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张谓的诗词_张谓的诗词翻译_张谓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04     浏览次数:0
“南入洞庭随雁去,西过巫峡听猿多。”张谓《别韦郎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星轺计日赴岷峨,云树连天阻笑歌。

  南入洞庭随雁去,西过巫峡听猿多。

  峥嵘洲上飞黄蝶,滟灏堆边起白波。

  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何。


【译文】

  不久我将乘着星轺奔赴峨眉山,那儿古树高耸入云,绵延不绝,深深阻断了我们这儿的欢歌笑语。

  我孤独的车儿尾随着南飞的雁群,抵达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畔;而后折西转入处处皆闻猿哀鸣的巫峡。

  此行途中,峥嵘洲上那自由翻飞的黄蝴蝶,还有滟滪堆边那汹涌而起的白浪,更令我心绪不宁。

  今日饯行,面对你的桑落美酒,我定要开怀畅饮一醉方休,否则我怎能承受别离时肝肠寸断的无奈之痛?


【赏析一】

  全诗围绕一个“别”字来构思。诗人计日且计程,是言相聚之日渐少,别离之日骤至,不舍之情可知。故前六句,全因别离而起。计程只言所见之景,不言己之心情,然情寓景中,凄然溢于言表。故后二句借美酒,以浇胸中之块垒,一则逃避别愁之痛,二则酬答知己之遇。


【赏析二】

  “南入洞庭随雁去,西过巫峡听猿多”这两句写秋日送别友人入蜀。洞庭,指洞庭湖。是说韦郎中经洞庭湖西去蜀地正值秋日,过巫峡,两岸众多猿声哀鸣,更觉旅途的凄凉与愁思。秋日送行,鸿雁南飞,巫峡猿鸣,一派凄凉萧瑟的景象,象征着离别的愁绪。写景寓情,蕴藉含蓄。


【赏析三】

  《别韦郎中》是唐代诗人张谓创作的一首七律。郎中,是古代官名。韦郎中是作者的友人,或说为诗人韦应物。作者为与朋友韦郎中的离别而感伤,因作此诗。此诗首联通过“计日”突出时间的短暂,借此表达对朋友的依依不舍之情;颔联、颈联交待作者别后行程,以想象手法写途中所见,通过归雁、啼猿、黄蝶、险波等景象,传达出作者与朋友分别时的凄凉与感伤;尾联通过醉饮来躲避别离之痛,以貌似旷达的方式,强烈地表达出离情别绪。全诗借景抒情,表达了诗人与友人的深情厚谊以及无奈离别的情感。


【赏析四】

  此诗首联“星轺计日赴岷峨”,说前往岷峨的日子一天天迫近。“计日”,突出光阴的短暂,借此表达对朋友的依依不舍和不得不离别的无奈。“云树连天阻笑歌”,渲染别离的气氛,云树绵延连天,显示出一种很压抑的氛围。“阻”字下得很形象,好似云树故意阻断朋友间的欢歌笑语。

  颔联交代行程,借用北雁南回的典故,直说离别之苦:“南入洞庭随雁去,西过巫峡听猿多。”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猿鸣凄厉的巫峡,表现出了一种渺茫凄凉的境界。从此联可知,作者的行程为南行入蜀。

  颈联继续记途中所见:“峥嵘洲上飞黄蝶,滟滪堆边起白波。”诗人巧妙地运用了比喻、夸张手法,表达了诗人与朋友离开后的无限惆怅的感情,强烈地衬托了作者的孤独感。

  诗的中间两联融情于景,以哀景写悲情。作者通过想象别后途中境遇以及归雁、啼猿、黄蝶、险波等景象,转达出作者与朋友分别时的凄切与神伤,表现了诗人对友人的浓浓思念之情。

