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张祜的诗词_张祜的诗词翻译_张祜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7-16     浏览次数:0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张祜《纵游淮南》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译文】

  十里多长的街道市场处处相连,月明之夜伫立桥上看美女神仙。

  人生一世要死就应该死在扬州,禅智山风光旖旎是最好的墓田。


【赏析一】

  《纵游淮南》是唐代诗人张祜创作的一首七绝……诗人张祜游览扬州,目睹当地的秀丽繁华而情不自禁的发为之歌唱,《纵游淮南》就是诗人在漫游淮南后所作。此诗用夸张而又细腻的笔法,以自然晓畅之语盛赞了扬州优美的风光,抒发了对扬州的喜爱之情。诗人用笔出语惊人,为扬州风姿传神的同时略带人世沧桑,极富艺术色彩。


【赏析二】

  此诗用夸张而又细腻的笔法,盛赞了扬州优美的风光,抒发了对扬州的喜爱之情。诗人用笔出语惊人,以死事入诗,表明喜欢之深与热爱之切。除极赞扬州风物外,此诗对隋炀帝奢靡误国亦略带讥讽,其中隐寓了人事之沧桑变化,造成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赏析三】

  诗题中的“纵”字,不可轻易放过,表明了诗人游览的尽兴和满足。

  起句平易流畅,直抒胸臆,诗人毫不掩饰对繁华的扬州城的赞叹。扬州城漫长的街道上,家家户户比肩而居,似乎并无特出之处。但打开想象,似乎摩肩接踵的人群,鳞次栉比的高楼,和各式各样的店铺,都一起涌到了眼帘。出语平淡,但是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次句出现了三个意象:月、桥、神仙。共同营造了扬州城傍晚的秀美繁华,首句主要是针对白天繁华的扬州城,而夜晚,却别有一番风味。每到傍晚,扬州城的娱乐场所竞相热闹起来,到处彩灯高挂,妓女们争奇斗艳、逞技献巧,或吟诗,或唱曲,或跳舞,尽情地享受着美好的太平时光。天上的郎朗明月和华彩的人间灯火珠联璧合,交相辉映。

  第三句“人生只合扬州死”,诗人笔锋一转,不写“生”而写“死”,如此美好的时光,诗人应该沉迷享乐还来不及,而诗人却想到“死”,初看似乎不近人情,细思方觉巧妙,其中寓含了诗人深深的眷念之情。诗人完全为扬州城的繁华所陶醉了,他已经舍不得离开这里,生的时候可以选择长居扬州,而死后也要葬在扬州。诗人以其设想之奇险而出人意料,读之令人拍案叫绝,惊叹不已。这句诗是全篇中之警策。“死”被写得活色生香,将扬州城令人神往的美写到极致。诗人用死事入诗,且又是诗人现身说法,造成了极为传神的夸张效果。

  第三句为扬州景物传神,第四句则只是第三句的具体补充。“禅智山光好墓田”,禅智寺本隋炀帝故宫,既是炀帝故宫,其山光水色之秀美,自可想见。故宫遗址而作好墓田,全然诗家口吻。细玩诗意,除极赞扬州风物这层意思外,对隋炀帝亦或略带微讽。


【赏析四】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的诗意:人生就应该死在扬州,禅智山那里风光秀美,是最好的墓地。这两句诗十分奇特,用死事来赞扬扬州风物之美,极为夸张——扬州风景十分美丽,是一座人间乐园,连神仙都乐得在这里居住。所以,人生住在扬州是一种享受,死在扬州也是一种享受。我想,我自己就应当死在扬州,埋在禅智山上,让我死后仍能纵情观赏扬州的大好风光。语言晓畅易懂,极言扬州风物之魅力。


【赏析五】

  张祜(?一849)祜或误作祐,字承吉,清河(今属河北)人。初寓姑苏,后至长安,为元稹排挤,遂至淮南。爱丹阳曲阿山水,隐居以终。张祜一生“性爱山水,多游名寺”,所到之处“往往题咏唱绝”。卒于宣宗大中年间。有《张处士诗集》。

“万人齐指处,一雁落寒空。”张祜《观徐州李司空猎》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晓出郡城东,分围浅草中。

  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

  背手抽金镞,翻身控角弓。

  万人齐指处,一雁落寒空。


【译文】

  早上人马出奔郡城以东,众人分守围猎浅草丛中。

  红旗招展向着初升太阳,白马奔驰迎着烈烈劲风。

  反手先从背后抽出金箭,翻身再满满地拉开角弓。

  众人喝彩共同所指之处,一只大雁坠落十里高空。


【赏析一】

  《观徐州李司空猎》是唐代诗人张祜创作的一首五律。此诗主要写李司空打猎的过程以及众人观猎的情貌,塑造了一个武艺高超的英勇骑士形象。诗先叙事,铺写背景。前二联描写旭日东升、晨风方起、红旗猎猎、骏马奔驰,铺开了一幅围猎的宏大场景,为主人公出场做好铺垫。接着写英雄人物亮相出场。颈联正面描写这位骁勇猎手当众显露猎射飞雁,表现其矫健灵活的杰出身手。尾联通过随从和观猎者的反应,从侧面突出了主人公的射艺超群。全诗取材精确,剪裁得当,写得干净利落。


【赏析二】

  全诗至此,戛然而止。由于射雁成功而出现的欢声雷动的热烈场面,自可留给读者去想象了。


【赏析三】

  此诗的起联两句叙事:“晓出禁城”,点明围猎时间;“分围浅草”,写出壮阔场面。两句为全诗铺写了一个背景,画面开朗,色彩鲜丽。

  颔联“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中的“红旗向日”,色彩耀目;“白马迎风”,气宇轩昂。

  总括诗的前半部分,一至三句,是以朝霞满天,晨风拂煦,绿草如茵,红旗向日,作为人物亮相之前的壮丽场景,紧接而来的“白马骤迎风”一句,是英雄人物跃马出场,施展浑身“帅”劲的亮相动作。由此而下,此诗便将写作重心转到这位骁勇骑士当众显露猎射飞雁,矫健灵活的杰出身手上去。

  “背手抽金镞”,是正面描写骑士背手取箭的动作,著一“抽”字,手势的利落可知,加之“背手”而“抽”,又可见身段之灵巧。“翻身控角弓”,弯弓名之曰“控”,这就进一步展现了射者臂力强劲的架势,“控”之而再来一个“鹞子翻身”的漂亮动作,造型健美。

