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韩翃的诗词_韩翃的诗词翻译_韩翃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31     浏览次数:0
“鸣磬夕阳尽,卷帘秋色来。”韩翃《题僧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披衣闻客至,关锁此时开。

  鸣磬夕阳尽,卷帘秋色来。

  名香连竹径,清梵出花台。

  身在心无住,他方到几回。


【译文】

  赏闻客至忙披衣出迎,久闭的关锁此时才开。

  析磬声中夕阳西沉去,卷帘时秋色入户来。

  名香缭绕依连竹径,清梵轻响飞出花台。

  身在此境心无住着,他方神游有几多回。


【赏析一】

  《题僧房》是唐代著名诗人韩翃所作的一首诗。该诗描写了诗人在僧房的一次身与心的经历,营造了一个清静、清丽的禅境。


【赏析二】

  僧人为来访之客开启禅关,客人因而步入禅境。作者此诗语带禅机,双关地写出了他在僧房的一次身与心的经历。客来而披衣起,可见来客与僧人关系之深;非客至关锁不开,可见僧人入道已深。步入其境,果然气象不同:夕阳在磬声中西下,秋色在卷帘时入户来。大自然与这其间的主人公有一种息息相应的默契。幽幽的竹园小径,悠悠地飘着异香;烂漫的花丛上方,漾起了声声梵呗。是在人间还是在梵天。禅僧领来客步入了一个清静、清丽的境界。由禅关的开启,他的心灵更升华到一个更高的自在无碍的精神领域。结句是写来客更是写禅僧:此间虽好,但心灵远未被局限于此。禅为他们开启了广阔的空间,也为诗歌开启了新义。


【赏析三】

  韩翃诗笔法轻巧,写景别致,在当时传诵很广。诗多写送别唱和题材,如《韩君平诗集》,《全唐诗》录存其诗三卷。

  韩翃诗集里十之八九是送行赠别或者唱和吟咏的诗歌。这类作品在唐代其他名家诗集里所占的比例似乎都没有像他的诗集里那么大。韩翃善于轻巧而具体地预祝旅途顺利,说得古代舟车仿佛具有现代交通工具的速度。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继辟幕府。建中初,以诗受知德宗,得到德宗的赏识,被授予驾部郎中、知制诰等官爵,最后官至中书舍人。韩翃与钱起、卢纶等人号称大历十才子。他作诗兴致繁富,一篇一咏,朝野珍之。


【赏析四】

  韩翃,公元766年左右在世,字君平,南阳(今河南沁阳县附近)人。公元755年(天宝十三载)进士。曾佐淄青幕府,亦做过宣武节度使李勉的幕僚。后以《寒食诗》:“春城无处不飞花”为德宗赏识,御笔亲批知制诰,官至中书舍人。韩翎为:“大历十才子”之一,其诗作技巧圆熟、辞藻华美,名盛当时。唐传奇《柳氏传》即;写其与柳氏的悲欢离合。《全唐诗》存其诗3卷。


【赏析五】

  韩翃,字君平,南阳(今属河南)人。天宝十三载(754)进士。姬人柳氏,曾为番将沙吒利所夺,后仍归韩。德宗时为中书舍人。

  在大历十才子里,韩翃和李益也许是最著名的两个。这并非是由于他们的文学造诣,而因为他俩都是传奇里的有名角色。见《太平广记》卷肆捌伍许尧佐《柳氏传》。

“山色遥连秦树晚,砧声近报汉宫秋。”韩翃《同题仙游观》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仙台初见五城楼,风物凄凄宿雨收。

  山色遥连秦树晚,砧声近报汉宫秋。

  疏松影落空坛静,细草香闲小洞幽。

  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译文】

  在仙台上刚见到五城楼,夜雨初停景物冷落凄清。

  晓山翠色遥连秦地树木,汉宫砧声报讯寒秋来临。

  空坛澄清疏松影落水底,小洞清幽细草芳香沁人。

  何必去寻找世外的仙境,人世间就有美好的桃源。


【赏析一】

  此诗写道士的楼观,是一首游览题咏之作。首联点明时地,切中题目“仙游观”。颔联写观外景物,先是“见”“秦树”,后是“闻”“砧声”。颈联写观内景物,先写高处“空坛”的静,后写低处“小洞”的幽,点明是道士居处。末联引用《远游》之语,称赞这地方是神仙居处的丹丘妙地,不用再去寻觅他方了。全诗语言工美秀丽,音调宛转和鸣。但内容却是空泛而无多大深意,只可吟咏,不可玩味。