  尾联“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何”两句直抒胸臆,表明借饯行的桑落美酒一醉方休,灌醉自己,才能对付了那令人断肠的离情别绪。这两句是全诗高潮,作者借酒浇愁,抒发了对友人的恋恋不舍之情。作者通过醉饮这种貌似旷达的法子来逃避别离之痛,强烈地表达出离情别绪和友谊的深厚,其凄黯孤寂的情怀毕现。


【赏析五】

  《别韦郎中》出自唐朝诗人张谓,《早梅》的作者。其诗辞精意深,讲究格律,诗风清正,多饮宴送别之作。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归上都》等,其中以《早梅》为最著名,《唐诗三百首》各选本多有辑录。“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写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诗一卷。

“在生本求多子孙,及有谁知更辛苦。”张谓《代北州老翁答》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负薪老翁往北州,北望乡关生客愁。

  自言老翁有三子,两人已向黄沙死。

  如今小儿新长成,明年闻道又征兵。

  定知此别必零落,不及相随同死生。

  尽将田宅借邻伍,且复伶俜去乡土。

  在生本求多子孙,及有谁知更辛苦。

  近传天子尊武蔬,强兵直欲静胡尘。

  安边自合有长策,何必流离中国人。


【赏析一】

  天宝年间,统治者好大喜功,进行了长时间的黩武战争。张谓“二十四受辟,从戎营朔,十载亭障间,稍立功勋。以将军得罪,流滞蓟门”(《唐才子传》),对黩武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深有体会。《代北州老翁答》作于天宝十二年前(《河岳英灵集》已提到此诗),是最早揭示这一严重社会问题的诗作之一。诗写作者路遇一位负薪的老人,从交谈中得知:老翁原是北方人,为了保全身边惟一的儿子的性命,躲避兵役,才流离他乡下力为生的。这个老人的遭遇,引起诗人莫大的哀怜与同情,遂作此诗。


【赏析二】

  就艺术技巧而言,这首诗较杜甫的《兵车行》为平实,它没有多少场景和人物外貌的描写,气氛的烘托和渲染以及声韵上的错综变化,它靠的只是质朴动人,真诚感人,而这在当时恰恰能形成一种新鲜的风格。殷璠能够欣赏它:“谓《代北州老翁答》及《湖中对行酒》。并在物情之外,但众人未曾说耳。亦何必历遐远、探古迹,然后始为冥搜。”(《河岳英灵集》)故我们也能够欣赏。


【赏析三】

  诗的前十二句记叙老翁悲惨遭遇。共分三层。一层说老翁是北地人氏(泛指),“北望乡关生客愁”一句表明其人流落他乡。“客愁”表明是有家难回。又写老翁自述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都是当兵阵亡的。

  这是“客愁”之外的又一重悲痛。第二层写老翁的三儿子刚刚成人,又面临被征入伍的威胁。“明年闻道又征兵”句的“明年”、“又”等字面,表明当时征兵的频繁,几乎成为一种灾难。虽然还只是听说,老翁已经深信不疑,因此打定逃亡的主意:“定知此别必零落,不及相随同死生。”守在乡土,骨肉分离,是死;逃往他方,流离失所,大不了也是死。与其分离而死,不如死在一处。叙述客观平淡,更令人悲叹。

  第三层写流离他乡的辛苦。本来薄有田产,因为要逃亡,只好贱让给同乡四邻。人们都说“多子多福”,这个养了三个儿子的老人,福在何处呢?“在生本求多子孙,及有谁知更辛苦!”这句十分忠厚朴实而令人鼻酸的话,它的潜台词简直就是“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杜甫)至此,诗中老翁的形象已呼之欲出。

  最后四句象是诗人宽慰老翁的话。“近传天子尊武臣,强兵直欲静胡尘。”听说战争就要结束了。最后诗人大声疾呼:“安边自合有长策,何必流离中国人!”这是质朴的呐喊,是为民请命的正义的呼声。