  对于这位英雄射手的真正的评价,当然不是停留在一招一式的动作表面。关键所在,毕竟还有待于亮出他那百步穿杨的惊人绝技。果然,刹那之间,就在围观的人群中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然的欢呼,并且一齐指向遥远的天空。原来蓝天高处,一只带箭的鸿雁,垂着双翅,直向地面坠落下来。东坡词云:“高处不胜寒。”(《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此处“寒空”之“寒”,虽有点出时令的作用,但主要在渲染高飞鸿雁的凌绝苍穹,从而加强了一箭高高命中的神异气氛。


【赏析四】

  此诗在取材方面,干净利索地只写场面中的一个人物,而且又只写此一马上英雄的一个手势与一个身段,并以刹那之间雁落寒空的独特镜头使之迸发异彩,取材之精确,描写线条之明快,确乎令人随同“万人齐指”而为之欢呼叫绝。


【赏析五】

  万人齐指处,一雁落寒空。

  这两句是说,李司空在作射箭表演,围观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吹呼,并且一齐指向遥远的空中,原来在那秋日的蓝天高处,一只带箭的鸿雁,直向地面坠落下来,司空一箭高高命中。取材精确,描写明快,以刹那间雁落寒空的独特镜头,使之迸发出异彩。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张祜《纵游淮南》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十里长街市井连, 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 禅智山光好墓田。


【赏析一】

  扬州是一座古代名城,自从隋堤的杨柳开始在东风里垂缕飘绵以后,虽经历兵燹,却无法夺去这芍药之乡的繁荣秀丽。历代有多少才华富赡的诗人和艺术家,在这水木清华的城市,度过了他们艺术上的黄金时代,用生花妙笔把这座艺术城市渲染得彩色缤纷,令人神往。有一个时期,扬州在人们的心目中,简直是一所人间乐园。


【赏析二】

  全诗语言晓畅易懂,而写扬州魅力深入骨髓。“人生只合扬州死”,虽仅七字,足为扬州风姿传神。


【赏析三】

  “十里长街市井连”,实际上也就是杜牧的“春风十里扬州路”,但不及杜诗之丰神饱满。“月明桥上看神仙”,所谓神仙,唐人惯以代称妓人。所以,这一句实际也与杜牧“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意境相仿。总的说来,这两句只是笼统地记述扬州城的所谓绿杨城郭、红袖楼台而已。

  第三句忽发奇想:“人生只合扬州死”,以其设想之奇险而出人意外,读之拍案叫绝,惊叹不已。这句诗是全篇中之警策。这句诗如换一种说法:“扬州好得要死”,直是极平常语,淡而寡味。但这里用死事入诗,且又是作者现身说法,所以造成了极为传神的夸张效果。

  第三句为扬州景物传神,第四句则只是第三句的具体补充。“禅智山光好墓田”,禅智山,当指当日江都县西的蜀冈(一名昆冈)。这里所产的茶,很象四川有名的“蒙顶”茶,所以叫蜀冈。看来也当因禅智寺得名。据《宝祐志》:禅智寺,“旧在江都县北五里,本隋炀帝故宫”。既是炀帝故宫,其山光水色之秀美,自可想见。故宫遗址而作好墓田,全然诗家口吻。细玩诗意,除极赞扬州风物这层意思外,对隋炀帝亦或略带微讽。


【赏析四】

  唐代扬州诗坛,不但有杜牧写扬州的许多名章俊句,还有徐凝的《忆扬州》为之增辉。但有谁知道扬州竟还是人生最好的死所!这是诗人张祜纵游淮南之后的“发现”。这首《纵游淮南》以出语惊人造成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赏析五】

  张祜(约785—849?),字承吉,清河(今属河北)人,一作南阳(今属河南)人。举进士不第。元和间以乐府宫词著称。然南北奔走三十年,投诗求荐,终未获官。至文宗朝始由天平军节度使荐入京,复被压制。会昌五年投奔池州刺史杜牧,受厚遇,而年已迟暮。后隐居于曲阿。其诗或感伤时世,或歌咏从军,犹存风骨;其宫词写宫女幽怨之情,亦有所感而发者也。

“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张祜《观魏博何相公猎》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晓出禁城东, 分围浅草中。

  红旗开向日, 白马骤迎风。

  背手抽金镞, 翻身控角弓。

  万人齐指处, 一雁落寒空。


【赏析一】

  此诗在取材方面,干净利索地只写场面中的一个人物,而且又只写此一马上英雄的一个手势与一个身段,并以刹那之间雁落寒空的独特镜头使之迸发异彩,取材之精确,描写线条之明快,确乎令人随同“万人齐指”而为之欢呼叫绝。


【赏析二】

  《观魏博何相公猎》写的是一次围猎,而在这次围猎中突现了一位技艺超群的个人英雄。诗人通过一系列的细节描写把主人公张弓搭箭直至射中目标的全过程刻画得淋漓尽致。


【赏析三】

  诗的起联两句叙事:“晓出禁城”,点明围猎时间;“分围浅草”,写出壮阔场面。两句为全诗铺写了一个背景,画面开朗,色彩鲜丽。

  颔联“红旗开向日,白马骤迎风”中的“红旗向日”,色彩何其耀目;“白马迎风”,气宇何等轩昂!

  总括诗的前半部分,一至三句,是以朝霞满天,晨风拂煦,绿草如茵,红旗向日,作为人物亮相之前的壮丽场景,紧接而来的“白马骤迎风”一句,是英雄人物跃马出场,施展浑身“帅”劲的亮相动作。由此而下,此诗便将写作重心转到这位骁勇骑士当众显露猎射飞雁,矫健灵活的杰出身手上去。

  “背手抽金镞”,是正面描写骑士背手取箭的动作,著一“抽”字,手势的利落可知,加之“背手”而“抽”,又可见身段之灵巧。“翻身控角弓”,弯弓名之曰“控”,这就进一步展现了射者臂力强劲的架势,“控”之而再来一个“鹞子翻身”的漂亮动作,造型又是多么健美!