【赏析二】

  《同题仙游观》是唐代诗人韩翃创作的一首七律。此诗通过对景物的艺术再现,表达了诗人心境的空灵和出世之念。首联点明时地,切题“仙游观”;颔联写观外景物,先是“见”“秦树”,后是“闻”“砧声”;颈联写观内景物,先写高处“空坛”的静,后写低处“小洞”的幽,点明是道士居处;尾联称赞这地方是神仙居处的丹丘妙地,不必再去寻找“方外”之地了。全诗语言清新,文字秀美,韵律和谐,含蓄隽永,极富情趣。


【赏析三】

  首联写的是初入仙游谷门之所见,即从山上俯视道观,为观中建筑的壮丽而赞叹;同时也附带写出心中的欣悦,这不仅因所见景物壮丽,好似天上的仙宫,更因为天色晴朗,刚刚消歇的阵雨将景物冲洗得洁净鲜明。这联诗句,不但写出真切的观感,还为下文作出很好的铺垫。首句中的“初”字,《全唐诗》版作“下”字,则俯视的意思更为鲜明。

  颔联也是写仙游观的外景,但不是俯视,而是远望,点明此刻是秋天的傍晚,并自然引发怀古的幽情。“秦树”与“汉宫”都不是实景,而是借指,不过是描写平常的古树、平常的砧声而已。但以“秦”、“汉”二字作修饰限定,也不是毫无寓意,乃是为了渲染古朴气氛,增加历史色彩。有了这样的修饰限定,使得时间张力大大扩展,将读者引入漫远的时间长河,超脱了短暂的人生岁月,与寻访长生不老的仙家主旨暗中契合,特别适宜观赏道观的题材要求。将大树与砧声对举,是描写秋景的惯用意象,同样收入《唐诗三百首》的李颀所作七律《送魏万之京》就有一联云:“关城树色催寒尽,御苑砧声向晚多。”可与此联参看。

  颈联诗意一转,正合“起承转合”的构思要求。从景物说,由观外转入观内,写的是仙游观中所见景象;从寓意说,由描述见闻转入倾诉观感,写的是游赏观景时内心的体验。景物是疏松和细草、空坛和小洞,感知是一落、一生,以及一静、一幽。此联意谓稀疏斑驳的树影遮掩着大殿的祭坛,四下里一派寂静;细弱柔韧的小草丛生在山脚的洞口,更显得幽深寂寥。在景物描写中,透露出抒情主人公对出世生活的悠然向往。

  尾联收结全诗,从构思上说,正符合“合”的要求。此联暗用《楚辞·远游》的典故,称赞这里就是神仙可居的清幽之所,表达了作者对闲适生活的向往。此地名称“仙游”,这一结语显得特别契合题意。


【赏析四】

  作者见到仙游观,正是宿雨初收、风物凄清的时候。暮霭中,山色与秦地的树影遥遥相连,捣衣的砧声,似在报告着汉宫进入了秋天。疏疏落落的青松投下纵横的树影,道坛上空寂宁静,细草生香,洞府幽深。整首诗,有远景,有近景,着力刻画的是道观幽静的景物。全诗就这样情景交融地纪写了游赏仙游观的见闻,以及作者本人对此地景物的赞赏流连。善用白描和层次分明,是这首诗的基本特点。其写法平实规范,但又笔势灵活,如视角的变换,就在平正中有所婉曲。诗作的另一特点是所用语汇完全符合所咏对象,十分顺畅。


【赏析五】

  这首诗的写法十分平实,不过是老老实实地纪写游程见闻和内心观感,以真切平和取胜,不以奇崛跌宕争强。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韩翃《宿石邑山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

  晓月暂飞高树里,秋河隔在数峰西。


【译文】

  白云散乱地漂浮在天上,不与山一边高,山中的云气使人难以分辨眼前的景物。

  清晨,月亮短暂地穿行在高高的树林里,银河被千千万万座山峰阻隔在了西边的天上。


【赏析一】

  这首七绝写得很圆熟。诗人采用剪影式的写法,截取暮宿和晓行时自己感受最深的几个片段,来表现石邑山中之景,而隐含的“宿”字给互不联系的景物起了纽带作用:因为至山中投宿,才目睹巍峨的山,迷漫的云;由于晓行,才有登程所见的晓月秋河。“宿”字使前后安排有轨辙可寻,脉断峰连,浑然一体。这种写法,避免了平铺直叙的呆板,显得既有波澜又生神韵。表面看,这首诗似乎单纯写景,实际上景中寓情。一二句初入山之景,流露作者对石邑山雄伟高峻的惊愕与赞叹;三四句晓行幽静清冷的画面,展现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温庭筠《商山早行》)式的意境,表达了诗人羁旅辛苦,孤独凄清的况味。