【赏析四】

  此诗描述的是老父亲一同陪着最小的儿子上前线战场的故事,一路读下来,无不让人感慨万分,辛酸一把泪。

  父母对于每个子女来说,那都是多么的无私和无限的付出。


【赏析五】

  张谓(?——777年)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泌阳县)人,唐代。天宝二年登进士第,乾元中为尚书郎,大历年间潭州刺史,后官至礼部侍郎,三典贡举。其诗辞精意深,讲究格律,诗风清正,多饮宴送别之作。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归上都》等,其中以《早梅》为最著名,《唐诗三百首》各选本多有辑录。“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写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诗一卷。

“竹里登楼人不见,花间觅路鸟先知。”张谓《南园家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南园春色正相宜,大妇同行少妇随。

  竹里登楼人不见,花间觅路鸟先知。

  樱桃解结垂檐子,杨柳能低入户枝。

  山简醉来歌一曲,参差笑杀郢中儿。


【赏析一】

  诗中生动再现了的已经成为历史的一段生活场景,和其中流露出的永远不会成为过去的人情味。而且就诗论诗,堪称一首技巧圆熟,情辞俱佳的作品。


【赏析二】

  这首诗表现的是唐代时期一个封建官宦家庭的春日家宴场景。诗谓山简一歌,笑杀郢人,正是意味雅曲难和。


【赏析三】

  “南国春色正相宜。”首句写出时间、地点。“南国”是指自家园林“”春色相宜“是举行家宴的绝好时机。”大妇同行少妇“,是写诗人在妻妾陪同下步入南园,天朗气清,俯仰春光,”大妇“即妻紧靠丈夫,并肩而行在前,”少妇“即妾们则尾随在后,这一描写使人感到这是一个和睦的家庭,没有大家庭常见的明争暗妒。

  诗的中腹两联四句,细写”南园春色“及家宴前全家游园的欢乐。颔联于写景中巧妙地表现家人的活动。”竹里登楼“,说明环境幽雅,而”人不见“,则其乐自得。”花间觅路鸟先知“系诗中佳句,一以见园中多有花鸟,幽禽自具灵性,常来花阴,故熟谂曲径;二以”鸟先知“形容人后知,可见花丛密茂,行径隐微。人非鸟,何以知”鸟先知“?其实不过是游园时的主观推想,饶有兴致,极富理趣。苏东坡享有盛誉的名句—— ”春江水暖鸭先知“,显然受到此诗启发。

  颈联则在写景中巧妙地双关家庭人事。垂檐樱桃,入户杨柳,一派春益盎然,欣欣向荣的图景。而”结子“双关生育,这种手法唐诗中常见。”低枝“音谐低姿,意思是驯顺不悍。旧时认为是女子难兼的德性。

  因此金圣叹评述说:”解结子,妙。能低枝,又妙。

  自来妻妾愁其不解结子,乃才解结子,又可恨是不能低枝。今既解结子,又能低枝,此直佛经所称‘女宝’……诚有妻妾如此,而丈夫犹不饮酒歌曲,夫岂人情!“(《金圣叹选批唐诗》)这样就引出篇末两句。

  这两句同时也就点到题面”家宴“,用了两个典故。《世说新语·任诞》中说:”山季伦(山简)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复能乘骏马,倒著白接A。举手问葛强,何如并州儿?’“唐诗人常以此事来形容饮者醉态的放浪潇洒。由诗中以山简自譬,可以推测这首诗作为出为潭州刺史期间。此期诗人的仕途不很如意,于是自然转向家庭中寻求欢乐了。

  又,宋玉《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赏析四】

  张谓(?—约778年)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泌阳县)人。唐代诗人。天宝二年登进士第,乾元中为尚书郎,大历年间潭州刺史,后官至礼部侍郎,三典贡举。其诗辞精意深,讲究格律,诗风清正,多饮宴送别之作。


【赏析五】

  张谓,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御归上都》等,其中以《早梅》为最著名,《唐诗三百首》各选本多有辑录。”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写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诗一卷。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张谓《早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译文】

