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梅尧臣的诗词_梅尧臣的诗词翻译_梅尧臣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4-14     浏览次数:0
“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梅尧臣《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

  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

  其状已可怪,其毒亦莫加。

  忿腹若封豕,怒目犹吴蛙。

  庖煎苟失所,入喉为镆铘。

  若此丧躯体,何须资齿牙。

  持问南方人,党謢复矜夸。

  皆言美无度,谁谓死如麻。

  我语不能屈,自思空咄嗟。

  退之来潮阳,始惮餐笼蛇。

  子厚居柳州,而甘食虾蟆。

  二物虽可憎,性命无舛差。

  斯味曾不比,中藏祸无涯。

  甚美恶亦称,此言诚可嘉。


【译文】

  春天,水边的小洲生出了嫩嫩的荻芽,岸上的杨柳吐絮,满天飞花。河豚鱼在这时候上市,价格昂贵,超过了所有的鱼虾。河豚的样子已足以让人觉得奇怪,毒性也没什么食物能比上它。鼓动了大腹好像一头大猪,突出双眼,又如同吴地鼓腹的青蛙。烧煮如果不慎重不得法,吃下去马上丧命,就像遭到利剑的宰杀。像这样给人生命带来伤害,人们又为什么要去吃它?我把这问题请教南方人,他们却对河豚赞不绝口,夸了又夸。都说这鱼实在是味道鲜美,闭口不谈毒死的人多得如麻。我没办法驳倒他们,反复思想,空自嗟讶。韩愈来到潮阳,开始时也怕吃蛇。柳宗元到了柳州,没多久就坦然地吃起了虾蟆。蛇和虾蟆形状虽然古怪,令人厌恶,但对人的性命没什么妨害,不用担惊受怕。河豚鱼的味道虽然超过它们,但隐藏的祸患无边无涯。太美的东西一定也很恶,古人这句话可讲的一点也不差。


【赏析一】

  《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是北宋诗人梅尧臣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这首诗通过叙述河豚虽美味但是是有毒的,以及不值得为尝其美味而送命,讽刺人世间为了名利而不顾生命与气节的人。


【赏析二】

  1038年(景祐五年),梅尧臣将在建德县(今属浙江)卸任,范仲淹时知饶州(治所在今江西波阳),约他同游庐山。在范仲淹席上,有人绘声绘色地讲起河豚这种美味,引起梅尧臣极大兴趣,写下此诗记下当时情景。


【赏析三】

  梅尧臣(1002—1060)北宋诗人。字圣俞,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因宣城古名宛陵,故世称宛陵先生。少时应进士试不第,26岁时以叔父梅询门荫补为太庙斋郎,历桐城、河南、河阳主簿。河阳距西京洛阳很近,当时西昆诗派领袖钱惟演为西京留守,身边聚集了如西京留守推官欧阳修和尹洙等知名文人,梅尧臣与他们往还,很受推重,并与欧阳修成为莫逆之交。其后又知建德、襄城等地,困顿州县之间达十余年。皇礻右三年(1051),才由大臣屡谏宜在馆阁,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改任太常博士。嘉礻右二年(1057),欧阳修知贡举,推举他为参详官。嘉祐五年为尚书都官员外郎,预修唐书。同年四月卒,年五十九。


【赏析四】

  诗虽然是率然成章,不像梅尧臣大多数作品经过苦吟雕琢,但诗风仍以闲远洗练为特色,尤多波折。全诗分五层写,中间多转折。首四句直写河豚鱼,即一般咏物诗的着题。诗说当春天小洲上生出荻芽,两岸柳树飘飞着柳絮时,河豚上市了,十分名贵。这四句诗,一向被人称道。一是由于起二句写景很得神似,而又以物候暗示河豚上市的时间;二是接二句明写,而以鱼虾为衬,说出河豚的价值。这样开篇,四平八稳,面面俱到。欧阳修分析说:“河豚常出于春末,群游而上,食絮而肥,南人多与荻芽为羹,云最美。故知诗者谓只破题两句,已道尽河豚好处。”陈衍《宋诗精华录》也说这四句极佳。不过,也有人指出,河豚上市在早春,二月以后就贱了,“至柳絮时,鱼已过矣”(宋孔毅父《杂记》)。宋叶梦得《石林诗话》对此又反驳说,待柳絮飞时江西人才吃河豚,梅诗并不错。略去事实不谈,可见这首诗在当时及后世影响都很大。此诗开篇很好,欧阳修曾说:“故知诗者诵止破题两句,已道尽何豚好处。”(《六一诗话》)