【赏析二】

  《宿石邑山中》是唐代诗人韩翃创作的一首七绝。此诗描绘了石邑山的迷人景色。前两句写傍晚投宿所见山之景,后两句写晓行山中所见天之色。


【赏析三】

  起句“浮云不共此山齐”,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写了这种直插云天的气势:那高空飘忽浮动的白云也飞升不到山的顶端,敢去与它比个高低。如果说第一句是写仰望所见,那么第二句“山霭苍苍望转迷”,则是写远眺情景:摩天的山峦连绵不断,飘荡的晚霞忽淡忽浓,忽明忽暗,给重峦叠嶂的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望转迷”三字,玲珑剔透,活脱脱地写出了诗人身临其境的感受,将沉浸在暮色中的群山幽深神秘、变化莫测的气氛,描绘得淋漓尽致。此句巧妙地照应上句,正因为山高云绕,才使入山的游人产生“望转迷”的感觉。同时由“迷”字,又暗示夜暮来临,诗人将在山中投宿。“宿”字是此诗的题眼,倘若不在此处投宿,后面写破晓时的景色就显得无根无襻。

  三四句“晓月暂飞高树里,秋河隔在数峰西”,是这首七绝精妙传神之笔。陈子昂有“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春夜别友人》)诗句,写拂晓与友人离别的景色,画面是静止的。韩翃这两句诗由此化出,在宁静的气氛中增加了丰富的层次和鲜明的动感。句中“秋”字点明了投宿山中的节令,“晓”字写出暮宿晓行的时间。踏上旅程,透过参天大树的缝隙窥见朗月高悬天中;当旅人缘着山径行进,随着峰回路转视角的变换,刚才还可以看到的明月突然隐藏到浓密的树中去了。“暂飞高树里”,看似随意涉笔,无意求工,却清绝洗炼,独到含蓄:读者从“暂”字中可以领悟到,随着山路的曲折回环,明月还会跃出树丛;从“飞”字中可以感觉到,拂晓时万籁俱寂,天空仿佛突然增添了动感。这是一幅语意新鲜、有层次有节奏的活动画面,意境幽美,景色错落有致,令人产生无限遐想。由于曙色渐开,银河逐渐西流沉沦,又被群峰遮蔽,所以看不到了。最后一句“秋河隔在数峰西”,一笔带过,戛然而止。这两句一详一略,一实一虚,把近景远景、明暗层次、时间空间安排得井然有序,将所描绘的景色熔铸在俊美流畅的对句中,给全诗增添了富有特色的艺术魅力与和谐悦耳的音乐效果。同时,透过这两句景色描绘,使人深深体味到旅人夜宿晓行,奔波不已的艰辛。


【赏析四】

  韩翃(生卒年不详),唐代诗人。字君平,南阳(今河南南阳市)人。公元754年(天宝十三年)载进士第。公元762年(肃宗宝应元年)为淄青节度使幕府从事。后闲居长安十年。大历(766——779)后期,先后入汴宋、宣武节度使幕府为从事。建中(780——783)初,德宗赏识其“春城无处不飞花”一诗,任驾部郎中,知制诰,官终中书舍人。为“大历十才子”之一。其诗多送行赠别之作,善写离人旅途景色,发调警拔,节奏琅然,但乏情思,亦无深致。


【赏析五】

  这首七绝以极简炼的笔触,描绘了石邑山变幻多姿的迷人景色。石邑,古县名,故城在今河北获鹿东南。石邑一带为太行山余脉,山势逶迤,群峰错列,峻峭插天。

“纵使长条似旧垂,亦应攀折他人手。”韩翃《章台柳》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译文】

  章台柳啊,章台柳,昔日青青垂柳是否还在。 佳人即使貌美如昔,恐怕早已被他人夺去了。


【赏析一】

  唐朝天宝年间,诗人韩翃(一作翊)羁滞长安,与李生相友善。李之爱姬柳氏,“艳艳一时,喜谈谑,善讴咏”,慕翃之才,甚属意焉。李生遂慷慨将柳氏赠翃,并解囊资助三十万玉成二人婚事。

