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罗隐的诗词_罗隐的诗词翻译_罗隐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8-09     浏览次数:2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罗隐《感弄猴人赐朱绂》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

  何如买取胡孙弄,一笑君王便著绯。


【译文】

  十二三年我困于考场历尽艰辛,多少良辰美景也只能不去问闻。

  还不如去购买一只小猴子耍弄,逗得君王开心一笑就绯袍加身。


【赏析一】

  《感弄猴人赐朱绂》是唐代文学家罗隐的诗作。此诗前两句诗人回忆自己十几年科举考试的经历,语言中充满了辛酸和无奈;后两句诗人自嘲自己还不如那个耍猴的杂技艺人能逗君王开心加官进爵。全诗充满讽刺,表面意思是羡慕耍猴艺人,实际上是讥讽唐昭宗不分贤愚,竟然宠信一个弄猴人,抒发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愤懑和不平。


【赏析二】

  诗的前二句概括诗人仕途不遇的辛酸经历,嘲笑自己执迷不悟。“十二三年就试期”,说他十多年来一直应进士举,辛辛苦苦远离家乡,进京赶考,但一次也没有考中,一个官职也没有得到。“五湖烟月奈相违”是说为了赶考,只得离开美丽的家乡。科举入仕一直是诗人奋斗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前后屏居京城十四年以上,竟日苦读,奔走科场,几乎与一切人间美景隔绝。反过来说,倘使不赶考,他就可在家乡过安逸日子。所以这里有感慨、怨恨和悔悟。

  诗的后二句便对唐僖宗赏赐孙供奉官位事发感慨,自嘲不如一个耍猴的,讥刺皇帝只要取乐的弄人,抛弃才人志士。“何如买取胡孙弄”,诗人自嘲不如耍猴人,看似羡慕,实则是对君主的辛辣讽刺,其中蕴含着诗人巨大的悲愤。“一笑君王便着绯”,既痛刺唐僖宗的症结,也刺痛自己的心事:昏君不可救药,国亡无可挽回,其中蕴含着诗人对李唐江山每况愈下的隐忧。


【赏析三】

  这是一首嘻笑怒骂的讽刺诗。诗人敢于将讽刺的矛头对准高高在上的皇帝,其胆识也是难得和值得褒奖的。诗人故意把辛酸当笑料,将荒诞作正经,以放肆嘻笑进行辛辣嘲骂。他虽然写的是自己的失意遭遇,但具有一定典型意义;虽然取笑一件荒唐事,但主题思想是严肃的,诗人心情是郁愤的。


【赏析四】

  唐朝末年,黄巢率领起义军占领都城长安之后,唐僖宗李俨在逃往四川的途中,曾有一个耍猴的艺人随行。由于唐僖宗不务正业,喜爱斗鸡弄猴,据说,这位艺人的猴子能象大臣一样站班朝见。就因为此故,唐僖宗下令给这个弄猴人以朱绂,使他飞黄腾达,升官发财了。作者这首诗用衬托的手法,对此事作了深刻讽刺。全诗围绕着“赐朱绂”来写。首句用“十二三年”一个数词,写出“就试”之难。这是泛写普遍。二句用“相违”二字,写出就试的“结果”。便著绯“,既把《感弄猴赐朱绂》的主题一语道出,又是对首句”十二三年“试期,结果却”相违“的明白注脚。使诗的旨意,更为集中,其讽刺也就更为辛辣了。


【赏析五】

  罗隐这首诗,用作者自己和孙供奉的不同遭遇作鲜明对比,以自我讽嘲的方式发感慨,泄愤懑,揭露抨击皇帝的昏庸荒诞。

“万里山河唐土地,千年魂魄晋英雄。”罗隐《登夏州城楼》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寒城猎猎戍旗风,独倚危楼怅望中。

  万里山河唐土地,千年魂魄晋英雄。

  离心不忍听边马,往事应须问塞鸿。

  好脱儒冠从校尉,一枝长戟六钧弓。


【赏析一】

  《登夏州城楼》是唐代文学家罗隐的诗作。此诗描述了作者登夏州城楼(故址在今陕西省靖边县境内)时的所见所感,流露了投笔从戎之意。全诗吊古伤今,慷慨激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唐末七律的独特成就。


【赏析二】

  此诗吊古伤今,慷慨激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唐末七律的独特成就。清人洪亮吉《北江诗话》评曰:“七律至唐末造,惟罗昭谏最感慨苍凉,沉郁顿挫,实可以远绍浣花,近俪玉溪。盖由其人品之高,见地之卓,迥非他人所及。次则韩致尧之沉丽,司空表圣之超脱,真有念念不忘君国之思。孰云吟咏不以性情为主哉!若吴子华之悲壮,韦端己之凄艳,则又其次也。”此诗颈联“离心不忍听边马,往事应须问塞鸿”,沉郁有味,有无穷牢愁见于言外。由登楼兴叹,逼出结联投笔从戎之意。然亦非抒其壮志,而是发其余悲。虽“棱棱有骨”(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却不免衰飒,终是晚唐风调。


【赏析三】

  罗隐是个十试不第的读书人,但据说是因为人很丑才屡试不中,因此郁郁不得志。罗隐由于科考屡屡失败,曾经起过投笔从戎之心,于是在登夏州城楼时写下了这首诗。


【赏析四】

  “万里山河唐土地,千年魂魄晋英雄”这两句写诗人登上夏州城楼,极目四望,万里锦绣山河,尽是唐王朝的土地;历史上这里曾经发生过晋朝与异族赫连勃勃的战斗,不少英雄男儿战死沙场。今日,江山多难,国家处于多事之秋,正缺少这样的英雄男儿,挺身赴难,报效国家。诗人吊古伤今,感慨系之,深为国忧,隐含对当时唐王朝的指责和讥讽,耐人寻味。


【赏析五】

  罗隐(833—909),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代诗人。大中十三年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黄巢起义后,避乱隐居九华山,光启三年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

“山牵别恨和肠断,水带离声入梦流。”罗隐《绵谷回寄蔡氏昆仲》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年两度锦江游, 前值东风后值秋。

  芳草有情皆碍马, 好云无处不遮楼。

  山牵别恨和肠断, 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 淡烟乔木隔绵州。


【译文】

  一年曾经两次到锦城去游玩,头一次利春风第二次是秋天。

  芳草有情碍马蹄不让我们走,彩云片片把楼阁层层来遮掩。

  青山把我们隔断产生了别恨,绿水把离愁梦中送到我心田。

  今天为你向锦官城回首眺望,只见绵州的乔木和淡淡云烟。


【赏析一】

  《绵谷回寄蔡氏昆仲》是唐代诗人罗隐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首诗开始叙写一年两次游览锦江,字里行间流露喜悦之情。接着取景寄情,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极言别去之难,以表达对蔡氏兄弟的友情,寄托对他们的怀念。末联回首远望,又因寄书蔡氏兄弟之便,再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这首诗以情取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


【赏析二】

  诗题一作《魏城逢故人》。诗中提到锦江、绵州、绵谷三个地名。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县);再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县)。诗题中的“蔡氏昆仲”,是罗隐游锦江时认识的两兄弟。在罗隐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蔡氏兄弟还在成都。这首诗追忆昔游,抒发对友人的怀念之情。


【赏析三】

  首联以赋体叙事,字里行间流露喜悦之情。锦江是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又是在极适于游览的季节。两个“值”字,蕴含际此春秋佳日之意。这两句所携带的感情,直灌全篇。

  颔联具体写锦江游踪,极写所见之美,写景之笔濡染着浓烈的感情色彩。“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深得锦江美景的神韵,是全诗中最富有诗意的句子。这两句分别承“前值东风”与“后值秋”而来,写出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上句写春景,下句写秋景。明明是诗人多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春游锦城时,锦江畔春草芊眠,诗人为之流连忘返,诗中却说连绵不尽的芳草,好象友人一样,对自己依依有情,似乎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秋游锦城时,秋云舒卷,云与楼相映衬而景色更美,故称“好云”。诗人为之目摇神移,而诗人却说,是那美丽的云彩也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有意把楼台层层遮掩。“碍马”、“遮楼”,不说有人,而自见人在。用笔简炼含蓄,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余地。“碍”字、“遮”字用笔迂回,有从对面将人写出之妙,而且很带了几分俏皮的味道。就象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这里用了“碍”与“遮”描述使人神往不已的开心事,正话反说,显得别有滋味。这两句诗,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娴雅,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地步。

  颈联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极言别去之难。在离人眼里,锦江的山好象因我之离去,而牵绕着别恨,锦江之水也似乎带着离情,发出咽泣之声。美丽多情的锦城啊,真使人魂牵梦绕,肝肠寸断!