  以下八句忽作疑惧之词,为一转折。“其状已可怪,其毒亦莫加”,二句先总括。以下再分说其“怪”与“毒”。河豚之腹较其他鱼大,有气囊,能吸气膨胀,眼镜突出,靠近头顶,故形状古怪。诗人又加夸张,称其“腹若封豕(大猪)”、“目犹吴蛙(大蛙)”,加之“忿”、“怒”的形容,河豚的面目可憎也就无以复加了。而更为可畏的是,河豚的肝脏、生殖腺及血液含有毒素,假如处理不慎,食用后会很快中毒丧生。诗人用“入喉为镆铘(利剑)”作比喻,更为惊心动魄。诗人认为,要享用如此美味,得冒生命危险,是不值得的。“若此丧躯体,何须资齿牙”二句对河豚是力贬。

  但是,怕死就尝不着河豚的美味,而尝过河豚美味的人,则大有不怕死的人在。“持问南方人”以下,写自己与客人的辩驳。河豚既然这么毒,不应该去吃,可是问南方人,却说它的味道鲜美,闭口不谈它能毒死人的事。对此,作者发出了感叹。诗先引了韩愈在潮州见人吃蛇及柳宗元在柳州吃虾蟆的事作一跌,说似乎任何可怕的东西,习惯了也不可怕。在举了蛇及虾蟆,呼应了前面的“怪”字后,诗进一步呼应“毒”字,说蛇及虾蟆虽怪,但吃了对人没有妨害,而河豚则不然,“中藏祸无涯”。最后,作者得出结论:河豚鱼味很美,正如《左传》所说“甚美必有甚恶”,人们难道能不警惕吗?这样评论,表面上是揭示人们为求味道的适口而视生命不顾,取小失大;如果联系现实生活的各方面来看,是在讽刺人世间为了名利而不顾生命与气节的人。

  从“我语不能屈”句至篇终均写作者的反省。这部分可分两层。诗人先征引古人改易食性的故事,二事皆据韩愈诗。韩愈谪潮州,有《初南食贻元十八协律》诗说:“唯蛇旧所识,实惮口眼狞。开笼听其去,郁屈尚不平。”柳宗元谪柳州,韩愈有《答柳柳州食虾蟆》诗说:“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诗人综此二事,说可憎如“笼蛇”、“虾蟆”,亦能由“始惮”至于“甘食”,所以食河豚也是无可厚非。然而他又想到蛇与虾蟆虽形态丑恶,吃它们终究于性命无危害,不像河豚那样“中藏祸无涯”。联系上文,河豚的味道“美无度”,又是蛇与虾蟆所不可企及的。

  “美无度”,又“祸无涯”,河豚正是一个将极美与极恶合二而一的奇特的统一体。于是诗人又想起《左传》的一个警句:“甚美必有甚恶。”他认为以此来评价河豚,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赏析五】

  欧阳修说:“诗作于樽俎之间,笔力雄赡,顷刻而成,遂为绝唱。”《历代诗话》卷五十六载,刘原父因梅尧臣作这首诗,认为可称他为“梅河豚”。梅尧臣的诗力求风格平淡,状物鲜明,含意深远。欧阳修在《书梅圣俞稿后》说他“长于体人情,状风物,英华雅正,变态百出”,这首诗正符合这一评价。梅尧臣处在西昆体诗统治诗坛的年代,他反对堆砌词藻典故,主张学习风雅,提倡诗歌将下情上达、美刺时政,写了不少反映下层生活的诗。这首写河豚的诗,也是通过咏河豚,隐讽社会,所以被当作梅尧臣的代表作之一。欧阳修是梅尧臣的知己,清代姚莹《论诗绝句》有“宛陵知己有庐陵”句。欧阳修作诗学韩愈,喜发议论,杂以散文笔法,梅尧臣这首诗也带有这些特点,所以被欧阳修推为“绝唱”。欧阳修还在《书梅圣俞河豚诗后》说:“余每体中不康,诵之数过,辄佳。”还多次亲笔抄写这首诗送给别人。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梅尧臣《鲁山山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适与野情惬,千山高复低。