  翌年,翃得登第,遂归昌黎省亲,暂将柳留长安。适逢安史之乱,两京沦陷。为避兵祸,柳剪发毁形,寄居法灵寺。时翃已被淄州节度使侯希逸辟为书记。及肃宗收复长安,翃便遣使密访柳,携去一囊碎金并写了这首《章台柳》赠之。柳捧金呜咽,答赠了这首《杨柳枝》。但不久柳又遭番将沙吒利劫以归第,宠之专房。及翃随希逸入觐京师乃知其事,肃宗乃下诏断柳归翃 ,夫妻终得破镜重圆。


【赏析二】

  “章台”本是战国时所建宫殿,以宫内有章台而得名,在今长安县故城西南隅。秦王曾在此宫接见蔺相如献和氏璧。台下有街名章台街。这里借指长安。“章台柳”即暗喻长安柳氏。但因柳氏本娼女,故后人遂将章台街喻指娼家聚居之所。两个叠句用于寻觅加强呼唤之急切。“往日依依”,喻柳氏昔日之青春妙龄,丰容艳丽。“今在否”谓是否安全健在,以疑问声口,则其忧虑担心之情可见。“长条似旧垂”,喻柳氏袅袅婷婷的身段和体态仍不减当年。“攀折他人手”,暗指柳氏值此兵荒马乱之秋,恐己为他人所劫夺占有。两句以“纵使”,也应开合进退,将其希望与失望,侥幸与不幸,揣测与担忧等复杂的矛盾心情写得传神活现。“长条旧垂”承上“往日依依”;“攀折他人手”应前“今在否”。错综对比,写尽了一腔抚今追昔,柔肠百折之相思痴情和疑虑焦灼。

  柳氏答词自比为“杨柳枝”,嵌一“柳”字,既双关姓氏而与韩词称“章台柳”之暗语相应,灵犀相通;着一“枝”字,又遥启第三句诉折柳赠别,离怨相思之情。“芳菲节”既回应韩词之“往日依依”,颇见追惜韶华坐逝,顾影自怜之意;而又对第四句写今日凋零之衰柳,起到了欲抑先扬的对比反衬作用,可谓匠心独运。当昔春日旖旎芳菲之际,伉俪蜜月之时,却年年离多合少,宁无长恨 而今失身蕃将,姿容憔悴,纵郎君不弃,欲续前好,而我固深感自卑自愧,岂堪郎君再来“折”乎 末句回应韩词之结句,将其不幸身世,灵肉创伤,悲酸难言之隐,自惭形秽之情,写得极其深沉凝重而又含蓄不尽。


【赏析三】

  唐宋词中夫妇、恋人相互唱和的词作并不多见,其中最知名的当属上面两首与南宋陆游、唐琬的《钗头凤》。

  这两首词包含着一段哀怨的爱情故事——柳氏本长安倡女,为韩翃朋友李生的爱姬,艳绝一时,喜谈谑,善讴咏,慕韩翃之才。李生知其意,乃请翃饮酒,席间将柳氏赠之。后来韩翃登第,归家省亲,柳氏留在长安。天宝末年遇安禄山叛乱,陷长安。柳氏因姿容绝世,惧为乱兵所辱,乃剪发毁形寄居尼庵。长安收复后,韩翃遣人寻访柳氏,携去一囊金并题写了这首《章台柳》。柳氏捧金呜咽,回报以《杨柳枝》词。

  二首词的共同点是以柳枝喻柳氏,借柳诉情。韩翃词开头用两个叠句:“章台柳,章台柳!”以呼唤的口气表达他日夜思念之情。接着以“今”、“昔”对比:“昔日青青”象征柳氏的年轻貌美;“今在否”暗指社会动乱,柳氏单身独处,令他担忧。“纵使长条似旧垂”与“昔日青青”呼应,“也应攀折他人手”是“今在否”的进一步推测。

  柳氏答词亦托咏柳自述景况。“杨柳枝,芳菲节”,指春天柳枝繁茂,象征自己年华正好。然而“所恨年年赠离别”,不能与丈夫厮守,年年在离别的景况中度过。下句“一叶随风忽报秋”承上“芳菲节”之“春”,喻安禄山叛军入长安后自己剪发毁容。因春忽报秋,自己的处境亦与秋柳相同。“纵使君来岂堪折!”极写此时心中的哀伤。

  二首词语言朴实无华,不事雕琢,叙述了一段哀怨的爱情故事。两词各以起句为题。柳氏的《杨柳枝》与韩翃的《章台柳》同属一调(唯首句不入韵),而与七言四句的古调《杨柳枝》并非一体。


