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网 » 范文大全 » 正文

蒲松龄作品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8-09-04     来源:长大导航  浏览次数:82

初一课程中,我们学习了蒲松龄的《狼》。文中对屠夫夜路遇狼、英勇杀狼作了详尽而生动的描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就是那时,我开始留意起这部古代文言小说——《聊斋志异》。于是暑假特意去买了原著,一页一页从头开始看。于是,在每一个清爽的夏夜里,一位少女坐在窗前,案桌上摆着一本摊开的古书,“泡一杯精茶”,看着茶叶纠结翻转,闻着缭绕的茶香,听着窗外小虫“唧唧”的鸣叫——在这样雅致的环境里,一次次进入那个神秘莫测、鬼怪迷离的世界。

神秘的东西总会附着着一种灵动的美。古老的东方国度亦具有这种深深吸引人的魅力。因而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总给人一种奇妙的亲切感。在书中,他堪称完美地表现出了那个时代古老中国的光明与黑暗、兴起与沉浮。那种诡异到使人欲罢不能的氛围。

例如,聊斋中的言情故事。

聊斋中不乏大团圆结局的案情故事。故事中的女主角或是娇羞美丽的贵族千金,如阿宝、平民农女,如芸娘;或是落落大方的狐仙精怪,如阿绣、幽灵鬼魅,如小倩等。男主角却鲜少有豪门子弟,常常为“虽贫困、性痴但善良、博学”的青年。这与蒲松龄的情况极为相似。由此不难得出聊斋爱情故事的精彩,是穷秀才心灵上追求真、善、美的表现。自由,亦是聊斋爱情的一个重要中心。门不当户不对的青年男女真心相爱,于是不顾身份,无所谓贫穷,超越了生死,达到无人可以干涉的自由境界。这对当时的封建社会而言,是无法想象的。蒲松龄于是把几百年后才得到认同的思想写进了小说,严厉控诉了当时不可打破的社会封建伦理对自由恋爱的黑暗摧残。蒲松龄大量描写了这样开放活泼的少女形象。

其中我尤为喜爱婴宁这一角色。

婴宁是深山长大的狐仙,与草木鸟兽为伴,不受一般女子三从四德等教育束缚,与人类男子王子服成婚。最让人难忘的,是她那“肆无忌惮”的笑声。她爱笑,笑得“才一展拜,翻然遽入,放声大笑。满室妇女,为之粲然”;笑得新婚行新妇礼时“笑极,不能俯仰,遂罢”;但她笑得好看,笑得令人心情愉快:“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每值母忧怒,女至,一笑即解”。她一笑,鸟雀都振翅高飞,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单纯而美妙的音符。她的笑颜连天地都为之逊色。她看似痴傻,其实聪慧过人,不动声色地试探王子服对她的态度。大胆地笑,大胆地爱。在那个时代,这是“笑不露齿”的女子所无法拥有的超凡脱俗。因此,我才爱这个叫“婴宁”的可爱狐仙。她的一言一行,不是放肆,反带着点灵韵,带着点洒脱,令人怜爱。

婴宁亦为蒲松龄最爱之人物,自称为“我婴宁”、笑矣乎我婴宁”。可见蒲松龄对封建制度下女性被剥夺自由的同情与悲哀,以及对永恒自由的向往。我想,蒲松龄即使被称为“思想家”,也不为过吧?

聊斋的另一个中心,则是对腐败的科举制度、贪官污吏受贿行贿的行为、眼里只有钱的小人的厉声批判。

蒲松龄天赋异秉,19岁成秀才,在县、府、道三试中皆考得第一的好成绩,他的考试文章《蚤起》还被大文学家施闰章称赞为:“观书如月,运笔如风。”然而,因为种种原因,蒲松龄科举一次次失利。其中也不乏自身的一些问题。但他考了一辈子,直到72岁才考得小小一贡生,吃尽贫困的苦头。无论是谁,都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吧?蒲松龄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深知科举制度对有文化的人的毒害。