  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

  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

  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


【译文】

  清晨,连绵起伏的鲁山,千峰竞秀,忽高忽低,蔚为壮观,正好迎合了我爱好自然景色的情趣。

  一路上,奇峰峻岭在眼前不断地变换,沉醉于一人在蜿蜒幽深的小路上游览的野趣,竟忘了走到了什么地方。

  太阳高升,霜雪融落,山林显得愈加寂静空荡,笨熊正在缓慢地爬着大树,鹿儿正在悠闲地喝着小溪的潺潺流水。

  看不到房舍,也望不见炊烟,我心中不禁疑问,山里是否也有人家居住?就在这时,忽听得远处云雾缭绕的山间传来一声鸡鸣。


【赏析一】

  这首诗写的是鲁山山行所见山野风景。

  开头一句即表达出对山野景物的喜爱,第二句交代喜爱的原因:“千山高复低”。按常理,应该是“千山高复低”的景象,使得诗人感到正好与自己喜欢山野风景的情趣相合,现在倒过来写,强调了诗人对山野风光的喜爱,也是诗的构思所决定的。第二联第一句便承“千山”写“好峰随处改”。“好峰”便是“千山”;“随处改”,到处都可以看到千山的不同姿态,便是“高复低”的具体化。第四句扣题目“山行”,写独个儿在幽深的小路上行走容易迷路,这也是好峰随处变化所导致的结果;当然也通过“幽径”写出了千山好峰的幽深,开拓了山野的境界。第三联两句通过“熊升树”、“鹿饮溪”进一步写山野景物,点明了山行的节令:“霜落”。如果说“千山高复低”是相对的静态景物的话,这两句则是专写动态景物。所以中间两联四句收到了动静相衬的效果。最后两句写人家的所在。人家在哪里?在遥远的白云只外,因为听到了一声鸡鸣。

  这首诗语言朴素,描写自然,其中情因景生,景随情移,以典型的景物表达了诗人的“野情”。另外,诗境的揭示与开拓也留给人不尽的余韵。


【赏析二】

  鲁山层峦叠嶂,千峰竞秀,一高一低,蔚为壮观,正好投合我爱好大自然景色的情趣。这就是开头两句诗的意思,说明所以要登鲁山游览,是因为内合情趣,外有好景,也就成行了。

  第二联写山行,走到一处可以看到一种好峰,再走向另一处,又可以看到另一种奇岭,所以说“随处改”。“随处改”这个“改”字下得妙,如果在山中坐立不动,总是一个角度看山,好峰就不“改”了,因为“行”,所以好峰才处处改,由一个画面换成另一画面。以“改”字体现“行”,正切合诗题“山行”的意思。一个人在山间小路上行走,曲曲弯弯,走着走着,连自己也不知走到哪里去了,有时竟迷失了方向。“幽径独行迷”,“迷”的原因正是诗中说的,一是曲径幽深,容易走错路,二是独行,自己一个人,无人指路,也容易走错路,于是“迷”了。这里把一人个游山的体验逼真地表现出来了。

  从前半首看,我们还不知他是在什么时候登山的,是春天还是秋天?读到第三联的“霜落”、“林空”,我们才知道他是在秋天登山的,因为秋天才有霜,霜冻使得树叶都落光了,使得山中的树木一棵棵都光秃秃的,好象空荡荡的。这种“林空”的感觉,是秋天才有的。山林空荡,所以能看到熊瞎子爬到光秃秃的树上;透过稀疏的树缝,还看到野鹿在山溪旁饮水。这一联勾画出了一幅很动人的秋日山林熊鹿图。这画面是动的,熊在爬树,鹿在饮水,可是诗意却是静的,表现了山中人迹罕到、非常幽静的境界,这也是所谓动中有静的写法。

  在山中走着走着,幽静的秋山,看不到房舍,望不见炊烟,自己也怀疑这山里是不是有人家居住,不禁自问一声“人家在何许(何处)”;正在沉思的时候,忽听得从山间白云上头传来“喔喔”一声鸡叫。噢,原来住家还在那高山顶哩。这最后一句“云外一声鸡”,非常自然,确实给人以“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感觉。


【赏析三】

  这是一首五律,写得新颖自然,曲尽山行情景。

  山路崎呕,对于贪图安逸,怯于攀登的人来说,“山行”不可能有什么乐趣。此诗一开头就兴致勃勃地说:“适与野情惬”——恰恰跟作者爱好山野风光的情趣相合。下句对此作了说明:“千山高复低。”按时间顺序,两句为倒装。一倒装,既突出了爱山的情趣,又显得跌宕有致。“千山高复低”,这当然是“山行”所见。一个“惬”字,足以体会出当时作者心满意足的心情