  中间二联分别通过写锦江的地上芳草、空中好云、山脉、河流的可爱和多情,以表达对蔡氏兄弟的友情,寄托对他们的怀念。作者只说锦城的草、云、山、水的美好多情,而不直说蔡氏兄弟的多情,含蓄而有韵味。

  末联又因寄书蔡氏兄弟之便,再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诗人把中间二联“芳草”、“好云”、“断山”、“流水”的缠绵情意,都归落到对友人的怀念上去,说今天因为怀念您们,回头远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寄写自己的情思,结束全篇,情韵悠长,余味无穷。

  这首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严整工巧,堪称是一件精雕细琢、玲珑剔透的艺术精品。


【赏析四】

  诗人在游览了成都风景名胜锦江之后,向成都东北行至绵谷(今四川广元县)时援笔吟成此诗,寄给当时与自己共游锦江认识的友人蔡氏兄弟。


【赏析五】

  罗隐(833—909),原名横,字昭谏,自号江东生,余杭(今属浙江)人。懿宗咸通元年(860),28岁的他入京应进士试不第,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于是愤而改名为“隐”。黄巢起义后,他为避乱隐居于九华山。光启三年(887),已经55岁的他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等职;后梁开平二年(908)授给事中,次年迁盐铁发运使,不久病卒,终年七十七岁,是唐代享有高龄的诗人之一。诗工七言绝句,颇有讽刺现实之作,浅易明畅,善提炼民间口语。有《甲乙集》,清人集有《罗昭谏集》,《全唐诗》存诗十一卷。

  这首诗一题作《魏城逢故人》。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市);再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市);昆仲,即兄弟。诗人游锦江时结识了蔡氏兄弟,在他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收到这两兄弟从成都寄来的书信。于是,诗人便写了这首感情真挚的诗回复他们——

  “一年之中,居然有幸两次游历锦江;第一次正值春风吹绿之季,第二次恰在秋云舒卷之节。芳草萋萋,似乎有意绕绊马蹄;流云依依,好像故意将楼台遮掩。青山有心,别恨令他肝肠寸断;绿水含情,离愁让她梦中咽泣。今天,因为想念你们而回头眺望锦官城;然而淡烟迷茫、乔木高耸,我们中间还隔着绵州呢……”

  诗人首联回忆往事,流露惊喜之情:大诗人杜甫曾有“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的赞叹,锦江历来就是“天府之国”的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 ”,又是在极适于游玩的季节。两个“值”字,既有际此春秋佳日之意,又蕴含有幸与君相逢之意。诗人表面上是在简单交代游历锦江的时间,但实际上却包含着对锦江“景美人佳”的无比怀念。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绵谷,可朋友还念念不忘寄来书信,自己怎能不欣然回顾呢?

  颔联记游,极写锦江之美:诗人上句承“前值东风”写春景——锦江之畔,芳草萋萋,连绵不尽,它们好像对自己依恋有情,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下句承“后值秋”写秋景——天远风轻,秋云舒卷,美丽的云彩也仿佛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故意把楼台层层遮盖。“碍马”,给人以“踏春归来马蹄香”的美妙联想;“遮楼”,给人以“云遮高楼、缥缈似仙境”的感觉。“碍遮”二字,用笔迂回,明明是诗人深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明明是诗人不忍“跑马观花”、不喜欢“一览无余”,却偏说是草和云在故意“碍”“遮”。就像我们常常故意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正话反说,在充满俏皮味道的话语中,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依恋,含蓄而出,显得别有滋味。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境界。虽然没有直接提及蔡氏兄弟,但“芳草”尚且“有情”,人还用说吗?

  颈联比拟,抒写离愁别恨:锦江的山水风光如此迷人,诗人自然不忍离开,于是在他的眼里,锦江的山水都好象有了人的情感——要走了,山会因我的离去而牵绕着别恨、肝肠寸断;水会因我的离去而魂牵梦萦、咽泣有声。实际上,真正肝肠寸断、魂牵梦萦的不是锦江的山水而恰恰是诗人自己!不言己而言人,对面着笔,比拟出之,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之情,更显真挚深婉。

  尾联应题,抒发怅绪作结:诗人之所以对锦江充满怀恋之情,除了它优美的自然风光而外,同蔡氏兄弟的情谊更是主要原因。最后诗人说:今天因为怀想你们,回头再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更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绵州呢?“望而不见,聚而无期”的怅惘之情,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传出,更显得忧伤迷离。友情之深、怀想之切,尽在其中矣!

  全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齐整工巧,“写景极佳而意极沉郁,是谓神行。”(《唐宋诗举要》)是诗人颇受好评的代表作之一。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罗隐《自遣》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得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愁。


【译文】

  有所得时即纵声高歌,有所失时也就无所谓了,纵有太多的愁、太多的恨也抛之脑外,照样悠闲自得。

  今天有酒喝就喝醉了吧,明天有忧愁的事情也是明天的事情。


【赏析一】

  这首先表现在诗歌形象性的追求上。乍看来此诗无一景语而全属率直的抒情。但诗中所有情语都不是抽象的抒情,而能够给人一个具体完整的印象。如首句说不必患得患失,倘若直说便抽象化、概念化。而写成“得即高歌失即休”那种半是自白、半是劝世的口吻,尤其是仰面“高歌”的情态,则给人生动具体的感受。情而有“态”,便形象化。次句不说“多愁多恨”太无聊,而说“亦悠悠”。悠悠,不尽,意谓太难熬受。也就收到具体生动之效,不特是趁韵而已。同样,不说得过且过而说“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更将“得即高歌失即休”一语具体化,一个放歌纵酒的旷士形象呼之欲出。这,也就是此诗造成的总的形象了。仅指出这一点还不够,还要看到这一形象具有独特个性。只要将此诗与同含“及时行乐”意蕴的杜秋娘所歌《金缕曲》相比较,便不难看到。那里说的是花儿与少年,所以“莫待无花空折枝”,颇有不负青春、及时努力的意味;而这里取象于放歌纵酒,更带迟暮的颓丧,“今朝有酒今朝醉”总使人感到一种内在的凄凉、愤嫉之情。二诗彼此并不雷同。此诗的情感既有普遍性,其形象又个性化,所以具有典型意义。


【赏析二】

  罗隐仕途坎坷,十举进士而不第,于是作《自遣》。这首诗表现了他在政治失意后的颓唐情绪,其中未必不含一点愤世嫉俗之意。这首诗历来为人传诵,除反映了旧时代知识分子一种典型的人生观外,尤其不容忽视的,是诗在艺术表现上颇有独到之处。


【赏析三】

  此诗艺术表现上更其成功之处,则在于重迭中求变化,从而形成绝妙的咏叹调。一是情感上的重迭变化。首句先括尽题意,说得时诚可高兴失时亦不必悲伤;次句则是首句的补充,从反面说同一意思:倘不这样,“多愁多恨”,是有害无益的;三、四句则又回到正面立意上来,分别推进了首句的意思:“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得即高歌”的反复与推进,“明日愁来明日愁”则是“失即休”的进一步阐发。总之,从头至尾,诗情有一个回旋和升腾。二是音响即字词上的重迭变化。首句前四字与后三字意义相对,而二、六字(“即”)重迭;次句是紧缩式,意思是多愁悠悠,多恨亦悠悠,形成同意反复。三、四句句式相同,但三句中“今朝”两字重迭,四句中“明日愁”竟然三字重迭,但前“愁”字属名词,后“愁”字乃动词,词性亦有变化。可以说,每一句都是重迭与变化手牵手走,而每一句具体表现又各各不同。把重迭与变化统一的手法运用得尽情尽致,在小诗中似乎是最突出的。

  由于上述两个方面的独到,宜乎千年以来一些穷愁潦倒的人沉饮“自遣”时,于古人偌多解愁诗句中,惟独最容易记起“今朝有酒今朝醉”来。


【赏析四】

  罗隐由于生活在政治极端腐败的晚唐社会,又加上他仕途坎坷,十举进士而不第,便化进取为愤怒,视功名如烟云,常常以激愤的心情、锐利的笔锋揭露现实的丑恶,批判政治的腐败,抒发胸中的愤懑。《自遣》就是其中较有名的诗作。


【赏析五】

  诗名《自遣》,是自行排遣宽慰的意思。解读此诗,关键全在于诗人将“愁‘和”恨“排遣掉了没有。而诗人之”愁“和”恨“是社会之愁,家国之愁,这种愁是诗人自己难以解决的。上书,皇帝不听;劝说,皇帝不理;讽谏,皇帝会恼怒。那诗人怎样排遣,是采取了不理、不采、不合作、不发言的态度。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虽带有一定的消积成分,然而大多的知识分子都不发言,都不合作,那”此时无声胜有声“拥有很大的力量。

“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罗隐《赠妓云英》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锺陵醉别十余春, 重见云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俱是不如人?