  对于这位英雄射手的真正的评价,当然不是停留在一招一式的动作表面。关键所在,毕竟还有待于亮出他那百步穿杨的惊人绝技。果然,刹那之间,就在围观的人群中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然的欢呼,并且一齐指向遥远的天空。原来蓝天高处,一只带箭的鸿雁,垂着双翅,直向地面坠落下来。东坡词云:“高处不胜寒。”此处“寒空”之“寒”,虽有点出时令的作用,但主要在渲染高飞鸿雁的凌绝苍穹,从而加强了一箭高高命中的神异气氛。

  全诗至此,戛然而止。由于射雁成功而出现的欢声雷动的热烈场面,自可留给读者去想象了。


【赏析四】

  前两联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色彩艳丽、壮阔宏大的晨猎场景(晨猎图),“浅草”“红旗”“白马”,写出环境色彩的艳丽,“分围”“向日”“迎风”,写出场面的宏大。烘托了晨猎的氛围,为人物的出场做了铺垫。

  后两联塑造了一个身手矫健、技艺高超的猎手形象。“背手抽”写出了取箭动作的娴熟利落。“翻身控”展现了猎手动作难度大,技艺高超。尾联通过描写人们的惊叹和大雁应声而落侧面表现出射箭技艺的高超。


【赏析五】

  张祜(约785—849?)唐代诗人。字承吉,清河东武城(今山东武城)人。初寓姑苏,后至长安,长庆(821——824)年间令狐楚表荐之,不报。辟诸侯府,为元稹排挤,遂至淮南、江南等地,隐居以终。张祜纵情声色,流连诗酒,同时任侠尚义,喜谈兵剑,心存报国之志,希图效力朝廷,一展抱负。他因诗扬名,以酒会友,酬酢往业,结识了不少名流显官。然而由于性情孤傲,狂妄清高,使他多次受辟于节度使,沦为下僚。张祜在诗歌创作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其诗风沉静浑厚,有隐逸之气,但略显不够清新生动。诗集10卷468首至今保存完好。集十卷,今编诗二卷。

“山色远含空,苍茫泽国东。”张祜《题松汀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山色远含空,苍茫泽国东。

  海明先见日,江白迥闻风。

  鸟道高原去,人烟小径通。

  那知旧遗逸,不在五湖中。


【译文】

  青翠的山色连接到遥远的天边,松汀驿在碧波万顷的太湖东岸。

  早晨湖面明亮的话可以先看到东升的旭日,白晃晃的江面听到远处传来的风声。

  只容飞鸟通过的狭窄山路能接到高原上去,蜿蜒曲折的小路可以通到村落。

  那晓得我那些遗世独立的老朋友们,却一个个都不在太湖这里了。


【赏析一】

  《题松汀驿》是唐代诗人张祜题写在太湖边松汀驿壁上的一首诗。全诗八句四十字,表达了对访友不遇的遗憾,同时描绘了松汀驿的美景。

  这首诗是诗人到太湖找不到朋友,落脚在湖畔一个名叫松汀驿的驿站时,题在壁上的诗。诗里除了对访友不遇表达了遗憾外,也把松汀驿的美景介绍给读者。


【赏析二】

  这首诗极为李梦阳所赞赏,他说:“此作音响协而神气王。”唐汝询在《唐诗解》中也说:“质净浑雅。次联峻爽,在四虚字。结更含蓄。

  大历以前语。”但此诗结句意义却不甚可解。唐汝询解云:“因想世人皆以五湖为隐士栖逸之所,殊不知古时之遗逸,乃有不居五湖而在此中者。其意必有所指,地既无考,人亦宜阙。”因此他就说结句有含蓄,实则含蓄些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出。吴昌祺在《删订唐诗解》中删去了唐汝询的解释,批云:“其驿或在吴越间,故望五湖而意其有逸民。”后来屈复却说:“言高原小径,既通人烟,则遗逸斯在,而那知其不然也。”三家对结句的体会,都不相同。因为“那知”和“不在”的关系很不清楚。唐解“那知”为“岂知”,意为:岂知旧时隐士,不在五湖而在此地。吴解“那知”为“安知”,意为:怎么知道旧时的隐士不会在这五湖中呢?屈解“那知”亦为“岂知”,但是作肯定语气。施蛰存则认为,这里的“旧遗逸”指旧时隐士,可能就是范蠡。他把最后两句的意思理解为:但恨如今的五湖中,已无范蠡可追随。


【赏析三】

  松汀驿只是太湖东岸边上的一个供人宿食及停车置马的小旅店,但却美景无限,可见太湖的美名绝非虚传。太湖古称震泽、笠泽、五湖,面积古称三万六千顷。

  因为水秀山明,湖中水产丰富,所以开发得很早,在春秋时代就是吴王夫差打猎游憩的地方。


【赏析四】

  张祜 生卒年不详,字承吉,唐代诗人,清河(今邢台清河)人。约(公元782年)出生在清河张氏望族,家世显赫,被人称作张公子,初寓姑苏,后至长安,长庆中令狐楚表荐之,不报。辟诸侯府,为元稹排挤,遂至淮南,爱丹阳曲阿地,隐居以终,卒于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


【赏析五】

  张祜一生虽官场不利,史书也没记载他的事迹,但他的诗作流传下来的不少,《全唐诗》中亦有349首,北京图书馆珍藏的南宋初蜀刻十卷本《张承吉文集》共收诗469首,有“海内名士”之誉。张祜的一生,在诗歌创作上取得了卓越成就。“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张祜以是得名,而在仕途上却坎坷不达。他的为人和他的著作一样,有其独具的风格特点,纵情声色,流连诗酒的同时,还任侠尚义,喜谈兵剑,心存报国之志,希图步入政坛,效力朝廷,一展抱负。在人际交往中,他因诗扬名,以酒会友,酬酢往业,结识了不少名流显官。然而由于他的性情孤傲,狂妄清高,使他多次受辟于节度使,沦为下僚。有心报国,陈力无门,使他只好“ 幽栖日无事,痛饮读离骚”,“千年狂走酒,一生癖缘诗”。

  张祜谢世后,太常博士皮日休送挽诗:“一代交游非不贵,五湖风月合教贫,魂应绝地为才鬼,名与遗篇在史臣”。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张祜《何满子》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译文】

  故乡和亲人远在千里之外,我已被幽闭在这深宫里二十年了,听一声曲子《何满子》,忍不住掉下眼泪。


【赏析一】

  这是一首宫怨诗,描述了宫人悲惨的一生,反映了宫人生活的痛苦与悲伤。

  这首诗有两个特点。一是:四句诗中,前三句都是没有谓语的名词句,使这首诗特别简括凝练、强烈有力。二是:四句诗中,以“三千里”表明距离,以“二十年”表明时间,以“一声”写歌唱,以“双泪”写泣下,句句都用数字,使诗句特别精炼。


【赏析二】

  原作二首,此为第一首。宫词:唐代诗歌中常用的诗题,内容大多描写深宫中宫女的忧愁和哀怨,形式一般为五言或七言绝句。故国:指宫女的故乡。何满子:唐代曲名。白居易《听歌六绝句》之五《河满子》自注:“开元中,沧州有歌者何满子,临刑,进此曲,以赎死。上竞不免。”何满子死后,这个曲子开始在宫中流行。君:指君王。