  颔联进一步写“山行”。“好峰”之“峰”即是“千山高复低”;“好峰”之“好”则包含了诗人的美感,又与“适与野情惬”契合。说“好峰随处改”,见得人在“千山”中继续行走,也继续看山,眼中的“好峰”也自然移步换形,不断变换美好的姿态。第四句才出“行”字,但不单是点题。“径”而曰“幽”,“行”而曰“独”,正合了诗人的“野情”。着一“迷”字,不仅传“幽”、“独”之神,而且以小景见大景,进一步展示了“千山高复低”的境界。山径幽深,容易“迷”;独行无伴,容易“迷”;“千山高复低”,更容易“迷”。著此“迷”字,更见野景之幽与野情之浓。

  颈联“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互文见意,写“山行”所见的动景。“霜落”则“林空”,既点时,又写景。霜未落而林未空,林中之“熊”也会“升树”,林中之“鹿”也要“饮溪”;但树叶茂密,遮断视线,“山行”者很难看见“熊升树”与“鹿饮溪”的野景,作者特意写出“霜落”、“林空”与“熊升树”、“鹿饮溪”之间的因果关系,正是为了表现出那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惟其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所以饱含着“山行”者的“野情”。

  全诗以“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收尾,余味无穷。望近处,只见“熊升树”、“鹿饮溪”,没有人家;望远方,只见白云浮动,也不见人家;于是自己问自己:“人家在何许”呢?恰在这时,云外传来一声鸡叫,仿佛是有意回答诗人的提问:“这里有人家哩,快来休息吧!”这两句诗,写“山行”者望云闻鸡的神态及其喜悦心情,都跃然可见、宛然可想。


【赏析四】

  这首诗运用丰富的意象,动静结合,描绘了一幅斑斓多姿的山景图:深秋时节,霜降临空,诗人在鲁山中旅行。山路上没有其他人,诗人兴致勃勃,一边赶路一边欣赏着千姿百态的山峰和山间的种种景象。仿佛从云外传来的一声鸡鸣,告诉诗人有人家的地方还很远很远。

  这是一首五律,但不为格律所缚,写得新颖自然,曲尽山行情景。

  山路崎呕,对于贪图安逸,怯于攀登的人来说,“山行”不可能有什么乐趣。山野荒寂,对于酷爱繁华,留恋都市的人来说,“山行”也不会有什么美感和诗意。此诗一开头就将这一类情况一扫而空,兴致勃勃地说:“适与野情惬”——恰恰跟作者爱好山野风光的情趣相合。下句对此作了说明:“千山高复低。”按时间顺序,两句为倒装。一倒装,既突出了爱山的情趣,又显得跌宕有致。“千山高复低”,这当然是“山行”所见。看见了山野非常喜爱,心中很满足,群山连绵起伏的,时高时低,一个“惬”字,足以体会出当时作者心满意足的心情。“适与野情惬”,则是 “山行”所感。首联只点“山”而“行”在其中。

  颔联进一步写“山行”。“好峰”之“峰”即是“千山高复低”;“好峰”之“好”则包含了诗人的美感,又与“适与野情惬”契合。说“好峰随处改”,见得人在“千山”中继续行走,也继续看山,眼中的“好峰”也自然移步换形,不断变换美好的姿态。第四句才出“行”字,但不单是点题。“径”而曰“幽”,“行”而曰“独”,正合了诗人的“野情”。着一“迷”字,不仅传“幽”、“独”之神,而且以小景见大景,进一步展示了“千山高复低”的境界。山径幽深,容易“迷”;独行无伴,容易“迷”;“千山高复低”,更容易“迷”。著此“迷”字,更见野景之幽与野情之浓。

  颈联“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互文见意,写“山行”所见的动景。“霜落”则“林空”,既点时,又写景。霜未落而林未空,林中之“熊”也会“升树”,林中之“鹿”也要“饮溪”;但树叶茂密,遮断视线,“山行”者很难看见“熊升树”与“鹿饮溪”的野景,作者特意写出“霜落”、“林空”与“熊升树”、“鹿饮溪”之间的因果关系,正是为了表现出那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惟其是“山行”者眼中的野景,所以饱含着“山行”者的“野情”。“霜落”而“熊升树”,“林空”而“鹿饮溪”,很是闲适,野趣盎然。