【赏析一】

  这首诗为云英的问题而发,是诗人的不平之鸣。但一开始却避开那个话题,只从叙旧平平道起。“锺陵”句回忆往事。十二年前,作者还是一个英敏少年,正意气风发;歌妓云英也正值妙龄,色艺双全。“酒逢知己千杯少”,当年彼此互相倾慕,欢会款洽,都可以从“醉”字见之。“醉别十余春”,显然含有对逝川的痛悼。十余年转瞬已过,作者是老于功名,一事无成,而云英也该人近中年了。


【赏析二】

  罗隐一生怀才不遇。他“少英敏,善属文,诗笔尤俊”(《唐才子传》),却屡次科场失意。此后转徙依托于节镇幕府,十分潦倒。罗隐当初以寒士身分赴举,路过锺陵县(今江西进贤),结识了当地乐营中一个颇有才思的歌妓云英。约莫十二年光景他再度落第路过锺陵,又与云英不期而遇。见她仍隶名乐籍,未脱风尘,罗隐不胜感慨。更不料云英一见面却惊诧道:“怎么罗秀才还是布衣!”罗隐便写了这首诗赠她。


【赏析三】

  首句写“别”,第二句则写“逢”。前句兼及彼此,次句则侧重写云英。相传汉代赵飞燕身轻能作掌上舞(《飞燕外传》),于是后人多用“掌上身”来形容女子体态轻盈美妙。从“十余春”后已属半老徐娘的云英犹有“掌上身”的风采,可以推想她当年是何等美丽出众了。

  如果说这里啧啧赞美云英的绰约风姿是一扬,那么,第三句“君未嫁”就是一抑。如果说首句有意回避了云英所问的话题,那么,“我未成名”显然又回到这话题上来了。“我未成名”由“君未嫁”举出,转得自然高明。宋人论诗最重“活法”──“种种不直致法子”(《石遗室诗话》)。其实此法中晚唐诗已有大量运用。如此诗的欲就先避、欲抑先扬,就不直致,有活劲儿。这种委婉曲折、跌宕多姿的笔法,对于表现抑郁不平的诗情是很合宜的。

  既引出“我未成名君未嫁”的问题,就应说个所以然。但末句仍不予正面回答,而用“可能俱是不如人”的假设、反诘之词代替回答,促使读者去深思。它包含丰富的潜台词:即使退一万步说,“我未成名”是“不如人”的缘故,可“君未嫁”又是为什么?难道也为“不如人”么?这显然说不过去(前面已言其美丽出众)。反过来又意味着:“我”又何尝“不如人”呢?既然“不如人”这个答案不成立,那么“我未成名君未嫁”原因到底是什么,读者也就可以体味到了。此句读来深沉悲愤,一语百情,是全诗不平之鸣的最强音。


【赏析四】

  此诗以抒作者之愤为主,引入云英为宾,以宾衬主,构思甚妙。绝句取径贵深曲,用旁衬手法,使人“睹影知竿”,最易收到言少意多的效果。此诗的宾主避就之法就是如此。赞美云英出众的风姿,也暗况作者有过人的才华。赞美中包含着对云英遭遇的不平,连及自己,又传达出一腔傲岸之气。“俱是”二字蕴含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深切同情。不直接回答自己何以长为布衣的问题,使对方从自身遭际中设想体会它的答案,语意简妙,启发性极强。如不以云英作陪衬,直陈作者不遇于时的感慨,即使费辞亦难讨好。引入云英,则双管齐下,言少意多了。

  从文字风格看,此诗寓愤慨于调侃,化严肃为幽默,亦谐亦庄,耐人寻味。


【赏析五】

  罗隐(833—909),晚唐诗人,字昭谏,自号江东生,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本名横,据说其想凭科举图个出身,却命途多舛屡试不就,自以为的济世之材无用武之地,失望之余改名隐。只是大隐于朝没有,小隐于野也冒见,至少后来还一直拿着地方政府的薪资。改名应该是寻思心里平衡,聊表心志,要是换到现在的社会,估计会懒得改名,而是会将心思用去做生意办实体,甚至稍不留神,就会直接进入黑社会。

“三千年后知谁在? 何必劳君报太平。”罗隐《黄河》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莫把阿胶向此倾, 此中天意固难明。

  解通银汉应须曲, 才出昆仑便不清。

  高祖誓功衣带小, 仙人占斗客槎轻。

  三千年后知谁在? 何必劳君报太平!


【译文】

  不要把阿胶向黄河里倾倒,这里上天的意思难以明了。

  黄河能曲曲弯弯上通银河,刚从昆仑发源便不再清澈。

  高祖平定天下时宣誓好听,严君平占卜张骞乘槎上天。

  三千年后黄河才澄清一次,你又何必着急报告好消息。


【赏析一】

  《黄河》是晚唐诗人罗隐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首诗借着吟咏黄河对晚唐以科举制度为代表的整个社会政治进行了影射和讽刺,句句扣紧黄河,写得形象生动,故事连篇;但又句句话外有话,表现了罗隐对当时黑暗政治的愤慨与不平。


【赏析二】

  诗人对唐王朝科举制度的揭露,痛快淋漓,切中要害,很有代表性。诗中语气激烈,曾有人说它是“失之大怒,其词躁”(见刘铁冷《作诗百法》),即不够“温柔敦厚”。这是没有理解罗隐当时的心情才作的“中庸之论”。


【赏析三】

  这首诗艺术上值得称道的有两点:第一,诗人拿黄河来讽喻科举制度,这构思就很巧妙;其次,句句紧扣黄河,而又句句别有所指,手法也颇为高明。


【赏析四】

  这首《黄河》,不是真要赋咏黄河,而是借事寓意,抨击和讥讽唐代的科举制度。

  一开头,作者就用黄河无法澄清作比喻,暗示当时的科举考试的虚伪性,揭露官场正和黄河一样混浊,即使把用来澄清浊水的阿胶都倾进去,也无济于事。接着又用“天意难明”四字,矛头直指最高统治者。

  下面两句,作者进一步描画科举场中的黑暗。李白诗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之句。黄河古来又有九曲之称,如刘禹锡《浪淘沙》词:“九曲黄河万里沙”。诗人巧妙地把这两层意思联系起来,驰骋想象,写道:“解通银汉应须曲”。表面上是说黄河所以能够通到天上去,是因为它河道曲折。可是“银汉”在古人诗词又常用来指代皇室或朝廷,所以这句的真实意思是说,能够通到皇帝身边去的(指通过科举考试取得高官显位),必是使用“曲”的手段,即不正当的手段。唐代科举考试,特别是到晚唐,主要不是在考查学问,而是看士子有没有投靠巴结当权人物的本领,正直的人肯定是要失败的。

  古人误以为黄河发源于昆仑山,所以作者说它“才出昆仑便不清”。这也是有寓意的。“昆仑”同“银汉”一样,是指朝廷豪门贵族甚至当朝皇帝。因为那些被提拔荐引做了官的士子,都是与贵族、大臣私下里勾结,一出手就不干不净,正如黄河在发源地就已经混浊了一样。

  五、六两句,包含了两个典故。第五句是指汉高祖在平定天下、大封功臣时的誓词,誓词里说:“使河如带,泰山若砺。”翻译出来就是:要到黄河象衣带那么狭窄,泰山象磨刀石那样平坦,你们的爵位才会失去(那意思就是永不失去)。第六句说的是汉代张骞奉命探寻黄河源头。据说他坐了一只木筏,溯河直上,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地方,看见有个女子正在织布,旁边又有个放牛的男子。张骞后来回到西蜀,拿这事请教善于占卜的严君平。君平说,你已经到了天上牛郎织女两座星宿的所在了。

  作者借用这两个典故,同样也有寓意。上句是说,自从汉高祖大封功臣以来(恰巧,唐代开国皇帝也叫“高祖”),贵族们就世代簪缨,富贵不绝,霸占着朝廷爵禄,好象真要等到黄河细小得象衣带时才肯放手。下句又说,封建贵族霸占爵位,把持朝政,有如“仙人占斗”。(天上的北斗,古代天文学属于紫微垣,居于天北极的周围。古人用以象征皇室或朝廷。)他们既然占据了“北斗”,那么,要到天上去的“客槎”(指考试求官的人),只要经他们的援引,自然飘飘直上,不须费力了。

  由此可见,诗人虽然句句明写黄河,却又是句句都在暗射封建王朝,骂得非常尖刻,比喻也十分贴切。这和罗隐十次参加科举考试失败的痛苦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

  传说“黄河千年一清,至圣之君以为大瑞”(见王嘉《拾遗记·高辛》),所以诗人说,三千年(应是一千年)黄河才澄清一次,谁还能够等得着呢?于是笔锋一转,不无揶揄地说:既然如此,就不劳驾您预告这种好消息了!换句话说,黄河很难澄清,朝廷上的乌烟瘴气同样也是改变不了的。这是对唐王朝表示绝望的话。此后,罗隐果真回到家乡杭州,在钱镠幕下做官,再不到长安考试了。


【赏析五】

  罗隐(833——909),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末五代时期的一位道家学者,著有《谗书》及《太平两同书》等。罗隐的思想属于道家,其书乃在力图提炼出一套供天下人使用的“太平匡济术”,是乱世中黄老思想复兴发展的产物。生于公元833年(太和七年),大中十三年(公元859年)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公元867年)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黄巢起义后,避乱隐居九华山,光启三年(公元887年),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公元909年(五代后梁开平三年)去世,享年77岁。

“山牵别恨和肠断,水带离声入梦流。”罗隐《绵谷回寄蔡氏昆仲》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年两度锦江游, 前值东风后值秋。

  芳草有情皆碍马, 好云无处不遮楼。

  山牵别恨和肠断, 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 淡烟乔木隔绵州。


【译文】

  一年曾经两次到锦城去游玩,头一次利春风第二次是秋天。

  芳草有情碍马蹄不让我们走,彩云片片把楼阁层层来遮掩。

  青山把我们隔断产生了别恨,绿水把离愁梦中送到我心田。

  今天为你向锦官城回首眺望,只见绵州的乔木和淡淡云烟。


【赏析一】

  《绵谷回寄蔡氏昆仲》是唐代诗人罗隐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这首诗开始叙写一年两次游览锦江,字里行间流露喜悦之情。接着取景寄情,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极言别去之难,以表达对蔡氏兄弟的友情,寄托对他们的怀念。末联回首远望,又因寄书蔡氏兄弟之便,再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

  这首诗以情取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


【赏析二】

  首联以赋体叙事,字里行间流露喜悦之情。锦江是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又是在极适于游览的季节。两个“值”字,蕴含际此春秋佳日之意。这两句所携带的感情,直灌全篇。

  颔联具体写锦江游踪,极写所见之美,写景之笔濡染着浓烈的感情色彩。“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深得锦江美景的神韵,是全诗中最富有诗意的句子。这两句分别承“前值东风”与“后值秋”而来,写出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上句写春景,下句写秋景。明明是诗人多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春游锦城时,锦江畔春草芊眠,诗人为之流连忘返,诗中却说连绵不尽的芳草,好象友人一样,对自己依依有情,似乎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秋游锦城时,秋云舒卷,云与楼相映衬而景色更美,故称“好云”。诗人为之目摇神移,而诗人却说,是那美丽的云彩也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有意把楼台层层遮掩。“碍马”、“遮楼”,不说有人,而自见人在。用笔简炼含蓄,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余地。“碍”字、“遮”字用笔迂回,有从对面将人写出之妙,而且很带了几分俏皮的味道。就象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这里用了“碍”与“遮”描述使人神往不已的开心事,正话反说,显得别有滋味。这两句诗,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娴雅,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地步。

  颈联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极言别去之难。在离人眼里,锦江的山好象因我之离去,而牵绕着别恨,锦江之水也似乎带着离情,发出咽泣之声。美丽多情的锦城啊,真使人魂牵梦绕,肝肠寸断!

