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

当一个人活成了仙人掌

时间:2016-10-11 13:02 来源: 雨露文章网

  人不是天生冷漠的,每一个落入这个世间的婴儿,都抱着好奇心跟无数个为什么开始长大。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经历过被拒绝、得不到,由失望落入绝望,于是开始了不相信这个世界。

  当你开始不相信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就是长大的开始。

  前阵子看新闻,一个女生因为大学的学费被诈骗,晕倒之后接着去世。几千块钱,对于不同阶层跟不同阶段的人来说,是一笔不可比较的数目。

  我们这些外人没有资格去评价,这是一笔大钱,或者不过是一笔小钱,以及过渡到“钱没了可以再挣”的逻辑里。

  小孩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的多角度地想得开。更可况是青春期里的少女。

  女生的心疼跟愧疚,不仅仅在于看到父母的挣钱不易,更是对这笔钱之于此刻自己的重要性,以及背后所要承担的代价。

  代价,是一个很沉重的词语。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上要交班费。我妈给了我10块钱,我放进了书包。到了学校后课间我去玩耍,然后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

  我很害怕,可是那个年纪的我,居然不知道要跟老师说实情。

  夜里我回家,那是我人生中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失眠。

  第二天早上去上学的路上,我坐在我爸自行车的后面。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不得不说了。于是我跟他交代昨天的班费被偷了,我不敢跟我妈说,我怕她不高兴。

  那个时候在我眼里,我妈不高兴,就是我所面对的最大代价。

  我爸没说话,递给我10块钱。

  那天再去学校,我依旧不长进,还是把钱放在书包的那个侧袋。课间操回来,钱没了。

  这一次,我慌了。

  我还是不敢报告老师。

  夜里回家睡觉,我跟我妈同睡。我小心翼翼开口:妈,我要跟你交代一件事。

  你说。

  就是,我的班费被同学偷了。

  告诉老师了吗?

  没有,当时没想到这一点。

  我以为对话到这里就完了,结果她继续发问,你弄丢了几次班费,应该不止一次吧?

  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爸早就跟她通过气了。

  很多年以后想起来,我再也不相信各自跟父母告白“你要帮我保密哦”这样的鬼话。我只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可是夫妻啊,他们可是理性而成熟的、见过世面的大人啊。

  接着我爸进来了。

  他们两人坐在我面前,然后告知我,这不是你的错,是偷钱的那个同学的错。但是既然追不回来了,那我们就当是一个教训吧。

  “这是你人生的第一堂大课,你要记着。”

  很多年以后我都记着那个场景,夏日的夜里,我们三个人半躺在房间的凉席上。风扇在呼啦啦地转,有节奏的频率,把我原本扑通扑通的心跳也安抚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上学,我哥跟着我一起,然后陪同我到学校,第一时间先把班费交给班主任。这个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这一次被失去过后,我开始变得谨慎小心起来。每一次开学去学校之前,知道要把钱分别放在不同的口袋里。后来去外地上大学,我甚至有过把钱塞在冬天的厚袜子里。

  因为知道父母挣钱不易,所以要倍加珍惜。因为知道世道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书本上的桃花源记中的外户而不闭,也不过是我们背诵的古文字句而已,所以我知道人心要设防。

  人总是要吃亏的,甚至要吃过很多亏,才能成长起来。

  在武汉上学四年,我在公交车上被偷过两部手机,火车站被偷过好几次钱包,在校园里的取款机旁边被偷掉辅修双学位的学费。

  刚得知被盗那一刻是不清醒的,需要很长的反射弧才惊醒过来。可是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学会自救了。

  我先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大学宿舍或者教室,确保我此刻的人身安全。其次是向同学求助,说明情况,需要一点钱解决今天的晚饭。再来想办法解决这个月的生活费以及另买一个手机的钱,或者借钱,或者多写新闻稿换稿费。

  我最后的底线是,再不行,我还有我的父母,所以我不怕。

  人是需要有一个依靠的,在生活出现重大事故的时候,在你处于崩溃至极的瞬间的时候,当你的精神以及价值观遭到摧残被动摇的时候,你需要那根最后的救命稻草。

  十八岁以前,我的救命稻草是我的父母。

  进入大学以后,我的救命稻草是我的T姑娘跟H姑娘。她们家境不错,并且绝对地信任我。她们不仅在物质上帮助我,并且每隔一段时间给我写信,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个被冷落的孤独之人。