  这首以宫廷生活为题材的宫词,是张祜的传世之作。首句“故国三千里”,从空间上落笔,写宫女远离家乡。次句 “深宫二十年”,则从时间上写入宫之久。两句仅十个字就把一个宫女远离故乡,幽闭深宫的悲惨遭际毕现无遗。一个妙龄少女不幸被选入宫,与家人分离,与外界隔绝,失去自由,更何况离家“三千里”,深宫一呆就是“二十年”。作者以高度的概括力和强烈的感染力,写出了宫女的千愁万恨。接下来诗人以强烈的情感,直抒胸臆,“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宫女久积心底的怨愤,一泄而出。这“双泪”是对黑暗的封建制度的控诉,是对君王糜烂生活的声讨。


【赏析三】

  一般以绝句体裁写的篇幅短小的宫怨诗,总是只揭开生活画图的一角,让读者从一个片断场景看到宫人悲惨的一生;同时往往写得委婉含蓄,一些内容留待读者自己去想象,去玩味。这首诗却与众不同。它展示的是一幅生活全图,而且是直叙其事,直写其情。

  诗总共只有二十个字。作者在前半首里,以举重若轻、驭繁如简的笔力,把一个宫人远离故乡、幽闭深宫的整个遭遇浓缩在短短十个字中。首句“故国三千里”,是从空间着眼,写去家之远;次句“深宫二十年”,是从时间下笔,写入宫之久。这两句诗,不仅有高度的概括性,而且有强烈的感染力;不仅把诗中女主角的千愁万恨一下子集中地显示了出来,而且是加一倍、进一层地表达了她的愁恨。一个少女不幸被选入宫,与家人分离,与外界隔绝,失去幸福,失去自由,本来已经够悲惨了,何况家乡又在三千里之外,岁月已有二十年之长,这就使读者感到其命运更加悲惨,其身世更可同情。与这两句诗相似的有柳宗元《别舍弟宗一》诗中“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一联,也是以距离的遥远、时间的久长来表明去国投荒的分外可悲。这都是以加一倍、进一层的写法来增加诗句的重量和深度。

  后半首诗转入写怨情,以一声悲歌、双泪齐落的事实,直截了当地写出了诗中人埋藏极深、蓄积已久的怨情。这后两句诗也以强烈取胜,不以含蓄见长。过去一些诗论家有诗贵含蓄、忌直贵曲的说法,其实并不是绝对的。应当说,一首诗或曲或直,或含蓄或强烈,要服从它的内容。这首诗的前半首已经把诗中人的处境之悲惨写到了极点,为逼出怨情蓄足了力量,因而在下半首中就势必让诗中人的怨情喷薄而出、一泻为快了。这样才能使整首诗显得强烈有力,更能收到打动读者的艺术效果。这里,特别值得拈出的一点是:有些宫怨诗把宫人产生怨情的原因写成是由于见不到皇帝或失宠于皇帝,那是不可取的;这首诗反其道而行之,它所写的怨情是在“君前”、在诗中人的歌舞受到皇帝赏识的时候迸发出来的。这个怨情,联系前两句看,决不是由于不得进见或失宠,而是对被夺去了幸福和自由的抗议,正是刘皂在一首《长门怨》中所说,“不是思君是恨君”。

  这首诗还有两个特点。一是:四句诗中,前三句都是没有谓语的名词句。谢榛在《四溟诗话》中曾指出,诗句中“实字多,则意简而句健”,而他所举的“皆用实字”的例句,就是名词句。这首诗之所以特别简括凝炼、强烈有力,与运用这种特殊的诗句结构有关。另一特点是:四句诗中,以“三千里”表明距离,以“二十年”表明时间,以“一声”写歌唱,以“双泪”写泣下,句句都用了数目字。而数字在诗歌中往往有其特殊作用,它能把一件事情、一个问题表达得更清晰,更准确,给读者以更深刻的印象,也使诗句特别精炼有力。这首诗的这两个艺术形式上的特点,与它的内容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与张祜同时的诗人杜牧非常欣赏这首诗,在一首酬张祜的诗中有“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词满六宫”句。这说明,张祜的这首诗道出了宫人的辛酸,讲出了宫人要讲的话,当时传入宫中,曾为宫人广泛歌唱。


【赏析四】

  张祜(约785—849?),字承吉,小名冬瓜。清河人(今属河北),一说南阳(今河南邓县)人。以宫词得名。长庆中,令狐楚表荐之,不报,辟诸侯府,多不合,自劾去。尝客淮南,爱丹阳曲阿地,筑室卜隐。其诗风沉静浑厚,有隐逸之气,但略显不够清新生动;吟咏的题材相当丰富(这里面包括众多寺庙的题作和有关各种乐器及鸟禽的诗咏等等)。代表作有《题金陵渡》、《雁门太守行》、《送苏绍之归岭南》、《旅次石头岸》、《隋宫怀古》、《从军行》、《爱妾换马》、《宫词二首》、《夜宿湓浦逢崔升》、《听筝》、《散花楼》、《悲纳铁》、《樱桃》等,其中《题金陵渡》和《宫词二首》流传颇广。集十卷,今编诗二卷(全唐诗中卷第五百一十和五百一十一)。


【赏析五】

  诗中很自然地用了“三千”、“二十”、和“一”、“双”两组数字,使表达更为清晰、准确,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也使诗句特别精炼有力。杜牧《酬张枯处士见寄长句四韵》,写道:“可怜故国三千里,虚唱歌词满六宫”。郑谷亦曾有诗云:“张生故国三千里,知者唯应杜紫微。”可见当时人对这首诗的赏识。

  张祜(?一849),字承吉,清河(今河北清河)人。初寓姑苏,后至长安,为元稹排挤,遂至淮南,因而终身不仕。张枯为人狂放不羁,性爱山水,多游名寺,故多山寺题咏之作,以宫词最为著名。晚年爱丹阳曲阿山水,筑室隐居。有《张承吉文集》。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张祜《集灵台两首其二》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译文】

  虢国夫人受到皇上的宠恩,天刚亮就骑马进入了宫门。

  讨厌脂粉会玷污她的美艳,淡描蛾眉就进去朝见至尊。


【赏析一】

  第二首讽虢国夫人的骄纵风骚。虢国夫人是杨玉环的三姊,嫁给裴家,是当时名声极坏的人。她并非“后妃”,却“承主恩”,而且“骑马入宫”“朝至尊”。自恃美艳,不施脂粉,足见她的轻佻,也可见玄宗的昏庸。

    这两首诗语言颇为含蓄,看似是褒,实则是贬,讽刺深刻,入木三分。


【赏析二】

  《集灵台》诗共两首,这是第二首。集灵台在骊山之上,为祀神之所。

  杨贵妃得宠于唐玄宗,杨氏一门皆受封爵。据《旧唐书·杨贵妃传》所载,其大姐封韩国夫人,三姐封虢国夫人,八姐封秦国夫人,“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天下”。这首诗通过虢国夫人朝见唐玄宗的描写,讥讽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和杨氏专宠的气焰。