  中间二联分别通过写锦江的地上芳草、空中好云、山脉、河流的可爱和多情,以表达对蔡氏兄弟的友情,寄托对他们的怀念。作者只说锦城的草、云、山、水的美好多情,而不直说蔡氏兄弟的多情,含蓄而有韵味。

  末联又因寄书蔡氏兄弟之便,再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诗人把中间二联“芳草”、“好云”、“断山”、“流水”的缠绵情意,都归落到对友人的怀念上去,说今天因为怀念您们,回头远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寄写自己的情思,结束全篇,情韵悠长,余味无穷。

  这首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严整工巧,堪称是一件精雕细琢、玲珑剔透的艺术精品。


【赏析三】

  罗隐(833—910),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代著名的道家诗人,著有《谗书》、《太平两同书》等。罗隐的思想属于道家,其书乃在力图提炼出一套供天下人使用的“太平匡济术”,是乱世中黄老思想复兴发展的产物。大中十三年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有《歌诗集》十四卷,《甲乙集》三卷,《外集》一卷,今编诗十一卷。


【赏析四】

  诗题一作《魏城逢故人》。诗中提到锦江、绵州、绵谷三个地名。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县);再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县)。诗题中的“蔡氏昆仲”,是罗隐游锦江时认识的两兄弟。

  在罗隐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蔡氏兄弟还在成都。这首诗追忆昔游,抒发对友人的怀念之情。


【赏析五】

  在艺术上,这首诗歌主要把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结构完整

  这首诗首先就叙写一年两次游览锦江,接着取景寄情,再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最后回首远望,再抒对锦江的留恋之情。可以说,诗歌结构中的起承转合十分明显。

  其次,情景交融

  这首诗以情取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就中间二联来说,诗人描绘景物,借“芳草”、“好云”、“断山”、“流水”等情感意蕴特别的意象,抒发了与友人蔡氏兄弟的情意不断与深厚。

  再次,言简意深

  在诗歌中,诗人用笔简炼而含蓄,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比如,“碍”、“遮”两个词,就表现出言简意深,迂回曲折的特点。诗歌中,明明是自己不愿意走,而反而说“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可见,如此言语而意蕴如此深刻。

“劝君不用分明语,语得分明出转难。”罗隐《鹦鹉》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莫恨雕笼翠羽残, 江南地暖陇西寒。

  劝君不用分明语, 语得分明出转难。


【译文】

  不要怨恨被关在华丽的笼子里,也不要痛恨翠绿的毛被剪得残缺不全,

  江南气候温暖,而你的老家陇西十分寒冷。

  劝你不要把话说得过于清楚,

  话说的太清楚,人就愈加喜爱,要想飞出鸟笼就更难了。


【赏析一】

  这首诗作于罗隐投靠江东,受到钱镠(liú)礼遇之时。

  罗隐在晚唐恶劣的生活环境中,经常会产生危机感,再加上他常年抑郁不得志,所以就形成了他愤世嫉俗,关注现实又不断批评现实的个性。这首诗也不例外,他尽管投靠了钱镠,选择“偏安江南”,但是他仍然思念唐代国都长安,仍然不忘自己报效唐皇的理想。他很苦闷,但又无从发泄,这首《鹦鹉》小诗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的。


【赏析二】

  《鹦鹉》是唐末五代时期诗人罗隐所作的一首咏物诗。

  此诗不同于一般的比兴托物,而是借劝说鹦鹉来吐露自己的心曲。说鹦鹉出语招祸又是作者的自己比况;借劝说鹦鹉来抒泄内心的悲慨,表达了作者寄人篱下忧谗畏讥的抑郁心情。


【赏析三】

  “莫恨雕笼翠羽残,江南地暖陇西寒。”“陇西”,指陇山(六盘山南段别称,延伸于陕西、甘肃边境)以西,旧传为鹦鹉产地,故鹦鹉亦称“陇客”。诗人在江南见到的这头鹦鹉,已被人剪了翅膀,关进雕花的笼子里,所以用上面两句话来安慰它:且莫感叹自己被拘囚的命运,这个地方毕竟比你的老家要暖和多了。话虽这么说,“莫恨”其实是有“恨”,所以细心人不难听出其弦外之音:尽管现在不愁温饱,而不能奋翅高飞,终不免叫人感到遗憾。罗隐生当唐末纷乱时世,虽然怀有匡时救世的抱负,但屡试不第,流浪大半辈子,无所遇合,到五十五岁那年投奔割据江浙一带的钱镠,才算有了安身之地。他这时的处境,跟这头笼中鹦鹉颇有某些相似。这两句诗分明写他那种自嘲而又自解的矛盾心理。

  “劝君不用分明语,语得分明出转难。”鹦鹉的特点是善于学人言语,后面两句诗就抓住这点加以生发。诗人以告诫的口吻对鹦鹉说:你还是不要说话过于明白吧,明白的话语反而难以出口呵!这里含蓄的意思是:语言不慎,足以招祸;为求免祸,必须慎言。当然,鹦鹉本身是无所谓出语招祸的,显然又是作者的自我比况。据传罗隐在江东很受钱镠礼遇。但祢衡当年也曾受过恩宠,而最终仍因忤触黄祖被杀。何况罗隐在长期生活实践中养成的愤世嫉俗的思想和好为讥刺的习气,一时也难以改变,在这种情况下,诗人对钱镠产生某种疑惧心理,完全是可理解的。

  这首咏物诗,不同于一般的比兴托物,而是借用向鹦鹉说话的形式来吐露自己的心曲,劝鹦鹉实是劝自己,劝自己实是抒泄自己内心的悲慨,淡淡说来,却耐人咀嚼。


【赏析四】

  三国时候的名士祢衡有一篇《鹦鹉赋》,是托物言志之作。祢衡为人恃才傲物,先后得罪过曹操与刘表,到处不被容纳,最后又被遣送到江夏太守黄祖处,在一次宴会上即席赋篇,假借鹦鹉以抒述自己托身事人的遭遇和忧谗畏讥的心理。

  罗隐的这首诗,命意亦相类似。


【赏析五】

  罗隐的讽刺诗很人特色。据说他的文章讽刺了时政,触犯了当时统治者,考了十几次进士都没有被录取。也大概是有这方面原因,才使他对一些问题,采取了比较清醒的批判和揭发的态度,使其诗作在思想上发出了一些光彩。唐时,封建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是多种多样的。当时民歌曾有这样的说法“工匠莫学巧,巧即他人使。”罗隐这首《鹦鹉》,反映的也是同一主题。

  全诗句句写的鹦鹉,诗人运用比兴手法,从“劝”字写来,显得新颖别致。尤其是三四两句,“劝君不用分明语,语得分明出转难”,更是寓意深刻。这首诗,虽是叫物,但诗人并没有停留在咏物上,众从作者所咏的对象上,完全领略全种尖锐的讽刺意味。

“占得佳名绕树芳,依依相伴向秋光。”罗隐《金钱花》原文与赏析

【原文】

  占得佳名绕树芳, 依依相伴向秋光。

  若教此物堪收贮, 应被豪门尽劚将。


【赏析一】

  金钱花系草本植物,秋天开黄花,形状像铜钱。此七言绝句诗借用“金钱花”之名为题,说明金钱花亏得只是名称动听,若真能结“金钱”之果,那么金钱花早就被豪门贵族掘尽砍光了。揭露了豪门贵族贪财之脸、剥削之心。


【赏析二】

  “占得佳名绕树芳,依依相伴向秋光”:这两句是说:金钱花占有好听之名,此名绕着(伴随着)树的生长,其花一朵挨着一朵地迎着秋天的到来而开放。

  “若教此物堪收贮,应被豪门尽斸将”:这两句是说:如果使金钱花能够像金钱一样收藏存储,应当早就被豪门掘尽砍光了。


【赏析三】

  起句“占得佳名绕树芳”,一开头,诗人就极口称赞花的名字起得好。“占得佳名”,用字遣词,值得细细玩味。“绕树芳”三字则不仅传神地描绘出金钱花柔弱美丽的身姿,而且告诉人们,它还有沁人心脾的芳香呢!这一句,作者以极为赞赏的口吻,写出了金钱花的名称、形态、香气,引人嘱目。