  苏轼《高邮陈直躬处士画雁》诗云:“野雁见人时,未起意先改。君从何处看,得此无人态?无乃枯木形,人禽两自在!······”梅尧臣从林外“幽径”看林中,见“熊升树”、“鹿饮溪”,那正是苏轼所说的“无人态”,因而就显得“自在”。熊“自在”,鹿“自在”,看“熊升树”、“鹿饮溪”的人也“自在”。

  欧阳修《六一诗话》云:“圣俞尝语余曰:‘诗家虽主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此联就可以说是“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而且还“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熊升树”、“鹿饮溪”而未受到任何惊扰,见得除“幽径”的“独行”者而外,四野无人,一片幽寂;而“独行”者看了。“熊升树”,又看“鹿饮溪”,其心情之闲静愉悦,也见于言外。从章法上看,这一联不仅紧承上句的“幽”、“独”而来,而且对首句“适与野情惬”作了更充分的表现。


【赏析五】

  全诗以“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收尾,余味无穷。杜牧的“白云生处有人家”,是看见了人家。

  王维的“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是看不见人家,才询问樵夫。这里又是另一番情景:望近处,只见“熊升树”、“鹿饮溪”,没有人家;望远方,只见白云浮动,也不见人家;于是自己问自己:“人家在何许”呢?恰在这时,云外传来一声鸡叫,仿佛是有意回答诗人的提问:“这里有人家哩,快来休息吧!”两句诗,写“山行”者望云闻鸡的神态及其喜悦心情,都跃然可见、宛然可想。

“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梅尧臣《苏幕遮·草》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译文】

  含水带露的堤坝远伸,远处的庄园,在如烟似雾的柳色和迷蒙的水汽中,显得那么深杳。雨后初霁,江天一色的晨曦中,到处是萋萋的芳草。荷花初放,多么妖娆。那突然冒出的青草,就仿佛是大地的春袍。艳丽的荷花与嫩绿的小草最为相宜,在雨后的晴空下互相映衬,草分外绿,花分外娇。

  满地的芳草将路边的长亭一个个连接起来,迷漫了远处的大道。那萋萋的芳草,仿佛是埋怨远游的王孙忘记归期。眼见得梨花落尽,春天又快过去了。夕阳残照暮霭沉沉,那翠绿的春草,也好像变得苍老。


【赏析一】

  这首词借咏春草而寄寓情怀。上片描绘春草之碧绿,赞颂少年时光之美。前四句写春草:长堤上露珠晶莹,春草平整而茂密,在如烟绿草的掩映下村舍若隐若现。“雨后江天晓”作用有二:一是用优美的环境衬托春草生机勃发:雨后的早晨,江天开阔,万物澄彻,春草绿意盎然,春光分外明媚;二是为由物及人做铺垫,开启写青春少年的通道。后三句写少年:他们如春草般风华正茂,春风得意。“独有庾郎年最少”,用生机蓬勃的春草衬托宦游少年的青春风采,使春草和少年融为一体:春光与春袍相映生辉,青草与青春嫩色相宜。

  下片渲染苍凉之境,抒发惜春伤春之情。前四句情感陡转,美景转入悲情,写宦游少年“不记归期”,不觉老之将至。后三句将凄怆之情推向高潮,以春喻人,写春色已“老”,落尽梨花,满地残阳。“老”字和上片的“少”、“嫩”等字眼相照应。人由“少”变“老”、草由“嫩”变“老”,表明时光流逝的过程,抒发了春草易枯、春光易逝、人生易老,使人无限伤感的思想感情。上下片感情对比鲜明,寄寓了个人身世的凄婉概叹。


【赏析二】

  上片起首两句写长堤上绿草平整、露光闪烁;远处的别墅如烟绿草掩映下若隐若现。接下来一句总写芳草萋萋。“雨后江天晓”,是用特定的最佳环境来点染春草的精神,通过雨后万物澄彻、江天开阔的明媚物象,活画出浓郁的春意和蓬勃的生机,为下文“少年”的出场作铺垫。“独有庾郎年最少”三句,由物及人,由景入意。“庾郎”本指庾信。庾信是南朝梁代文士,使魏被留,被迫仕于北朝。庾信留魏时已经四十二岁,当然不能算“年最少”,但他得名甚早,“年十五,侍梁东宫讲读”(《庾开府集序》)。

  这里借指一般离乡宦游的才子。“窣地春袍”,指踏上仕途,穿起拂地的青色章服。宋代六、七品服绿,八、九品服青。刚释褐入仕的年轻官员,一般都是穿青袍。春袍、青袍,实为一物,用这里主要是形容宦游少年的英俊风貌。“嫩色宜相照”,指嫩绿的草色与袍色互相辉映,显得十分相宜。以上,作者描摹出春草的芊绵可爱,用遍地春草映衬出臣游少年的春风得意。