  首句中“承主恩”三字已暗示讽意。因为虢国夫人并非玄宗嫔妃,居然“承主恩”,实为不正常之怪事。第二句“平明骑马入宫门”,是对“承主恩”的具体描绘。“平明”是天已大亮之时,此刻本非朝见皇帝的时辰,虢国夫人却能上朝,不是皇帝特宠,哪得如此;宫门乃是禁地,岂是骑马之所在,虢国夫人却能骑马而入,不是皇帝特准,又哪能如此!因此,“平明骑马入宫门”,看似平淡的叙述语气,却耐人寻味。平明之时,宫门禁苑的骑马之举,是多么异乎寻常地违背朝廷常规,虢国夫人和玄宗的荒唐也就不言而自明了。第三句“却嫌脂粉污颜色”,笔锋突然转到虢国夫人的容貌上来了。脂粉本是使妇女更增美色的化妆品,而虢国夫人“却嫌脂粉”,岂非又是怪事?一查,据《太真外传》说:“虢国不施妆粉,自衒美艳,常素面朝天。”原来她自信自己天然美色胜似脂粉妆饰,也正是为了在皇帝面前衒耀争宠,这与以浓妆艳抹取悦于君王实为异曲同工。第四句“淡扫蛾眉朝至尊”是“却嫌脂粉污颜色”的结果。“朝至尊”与一、二两句相呼应,又坐实到朝见上来。三、四两句从字面上看,纯系夸耀虢国夫人超乎常人的美色。但是透过“却嫌脂粉”的“淡扫蛾眉”,含而不露地勾画出了虢国夫人那轻佻风骚、刻意承欢的形象。尤其是这一形象与“至尊”这个堂皇的名号相连,使人感到一种莫可名状的辛辣的讽刺意味。

  本诗最大的特点就是含蓄。它似褒实贬,欲抑反扬,以极其恭维的语言进行着十分深刻的讽刺,艺术技巧是颇高超的。


【赏析三】

  这是《集灵台》的第二首。这也是一首政治讽刺诗,抨击的是杨贵妃的三姐虢国夫人,从而有力地揭露唐玄宗的荒淫生活。

  诗的开头两句先写虢国夫人的骄纵之态。她自从被唐玄宗册封为虢国夫人后,自恃有皇帝宠爱,生活上愈加荒淫无度。并且故意不施铅粉,炫耀她的肤色白润细嫩,无人可相匹敌。诗人对她的讽意虽然是曲折传出,然而读者还是能体会到的。但是诗人最终还是将讽刺的矛头指向唐玄宗。仇兆鳌在评说本诗时就清楚地看到这点。他说:“乍读此诗,语似称扬。及细玩其旨,却讽刺微婉。曰虢国,滥封号也。曰承恩,宠女谒也。曰平明上马,不避人目也。曰淡扫蛾眉,妖姿取媚也。曰入门朝尊,出入无度也。当时浊乱宫闱如此。”(《杜诗详注》)卷二。按:此诗误入杜甫《草堂逸诗》中,故仇误作杜诗评析)仇的大意是说:虢国夫人是唐玄宗为其庞爱的女子胡乱所作的封号,她并非是后宫的嫔妃,竟能“承主恩”,可见是乱了朝中的法度。她在大白天就敢公然进宫见唐玄宗,实在是无耻之极。又不施脂粉淡扫蛾眉,更是她炫耀轻佻之态。仇兆鳌在评说中能指明虢国夫人放荡行为的背景就在于唐玄宗的滥施封号,而在滥施封号的背后便是满足自己荒淫生活的需要,这就抓住了问题的本质,是很高明的见解。这首诗在写法上同上诗有相似之处,即以表似赞扬恭维的辞语描写主人公的美艳,而实质上却是充满了斥责之意,这种婉曲储蓄的手法是很高明的。张祜是生活在中唐后期的诗人,受到了盛唐杜甫等诗人写枫谕诗的启迪,于是就有了本诗的创作。

  这首诗并不刻意铺排,浓墨重彩,而是直叙其事,但将叙事寓于隐藏的讽刺意味当中,看似写虢国夫人之貌美、骄奢,实则批判当时皇帝之昏庸,荒唐,批判力度极强。


【赏析四】

  《集灵台》诗共两首,这是第二首。集灵台在骊山之上,为祀神之所。杨贵妃得宠于唐玄宗,杨氏一门皆受封爵。据《旧唐书·杨贵妃传》记载,其大姐封韩国夫人,三姐封虢国夫人,八姐封秦国夫人,“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天下”。

  这首诗描写了玄宗与虢国夫人间不正常的关系及虢国夫人恃宠而骄的气焰。全诗明扬暗抑,似褒实贬,含蓄深刻,讽刺意味明显。


【赏析五】

  张祜的《集灵台》写了两首,此其第二首。唐玄宗宠杨妃,泽及兄弟姐妹,一般人自是敢怒不敢言,但张祜的这首诗,以含蓄的笔法,似褒实贬,对此进行了辛辣的讽刺。首联的主恩,根据上下文意,并非指封夫人一事,而是指她可出入宫禁。非皇帝的嫔妃而能自由出入宫禁,而且是在百官上朝庄严肃穆的早晨,而且还骑着马,叫大臣们看了成何体统,真是肆无忌惮,难怪有她与皇帝关系暧昧的八卦传闻。次联继续让读者惊讶:这位夫人居然不化妆,素面朝天见天子!虢国夫人的风流任性和侍宠骄纵,经诗人大笔轻轻一点,即表露无遗。我们读了自然想到,如无天子的格外恩宠,怎能如此。话说回来,在个个浓妆艳抹的宫廷里,虢国夫人的“淡扫蛾眉”确也自有清新可爱之处,虢国夫人的弄险,正如诗人的弄险,实际上是有惊无险。

  唐朝皇帝的开明果然不假,于此可见一斑。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张祜《题金陵渡》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州。


【译文】

  夜宿金陵渡口的小山楼,辗转难眠心中满怀旅愁。

  斜月朦胧江潮正在下落,对岸星火闪闪便是瓜洲。


【赏析一】

  诗写偶见的江上清丽夜色。首句点题,次句抒发感慨;三、四句写因怀愁而难眠,推窗远望,斜月朦胧,江潮初落,隔江瓜州,星火闪烁。

  全诗画面清丽宜人,但却难免有孤寂之感。有人认为这首诗是作者至京求官不遂后所作,寄寓怀才不遇落拓失意之情。有人以为是写乡愁情思的。寄愁是真,但什么愁?愁什么?也确实难断。我们暂且欣赏这清美宁静的夜景吧。