  有一树梅花凌寒早开,枝条洁白如玉。它远离人来车往的村路,临近溪水桥边。人们不知寒梅因靠近溪水而早发,以为那是经冬而未消融的白雪。


【赏析一】

  全诗即在于写一个「早」字。寒冬刚过,百花未开,在冰雪尚未消融之际,为世界带来生机和希望的只有一束寒梅,因此无数文人墨客踏雪寻访,寻觅这凌寒独放的早梅。

  在远离道路的溪水桥边,诗人终于看到了似玉如雪的早梅。早梅的形象被刻画得惟妙惟肖,韵味十足,与诗人的精神心有灵犀。


【赏析二】

  自古诗人以梅花入诗者不乏佳篇,有人咏梅的风姿,有人颂梅的神韵;这首咏梅诗,则侧重写一个“早”字。

  首句既形容了寒梅的洁白如玉,又照应了“寒”字。写出了早梅凌寒独开的丰姿。第二句写这一树梅花远离人来车往的村路,临近溪水桥边。一个“迥”字,一个“傍”字,写出了“一树寒梅”独开的环境。这一句承上启下,是全诗发展必要的过渡,“溪桥”二字引出下句。第三句,说一树寒梅早发的原因是由于“近水”;第四句回应首句,是诗人把寒梅疑做是经冬而未消的白雪。一个“不知”加上一个“疑是”,写出诗人远望似雪非雪的迷离恍惚之境。最后定睛望去,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树近水先发的寒梅,诗人的疑惑排除了,早梅之“早”也点出了。

  梅与雪常常在诗人笔下结成不解之缘,如许浑《早梅》诗云:“素艳雪凝树”,这是形容梅花似雪,而张谓的诗句则是疑梅为雪,着意点是不同的。对寒梅花发,形色的似玉如雪,不少诗人也都产生过类似的疑真的错觉。宋代王安石有诗云:“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也是先疑为雪,只因暗香袭来,才知是梅而非雪,和此篇意境可谓异曲同工。而张谓此诗,从似玉非雪、近水先发的梅花着笔,写出了早梅的形神,同时也写出了诗人探索寻觅的认识过程。并且透过表面,写出了诗人与寒梅在精神上的契合。读者透过转折交错、首尾照应的笔法,自可领略到诗中悠然的韵味和不尽的意蕴。


【赏析三】

  “一树寒梅白玉条”。这一句是对梅花外在特征的描写。开篇描写早梅之娇美,有色,有形,也有神,令人仰慕,令人陶醉。“一树”在这里应该理解为“满树”,形容花开得密,开得多,即满树都是盛开的鲜花。“寒梅”一词意在突出一个“早”字,同时也与题目中的“早”形成了一个照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扣题。“白玉条”,这三个字既写出了梅花花朵的颜色、质地,也描绘出了梅花枝杈的姿态和神韵。形象,传神,逼真。

  “迥临村路傍溪桥”。这一句是对梅的生长环境的具体交代。这个交代作者是有用意的,不是简单的交代,而是为了突出梅的高洁。你看它生长的地方,绝对是与众不同的,“迥临村路”,也就是远离喧嚣的尘世,不与世俗同流;“傍溪桥”,不仅长在小溪的涯畔,还依傍在小桥的旁边,远离“村路”,却又傍水临桥,谁说植物没有意识?这简直就是有意识的绝佳的环境选择。从这一句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在真实的景物中,是有意融入了人的思想意念,仿佛寒梅是有意远离喧嚣的尘世,刻意到偏僻的溪畔桥边,独自悄悄地凌寒开放,突出了早梅的不畏严寒的不与世俗同流的高贵品格。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这两句抒发了诗人初见桥边梅花近水早发的惊喜之情。因为“不知”才“疑”,因为梅花洁白如玉才“疑是经冬”“ 未销”的“雪”,这样写来,就使人读起来觉得更为传神,更能将诗人那时的惊喜之情渲染得淋漓尽致,似乎诗人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梅花,而怀疑是不是未化尽的冬雪压在枝头。这不仅与首句的“白玉条”紧密呼应,同时也更好地显示出梅花的洁白和凛然不屈的形象和品格,从而含蓄婉转地把诗意落到实处,使诗的主题得到进一步深化,唤起了人们对早梅的倾慕之情。