  “依依相伴向秋光”,与上一句意脉相通。金钱花一朵挨着一朵,丛丛簇簇,就象情投意合的伴侣,卿卿我我,亲密无间,给人以悦目怡心、美不胜收之感。金黄色的花朵又总是迎着阳光开放,色泽鲜丽,娇美动人。作者把金钱花写得多么楚楚动人,可亲可爱。

  光就上两句看,诗人似乎只在欣赏花草。然一读下文,便知作者匠心独运,旨意全在引起后边两句议论:“若教此物堪收贮,应被豪门尽劚将。”金钱花如此娇柔迷人,如果它真的是金钱可以收藏的话,那些豪门权贵就会毫不怜惜地把它全部掘尽砍光了!这二句,出言冷隽,恰似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戳穿了剥削者残酷无情、贪得无厌的本性。由此可见,作者越是渲染金钱花的姿色和芳香,越能反衬出议论的力量。前后鲜明的对照,突出了诗的主旨。而后二句中作者故意欲擒先纵,先用了一个假设的口气,随后一个“尽”字,予以坚决肯定。诗意迭宕,显得更加有力。


【赏析四】

  这是一首托物寄意的诗。金钱花即旋覆花,夏秋开花,花色金黄,花朵圆而覆下,中央呈筒状,形如铜钱,娇美可爱。诗题“金钱花”,然而其主旨并不在咏花。


【赏析五】

  罗隐的诗,笔锋犀利泼辣,善于把冷隽的讽刺与深沉的愤怒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堪称别具一格。此诗就表现出这个特色。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罗隐《蜂》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译文】

  无论是平地还是山尖,凡是鲜花盛开的地方,都被蜜蜂占领。它们采尽百花酿成蜜后,到头来又是在为谁忙碌?为谁酿造醇香的蜂蜜呢?


【赏析一】

  这首诗赞美了蜜蜂辛勤劳动的高尚品格,也暗喻了作者对不劳而获的人的痛恨和不满。这首诗有几个艺术表现方面的特点:欲夺故予,反跌有力;叙述反诘,唱叹有情;寓意遥深,可以两解。

  罗隐的诗,或咏史,寄寓自己的深沉慨叹;或讽刺现实,语言精练警辟。这首咏物之作《蜂》也与诗人的总的诗风相一致。蕴含了自己的深情。

  “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诗一开篇,诗人就说了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蜜蜂忙忙碌碌,熙熙攘攘,山尖与平地,每一处有花的地方,都被他们占据了,此时此刻,它们出尽了风头,占尽了风光,甚至令人嫉妒。没想到,诗人至此笔锋一转,道出了一个人所不能言而又十分常见的话题:“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这两句的意思急转:原来蜜蜂看似风光的背后,是多么艰辛,多么无奈!它们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的结果是酿成了甘甜的蜂蜜,最终自己却所得甚少。诗人的一句“为谁辛苦为谁甜”寄寓了无限的感慨。

  《蜂》这首诗,语言浅显,然而意味却深长。通过蜜蜂采花酿蜜这种极其自然的现象,隐含着诗人对劳动人民的深深同情,读后,很令人深思。


【赏析二】

  这是一首七言绝句。首句“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首两句诗人集中于叙述,描写了蜜蜂的辛苦劳作。其意思是说,无论是平原田野还是崇山峻岭,凡是有鲜花盛开的地方,都是被蜜蜂占领了。诗人结合蜜蜂的生物特点,着力于描写了蜜蜂不辞辛劳,劳碌奔波的生活。“无限风光”不但描写了遍地春光所表现出了的自然之美,而且也暗示了蜜蜂辛勤劳作的范围之大。所以,对于“尽被占”的理解就不能只停留在“风光”的表面现象上,而是体现出蜜蜂无限的劳作与辛苦。这里,诗人运用无条件关系的复句把两句诗连接起来,不但描写了春来繁华似锦的景象,而且也暗示着蜜蜂不停的辛勤劳作。

  后二句“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这两句以议论为主。意思是说,它们采尽百花酿成蜜后,到头来又是在为谁忙碌?为谁酿造香甜的蜂蜜呢?其中,“百花”中“百”表示数量大,数量多。因而“采得百花”就暗示了蜜蜂的“辛苦”,酿蜜的不易。“成蜜”不但表明了辛勤劳作的结果,而且也暗示着“甜”意,同时预示着一种美好的生活。在此,诗人不但运用了反问的手法,而且还运用了并提的手法。就并提手法而言,“为谁辛苦为谁甜”解读开来就是“为谁辛苦”,又“为谁甜”?两层意义明显地表明了蜜蜂的辛苦劳作却是给予别人以甜蜜生活。诗人把它们并提在一句中,不但结构紧凑,具有诗化的语言特点,而且易于引发读者思考,把握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就反问手法来说,不但揭示了诗歌的主题——对蜜蜂为他人辛勤劳作的赞美,而且在加强了对蜜蜂的歌颂与赞美,从而让读者感受到诗人蕴含其中的人生体验。

  总之,罗隐《蜂》抓住了蜜蜂的生长的特点,描写自然,不尚词藻,语言虽平淡而有思致,不但体现了晚唐时期“咏物诗”的现实主义精神,而且使读者能从这则“咏物诗”中感受到其中所寄寓的人生感悟。


【赏析三】

  蜂与蝶在诗人词客笔下,成为风韵的象征。然而小蜜蜂毕竟与花蝴蝶不同,它是为酿蜜而劳苦一生,积累甚多而享受甚少。诗人罗隐着眼于这一点,写出这样一则寄慨遥深的诗的“动物故事”。仅其命意就令人耳目一新。此诗艺术表现上值得注意的有三点:

  一、欲夺故予,反跌有力。此诗寄意集中在末二句的感喟上,慨蜜蜂一生经营,除“辛苦”而外并无所有。然而前两句却用几乎是矜夸的口吻,说无论是平原田野还是崇山峻岭,凡是鲜花盛开的地方,都是蜜蜂的领地。这里作者运用极度的副词、形容词──“不论”、“无限”、“尽”等等,和无条件句式,极称蜜蜂“占尽风光”,似与题旨矛盾。其实这只是正言欲反、欲夺故予的手法,为末二句作势。俗话说:抬得高,跌得重。所以末二句对前二句反跌一笔,说蜂采花成蜜,不知究属谁有,将“尽占”二字一扫而空,表达效果就更强。如一开始就正面落笔,必不如此有力。

  二、叙述反诘,唱叹有情。此诗采用了夹叙夹议的手法,但议论并未明确发出,而运用反诘语气道之。前二句主叙,后二句主议。后二句中又是三句主叙,四句主议。“采得百花”已示“辛苦”之意,“成蜜”二字已具“甜”意。但由于主叙主议不同,末二句有反复之意而无重复之感。本来反诘句的意思只是:为谁甜蜜而自甘辛苦呢?却分成两问:“为谁辛苦”?“为谁甜”?亦反复而不重复。言下辛苦归自己、甜蜜属别人之意甚显。而反复咏叹,使人觉感慨无穷。诗人矜惜怜悯之意可掬。

  三、寓意遥深,可以两解。此诗抓住蜜蜂特点,不做作,不雕绘,不尚词藻,虽平淡而有思致,使读者能从这则“动物故事”中若有所悟,觉得其中寄有人生感喟。有人说此诗实乃叹世人之劳心于利禄者;有人则认为是借蜜蜂歌颂辛勤的劳动者,而对那些不劳而获的剥削者以无情讽刺。两种解会似相龃龆,其实皆允。因为“寓言”诗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作者为某种说教而设喻,寓意较浅显而确定;另一种是作者怀着浓厚感情观物,使物著上人的色彩,其中也能引出教训,但“寓意”就不那么浅显和确定。如此诗,大抵作者从蜂的“故事”看到那时苦辛人生的影子,但他只把“故事”写下来,不直接说教或具体比附,创造的形象也就具有较大灵活性。而现实生活中存在着不同意义的苦辛人生,与蜂相似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终朝聚敛苦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红楼梦》“好了歌”);一种是“运锄耕劚侵星起”而“到头禾黍属他人”。这就使得读者可以在两种意义上作不同的理解了。但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劳动光荣成为普遍观念,“蜂”越来越成为一种美德的象征,人们在读罗隐这诗的时候,自然更多地倾向于后一种解会了。可见,“寓言”的寓意并非一成不变,古老的“寓言”也会与日俱新。


【赏析四】

  寓意遥深,可以两解。此诗抓住蜜蜂特点,不做作,不雕绘,不尚词藻,虽平淡而有思致,使读者能从这则“动物故事”中若有所悟,觉得其中寄有人生感喟。有人说此诗实乃叹世人之劳心于利禄者;有人则认为是借蜜蜂歌颂辛勤的劳动者,而对那些不劳而获的剥削者以无情讽刺。两种解会似相龃龉,其实皆允。因为“寓言”诗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作者为某种说教而设喻,寓意较浅显而确定;另一种是作者怀着浓厚感情观物,使物著上人的色彩,其中也能引出教训,但“寓意”就不那么浅显和确定。如此诗,大抵作者从蜂的“故事”看到那时苦辛人生的影子,但他只把“故事”写下来,不直接说教或具体比附,创造的形象也就具有较大灵活性。而现实生活中存在着不同意义的苦辛人生,与蜂相似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所谓“终朝聚敛苦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红楼梦》“好了歌”);一种是“运锄耕劚侵星起”而“到头禾黍属他人”。这就使得读者可以在两种意义上作不同的理解了。但是,随着时代的前进,劳动光荣成为普遍观念,“蜂”越来越成为一种美德的象征,人们在读罗隐这诗的时候,自然更多地倾向于后一种解会了。可见,“寓言”的寓意并非一成不变,古老的“寓言”也会与日俱新。