  词的下片转而抒写宦游少年春尽思归的情怀。过片二句化用李白《菩萨蛮》词末二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之意。接下来两句,词人流露出对宦海浮沉的厌倦,用自怨自艾的语调表达了强烈的归思。“落尽梨花春又了”,化用李贺《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三月》诗句:“曲水飘香去不归,梨花落尽成秋苑。”以自然界春色的匆匆归去,暗示自己仕途上的春天正消逝。结拍两句渲染了残春的迟暮景象。

  “老”字与上片“嫩”字遥相呼应。于春草的由“嫩”变“老”之中,暗寓伤春之意,而这也正好是词人嗟老、倦游心情的深刻写照。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七云:“梅圣俞欧阳公座,有以林逋词‘金谷年年,乱生春色准为主’为美者,圣俞因别为《苏幕遮》一阕云云。欧公击节赏之。”梅词与林词究竟孰优孰劣,读者诸君自有分解。


【赏析三】

  宋沈义父云:“咏物词,最忌说出题字。”(《乐府指迷》)这首咏草词虽不着一“草”字,却用环境、形象、神态的描绘,将春草写得形神俱备。词中,上片以绮丽之笔,突出雨后青草之美;下片以凄迷之调,突出青草有情,却反落入苍凉之境。

  全词通过上下片的对照,抒发了作者的惜草、惜春的情怀,寄寓了个人的身世之感。全词形象鲜明突出,意境深远含蓄,耐人寻味。


【赏析四】

  这首词是中国文学史上咏春草的三首绝调之一。

  上片以绮丽之笔,突出雨后青草之美,用特定的最佳环境点染了春草的精神;下片以凄迷之调,突出青草有情,却反落入苍凉之境,转而抒写了宦游少年春尽思归的情怀。在词中用映衬手法传写出草之神与情,或实或虚,都鲜明如画,历历在目。上下片的对照,抒发了惜春的情怀,寄寓了身世之感。但无论是当初的春风得意还是如今的嗟老倦游都表达得非常含蓄,只是在精心描绘的意境中微微透出,正表现了他“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主张。


【赏析五】

  梅尧臣(公元1002——1060),字圣俞,宣州宜城人。他的诗很有名,以深远古淡为意,间出奇巧而又“恢嘲讽喻托于诗”。他主张“凡诗,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美矣。必能状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也。”这应当说是很难达到的高度。他的词不多见,《全宋词》只有他的两首。其中一首便是这阕《草》。

  这阕咏春草的词,草色、思绪,两两如烟,组织成了一幅迷蒙如梦,复又清丽胜诗的意境,很是耐人寻味。

  这阕词没有写出主人公,但因为它是透过主人公的视觉和因视觉而引起的思绪所组成的,用幻视和现实交错的镜头而出现,所以我们就觉得主人公又无往而不在。我们读着读着,仿佛我们倒成了那凭栏而远眺的怨女。

  这是一个雨后新晴的春之早晨,宜乎使人眺望。也许眺望者原本无心,只是在这灿烂的阳光下,放眼望去,新绿如烟,江堤也因草色而与汀渚相混合,显不出痕迹。只见那银白色的朝露,淡青的烟霭,使新绿衬得更翠;似乎堤也没有了。柳丛中的别墅,满是春色,也溶合于这一片绿色之中。这是多新鲜明丽而又飘渺迷人的景色呀!于是她望着、望着,忽地,他出现了!依旧是绿色的春衫,走在这如烟的草地。——啊,这正是他去年从这儿走过的样子呀!她忽地一下便回到了过去:春天衬得他是多么的风流英俊啊!原来她一时也没有忘却,如是,这一派凄迷的眼色便都有了着落。

  长亭,是的,这是他应该从那儿回来的地方。然而此时只有一片青草,连刚才的幻影也消失了。——因为她认起真来了,是以幻影消灭。看她怎样由痴迷而省悟,这个过程自必是十分痛苦的。

  忽地,一丝白光从眼前划落。接着又是一片。她将目光收了回来,呀,梨花竟已落满了一地!写梨花也是写她的远望失神之态。残阳多情,为它们抹上了一道温暖的颜色;然而,它又是多么的无情,它岂非正在显示着春天又快过完了么?这就又提醒了她:她又白白地度在这里过了一个春天!她竟是在这里从早望到晚了。于是她在心里埋怨:“你呀,怎不记得就早些时候回来呢?忍心教我的青春和这草儿一样一天天地在这里衰老!”他将这一段怨情和眼前的景色交织得多么的凄凉而美丽!