【赏析四】

  张谓(?——777?)字正言,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泌阳县)人。天宝二年登进士第,乾元中为尚书郎,大历年间潭州刺史,后官至礼部侍郎,三典贡举。其诗辞精意深,讲究格律,诗风清正,多饮宴送别之作。《全唐诗》存其诗作一卷。

  这是一首构思奇巧的咏梅诗,意在咏赞。虽然作者在作品中没有一处议论和礼赞的词句,却巧妙地刻画了早梅凌寒傲雪的高贵品格。


【赏析五】

  这首诗通过比喻、衬托、对比等手法,全力描写了早梅的美丽,表达了一种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

  第一句。一树早春的梅花,她的枝条好像白玉铸成的一样洁白无暇、玲珑剔透。作者用生花之笔来描绘早春的梅花。这是在远处看寒梅的第一感觉。“白玉”写出了梅枝的颜色之美,也写出了梅枝的形态之美。真的是玉树琼枝,傲然独立,美得纯净。

  第二句。梅花远远地对着乡村间的道路,靠着溪水上的桥生长着。这一句点明了寒梅生长的地点。她依桥而立、临水而居。她的对面远方,是乡村的小道。在这里,寒梅像一个未下凡的仙子一样,还没有入俗。

  第三句和第四句。应该是因为靠近溪水,所以花先开放的缘故,才会有满树白花,结在枝上。从远处看就像白玉雕琢的一样。可是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从远处看过去,看到满枝洁白,不知道是花,还误以为是经过冬天,雪压枝头未消融而形成的景色呢!请读者想想看,远处不了解情况的人把白梅花看成了白雪,这一场误会多美!到底是梅耶?是雪耶?梅雪之间难分难辨。这里有一处隐喻,作者把早梅的花比作经冬未消的雪,突出了白色梅花的洁白无暇、晶莹可爱。

  可是是梅是雪,两种美还是有区别的。“近水花先发”的美,是一种生机勃勃的美、新鲜的有生命力的美。而“经冬雪未销”的美,是一种沧桑之美、有伤痕的美。这就像是两种经历不同的人,一个人处于初恋,另一个人饱经风霜。虽然她们都很美,还是初恋般的美更动人,更年轻,更吸引人的目光。

“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张谓《同王徵君湘中有怀》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八月洞庭秋, 潇湘水北流。

  还家万里梦, 为客五更愁。

  不用开书帙, 偏宜上酒楼。

  故人京洛满, 何日复同游?


【译文】

  八月洞庭湖是一派秋色,潇水和湘水缓缓北流入洞庭。不能回家乡,只能在万里之外做返家之梦。离家远游之客五更梦醒,更加寂寞忧愁。不用打开书套,只想登上酒楼。我的朋友都在长安和洛阳,什么时候能和他们一起畅游。


【赏析一】

  《同王徵君湘中有怀》又名《同王徵君洞庭有怀》,是唐代诗人张谓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诗中叙述了诗人久出未归的思乡之愁,无心看书,上楼饮酒,再想到京洛友人,更是急切想与之同游,一片思乡之情跃然纸上。全诗文字通俗,平淡自然,不事雕琢,有淡妆之美。


【赏析二】

  开篇紧扣题意。对景兴起,点明时间、地点,写眼前所见之景,用湘江北去本是客观的自然之景,引发怀人之情,为下文奠定凄苦情感基调,反衬不得归乡与友人团聚的愁苦。

  颔联直抒胸臆,对仗工整而自然。“万里梦”,点空间,魂飞万里,极言乡关京国之遥远,此为虚写:“五更愁”,点时间,竟夕萦愁,此为实写,从时空上,极言客居他乡时忆念之殷深。