【赏析四】

  章台柳此调为唐韩翃所制,韩有宠姬柳氏,临别,韩以此词寄之。后来,柳氏被番将沙咤利劫去,亦以此调回寄韩。因韩词句为“章台柳”取作调名。

  词见唐许尧佐《柳氏传》(《太平广记》卷四八五)与孟綮《本事诗》。原无调名,以起句三字名之,又名《忆章台》。调为单调五句27字四仄韵。第二句叠用第一句。


【赏析五】

  韩翃以诗名,为中唐著名的“大历十才子”之一,所传曲子词仅一首,就是这首《章台柳·寄柳氏》。

  柳氏,失名,因家住长安章台街,人称“章台柳”。据孟棨《本事诗》和许尧佐《柳氏传》所称,柳氏乃韩翃之姬妾,后因长安沦陷,韩翃他去,韩、柳遂天各一方,然两情未断,朝暮相忆,发而为词,则缠绵悱恻,婉转动人。

  “章台柳,章台柳”,作者一开头用两个叠句,叮咛呼告,一下子就以心灵的贴近打破了地理上的遥远阻隔,从而坦露了自己对柳氏的热烈挚爱与思念。第二句“往日依依今在否”,一“往”一“今”,思绪纷飞,由远而近,缩短了别后的漫长时间。依依,语出《诗经·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原为形容杨柳的茂盛摇曳,但作者信手拈来,用以表达他们之间的尤其是柳氏对于自己的款款深情,并连接往昔与今时,更显得情意绵绵,不绝如缕,词意已是深沉之至。然更深沉之处还在本句最后的“在否”两字。说“在否”,可能“在”,也可能“否”,在作者,自然是只盼其“在”而不愿其“否”的,但残酷的现实却又有可能“否”而“不在”,因此,作者其时是亦喜亦忧,酸甜皆俱的。“纵使”一句是对上句的作答。“纵使”者,纵然即使也,含假设之意。全句是上文“盼在”的进一步叙写。“长条”与“垂”,照应“依依”;“旧”则呼应“往日”,但同时又把自己的思念之情加深、加浓,也加强了。最后一句,是作者关注的中心焦点之所在,也把作者的感情推向了高峰。他以为,即便当年的柳氏于今还是风韵依然,但必定已被他人所攀所折,情挚如初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由中蕴含着说不尽的惆怅与悲戚。当然,在这里更多地还是同情与关切,因为在那个男尊女卑被认为“天经地义”的时代,象柳氏这样原本为歌妓的妇女的命运,只能是“曲江临池柳,这人折了哪人攀,恩爱一时间。”(敦煌词《望江南》)对此,韩翃是深深牵挂的。同时,他在这里也暗暗写进了当时那种“折柳赠别”的习俗,从而大大渲染了一层离情别绪的浓重气氛。我们知道,古代不少士人往往视姬妾为玩物,兴来则亲之,兴尽则斥去,相此之下,韩翃对于柳氏这样一往情深,就显得很难能可贵了。

  委曲婉转,常被人们称为词的本色。作者在本词中娴熟地运用了“双关”这一艺术手法,词面上句句说垂柳,词旨中处处寓柳氏,加上恰到好处地用了“纵……也……”的关联词语,全词因而更具含蓄委婉,也更耐人寻味了。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柳氏在收到韩翃这首词后,也以相同的词牌(调为《杨柳枝》,其实是一样的)写了一首答词:“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相忆之情,贞一之志,言外自见。”(清陈廷焯语)两词对读,对我们深入理解韩词是会有帮助的。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韩翃《寒食》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春城无处不飞花,

  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

  轻烟散入五侯家。


【译文】

  暮春的长安城里漫天舞着杨花,寒食节东风吹斜了宫中的柳树。黄昏开始宫里颂赐新蜡烛,率先升起在皇帝贵戚家。


【赏析一】

  寒食春深,景物宜人,故诗中前二句先写景。“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诗人立足高远,视野宽阔,全城景物,尽在望中。“春城”一语,高度凝炼而华美。“春”是自然节候,城是人间都邑,这两者的结合,呈现出无限美好的景观。“无处不飞花”,是诗人抓住的典型画面。春意浓郁,笼罩全城。诗人不说“处处飞花”,因为那只流于一般性的概括,而说是“无处不飞花”,这双重否定的句式极大加强了肯定的语气,有效地烘托出全城皆已沉浸于浓郁春意之中的盛况。诗人不说“无处不开花”,而说“无处不飞花”,除了“飞”字的动态强烈,有助于表现春天的勃然生机外,还说明了诗人在描写时序时措辞是何等精密。“飞花”,就是落花随风飞舞。这是典型的暮春景色。不说“落花”而说“飞花”,这是明写花而暗写风。一个“飞”字,蕴意深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首诗能传诵千古,主要是其中的警句“春城无处不飞花”,而这一句诗中最能耀人眼目者,就在一个“飞”字。