  这是一首咏物诗,也是一首寓理诗。诗人借引用蜜蜂辛勤劳动的高尚品格,也暗喻作者对不劳而获的人的痛恨与不满。


【赏析五】

  罗隐(833——909),字昭谏,新登(现浙江新登)人。咸通元年至京师,应进士,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乃自编所作为《谗书》,收集了自己所做讽刺小品文,表明了他“愤懑不平之言,不遇于当世而无所以泄其怒之所作”(方回《谗书》跋),而受到统治阶级所憎恶。罗隐的诗歌也是很有名气的,语言警快、通俗,常借助自然界之物来予以表现,思维独特,多数具有讽刺意义。

  这在讽刺诗歌《雪》、《西施》等作品中表现得十分明确。罗隐《蜂》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由于自然界蜜蜂生活方式独特,在酿蜜中而表现出劳苦一生,积累甚多而享受甚少的情况,因其在中国诗歌文化中,具有“以物比德”的观念,蜜蜂就成为不辞辛苦、具有奉献精神的审美意象,成为人格美的象征。诗人罗隐着眼于这一点,引发开去,以物喻人,托物言志,因而,写下了《蜂》这首“咏物诗”。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罗隐《感弄猴人赐朱绂》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

  何如买取胡孙弄,一笑君王便著绯。


【译文】

  十二三年我困于考场历尽艰辛,多少良辰美景也只能不去问闻。

  还不如去购买一只小猴子耍弄,逗得君王开心一笑就绯袍加身。


【赏析一】

  《感弄猴人赐朱绂》是唐代文学家罗隐的诗作。此诗前两句诗人回忆自己十几年科举考试的经历,语言中充满了辛酸和无奈;后两句诗人自嘲自己还不如那个耍猴的杂技艺人能逗君王开心加官进爵。

  全诗充满讽刺,表面意思是羡慕耍猴艺人,实际上是讥讽唐昭宗不分贤愚,竟然宠信一个弄猴人,抒发了作者怀才不遇的愤懑和不平。


【赏析二】

  “弄猴人”是驯养猴子的杂技艺人。据《幕府燕闲录》载,黄巢起义爆发,唐昭宗逃难,随驾的伎艺人只有一个耍猴的。这猴子驯养得很好,居然能跟皇帝随朝站班。唐昭宗很高兴,便赏赐耍猴的五品官职,身穿红袍,就是“赐朱绂”,并给以称号叫“孙供奉”。“孙”不是这个人的姓,而是“猢狲”的“狲”字谐音,意谓以驯猴供奉御用的官。罗隐这首诗,就是有感此事而作,故题曰《感弄猴人赐朱绂》。

  昭宗赏赐孙供奉官职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无聊,说明这个大唐帝国的末代皇帝昏庸已极,亡国之祸临头,不急于求人才,谋国事,仍在赏猴戏,图享乐。对罗隐来说,这件事却是一种辛辣的讽刺。他寒窗十年,读书赴考,十试不中,依旧布衣。与孙供奉的宠遇相比,他不免刺痛于心,于是写这首诗,用自己和孙供奉的不同遭遇作鲜明对比,以自我讽嘲的方式发感慨,泄愤懑,揭露抨击皇帝的昏庸荒诞。


【赏析三】

  罗隐这首诗,用作者自己和孙供奉的不同遭遇作鲜明对比,以自我讽嘲的方式发感慨,泄愤懑,揭露抨击皇帝的昏庸荒诞。

  诗的前二句概括诗人仕途不遇的辛酸经历,嘲笑自己执迷不悟。“十二三年就试期”,说他十多年来一直应进士举,辛辛苦苦远离家乡,进京赶考,但一次也没有考中,一个官职也没有得到。“五湖烟月奈相违”是说为了赶考,只得离开美丽的家乡。科举入仕一直是诗人奋斗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前后屏居京城十四年以上,竟日苦读,奔走科场,几乎与一切人间美景隔绝。反过来说,倘使不赶考,他就可在家乡过安逸日子。所以这里有感慨、怨恨和悔悟。

  诗的后二句便对唐僖宗赏赐孙供奉官位事发感慨,自嘲不如一个耍猴的,讥刺皇帝只要取乐的弄人,抛弃才人志士。“何如买取胡孙弄”,诗人自嘲不如耍猴人,看似羡慕,实则是对君主的辛辣讽刺,其中蕴含着诗人巨大的悲愤。“一笑君王便着绯”,既痛刺唐僖宗的症结,也刺痛自己的心事:昏君不可救药,国亡无可挽回,其中蕴含着诗人对李唐江山每况愈下的隐忧。

  这是一首嘻笑怒骂的讽刺诗。诗人敢于将讽刺的矛头对准高高在上的皇帝,其胆识也是难得和值得褒奖的。诗人故意把辛酸当笑料,将荒诞作正经,以放肆嘻笑进行辛辣嘲骂。他虽然写的是自己的失意遭遇,但具有一定典型意义;虽然取笑一件荒唐事,但主题思想是严肃的,诗人心情是郁愤的。


【赏析四】

  近读晚唐绝句,对罗隐的一首诗 《感弄 猴 人 赐 朱绂》颇有触动。诗云:“廿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绯。”这首诗说一个叫罗横的书生,抛弃美好的家乡烟月,数年屡次赶考,但十举进士而不第,愤而改名罗隐;而另一个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随驾唐昭宗而耍猴子的人,为了取得皇上的欢心和喜悦,绞尽脑汁,把一只猴子驯练到可以跟朝站班的程度。果然得到了昭宗的赏赐,封之为孙供奉。一个玩猴者,却穿上了五品官的大绯红袍,志士良才竟不如一个弄猴人。

  然而,时至今日,此类事在个别地方亦有存在。譬如,有的人把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作私人交易,买官卖官;以自己之所好恶,感情用事,对那些素来堂堂正正为人,清清白白生活,踏踏实实做事,鞠躬尽瘁为民,精益求精钻研学问,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具有很强工作能力的人,一直抱着冷漠的态度,蛋中挑骨,肉中挑刺,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只看细末,不看大节,将其束之一旁,始终不予重用;而对那些投其所好、阿谀奉迎的庸人俗才,却倍加欣赏,时时关照,事事信赖,处处器重。

  究其原因,主要是:有的领导对那些有真才实学,不善于吹吹拍拍、拉拉扯扯的人,平时就认为其不靠近自己,感情淡薄,话不投机,而且这些人常会在当面或公开场合发表些与自己意见相悖的言论。有的则是因为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书呆子”不善于玩,不会投其所好,你喜欢打牌、跳舞、钓鱼……他却总是视而不见,不愿同行,似很不“合群”。由于爱好不同,乐趣相异,认识若陌生,千里马也是劣马;有的则因贤才素来清高,自以为凭自身的素质便可以,根本不会贿赂之类的买卖行径,不会讨好使乖,故也就始终得不到赏识……

  罗隐也罢,耍猴人也罢,古人也罢,今人也罢,关键在于用人。用人之道重在公心,真正出于公心,为了人民和国家利益,就应不拘一格选用人才。


【赏析五】

  (833—909)唐末文学家。本名横,字昭谏,自号江东生,新城(今浙江富阳)人,一作余杭(今属浙江)人。少时即负盛名。但因其诗文好抨击时政,讥讽公卿,故十举进士不第,乃改名隐。

  黄巢农民起义爆发后,避乱隐居九华山,后归乡依镇海节度使钱鏐,深得钱鏐赏识。公元887年(唐光启三年),表奏为钱塘令,迁著作郎。公元906年(唐天祐三年),充节度判官。公元908年(后梁开平二年),授给事中,次年迁盐铁发运使,不久病卒。罗隐生活于动乱年代,又久受压抑,诗工七绝,颇有讽刺现实之作,多用口语,故少数作品能流传于民间。有诗集《甲乙集》十卷传世。

“山牵别恨和肠断,水带离声入梦流。”罗隐《绵谷回寄蔡氏昆仲》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年两度锦江游, 前值东风后值秋。

  芳草有情皆碍马, 好云无处不遮楼。

  山牵别恨和肠断, 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 淡烟乔木隔绵州。


【译文】

  一年曾经两次到锦城去游玩,头一次利春风第二次是秋天。

  芳草有情碍马蹄不让我们走,彩云片片把楼阁层层来遮掩。

  青山把我们隔断产生了别恨,绿水把离愁梦中送到我心田。

  今天为你向锦官城回首眺望,只见绵州的乔木和淡淡云烟。


【赏析一】

  诗人首联回忆往事,流露惊喜之情:大诗人杜甫曾有“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的赞叹,锦江历来就是“天府之国”的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 ”,又是在极适于游玩的季节。两个“值”字,既有际此春秋佳日之意,又蕴含有幸与君相逢之意。诗人表面上是在简单交代游历锦江的时间,但实际上却包含着对锦江“景美人佳”的无比怀念。现在自己已经到了绵谷,可朋友还念念不忘寄来书信,自己怎能不欣然回顾呢?