  颈联宕开一笔,翻开爱读的书籍已然无法自慰,登酒楼而醉饮或者可以忘忧。这些含意诗人并没有明白道出,但却使人于言外感知。同时,诗人连用了“不用”、“偏宜”这种具有否定与肯定意义的虚字斡旋其间,不仅使人情意态表达得更为深婉有致,而且使篇章开合动宕,令句法灵妙流动。登楼把酒,应该有友朋相对才是,然而现在却是诗人把酒独酌,即使是“上酒楼”,也无法解脱天涯寂寞之感,也无法了结一个“愁”字。

  尾联就逼出“有怀”的正意,把自己的愁情写足写透。在章法上,“京洛满”和“水北流”相照,“同游”与“为客”相应,首尾环合,结体绵密。从全诗来看,没有秾丽的词藻和过多的渲染,信笔写来,皆成妙谛,流水行云,悠然隽永。


【赏析三】

  张谓的诗,不事刻意经营,常常浅白得有如说话,然而感情真挚,自然蕴藉,如这首诗,就具有一种淡妆的美。

  开篇一联即扣紧题意。“八月洞庭秋”,对景兴起,着重在点明时间;“潇湘水北流”,抒写眼前所见的空间景物,表面上没有惊人之语,却包孕了丰富的感情内涵:秋天本是令人善感多怀的季候,何况是家乡在北方的诗人面对洞庭之秋?湘江北去本是客观的自然现象,但多感的诗人怎么会不联想到自己还不如江水,久久地滞留南方?因此,这两句是写景,也是抒情,引发了下面的怀人念远之意。颔联直抒胸臆,不事雕琢,然而却时间与空间交感,对仗工整而自然。“万里梦”,点空间,魂飞万里,极言乡关京国之遥远,此为虚写;“五更愁”,点时间,竟夕萦愁,极言客居他乡时忆念之殷深,此为实写。颈联宕开一笔,以正反夹写的句式进一步抒发自己的愁情:翻开爱读的书籍已然无法自慰,登酒楼而醉饮或者可以忘忧?这些含意诗人并没有明白道出,但却使人于言外感知。同时,诗人连用了“不用”、“偏宜”这种具有否定与肯定意义的虚字斡旋其间,不仅使人情意态表达得更为深婉有致,而且使篇章开合动宕,令句法灵妙流动。登楼把酒,应该有友朋相对才是,然而现在却是诗人把酒独酌,即使是“上酒楼”,也无法解脱天涯寂寞之感,也无法了结一个“愁”字。于是,结联就逼出“有怀”的正意,把自己的愁情写足写透。在章法上,“京洛满”和“水北流”相照,“同游”与“为客”相应,首尾环合,结体绵密。从全诗来看,没有秾丽的词藻和过多的渲染,信笔写来,皆成妙谛,流水行云,悠然隽永。

  淡妆之美是诗美的一种。平易中见深远,朴素中见高华,它虽然不一定是诗美中的极致,但却是并不容易达到的美的境界,所以梅圣俞说:“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读邵不疑学士诗卷》)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清雅中有风骨,素淡中出情韵,张谓这首诗,就是这方面的成功之作。


【赏析四】

  本诗,浅白如话,情感真挚,蕴藉自然。平易中见深远,朴素中见高华。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清雅中有风骨,素淡中出情韵。所以北宋诗人梅圣俞说:“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读邵不疑学士诗卷》)


【赏析五】

  张谓(?——777?),唐代诗人。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人。少年读书嵩山,二十四岁时以一介书生从军北征,往来边塞十多年。后因将军得罪,他也就失去了归依,流落在燕蓟一带。公元743年(天宝二年)登进士第,历官至尚书郎。在出使夏口时与李白于江城南城宴饮,李白举杯酹水,号之为“郎官湖”,并刻石湖侧。代宗大历(766——779)年间,官至礼部侍郎,后出任潭州刺史。《全唐诗》录存其诗一卷。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