  “寒食东风御柳斜”,春风吹遍全城,自然也吹入御苑。苑中垂柳也随风飘动起来了。风是无形无影的,它的存在,只能由花之飞,柳之斜来间接感知。照此说来,一个“斜”字也是间接地写风。

  第三、四句,论者多认为是讽喻皇宫的特权以及宦官的专宠。“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这其中写实的成份是主要的。唐代制度,清明日皇帝宣旨,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以示恩宠。又寒食日天下一律禁火,唯宫中可以燃烛。“日暮汉宫传蜡烛”,皇帝特许重臣“五侯”也可破例燃烛,并直接自宫中将燃烛向外传送。能得到皇帝赐烛这份殊荣的自然不多,难怪由汉宫(实指唐朝宫廷)到五侯之家,沿途飘散的“轻烟”会引起诗人的特别注意。由于后两句旨在描写宫庭生活,并且写得轻灵佻脱,所以历来颇受赏识。


【赏析二】

  《寒食》是唐代诗人韩翃的一首七言绝句。诗的前两句写的是白昼风光,描写了整个长安柳絮飞舞,落红无数的迷人春景和皇宫园林中的风光;后两句则是写夜晚景象,生动地画出了一幅夜晚走马传烛图,使人如见蜡烛之光,如闻轻烟之味。全诗用白描手法写实,刻画皇室的气派,充溢着对皇都春色的陶醉和对盛世承平的歌咏。从当时皇帝到一般朝士,都偏爱该诗,历来评价也很高。

  有人认为这首诗选取典型的意象描写宫廷寒食节的情况,是诗人借古讽今,含蓄表达了对宦官得宠专权的腐败现象的嘲讽。也有意见认为由于作者未曾刻意求深,只是沉浸在打动了自己的形象与情感之中,发而为诗,反而使诗更含蓄,更富于情韵。

  寒食是中国古代一个传统节日,相传是源于春秋时代的晋国,是为了纪念晋国公子的臣子介之推。每逢寒食节都要禁止生火,吃冷饭,以示追怀之意。一般在冬至后一百零五天,清明前两天。古人很重视这个节日,按风俗家家禁火,只吃现成食物,故名寒食。由于节当暮春,景物宜人,自唐至宋,寒食便成为游玩的好日子,宋人就说过:“人间佳节唯寒食。”唐代制度,到清明这天,皇帝宣旨取榆柳之火赏赐近臣,以示皇恩。这仪式用意有二:一是标志着寒食节已结束,可以用火了;二是藉此给臣子官吏们提个醒,让大家向有功也不受禄的介子推学习,勤政为民。唐代诗人窦叔向有《寒食日恩赐火》诗纪其实:“恩光及小臣,华烛忽惊春。电影随中使,星辉拂路人。幸因榆柳暖,一照草茅贫。”正可与韩翃这一首诗参照。

  中唐以后,几任昏君都宠幸宦官,以致他们的权势很大,败坏朝政,排斥朝官,正直人士对此都极为愤慨。有意见认为本诗正是因此而发。


【赏析三】

  有意见认为全诗不过是用白描手法写实,刻画皇室的气派,充溢着对皇都春色的陶醉和对盛世承平的歌咏。

  从最高统治者到一般朝士,都偏爱此诗,很难说明诗人本意中含有讥刺;而有意见认为这是一首笔法巧妙含蓄的讽刺诗,作者后两句写夜晚之景,意在借古讽今。通过刻画一件传蜡烛的事情,就对皇帝的厚待亲信宦官,宦官的可恶可憎的面目暴露无遗,达到了嘲讽的目的;还有人认为作者本意也未必在于讥刺,但他抓住的形象本身很典型,因而使读者意会到比作品更多的东西。由于作者未曾刻意求深,只是沉浸在打动了自己的形象与情感之中,发而为诗,反而使诗更含蓄,更富于情韵,比许多刻意讽刺之作更高一筹。