  颔联记游,极写锦江之美:诗人上句承“前值东风”写春景——锦江之畔,芳草萋萋,连绵不尽,它们好像对自己依恋有情,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下句承“后值秋”写秋景——天远风轻,秋云舒卷,美丽的云彩也仿佛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故意把楼台层层遮盖。“碍马”,给人以“踏春归来马蹄香”的美妙联想;“遮楼”,给人以“云遮高楼、缥缈似仙境”的感觉。“碍遮”二字,用笔迂回,明明是诗人深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明明是诗人不忍“跑马观花”、不喜欢“一览无余”,却偏说是草和云在故意“碍”“遮”。就像我们常常故意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正话反说,在充满俏皮味道的话语中,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依恋,含蓄而出,显得别有滋味。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境界。虽然没有直接提及蔡氏兄弟,但“芳草”尚且“有情”,人还用说吗?

  颈联比拟,抒写离愁别恨:锦江的山水风光如此迷人,诗人自然不忍离开,于是在他的眼里,锦江的山水都好象有了人的情感——要走了,山会因我的离去而牵绕着别恨、肝肠寸断;水会因我的离去而魂牵梦萦、咽泣有声。实际上,真正肝肠寸断、魂牵梦萦的不是锦江的山水而恰恰是诗人自己!不言己而言人,对面着笔,比拟出之,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之情,更显真挚深婉。

  尾联应题,抒发怅绪作结:诗人之所以对锦江充满怀恋之情,除了它优美的自然风光而外,同蔡氏兄弟的情谊更是主要原因。最后诗人说:今天因为怀想你们,回头再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更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绵州呢?“望而不见,聚而无期”的怅惘之情,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传出,更显得忧伤迷离。友情之深、怀想之切,尽在其中矣!

  全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齐整工巧,“写景极佳而意极沉郁,是谓神行。”(《唐宋诗举要》)是诗人颇受好评的代表作之一。

  罗隐一生历唐末文、武、宣、懿、僖、昭、哀七个王朝,大半生都过着仰人鼻息的幕僚生活,所以他的诗文常常表现出强烈的愤懑和讽嘲之意。他拥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名句:“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圣代也知无弃物,侯门未必用非才。”“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除了诗歌而外,罗隐的讽刺散文的成就也很高,堪称古代小品文的奇葩。据说,鲁迅和毛泽东都很重视他的作品,鲁迅评说其《谗书》“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毛泽东对《甲乙集》中许多首诗都划有浓圈密点,粗略统计约有九十一首。噫!罗横不“横”,罗隐不“隐”。名与命,命与名,冥冥中若有数焉!


【赏析二】

  罗隐(833——909),原名横,字昭谏,自号江东生,余杭(今属浙江)人。懿宗咸通元年(860),28岁的他入京应进士试不第,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于是愤而改名为“隐”。黄巢起义后,他为避乱隐居于九华山。光启三年(887),已经55岁的他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等职;后梁开平二年(908)授给事中,次年迁盐铁发运使,不久病卒,终年七十七岁,是唐代享有高龄的诗人之一。诗工七言绝句,颇有讽刺现实之作,浅易明畅,善提炼民间口语。有《甲乙集》,清人集有《罗昭谏集》,《全唐诗》存诗十一卷。

  这首诗一题作《魏城逢故人》。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市);再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市);昆仲,即兄弟。诗人游锦江时结识了蔡氏兄弟,在他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收到这两兄弟从成都寄来的书信。于是,诗人便写了这首感情真挚的诗回复他们——

  “一年之中,居然有幸两次游历锦江;第一次正值春风吹绿之季,第二次恰在秋云舒卷之节。芳草萋萋,似乎有意绕绊马蹄;流云依依,好像故意将楼台遮掩。青山有心,别恨令他肝肠寸断;绿水含情,离愁让她梦中咽泣。今天,因为想念你们而回头眺望锦官城;然而淡烟迷茫、乔木高耸,我们中间还隔着绵州呢……”


【赏析三】

  诗题一作《魏城逢故人》。诗中提到锦江、绵州、绵谷三个地名。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东北方向行进,首先到达绵州(今四川绵阳县);再继续东北行,便可到达绵谷(今四川广元县)。诗题中的“蔡氏昆仲”,是罗隐游锦江时认识的两兄弟。在罗隐离开锦江,经过绵州回到绵谷以后,蔡氏兄弟还在成都。这首诗追忆昔游,抒发对友人的怀念之情。

  首联以赋体叙事,字里行间流露喜悦之情。锦江是名胜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兴、很幸福的了,何况是“一年两度”,又是在极适于游览的季节。两个“值”字,蕴含际此春秋佳日之意。这两句所携带的感情,直灌全篇。

  颔联具体写锦江游踪,极写所见之美,写景之笔濡染着浓烈的感情色彩。“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深得锦江美景的神韵,是全诗中最富有诗意的句子。这两句分别承“前值东风”与“后值秋”而来,写出诗人对锦江风物人情的留恋。上句写春景,下句写秋景。明明是诗人多情,沉醉于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却偏将人的感情赋予碧草白云。春游锦城时,锦江畔春草芊眠,诗人为之流连忘返,诗中却说连绵不尽的芳草,好象友人一样,对自己依依有情,似乎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秋游锦城时,秋云舒卷,云与楼相映衬而景色更美,故称“好云”。诗人为之目摇神移,而诗人却说,是那美丽的云彩也很富有感情,为了殷勤地挽留自己,有意把楼台层层遮掩。“碍马”、“遮楼”,不说有人,而自见人在。用笔简炼含蓄,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余地。“碍”字、“遮”字用笔迂回,有从对面将人写出之妙,而且很带了几分俏皮的味道。就象把“可爱”说成“可憎”或“讨厌”一样,这里用了“碍”与“遮”描述使人神往不已的开心事,正话反说,显得别有滋味。这两句诗,诗人以情取景,以景写情,物我交融,意态潇洒娴雅,达到了神而化之的地步。

  颈联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极言别去之难。在离人眼里,锦江的山好象因我之离去,而牵绕着别恨,锦江之水也似乎带着离情,发出咽泣之声。美丽多情的锦城啊,真使人魂牵梦绕,肝肠寸断!

  中间二联分别通过写锦江的地上芳草、空中好云、山脉、河流的可爱和多情,以表达对蔡氏兄弟的友情,寄托对他们的怀念。作者只说锦城的草、云、山、水的美好多情,而不直说蔡氏兄弟的多情,含蓄而有韵味。

  末联又因寄书蔡氏兄弟之便,再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诗人把中间二联“芳草”、“好云”、“断山”、“流水”的缠绵情意,都归落到对友人的怀念上去,说今天因为怀念您们,回头远望锦城,只见远树朦胧,云遮雾绕。用乔木高耸、淡烟迷茫的画面寄写自己的情思,结束全篇,情韵悠长,余味无穷。

  这首诗感情真挚,形象新颖,结构严整工巧,堪称是一件精雕细琢、玲珑剔透的艺术精品。


【赏析四】

  在艺术上,这首诗歌主要把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结构完整

  这首诗首先就叙写一年两次游览锦江,接着取景寄情,再写告别锦江山水的离愁别恨,最后回首远望,再抒对锦江的留恋之情。可以说,诗歌结构中的起承转合十分明显。

  其次,情景交融

  这首诗以情取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就中间二联来说,诗人描绘景物,借“芳草”、“好云”、“断山”、“流水”等情感意蕴特别的意象,抒发了与友人蔡氏兄弟的情意不断与深厚。

  再次,言简意深

  在诗歌中,诗人用笔简炼而含蓄,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比如,“碍”、“遮”两个词,就表现出言简意深,迂回曲折的特点。诗歌中,明明是自己不愿意走,而反而说“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可见,如此言语而意蕴如此深刻。


【赏析五】

  罗隐的《绵谷回寄蔡氏昆仲》一诗是在游览了成都风景名胜锦江之后,向成都东北行至绵谷(今四川广元县)时写下的,寄给当时与自己共游锦江时认识的友人蔡氏兄弟。诗歌回忆了昔日与蔡氏两兄弟共游锦江所见美景,以此抒发对友人的怀念之情。“绵谷”即地名,今四川广元县。“蔡氏昆仲”指罗隐游锦江时认识的蔡氏两兄弟。“昆仲”称呼别人兄弟的敬词。

  首联写道:“一年两度锦江游, 前值东风后值秋。”“两度”两次。“锦江”在四川成都市南。又称“锦里”、“锦官城”。“值”即适逢。这里可以作“在”字解。“东风”即春风,这里借此代春天。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一年曾经两次到锦城去游玩,第一次正是春天,第二次恰是秋天。这里,诗人用极为平时的语言,叙述了一年两次到锦江游玩。其中,自然透出了自己内心无比的喜悦。在写作上,为后面抒发情感做了坚实的铺垫。