  这里我们无妨就以我们上面所举的梅尧臣的理论来对照一番。你看他把最最普通他青草写得多么的凄迷。这就不仅写出了春天里的新绿,而且是思人眼中的新绿,确乎能得其神髓的。然而,写一个女子思春,这到底有多大意思呢?他不是说诗要“含不尽之意于言外”的吗?那我们就懂了,他这也不过是“美人迟暮”之老调而已。老调重弹,这就用得着他说的那话,必须“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美矣。”他这“翠色和烟老”,确乎可算得上是“意新语工”的。而且从许多古人都是借花而写美人迟暮之叹看,他能翻花入草,只借一两片梨花,更衬出一派乱碧苍烟,一如这推不开的思绪,这是较之专写落花是更为有气派、更为苍凉沉郁得多的。

  谁人没有见过春草,谁人没有不满足的上进之心?这是生活,然而要把这生活中的情与景交织出一番新的韵味,使人能够为之心动而徘徊咏叹不已的,那就恐怕仅有生活还不够,而必须要出之以艺术的才能始可以的吧?而最动人的莫如这深情所付出的怨望,这就是为什么诗词中多的是怨女之辞。而深情付出得不到回报的,又岂止怨女!

  这就是世界有多大,诗词的涵量也就有多大了。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梅尧臣《陶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译文】

  挖尽了门前泥土用来做瓦,可是自己屋顶上却没有一片瓦,有些人寸指不沾泥土,却居住着瓦片如鱼鳞的高楼大厦。


【赏析一】

  梅尧臣此诗写烧窑工人,就显得十分新颖。这两句有的本子作“十指不沾泥,”“十”字似不如“寸”字尖新,极富家子的根本不劳动。而以“鳞鳞”形容大厦,开象也非常鲜明。诗人用字简练,含意深刻,读之发人深省。

  《陶者》属于反映社会现实和民生疾苦的作品。

  首二句以陶者“陶尽门前土”与“屋上无片瓦”相对比,付出如彼,所得如此,人间之不公尽在其中。后二句以居者“十指不沾泥”与“鳞鳞居大厦”对比,付出如彼,所得如此,人间之不公可想而知。前二句以对比道出,后二句亦以对比道出,前二句与后二句更以对比鲜明令人惊叹。《陶者》一诗正以这种环环相扣的对比,道出了人世间的不公平,表达了对弱者的同情,风格古朴平淡。

  从《陶者》即可看出,梅尧臣不断观察、聚焦日常生活的种种细节,在生活场景和人生经历中开拓、寻找前人未曾注意的题材,或在写前人写过的题材上翻新,开宋诗好为新奇、力避陈熟的风气。梅诗构思奇巧而取材平平,用意深远而出之淡然,感情深厚而语句平淡,寓奇峭于朴素,外枯中膏,淡而有味,这是梅诗的创造与追求,也是宋诗的审美取向。


【赏析二】

  梅尧臣认为,写诗当是“因事有所激,因物兴以通。”这首直接反映封建社会贫富悬殊,尖锐对立的五言绝句,是他这一思想的具体体现。

  这首诗采用对比的手法,有力地揭露了劳动人民的劳动果实被剥削者所掠夺的不合理现象。一二两句写贫者,一个“尽”字,一个“无”字,写得何等鲜明!三四两句写富者,一个“不”字,一个“居”字,用得何等贴切!两咱截然不同的形象,呈现在读者的面前。此诗风格平淡,状物鲜明,含意深远,是对封建社会贫才劳无所获,富劳而获的有力抨击和辛辣讽刺,受到了后世劳动人民的推崇与喜爱。


【赏析三】

  这首诗的首句开门见山,紧紧扣题,写陶者付出劳动的巨大,也暗示出他烧砖瓦之多。第二句笔锋一转,写陶者居住的房屋却是“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写“居大厦”者的生活,他们指不沾泥,居住的却是高屋大厦,上面的瓦片排列得如鱼鳞般整齐细密。这指不沾泥与鳞鳞大厦又构成一鲜明的反差。陶者的“陶尽门前土”,居大厦?的“十指不沾泥”;陶者的“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者的“鳞鳞居大厦”,两两相形,劳与逸、贫与富构成强烈的对比。