【赏析四】

  该诗的艺术成就,主要有两点:一是思绪绵密,结构严谨。诗作仅四句,但多有转折。从内容看,由写景物转入咏礼俗;从空间看,由皇城转入御苑,又由皇宫转入权贵门第;从时间看,由白天转入日暮;从感情看,由平和转为庄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多重转折,使得本诗尺幅兴风、盆水生波,在简短的篇幅中跌宕起伏,引人寻味。

  《唐诗笺注》对此作有评述:“首句逗出寒食,次句以御柳斜三字引线,下汉宫传蜡烛便不突。”二是用字精妙,准确传神。如“飞”字、“斜”字、“传”字、“散”字,不仅本身不可移换,而且相互照应。徐增《而庵说唐诗》对此有细微的评述:“不飞花,飞字窥作者之意。初欲用开字,开字不妙,故用飞字。开字呆,飞字灵,与下句风字有情。东字与春字有情,柳字与花字有情,御字与宫字有情,斜字与飞字有情,蜡烛字与日暮字有情,烟字与风字有情,青(轻)字与柳字有情,五侯字与汉字有情,散字与传字有情,寒食二字又装叠得妙。其用心细密,如一匹蜀锦,无一丝跳梭,真正能手。”


【赏析五】

  虽然该诗暗藏讽意,但形象生动的典型化描写征服了当时的皇帝。据《本事诗》记载,唐德宗十分赏识韩翃的这首诗,阅后,特意赐予他“驾部郎中知制诰”的显职。由于当时江淮刺史与韩翃同名,德宗特意亲书此诗,并批道:“与此韩翃”。

  韩翃的《寒食》一诗,不仅受当时皇帝喜爱,一般朝士也口口相传,珍爱有加。《唐音癸笺》里,还特意记录“韩员外(翃)诗匠,意近于史,兴致繁富,一篇一咏,朝士珍之。”这一盛况。

“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韩翃《酬程延秋夜即事见赠》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长簟迎风早,空城澹月华。

  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

  节候看应晚,心期卧已赊。

  向来吟秀句,不觉已鸣鸦。


【译文】

  又长又大的竹子最早迎到风,空城笼罩在淡淡的月光当中。银河中一只秋雁飞过,许多人家都在夜里捣衣。照节气看来应该是晚秋了,心里想着写诗酬答,睡得晚了。刚才吟诵你的诗句,不知不觉到了鸦噪天明的时候。


【赏析一】

  诗人酬和友人,以友人的诗题和诗,描写了秋夜清远疏淡的景色,意境开阔,同时写出时序更迭引起诗人心事未了的惆怅。末两句赞扬友人寄赠的诗章,感情真挚,不是一般的套语,表现出他与友人的友谊。全诗结构严谨,清幽淡雅。


【赏析二】

  这是一首酬答诗,为了酬诗,而通宵未眠,足见彼此心期之切。

  前半首写秋夜,声色俱全。颔联属对,尤其自然秀逸。颈联写更深夜阑,心期而不得入眠。末联写吟咏赠诗,不觉已鸦噪天曙,结构颇为严密。第二联“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之所以成为名句,主要是列锦示人,无论视觉画面——秋夜星空一只孤飞的雁,还是听觉意象——千家万户的砧杵之声,都用名词,串联迭合,不但鲜明准确地描绘了秋夜景色的典型特征,而且构造了一幽怨凄清的意境,诗味醇厚深长。


【赏析三】

  韓翃,字君平,南陽人。登天寶十三載進士第,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除駕部郎中、知制誥,擢中書舍人卒。翃與錢起、盧綸輩號大曆十才子,爲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集五卷,今編詩三卷。


【赏析四】

  韩翃(生卒年不详),字君平,唐代诗人。南阳(今河南南阳)人。一直在军队里做文书工作,擅长写送别题材的诗歌,与钱起等诗人齐名,时称“大历十才子”。后来皇帝选拔他担任起草诏令的中书舍人,当时有两个韩翃,大臣问选谁,皇帝说要写“春城无处不飞花”的那个韩翃,可见这首诗在当时是多么有名。


【赏析五】

  蓟塘退士评曰:“唐代宦官之盛,不减于桓灵。诗比讽深远。”桓灵,指汉桓帝刘志与汉灵帝刘宏,时宦官气焰极盛。

  唐德宗时有两个韩翃(另一个为江淮刺史),德宗指名写“春城无处不飞花”的韩翃任制诰之职。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韩翃《宿石邑山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浮云不共此山齐,山霭苍苍望转迷。

