」 

「虽然你有思想上的自由,可是也不能凭自己的主观信心来编织客观的结果啊9

「世上尽是一些怎麼做也做不好的事。那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对我而言,政治权力犹如下水处理场的废物一般。如果不这样,将会造成社会上的混乱。然而,窝在那里的人身上必定有挥不去的腐臭味,我对他们是避之惟恐不及呀9

「我并不认为军人的延长线上一定有独裁者的存在。不过,如果真的这样,我还真想早一天从这种痛苦的行业中抽身呢9

「自古以来,正义只存在於人们愤怒可及之地。同样的,成功也只存在於人类的能力范围之内。」 


 
推荐图文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