  毕业走入社会的初始,我的救命稻草是L姑娘,还有我的几个同事死党,他们会尽力帮我度过短暂的经济难关,以及不需要给我亏欠的心理负担。

  再后来,我的救命稻草变成我在工作上的积累跟进步,我渐渐找到自己的定位,在某个环境里我有我的不可替代性。

  再到如今,我的救命稻草是我的写作手艺,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一些靠谱人脉,以及更重要的是,我练就了我的核心价值观力量。

  人只要手里有资本,就不会慌张。

  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如同前面那个大学生,这一笔学费对于她的家庭来说,是一笔沉重的数目。可是并没有人及时纾解她:未来的日子里,你有的是时间去弥补,你不要怕。

  从小到家,我们都伴随着失去。从丢失钱,自己的玩具被抢走,被班上的同学排挤,年少时候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在一起了,奖学金名额被抢走,面试之后被刷下,职场里加薪的那个名额莫名其妙就变成别人的了。

  我们经历的失去,太多了。

  那时候的日子很慢,连骗术的方式都很慢。

  如今不一样了,网络时代里,让很多操作的可能变成了一瞬间的事情。加上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越发明显,人性之恶的部分无穷被放大,从地沟油毒奶粉到有毒疫苗,还有最流行的短信诈骗。

  每当新闻上出现这些的时候,我都会给自己一个纾解:一要好好工作,努力挣钱,尽可能地规避可以规避的部分。二是要多去接触这些负面新闻,自己先了解这个世界的恶,才知道如何去防御这些恶。三是剩下的交给命运,就如同我每次在飞机起飞前都会祈祷平安,每一个夜里睡前都会感激自己又活过了今天。

  我是广西人,长大后离开家乡去外地读书工作生活,每一次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都会被人问上一句,你们那可是传销大省呢。

  我从不在意这些所谓的地域歧视,更不会去辩解。我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些歧视,因为每一个地区的标签存在都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标签的,这是我无能为力的部分。

  我能够做到的部分,就是让我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不要伤害别人的人。毕竟在具体的人际关系里,当你个人足够优秀的时候,是没有人在意你来自哪里的。

  当一个人活成了仙人掌,这是刘若英的《我不想念》里的一句歌词。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很伤感,继而发散到自己从小大的种种,真的是因为被失望过,所以心肠慢慢硬实起来。

  我很害怕自己会变得麻木,可是后来我发现并没有,因为我已经学会了承受失去一样东西的代价。

  由内而外的接受,我都知道该如何梳理。被伤害的时候,我理解,我接受,我反思,我成长。

  但更重要的是,我不会对这个世界绝望。

  熟悉我的写作风格的人都知道,罗曼·罗兰的这句,“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这是我所有思考逻辑的最深层出发点,也是我最强大有力的信仰法则。

  当你受过伤,你不再是原来那个别人一下子就可以捏得到的软糯皮球,你开始有了自己的防御系统。

  可是同时你也自知,你依旧值得被爱,你依旧配得上收获,那些属于你的家人、朋友、爱人依旧围绕在你身边。他们是值得你去珍惜的部分。

  你可以警惕防备这个世界的恶,也依旧保有对生活细枝末节的多愁善感。平和而不麻木,泛起涟漪时,你依旧有笑意。

  这是我所推崇的“仙人掌哲学”人生观。

  突然想起一件小事。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爸去县城里开会,买了一套《小学生获奖作品集》,当时还没有盗版,新华书店里都是原价,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当时班上有个很任性的女生,她仗着她妈妈是学校里的领导,所以总是气焰很盛。她就这么假装借我的书,然后把这一本本作文书全部借走,再也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归还。

  我是个善良甚至懦弱的孩子,不敢告知老师,只是觉得很愧疚于父母。

  后来女生转学,再后来相遇的时候,是我们高三在同一个高中。她依旧记得我,也会跟我打招呼。我不再想去理会她。

  其实我很想上前跟她说一句:你知不知道那一年你拿走的那些作文书,让我在后来的日子里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我会把自己看过的所有作文全都背下来。

  嗯,这样我再也不会害怕自己的书会被偷走了。书本上的知识已经放在我的脑海里,这是谁也偷不走的。

  有些东西,是别人永远你无法从你身上拿走的。

  那是你的人生武林秘籍呢。

上一篇:一个人越努力,他的选择就越多 下一篇:前面越偷懒,后面越尴尬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