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薛逢的诗词_薛逢的诗词翻译_薛逢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13     浏览次数:0
“满眼波涛终古事,年来惆怅与谁论。”薛逢《潼关河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重岗如抱岳如蹲,屈曲秦川势自尊。

  天地并功开帝宅,山河相凑束龙门。

  橹声呕轧中流度,柳色微茫远岸村。

  满眼波涛终古事,年来惆怅与谁论。


【赏析一】

  潼关,古称桃林塞,它西薄华山,东接桃林,北拒黄河,南近商岭,扼中原入关中咽喉,为晋、陕、豫三省要道,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东汉建安年间,曹操击退了马超,始于此建关,因临潼水而得名。潼关形胜,历来为诗人所题咏。


【赏析二】

  此诗以景起,以情结,起势雄健,结语惨然。在写景向言情的渐次过渡中,情绪逐渐低沉,最后以世无知音,难论惆怅绾束。这种情绪的起落,除去外界景物的影响,更主要受诗人长期受人排贬,不得意于世的心情影响。史载薛逢与沈询、杨收、王铎等人同年进士,而薛逢最有才华,然诸同年相继作了宰相,薛逢却沉沦下僚,故言辞激烈,得罪当权者,一生抑郁寡欢而卒。这种身世之感,在潼关形胜之中被激发出来,一时豪情,最终被惨淡的心事冲淡,故酿成情绪的大起大落。


【赏析三】

  诗的前四句以浑灏之笔写潼关形胜。“重岗如抱岳如蹲”一句造境雄奇挺健,“抱”、“蹲”二字勾画潼关一带山峦面貌,将西岳华山雄镇潼关的独尊传神地描摹出来,与杜甫诗句“西岳崚。竦处尊,诸峰罗立似儿山孙”(《望岳》)同为传神妙笔。这第一句从潼关附近山岳的垂直空间下笔,给人以峻峭之感。“屈曲秦川势自尊”,由横向空间承接上句,潼关诸山曲折起伏,拱卫关中,形成天然屏障,自古以来,许多帝王凭借此处险峻,建金城千里,为帝王之业。战国末年,七雄逐鹿,商鞅说秦孝公“拒河山之固,东向以制诸侯,此帝王之业也”(《史记·商君列传》),秦国借着关中地利一统天下。杜甫在《秋兴八首》中曾称“秦中自古帝王州”,可见秦川地形确有至尊之势。薛逢在这里巧妙地化用前人语句,将秦川帝居的尊严与潼关天险联系起来,更突出了潼关的山河形胜。“天地并工开帝宅”,写秦中之“尊”,作为帝居的秦川山河,是天造地设,天地同力开辟出来的,它的险峻,决非区区人工雕琢所能为之的,这句驱天地于笔端,很能见出诗人的气魄和诗才。“山河相凑束龙门”,笔力不减出句。龙门,在今山西河津县西北与陕西韩城县东北之间,此地两岸峭壁对峙,形如阙门,黄河流至此地,因河床变窄,水流湍急,气势壮阔。相传大禹治水,导河积石于此,故又称禹门。龙门景象,非潼关河亭之可望,为了写出“天地并功开帝宅”的自然壮观,作者凭借想象用一“凑”字,一“束”字,写出万壑群山与黄河同赴龙门的景象,以陡健之笔将龙门峡谷,千岩如奔,水流激射写得逼真,使人如临其境,闻其声,见其势,奇险吓人。这句与杜甫“群山万壑赴荆门”(《咏怀古迹五首》其三)写长江气势的雄奇壮丽同工。首二联就潼关河亭展开粗线条的描绘。值得重视的是,诗人在这四句诗中,融时空为一体,而具体又以空间形式设置意象,在空间意象后面,潜藏着以潼关为屏障的秦中帝业发展史,这种潜伏的时间意识,为尾联抒情留下伏笔。