  接着颔联写道:“芳草有情皆碍马,好云无处不遮楼。”“芳草”即香草。“碍马”就是“碍住马蹄”的意思。这两句的意思是说, 芳草有情碍马蹄,不让我们走,而彩云片片,把楼阁层层来遮掩。这里具体写了游锦江所见。 这两句承上而来,上句承“前值东风”,下句承“后值秋”。上句写春景,下句写秋景,两者结合,写出诗人对锦江风物之美,及其美好人情的留恋。特别是在写作上,诗人不直接说自己舍不得离去,却说连绵不尽的芳草,似乎有意绊着马蹄,不让离去,似乎有了好云,遮住楼阁。在古代诗歌中“云”这一意象,往往蕴含着“闲适”之意。这里,云不走,也暗示了诗人对这里的美景依依不舍了之情。总之,诗人这样写,不但借物抒情,移情于物,而且更为主要的是含蓄地表现了蔡氏兄弟对自己的真情,以及自己依依不舍之情。

  颈联写道:“山牵别恨和肠断,水带离声入梦流。”“别恨”即离别之愁。“离声”即别离的声音。意思是说,青山把我们隔断产生了别恨,然而,绿水把离愁送到我的梦中。这一转,写出了告别锦江时内心的凄凉与不舍。诗人在写作很别致,借山水来写离愁别恨。在诗人眼里,锦江的山好像因我离去,而产生了别恨,甚至肝肠寸断;锦江之水也似乎带着离情,发出咽泣的伤感之声。这里借山水写情感,山水如此有情,何况人呢?诗人运用移情手法,写出了美丽多情的锦城山水的多情,而实际上是借此表现了蔡氏兄弟的多情,也写出了自己不忍离去的伤感。

  尾联写道:“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君”指诗人遇见的故人。“淡烟”即淡淡的烟雾。“乔木”主干明显而直立,分枝繁盛的木本植物。“绵州”州名,治所在巴西县(今绵阳东)。这两句的意思是说, 今天为你向锦官城回首眺望,只见绵州的乔木和淡淡云烟。诗人离开绵州,在这里,诗人借寄书蔡氏兄弟,再次抒发对锦江的留恋之情。可以说,诗人在不堪回首远望锦城中,在远树朦胧,云遮雾绕的环境下,写出了自己的情思意绪。同时,我们也从这“淡烟乔木隔绵州”境界中,感受到“因君试回首”那无尽的情怀。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罗隐《筹笔驿》原文与赏析

【原文】

  快上西楼,怕天放、浮云遮月。但唤取、玉纤横笛,一声吹裂。谁做冰壶浮世界,最怜玉斧修时节。问常娥、孤冷有愁无。应华发。

  云液满,琼杯滑。长袖起,清歌咽。叹十常八九,欲磨还缺。若得长圆如此夜,人情未必看承别。把从前、离恨总成欢,归时说。


【译文】

  快上西楼赏月,担心中秋月有浮云遮挡,不够明朗。请美人吹笛,驱散浮云,唤出明月。月夜的天地一片清凉洁爽,刚经玉斧修磨过的月亮,又回又亮。追问月宫里独处的嫦娥,孤冷凄寂时有没有愁恨?应该有很多白发。

  回忆当年歌舞欢聚的情景,长袖善舞的佳人,清歌悲咽的佳人为之助兴添欢。叹明月十有八九悖人心意,总是圆时少、缺时多。愿明月如今夜常圆,人情未必总是别离。我欲化离恨为聚欢,待人归时再细细倾诉。


【赏析一】

  这是一首中秋怀人词。它并不注重对月夜美景的具体描写,而只借月亮的圆缺和宴会的气氛来表现对远方亲人的怀念之情。其内容略同于苏轼名篇《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但风格与手法各别。苏词充满浪漫气息和奇特想象,此词则快言快语,直道眼前事,直抒心中情,写实特征比较明显。

  上片写赏月。当头一个“快”字,生动的表现了作者借月怀远的迫切心情。以下写月而寄情。最可注意的是“问嫦娥”二句。嫦娥独居广寒宫,凄凉孤寂,这神仙日子怕不好过吧,想必你早已愁得头发花白了!这里暗用李商隐《嫦娥》诗中“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句意。这实际上是明写月中仙子,暗指自己的怀念对象。从自己对对方的怀念,设想对方也在千万里之外孤零零地怀想自己,也许头发都急白了吧?语意双关,含蓄隽永。

  下片直接宣写离情,盼望早日团圆。过片四句,由夜宴饮酒和歌舞引出人各一方的哀愁。“叹十常八九”二句,以月之难圆而常缺,喻人之离多而会少。“但愿”以下至结尾,则转为乐观旷达之调,深信离别的日子定会过去,有情人终有团聚之日。这与苏轼“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同一胸怀,表达的都是对人生的乐观态度。作者毕竟是英雄壮士一流人物,虽写人人难免的离愁别恨,却不堕入低沉琐屑之中,更不作无病呻吟,这正是辛派豪放词的本色。


【赏析二】

  辛弃疾,1140年5月28日生,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市)人。南宋爱国词人。

  出生时家乡已被金所占领,二十一岁参加耿京领导的抗金起义军,任掌书记,1162年奉表南归,高宗召见,授承务郎,转江阴签判。后任司农寺主簿,出知滁州、知江陵府兼湖北安抚使、知隆兴府兼江西安抚使、湖北转运副使、知潭州兼湖南安抚使等,任职期间,都采取积极措施召集流亡,训练军队,奖励耕战,打击豪强以利国便民。后被诬落职,先后在信州上饶、铅山两地闲居近二十年。晚年被起用知绍兴府兼浙江安抚使、知镇江府。在镇江任上,他特别重视伐金的准备工作,但为权相韩侂胄所忌,落职。一生抱负未得伸展,1207年10月3日,终因忧愤而卒。后赠少师,谥号忠敏。


【赏析三】

  《满江红·中秋寄远》是宋代爱国词人辛弃疾所写的一首词。此词主旨是表述望月怀人之情。

  上片先以“快”字点急切之情,又以“怕”字出担心之意,再以“怜”字表爱月之心,上结一问妙语双关,明里关怀嫦娥之孤冷,暗中感伤自己之幽独。下片先写赏月之宴之酒歌,后述赏月之人之叹之想,冀月圆说团圆,情溢字里行间。全词即景生情,借景抒情,有情景交融之妙。


【赏析四】

  《满江红·中秋寄远》作于末孝宗乾道中期(1169年前后),辛弃疾时任建康(今江苏南京)通判。

  此词是一首望月怀人之作,可能是与词人有着感情纠葛的歌舞女子。这个女子令词人爱慕不已。美月当空,已能勾起人无限秋思。面对中秋夜月,那怀人之情便愈发浓烈了。于是词人借月写意,传递了词人对歌舞女子的怨尤与不忍相舍的复杂感情。


【赏析五】

  词的上片就中秋月这一面来写,主要展现词人的飞扬意兴。起韵即激情喷涌,以一“快”字为催促,表达要上西楼赏月的酣畅兴致。而一“怕”字,又泄露出词人担心中秋月不够明朗的心思。在情感节奏上,此韵一扬一抑,起伏有致。接韵借用前人故事,写词人由西楼待月而请美人吹笛唤月,这就为中秋月的出场蓄足了势。三韵正面赋写中秋月的无垠光华,写得气势酣畅。在这里,词人采用了一个精彩的比喻——把月色笼罩下的世界比喻为冰壶中的世界,则月色的皎洁无垠、透明清凉之状可感。又采用了一个玉斧修月的神话,把月亮的圆美无瑕之状也形容了出来。这里的“谁做”、“最怜”二词,不仅显出了词人对此中秋月的无比赏爱之情,而且形成了相当空灵的意境。上片末韵由无边的月色回转到月亮本体,追问月宫里独处的嫦娥有没有愁恨,这也是古代赏月者在神话时代容易产生的绮情。但是通过“应华发”的自答就可以发现。词人在这里问讯娠娥的目的,并不止于发一发严格古典男子的绮情幽思,而有借之诉愁的用意。这就使上片的词情至此气脉暗转,为下文抒发别恨调好了调子。

  下片开始,词人先用状写满天月色的“云液满”一句承上启下,然后展现自己在月下酣饮欢乐的情状。长袖善舞的佳人,清歌悲咽的佳人为之助兴添欢。这是最令词人愉快的场面。但是词人的心意匀不在此,词人由此中秋明月夜、由此歌舞助兴人想到的是令自己牵情的远人,于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深沉的叹息。词人叹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就像天上的明月总是圆时少、缺时多一样。这一叹息,是承接着苏轼《水调派头·明月几时有》而来,其中不能不含有苏拭词中对于“月圆人不圆”的恨意,但词人此句意思显然又有所变化,词人主要是借月亮的不得长圆,叹息人事不得圆满特别是情人之间不得遂愿长聚的遗憾。“但愿”一韵,更明显地折向题目,表明尽管词人理解人事的不如意不可改变,但还是衷心地希望能够与所爱者长相聚,就像词人希望此夜月色好景能够长久护持一样。由此“不讲理”的态度,读者可以洞见词人内心的痴情。而“人情”一句,虽像是对于人间常情的遗憾却实际上是指向词人所痴情的那个人。意谓一旦离别,别人在心里未必与自己一样珍惜护持这段感情。这样的口吻,使得词人的内心幽怨苦可触及。结韵出入意想,又化幽怨的情感为期待相逢的急切之情。词人说假如能够回到她的身边,词人会将离别时所生的幽恨,转换成劝乐的感受向她尽情诉说。在这样的结韵里,词人的入骨痴情和体贴怜爱的幽绪,被传递得婉转动人。表达词人内心隐藏着的无限痴情。真豪杰,其志过人,其情也必过人。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