  诗人正是以这种多层次的对比,揭示了诗的主旨。


【赏析四】

  在梅尧臣反映现实的诗篇中,《陶者》一诗最为后人所传诵。诗中通过陶者的生活,揭示了封建社会中一个带有普遍性质的不合理现象:劳动者不能享有自己的劳动果实,不劳而获者却可以安享他人的成果。字里行间交织着诗人的同情与愤怒。这首小诗取材新、立意深。

  在立意上,诗人的着眼点不是陶者劳动的艰辛,而是揭示现实的不合理。诗虽短小,却有巨大的概括力。


【赏析五】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宣城人,官至屯田都官员外郎。他在仕途上极不得意,在诗坛上却享有盛名。他对社会极为关心,对劳动人民极为同情。以此为背景,写下了不少反映民生疾苦,揭露阶级对立的诗篇,梅尧臣写下了这首五言绝句《陶者》就是其中之一。

  首句“陶尽门前土” ,诗的一开篇就用“陶”字来扣题。“陶尽”,即挖光土来制陶器。一个“尽”字,语虽平常,却蕴含着无限的意蕴。人们细细品味,我们眼前仿佛出现这样一幅图画:一群浑身是泥的陶工,衣不蔽体,蓬头垢面,正挥汗如雨地制作陶器,他们挖光了门前一座座高山,制成了各式各样的陶器,堆积如山。一个“尽”字留给人们无限想象的空间。

  第二句“屋上无片瓦。”瓦,木是陶工们烧制的,每一片瓦无不有他们的汗水与辛劳。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陶者却“上无片瓦”。诗人没有在陶者贫困生活的其他方面落笔,而是抓住屋上无瓦这一点来着显。陶者“陶尽门前土”与“屋上无片瓦”作明显对比,付出如彼,所得如此,人间之不公尽在其中。这样的特写境头,非常形象地概括,生动无比。按理说,“劳工神圣”,耕耘必得回报,他早该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屋上无片瓦”,却是杂乱的茅草盖房,这是一个多么生动鲜明的对比!这不能不使人想起“泥瓦匠住草房,卖盐的喝淡汤,种田的吃菜糠,织布的穿的是破衣裳”,的社会民谣来。在那个社会里,劳动者劳而无获,命运悲苦,实现不了正常的生活需求,已历历在目。

  第三句“十指不沾泥” ,写统治者不劳而获。“十指不沾泥,”“十”字似不如“寸”字尖新,富家子弟们的根本不劳动,没有一根指头沾泥,表面看来这是一个清秀的形象,实际上是反讥。古代反映封建统治者不劳而获的诗很多。如唐人孟郊的《织妇词》、宋人张俞《蚕妇诗》等,多着眼于衣着。郑谷的《偶书》、于濆的《辛苦行》,虽从耕者长饥入手,但总的来说,题材仅限于男耕女织。相比之下,梅尧臣此诗写得十分新颖,让人出其不意。

  尾句“鳞鳞居大厦” ,以“鳞鳞”形容大厦,看来很有气势,越是有气势,越能反映出陶者的辛苦和社会的不公。这“鳞鳞大厦” 里居住着谁?是陶者吗,根本不是,而却是一些“十指不沾泥”的贵秀 。挖尽了门前泥土用来做瓦,可是自己屋顶上却没有一片瓦,有些人寸指不沾泥土,却居住着瓦片如鱼鳞的高楼大厦。诗人用字简练,含意深刻,读之发人深省。 前二句以对比道出,后二句亦以对比道出,前二句与后二句更以对比鲜明,令人惊叹。

  梅尧臣提倡诗“平淡”,主张诗歌必须写实,要有“兴”、“寄”,创作的目的是为了“刺”与“美”这是一首五言绝句。在短短的二十个字中,诗人运用对比的手法,把长年辛劳而居室简陋的陶者与不劳而获的统治阶级作对比,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以及对不劳而获的统治阶级强烈的愤慨。与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异曲却同工之妙。从《陶者》也可看出,梅尧臣不断观察、聚焦日常生活的种种细节,在生活场景和人生经历中开拓、寻找前人未曾注意的题材,或在写前人写过的题材上翻新,开宋诗好为新奇、力避陈熟的风气。在这首诗里,构思奇巧而取材平平,用意深远而出之淡然,感情深厚而语句平淡,表现他的审美取向。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