  晓月暂飞高树里,秋河隔在数峰西。


【译文】

  白云散乱地漂浮在天上,不与山一边高,山中的云气使人难以分辨眼前的景物。

  清晨,月亮短暂地穿行在高高的树林里,银河被千千万万座山峰阻隔在了西边的天上。


【赏析一】

  这首七绝写得很圆熟。诗人采用剪影式的写法,截取暮宿和晓行时自己感受最深的几个片段,来表现石邑山中之景,而隐含的“宿”字给互不联系的景物起了纽带作用:因为至山中投宿,才目睹巍峨的山,迷漫的云;由于晓行,才有登程所见的晓月秋河。“宿”字使前后安排有轨辙可寻,脉断峰连,浑然一体。

  这种写法,避免了平铺直叙的呆板,显得既有波澜又生神韵。表面看,这首诗似乎单纯写景,实际上景中寓情。


【赏析二】

  韩翃(生卒年不详),唐代诗人。字君平,南阳(今河南南阳市)人。公元754年(天宝十三年)载进士第。公元762年(肃宗宝应元年)为淄青节度使幕府从事。后闲居长安十年。大历(766——779)后期,先后入汴宋、宣武节度使幕府为从事。建中(780——783)初,德宗赏识其“春城无处不飞花”一诗,任驾部郎中,知制诰,官终中书舍人。为“大历十才子”之一。其诗多送行赠别之作,善写离人旅途景色,发调警拔,节奏琅然,但乏情思,亦无深致。


【赏析三】

  起句“浮云不共此山齐”,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写了这种直插云天的气势:那高空飘忽浮动的白云也飞升不到山的顶端,敢去与它比个高低。如果说第一句是写仰望所见,那么第二句“山霭苍苍望转迷”,则是写远眺情景:摩天的山峦连绵不断,飘荡的晚霞忽淡忽浓,忽明忽暗,给重峦叠嶂的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望转迷”三字,玲珑剔透,活脱脱地写出了诗人身临其境的感受,将沉浸在暮色中的群山幽深神秘、变化莫测的气氛,描绘得淋漓尽致。此句巧妙地照应上句,正因为山高云绕,才使入山的游人产生“望转迷”的感觉。同时由“迷”字,又暗示夜暮来临,诗人将在山中投宿。“宿”字是此诗的题眼,倘若不在此处投宿,后面写破晓时的景色就显得无根无襻。

  三四句“晓月暂飞高树里,秋河隔在数峰西”,是这首七绝精妙传神之笔。陈子昂有“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春夜别友人》)诗句,写拂晓与友人离别的景色,画面是静止的。韩翃这两句诗由此化出,在宁静的气氛中增加了丰富的层次和鲜明的动感。句中“秋”字点明了投宿山中的节令,“晓”字写出暮宿晓行的时间。踏上旅程,透过参天大树的缝隙窥见朗月高悬天中;当旅人缘着山径行进,随着峰回路转视角的变换,刚才还可以看到的明月突然隐藏到浓密的树中去了。“暂飞高树里”,看似随意涉笔,无意求工,却清绝洗炼,独到含蓄:读者从“暂”字中可以领悟到,随着山路的曲折回环,明月还会跃出树丛;从“飞”字中可以感觉到,拂晓时万籁俱寂,天空仿佛突然增添了动感。这是一幅语意新鲜、有层次有节奏的活动画面,意境幽美,景色错落有致,令人产生无限遐想。由于曙色渐开,银河逐渐西流沉沦,又被群峰遮蔽,所以看不到了。最后一句“秋河隔在数峰西”,一笔带过,戛然而止。这两句一详一略,一实一虚,把近景远景、明暗层次、时间空间安排得井然有序,将所描绘的景色熔铸在俊美流畅的对句中,给全诗增添了富有特色的艺术魅力与和谐悦耳的音乐效果。同时,透过这两句景色描绘,使人深深体味到旅人夜宿晓行,奔波不已的艰辛。


【赏析四】

  《宿石邑山中》是唐代诗人韩翃创作的一首七绝。此诗描绘了石邑山的迷人景色。前两句写傍晚投宿所见山之景,后两句写晓行山中所见天之色。

  这首七绝以极简炼的笔触,描绘了石邑山变幻多姿的迷人景色。石邑,古县名,故城在今河北获鹿东南。石邑一带为太行山余脉,山势逶迤,群峰错列,峻峭插天。


【赏析五】

  一二句初入山之景,流露作者对石邑山雄伟高峻的惊愕与赞叹;三四句晓行幽静清冷的画面,展现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温庭筠《商山早行》)式的意境,表达了诗人羁旅辛苦,孤独凄清的况味。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