【赏析二】

  张祜的这首客愁杰作,紧扣江、(落潮、夜江)、月(落月,斜月)、灯火(渔火,星火)等景,以一“愁”字贯穿全篇,诗旨甚明,神韵悠远。诗在艺术结构方面更是独具匠心:

  其一,简约明快的视觉效果。身宿小楼旅舍,张祜注重视觉效果。居高临远,所见“星火”乃为远景,故不能明辨是什么灯光。对“夜江”、“潮落”、“斜月”和“两三星火”的夜色景物描写相对较为简单,不善曲折,按时抒写,这既是诗人所见真景之反映,又是诗人着意而为之。以景诱人,景融真情,动人心弦,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

  其二,以情融景的情景结构。绝句的结构方式基本上是前两句写景,后两句抒情;或前两句叙事,后两句写景;前两句抒情,后两句叙事等模式组成的。张祜诗的结构方式是:情——景。以情融景,强调的是画意美。以景结情,追求的是神韵美。令人回味无穷。

  其三,疏密有致的布景设置。张祜诗前疏后密。前二句仅写诗人“一宿”之“愁”。后二句则一气连写落潮、夜江、斜月、星火、瓜洲等五种景象,通过鲜明的画面,来隐约传达出诗人一夜未眠之孤愁。诗的重心落在后二句上,写出了诗人在特定环境浓郁的客愁,千载之下,不失其感人的艺术魅力。这是小诗的得意之处、精彩之笔、美之所在。

  其四,虚冲平淡的飞白笔墨。张祜诗多用淡墨、虚笔,呈现出平淡轻灵的艺术风格。如“两三星火”之描写,绝不能坐实为《枫桥夜泊》中的“渔火”。这是因为,“渔火”乃是近处所见,辨析清楚,而“两三星火”是远景,看不清是何种灯光。这反倒增添了想像的余地,别具朦胧美和空灵美。

  总之,这首诗的境界,清美之至,宁静之至。这首诗的结构,简约之至,明快之至。


【赏析三】

  这首诗也是广泛流传的名作。诗人旅途中经过金陵渡口,住宿在渡口边的一座小楼上,久客他乡而产生的愁绪萦绕胸际,深夜不寐,推窗远望,只见江潮已落,明月西斜,江水缓缓东流;对岸的瓜州,只有几点象星星一样闪烁的火光。这样的夜景经过诗人的捕捉和描绘,就成为一幅江楼夜眺图。

  诗的第一句点出金陵渡和小山楼,这一方面是点题,一方面是为后面写景作垫衬。这一句虽然写的是两个地名,但因其紧扣题面而没有堆砌之感。第二句写人,主要突出“行人”夜宿时的愁思。正因为愁绪萦怀,诗人才不能成眠而小楼眺望,后两句就是眺望时所见景色。第三句写近景,也就是镇江一带特有的“夜江”景象。这一句不仅写得很生动,而且容量大,既指明了是深夜,又勾绘出潮水落后长江的夜景,还有笼罩江面的“斜月”,自然浑成。第四句是远景,诗人的视线由江面移向对岸,只见朦胧的月光下,瓜州渡闪烁着两三星火。诗人捕捉住这一瞬间所见景象,融会于心,加以描绘,逼真如画。这一句看似寻常,实际上是寻常中见工巧,寻常中含蕴着诗意之美。


【赏析四】

  这是诗人漫游江南时写的一首小诗。张祜夜宿镇江渡口时,面对长江夜景,以此诗抒写了在旅途中的愁思,表现了自己心中的寂寞凄凉。全诗语言朴素自然,把美妙如画的江上夜景描写得宁静凄迷,淡雅清新。

  诗人通过观察、构思,描绘了一个优美的意境:天边,斜月朦胧;江中,夜潮奔涌;远方,星火闪烁;楼上,诗人伫立。上下远近之景,明暗相间,错落有致;人物声色,和谐自然,融为一体。人在景中,情从景生。


【赏析五】

  这是诗人漫游江南时写的一首小诗。张祜夜宿镇江渡口时,面对长江夜景,以此诗抒写了在旅途中的愁思,表现了自己心中的寂寞凄凉。全诗语言朴素自然,把美妙如画的江上夜景描写得宁静凄迷,淡雅清新。

  “金陵津渡小山楼”,此“金陵渡”在镇江,非指南京。“小山楼”是诗人当时寄居之地。首句点题,开门见山。

  “ 一宿行人自可愁”,用一“可”字,轻灵妥贴,“可”当作“合”解,而比“合”字轻松。

  这两句是引子,起笔平淡而轻松,接着便很自然地将读者引入佳境。

  “潮落夜江斜月里”,诗人站在小山楼上远望夜江,只见天边月已西斜,江上寒潮初落。

  一团漆黑的夜江之上,本无所见,而诗人却在朦胧的西斜月光中,观赏到潮落之景。用一“斜”字,妙极,既有景,又点明了时间——将晓未晓的落潮之际;与上句“一宿”呼应,暗中透露出行人那一宿不曾成寐的信息。所以,此句与第二句自然地沟连。诗人用笔轻灵而细腻,在精工镂刻中,又不显斧凿之迹,显得浑然无痕。

  落潮的夜江浸在斜月的光照里,在烟笼寒水的背景上,忽见远处有几点星火闪烁,诗人不由随口吟出:“两三星火是瓜洲。”将远景一点染,这幅美妙的夜江画也告完成。试看“两三星火”,用笔何其萧洒空灵,动人情处不须多,“两三”足矣。“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宜乎以少胜多,点染有致,然而也是实景,那“两三星火”点缀在斜月朦胧的夜江之上,显得格外明亮。那个地方“是瓜洲”。这个地名与首句“金陵渡”相应,达到首尾圆合。此外,这三字还蕴藏着诗人的惊喜和慨叹,传递出一种悠远的情调。

  这首诗的境界,清美之至,宁静之至。那两三星火与斜月、夜江明暗相映衬,融成一体,如一幅淡墨山水画。

“禁门宫树月痕过,媚眼惟看宿鹭窠。”张祜《赠内人》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禁门宫树月痕过,媚眼惟看宿鹭窠。

  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


【译文】

  月光由宫门移到宫树梢,媚眼只看那宿鹭的窝巢。

  在灯影旁拔下头上玉钗,挑开灯焰救出扑火飞蛾。


【赏析一】

  这一首《赠内人》实际上也是一首宫怨诗。诗人以新妙的艺术构思,通过各种行动的描写,展示这个宫女孤独愁闷的内心世界。

  起句以时间的推移来写宫女的长夜不寐。月光先照到宫门,逐渐移到宫中的树上,后又照射到这个宫女卧室之内,夜已深而人未眠。第二句写这个宫女的活动,这时夜色沉沉,月光清冷,万籁俱寂,这个不能入睡的宫女,向窗外望去,注视着树上成对栖息的白鹭,这怎能不触景生情呢?从一双“媚眼”看鹭窠的行动中,可以看出她在心灵深处有一种孤独感,甚至感到自己远不如这自由双宿的白鹭。三四两句转向宫女在室内行动的描写。孤灯残照,顾影自伤,这时一只飞蛾扑向灯焰,眼看就要被火舌所卷而烧死,于是她拔下玉钗,挑开灯焰,救出飞蛾。这一行动并不是下意识的,而是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自己被选入宫,以为得宠而享荣华,岂知坠入没有自由,没有幸福的深渊,终身幽禁,如同囚徒。飞蛾扑灯,还有自己相救,而自己呢?