  “橹声呕轧中流渡,柳色微茫远岸村”二句,收诗人思绪于眼前,将视线放在河亭四周。正当诗人伫立潼关河亭,沉浸在潼关形胜与秦中帝尊的冥想之际,“呕轧”一声橹响,将他惊醒,觅声望去,只见一叶扁舟中流横渡,在它的背后是柳色茫茫的远岸,和依稀可辨的村庄。这两句诗,以淡墨描出一个宁静莽远的场景,与首二联雄伟惊险境界恍如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隐隐传达出诗人冥想初醒时那种茫然的心情。

  “满眼波涛终古事,年来惆怅与谁论”,由亭下满目东去的波涛,诗人心中升起无穷感慨。山河形胜终古如斯,人间盛衰之事,却如眼前波涛一去不返,即使是声势煊赫的秦皇汉武,他们辉煌的帝业,也成为古事,一去不复返。诗人想道:自己一介寒士,宦途落魄,岁月蹉跎,近年来心中出现的那股人生之谜难以解释的怅惘情绪不觉泛起,而在自己悲惨的生活中,此情可与谁诉?


【赏析四】

  薛逢 唐代诗人。字陶臣,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人。公元841年(会昌元年)举进士,授万年尉。历官侍御史、尚书郎等职。


【赏析五】

  薛逢此诗以其阔大的境界,非凡的气势写出了潼关天险,抒发了诗人面对天险形胜的感叹。

“滞雨通宵又彻明,百忧如草雨中生。”薛逢《长安夜雨》原文与赏析

【原文】

  滞雨通宵又彻明,百忧如草雨中生。

  心关桂玉天难晓,运落风波梦亦惊。

  压树早鸦飞不散。到窗寒鼓湿无声。

  当年志气俱消尽,白发新添四五茎。


【赏析一】

  长安夜雨是唐代薛逢所作的诗,此诗妙就妙在借物抒情 的深厚功底,而且可以体会出诗人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感叹,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伤。诗人借此诗抒怀,表达对时政的不满,以及对自己不能尽力抱负的伤感。

  本诗以 “ 忧 ” 贯穿全诗,作者抒发了生活的艰辛;命途的不顺;生命的衰老。首联通过描写和比喻表现了作者的百忧缠心。颈联从视觉角度与听觉角度。树上集聚的早鸦,是作者所见之景;沉闷的鼓声是作者所闻之景。又这些景物凄冷萧条,传达出作者愁闷落寞的心情。


【赏析二】

  此诗妙就妙在借物抒情的深厚功底,而且可以体会出诗人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感叹,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伤。诗人借此诗抒怀,表达对时政的不满,以及对自己不能尽力抱负的伤感。


【赏析三】

  本诗以 “ 忧 ” 贯穿全诗,作者抒发了生活的艰辛;命途的不 顺;生命的衰老。

  首联通过描写和比喻表现了作者的百忧缠心。通过描述滞雨通宵未歇,直到天明,侧面暗示作者通宵未眠,表明忧愁之久,内心无时无刻不被忧愁缠绕;运用比喻手法,将“百忧”比喻为雨中生机勃勃滋生的青草,表现出忧愁的烦乱纷杂。

  颈联从视觉角度与听觉 角度。树上集聚的早鸦,是作者所见之景;沉闷的鼓声是作者所闻之景。又这些景物凄冷萧条,传达出作者愁闷落寞的心情。


【赏析四】

  薛逢,字陶臣,蒲州人。会昌初擢进士第,崔铉入相,引直宏文馆,历待御史。持论鲠切,以谋略高自标显。有荐逢知制诰者,会刘当国,忌之,乃出为巴州刺史,复斥蓬二州刺史,稍迁秘书监。卒。


【赏析五】

  通过描述滞雨通宵未歇,直到天明,侧面暗示作者通宵未眠,表明忧愁之久,内心无时无刻不被忧愁缠绕;运用比喻手法,将“百忧”比喻为雨中生机勃勃滋生的青草,表现出忧愁的烦乱纷杂。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薛逢《宫词》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十二楼中尽晓妆, 望仙楼上望君王。