于是,一篇篇讽刺鞭挞现实社会腐败肮脏的经典作品在他手中诞生了。

《司文郎》中颠倒黑白的考举制度;《公孙夏》中在人间花钱买官到了地府也不罢休的文盲市侩;《成仙》中被比喻为“不拿戈矛的强盗”的当官者;《促织》中只顾自己一时兴趣导致百姓家破人亡的昏庸皇帝……更有甚者,蒲松龄义正词严地在《梦狼》中变相地大骂特骂不顾黎民百姓生死存亡,只知邀功、升官、发大财的狗官吏为“吃人虎”、“恶狼”……

蒲松龄精明地借助另一个世界,折射出当时社会的黑暗。这就是聊斋——一部看似写鬼的“杂书”经久不衰的原因。

聊斋,一部出自清代穷秀才之手的小说,其中蕴涵的真理,一直延用至今。当代无数伟人,都曾受益于聊斋,如邓小平、毛泽东……

聊斋,它散发出古代文人的无尽智慧。借谈鬼说妖,堪称完美地揭露了那个时代的光明与黑暗、兴起与沉浮。令人遐想,发人深思,使人收益菲浅。

以上,就是我对《聊斋志异》的读后感。

在蒲松龄的《狼》一文中,人们一直认为:作者在尽现狼的贪婪、狡诈、阴险的同时,也塑造了一位勇敢、聪明、机智的屠户形象。但我却认为屠户并不是一位智者。

当狼“顷刻两毙”后,我们为自己也替屠户松了一口气,可当读到“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一句时,我“乃悟”屠户并非一位智者,只不过是一位“事后的诸葛”而已。从屠户前面的表现来看,是不应在杀狼后才“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的。

无论是先前的御狼,还是之后的杀死两狼,屠户的种种表现,无不表明他遇事警觉、考虑周全、处事迅速果断,若是一般的人面对这样两位凶险的对手,早已成了狼的腹中之物了。连如此阴险、狡诈的两只狼都死在了屠户的刀下,屠户岂不更聪明?想想看,如此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毙敌之后“乃悟”敌人的阴谋呢?不是“事后诸葛”又是什么?

还有一点应值得我们思考:被屠户杀死的第一只狼,起先“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睱甚。”在大敌当前的非常时期,却表现出如此一反常情的轻松与悠闲,原来“并躯”追赶屠户的两只狼,现在却“一狼径去”,而其一却“犬坐于前”睡起大觉来了。这不是明摆着不是阴谋就是陷阱吗?难道聪明的屠户就没明白它是在用“假寐”来“诱敌”吗?如果连这一点小把戏都看不出来,屠户岂不是愚蠢到极点了吗?即使当时没有识破,但当他杀死第一只狼“方欲行”时,“转视积薪后”这一行动,也蒲松龄《狼》读后感 在蒲松龄的《狼》一文中,人们一直认为:作者在尽现狼的贪婪、狡诈、阴险的同时,也塑造了一位勇敢、聪明、机智的屠户形象。但我却认为屠户并不是一位智者。 当狼“顷刻两毙”后,我们为自己也替屠户松了一口气,可当读到“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一句时,我“乃悟”屠户并非一位智者,只不过是一位“事后的诸葛”而已。从屠户前面的表现来看,是不应在杀狼后才“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的。 无论是先前…屠户此时已经明白先前径去的那只狼干什么去了,而坐在他前面的那只狼是在用其“假寐”诱惑他,以达到稳住敌人、拖延时间、等待时机的真正目的。或许这个时候他豁然明白,不然他是绝对不会“转视积薪后”,而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遛之大吉,这就足以证明他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两只狼的伎俩,怎么能说是在杀死第二只狼以后才“乃悟”呢?

因此我觉得“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一句大大削弱了屠户的机智形象。如果真的是事后才明白,那么,屠户杀死两只狼的行为只不过是巧合,歪打正着罢了,绝非像课本和教参书中所写到的那样:机智、聪明。

你看,我竟然擅自给蒲松龄老前辈改起文章来了,但愿老前辈能对我的大不敬付之一笑。


 
推荐图文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