  通篇不着议论,以具体的描绘来揭示这个宫女的悲惨命运。


【赏析二】

  诗的首句“禁门宫树月痕过”,乍看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写景句子,而诗人在用字遣词上却是费了一番斟酌的。“禁门宫树”,点明地点,但门而曰“禁门”,树而曰“宫树”,就烘托出了宫禁森严、重门深闭的环境气氛。“月痕过”,点明时间,但月而曰“月痕”,就给人以暗淡朦胧之感,而接以一个“过”字,更有深意存乎其间,既暗示即将出场的月下之人在百无聊赖之中伫立凝望已久,又从光阴的流逝中暗示此人青春的虚度。

  第二句“媚眼惟看宿鹭窠”,紧承上句所写的禁门边月过树梢之景,引出了地面上仰首望景之人。“媚眼”两字,说明望景之人是一位女性,而且是一位美貌的少女,《诗经·卫风·硕人》就曾以“美目盼兮”四个字传神地点出了庄姜之美。但可怜这位美貌的少女,空有明媚的双目,却看不到禁门外的世界。此刻在月光掩映下,她正在看什么呢?原来正在看宿鹭的窠巢,不仅是看,而且是“惟看”。这是因为,在如同牢狱的宫禁中,环境单调得实在没有东西可看,她无可奈何地惟有把目光投向那高高在宫树之上的鹭窠;也可能因为,周围可看的景物虽多,而惟有树梢的鹭窠富有生活气息,所以吸引住了她的视线。这里,诗人没有进一步揭示她在“惟看宿鹭窠”时的内心活动,这是留待读者去想象的。不妨假设,此时月过宫树,飞鸟早已投林,她在凝望鹭窠时会想:飞鸟还有归宿,还有“家庭”,它们还可以飞出禁门,在广大的天地中游翔,而自己何时才能飞出牢笼,重回人间呢?一双媚眼所注,是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对幸福的憧憬的。

  诗的下半首又变换了一个场景,把镜头从户外转向户内,从宫院的树梢头移到室内的灯光下,现出了一个斜拔玉钗、拨救飞蛾的近景。前一句“斜拔玉钗灯影畔”,是用极其细腻的笔触描画出了诗中人的一个极其优美的女性动作,显示了这位少女的风姿。后一句“剔开红焰救飞蛾”,是说明“斜拔玉钗”的意向所在,显示了这位少女的善良心愿。这里,诗人也没有进一步揭示她的内心活动,而读者自会这样设想:如果说她看到飞鸟归巢会感伤自己还不如飞鸟,那么,当她看到飞蛾投火会感伤自己的命运好似飞蛾,而剔开红焰,救出飞蛾,既是对飞蛾的一腔同情,也是出于自我哀怜。

  这是一首造意深曲、耐人寻味的宫怨诗,在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法上有其与众不同的特色。


【赏析三】

  本诗名为赠内,实指宫中女子。所以是一首宫怨题材的作品。

  本诗作者以新颖的艺术特色,通过各种心理和行动的描写,从而达到突出了一位身处幽宫但渴望自由幸福生活的宫女形象。诗中的女主人公由于久居深宫大院,过着与世隔绝的寂寞生活。诗中写她羡慕成双成对的鹭鸟,她设法营救扑火的飞蛾。实际上她的这些心理活动和行为举止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点上,她因自怜而怜惜其它生灵。她羡慕鹭鸟是因为羡慕像鹭鸟那样能结合成“家庭”的人间寻常夫妻,她同情飞蛾是因为同情像飞蛾那样错把火焰认作光明的千千万万类似飞蛾的姊妹以及自己。

  因此,我们应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那就是诗作的字面上写的鹭鸟和飞蛾,而实际上却是为了写人,这人便是诗中的抒情女主人公。首句中的“禁门”先点明主人公的身分,她是个宫禁中的女子。“月痕”是说月色不清,如此就烘托了全诗低迷凄暗的氛围。“过”字又略说时间匆匆流逝,女主人公就这样夜夜在冷清的环境中虚度年华。她看到鹭鸟尚能雌雄同枝,而作为人的自己却无君王相伴,当然会以一双多情的眼睛盯着鸟窠不转向了,这就是诗中的“惟看”。三句中的“斜拔”有言外之意,是说她身材婀娜,丰姿犹存,故而连拔玉钗的动作也如此优美,这样写的目的是为了突出现实对她的不公。末句写女主人公“救飞蛾”,其中的含义也就好比这位宫女进宫之初还错以为从此便能得到君王的恩宠,从此便可得到荣华富贵,但实际上却好比跳进火坑一般。在这位宫女看来,不仅自己当初是这样想的,即便是其他千万宫女也都是曾抱有如此梦想,不料一个个都落到如此可悲的下场。所以当她看到飞蛾扑火时,马上就联想到自己的命运,联想到宫中千万姊妹的命运,于是她便伸手去救这只飞蛾了,其实这个行动的背后不正好说明她多么希望也有人来救自己这只“飞蛾”逃出牢笼。这首诗巧妙地写出了宫女孤独、寂寞的真实命运和不幸遭遇。


【赏析四】

  《赠内人》是唐代诗人张祜的诗作。此诗咏宫人寂寞无聊的生活。前两句写宫人生活的孤寂苦闷;后两句通过写宫人枯坐“拔玉钗”“救飞蛾”两个形象化动作,表现了她的无聊和对弱小者的同情之心。

  全诗词采艳丽,语意含蓄,句句描绘宫人孤寂的心情,耐人寻味。


【赏析五】

  唐代选入宫中宜春院的歌舞妓称“内人”。她们一入深宫内院,就与外界隔绝,被剥夺了自由和人生幸福。

  这首诗题为《赠内人》,其实并不可能真向她们投赠诗篇,不过借此题目来驰骋诗人的遐想和遥念而已。这是一首宫怨诗,但诗人匠心独运,不落窠臼,既不正面描写她们的凄凉寂寞的生活,也不直接道出她们的愁肠万转的怨情,只从她们中间一个人在月下、灯畔的两个颇为微妙的动作,折射出她的遭遇、处境和心情。