  锁衔金兽连环冷, 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 罗衣欲换更添香。

  遥窥正殿帘开处, 袍袴宫人扫御床。


【译文】

  大清早,宫妃们在十二楼打扮梳妆;

  登上望仙楼台,盼望着临幸的君王。

  兽形门环紧锁宫门,内心十分凄怆;

  铜龙漏斗越滴越慢,坐待更觉日长。

  发髻梳理完毕,还要对镜反复端详,

  重换一件罗衣,注意加熏一些麝香。

  远远看见,正殿闪动人影启开珠帘;

  看见短袍绣裤宫女,正在打扫御床。


【赏析一】

  这是一首宫怨诗,内容是代写宫妃的怨恨的。诗一落笔就写宫妃企望君王来幸,然而从早到午,百般打扮却不见皇帝到来,于是越发觉得度日如年。最后发觉宫人打扫御床,说明皇上准备降幸正宫,企望已经破灭,猛然觉得自己远不及那些洒扫的宫女接近皇上,心里益加怨恨。

  全诗对人物的心理状态,刻画极其细腻、逼真。首联总写望幸之意以后,以下三联即把这种“望”的心情,融化在对周围环境的描画,对人物动作的状写,以及对人物间的外境的反衬之中,生动地反映了宫妃们的空虚苦闷。


【赏析二】

  薛逢,字陶臣,蒲州(今山西永济)人。会昌进士,授万年尉。历官侍御史、尚书郎等职。曾两度被贬。后官至秘书监。《全唐诗》辑其诗一卷。

  这首宫词,不是写的宫妃承宠之欢,也不是写的宫妃失宠之悲,而是写的宫妃望幸之苦。全诗紧紧扣住“望”来揭示其内心的隐怨。由于写得婉转跌宕,故笔调挟韵;也由于写得回环往复,故情味甚浓;更由于写得缠绵曲折,故悱恻动人。

  全诗笔墨细腻地写出了宫妃痴情空望的发展过程,从选材到炼字铸句都作了精心的安排,形成了含蓄隽永的艺术格局。此诗的能吸引入,还在于给读者提供了发挥想象的空间。读者借助语言的媒介,透过描述的表象,能想象到人物如绘的心态,获得艺术美的享受。


【赏析三】

  诗的首联,总赅了全诗的主旨,将涉笔宫怨的取材范围聚焦到望幸上。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十二楼”,《史记·封禅书》记,方士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望仙楼”,《旧唐书·武宗本纪》记,“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十二楼”“望仙楼”,取其“候神”、“望仙”的涵义,代指宫妃的住所。两句诗的意思是:清晨,宫妃们在宫楼上把整个心思都倾注于梳洗妆扮,象等待神仙降临似地企盼着君王的来临。其望幸之心的迫切,可以想见。这里,诗人确定了“望幸”这个视点,下面所写就围绕它来展开诗情:怨恨!

  诗的颔联,描写了深宫阴冷沉寂的景象,衬托了望幸之人的孤凄。

  “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宫门上饰以金色的兽形门环锁得铁死死的,给人的感觉是冰凉凉的。在这个地方重门深闭,阴森得叫人可怕。这是宫内所见,那么宫内所闻又是什么情况呢?那铜质的龙纹漏壶里的水,一滴一滴地发出单调的响声,似乎永无休止,听起来真叫人厌耳烦心。宫妃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打发岁月,自是忧愁难禁。一“冷”一“长”,既形象地概括了周围的寥落,又入微地揭示了宫妃的心境:怨君王冷酷寡恩,恨索居长年不尽。