“日光斜照集灵台,红树花迎晓露开。”张祜《集灵台两首其一》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日光斜照集灵台,红树花迎晓露开。

  昨夜上皇新授箓,太真含笑入帘来。


【译文】

  日光斜照着集灵台,树上的红花迎着朝露盛开。

  昨天夜里玄宗皇帝新授了道,太真道徒脸含笑意走到帘中来。


【赏析一】

  这首诗描写了玄宗将儿子寿王的妃子收入宫中的故事,诗中明扬暗抑,有明显的讽刺之意。是讽刺杨玉环的专宠。讽刺杨玉环的轻薄。杨玉环原系玄宗十八子寿王瑁的妃子,玄宗召入禁中为女官,号太真,后来大加宠幸,进而册封为贵妃。集灵台是清静祀神所在,诗人指出玄宗不该在这里行道教授给秘文仪式。并指出贵妃在这时“含笑”入内,自愿为女道士,配合默契,掩人耳目,足见其轻薄风骚。


【赏析二】

  讽唐玄宗夺儿媳寿王妃杨玉环为己有的丑事。杨玉环原系唐玄宗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妃子,玄宗召入禁中为女官,号太真,后来大加宠幸,进而册封为贵妃。首句说,旭日的光辉斜照着集灵台。集灵台是清静祀神所在,诗人指出玄宗不该在这里行道教授给秘文仪式。

  次句说,娇艳的花朵迎着晨露含苞开放,描写了华清宫周围美丽的景色,也是暗喻杨玉环的得宠。后两句说,昨夜唐玄宗新授道箓,集灵台又多了一位新道徒,只见微笑的太真仪态万方地走入帘来。这里指出贵妃在这时“含笑”入内,自愿为女道士,与唐玄宗配合默契,用假象掩人耳目,足见其轻薄风骚。


【赏析三】

  《集灵台》诗共两首,这是第一首。集灵台在骊山之上,为祀神之所。这首诗描写了玄宗将儿子寿王的妃子收入宫中的故事,诗中明扬暗抑,有明显的讽刺之意。

  《集灵台二首》是唐代诗人张祜的组诗作品。这两首诗以明扬暗抑的手法嘲讽唐玄宗宠爱杨贵妃姐妹。


【赏析四】

  《集灵台》共两首(另一首《集灵台·其二》),这两首诗是讽刺杨玉环姊妹的专宠。据《旧唐书·杨贵妃传》记载:“太真有姊三人,皆有才貌,并封国夫人,大姨封韩国,三姨封虢国,八姨封秦国,并承恩泽,出入宫掖,势倾天下。”第一首讽杨玉环的轻薄。杨玉环原系唐玄宗十八子寿王瑁的妃子,玄宗召入禁中为女官,号太真,后来大加宠幸,进而册封为贵妃。集灵台是清静祀神所在,诗人指出玄宗不该在这里行道教授给秘文仪式。并指出贵妃在这时“含笑”入内,自愿为女道士,配合默契,掩人耳目,足见其轻薄风骚。

  这两首诗最大的特点就是含蓄。它似褒实贬,欲抑反扬,以极其恭维的语言进行着十分深刻的讽刺,艺术技巧是颇高超的。


【赏析五】

  《集灵台》诗共两首,这是第一首。集灵台在骊山之上,为祀神之所。

  第一首诗讽刺杨贵妃的轻薄,写杨贵妃得宠有如红花迎霞盛开,授箓为女道士后又被纳为贵妃。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张祜《何满子》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译文】

  离开故乡三千里,在深宫里居住了二十年。

  唱了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在你面前


【赏析一】

  这是一首短小的宫怨诗。首句写宫女离家遥远;二句写入宫多年;三句写悲愤到达极点;四句写君前落泪以示抗议。一般宫怨诗多写宫女失宠或不得幸之苦,而此诗却一反其俗,写在君前挥泪怨恨,还一个被夺去幸福与自由的女性的本来面目。这是独到之所在。

  全诗只用了“落”字一个动词。其他全部以名词组成,因而显得特别简括凝炼,强烈有力;又每句嵌入数目字,把事件表达得清晰而明确。


【赏析二】

  这位张祜是非常善于用数字说话的唐朝诗人。

  这是一串饱含泪水的数字:远离故国“三千里”、嫁入深宫“二十年”,所有的悲愤凝烟成这“一声”何满子,但见“双泪”落君前。

  四个数字,二十个字,高度提炼了一个惨绝人寰的人生故事,并且如此精确、清晰、精炼、有力。真乃举重若轻、大题小做之经典!美好青春、如诗如画的如水年以及价更高的自由都被断送剥夺了!其忧、其伤,其悲、其痛、其凄、其苦、其惨、其哀。犹如那“一声”愤懑的何满子,余音绕梁、不绝如缕、久久萦回、挥之不去。


【赏析三】

  张祜的这首诗道出了宫人的辛酸,讲出了宫人要讲的话,当时传入宫中,曾为宫人广泛歌唱。

  关于这首诗,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后来这首词传入宫中,唐武宗病重时,宠妃孟才人恳请为上歌一曲。当唱到“一声何满子”,竟气绝肠断而死。黑格尔说过:“所谓感动,就是感情上的共鸣。”这首《何满子》堪称是唐诗里最为著名的断肠之作,何满子从此成为哀伤的代名词。


【赏析四】

  诗写宫女的哀怨。相传唐文宗病重时想让孟才人以死相殉,孟歌《何满子》一声肠断而殒。作者以诗吊之。

  远离家乡三千里,深居宫中二十年。凄惨地唱一声《何满子》,在君王的面前,眼泪哗哗地流,到头来不免要惨死相殉。


【赏析五】

  这首诗还有两个特点。一是:四句诗中,前三句都是没有谓语的名词句。谢榛在《四溟诗话》中曾指出,诗句中“实字多,则意简而句健”,而他所举的“皆用实字”的例句,就是名词句。这首诗之所以特别简括凝炼、强烈有力,与运用这种特殊的诗句结构有关。

  另一特点是:四句诗中,以“三千里”表明距离,以“二十年”表明时间,以“一声”写歌唱,以“双泪”写泣下,句句都用了数目字。而数字在诗歌中往往有其特殊作用,它能把一件事情、一个问题表达得更清晰,更准确,给读者以更深刻的印象,也使诗句特别精炼有力。这首诗的这两个艺术形式上的特点,与它的内容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