  诗的颈联,摹态状情,以宫妃们的反复装饰打扮,裸现出她们复杂的内心活动。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宫妃们在“望君王”的心情支配下,表现为热烈的盼望,梳罢了密如浓云的发髻,还要再对着明镜试照一番,总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些。另外,已经穿好了罗衣,觉得仍不够新艳,于是想换件华丽的,并要添上香气。这样,色香俱佳,姿容美绝,就能讨得君王的宠爱。不过,从她们这一系列的举动上,可以推想所费的时间是相当长的。而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君王犹未驾到,一种失望的预感定会袭上心头,这就反跌出另一层作用于读者想象的诗意:她们左盼右盼,盼得心焦如燎,那就只好借装饰了再又装饰,打扮了再又打扮来延长时间,捺下性子去默默地期待。然而,这很难说有什么把握,要是君王真的不降幸于此呢……但她们不愿这样去作多想;万一君王来临了呢,存有侥幸心理,于是罢梳复又对镜,换衣重又添香,忍受着望眼欲穿的煎熬。

  诗的尾联,通过宫妃的绝望,透露出难以言说的哀怨。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时间越延越长,心情越等越急,凭楼远视,发现正殿的窗帘卷起,而穿短袍绣袴的宫女也正在忙碌着洒扫不停。啊,这不分明是君王将临幸那里,不会再来了吗?这对正处于热望之中的宫妃是多么沉重的打击!所有的哀怨都拢合在“遥窥”里了:目睹了盼望落空的迹象,证实了自己被皇帝遗忘,妒羡那受宠的人儿。还有,叹息作妃子的连宫女也不如,因为宫女还能接近君王,而自己却难能见御,好不悲痛!


【赏析四】

  这首诗对人物心理状态的描写极其细腻、逼真。自首联总起望幸之意后,下三联即把这种“望”的心情融于对周围环境的描画、对人物动作的状写和对人物间的处境的反衬之中。

  生动地反映了宫妃们的空虚、寂寞、苦闷、伤怨的精神生活。


【赏析五】

  宫怨是唐诗中屡见的题材。薛逢的这首《宫词》,从望幸着笔,刻画了宫妃企望君王恩幸而不可得的怨恨心理,情致委婉,有其独特风格。

  诗的首联,即点明人物身份和全诗主旨:“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十二楼”、“望仙楼”皆指宫妃的住处。《史记·封禅书》记,方士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又,《旧唐书·武宗本纪》记,“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诗中用“十二楼”、“望仙楼”代指宫妃的住所,非实指,是取其“候神”、“望仙”的涵义。这两句是说,宫妃们在宫楼之上,一大早就着意梳妆打扮,象盼望神仙降临一样企首翘望着君王的恩幸。

  颔联通过对周围环境的渲染,烘托望幸之人内心的清冷、寂寞:“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这两句说,宫门上那兽形门环被紧紧锁住,那龙纹漏壶水滴声声。上句“冷”字,既写出铜质门环之冰凉,又显出深宫紧闭之冷寂,映衬出宫妃心情的凄冷。下句“长”字,通过宫妃对漏壶中没完没了的滴水声的独特感受,刻画出她昼长难耐的孤寂无聊的心境。

  颈联通过宫妃的着意装饰打扮,进一步刻画她百无聊赖的心理。“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是说刚刚梳罢那浓密如云的发髻,又对着镜子端详,惟恐有什么不妥贴之处;想再换一件新艳的罗衣,又给它加熏一些香气。这一联将宫妃那盼望中叫人失望、失望中又怀着希望的心理状态,刻画得十分逼真。“望”的时间越长,越叫人心情难堪,说是没指望吧,又怀着某种期待;说是有希望吧,望眼欲穿,实在渺茫。罢梳复又对镜,换衣重又添香,不过是心情烦乱无聊和想望之极的写照。

  末联写宫妃“望”极而怨的心情,不过这种怨恨表达得极其曲折隐晦:“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袍袴”,指穿短袍绣袴的宫女。“遥窥”二字,表现了妃子复杂微妙的心理:我这尊贵的妃子成日价翘首空望,还倒不如那洒扫的宫女能接近皇帝!又表明,君王即将临幸正殿,不会再来的了。似乎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哀怨隐隐地透露出来。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