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范成大的诗词_范成大的诗词翻译_范成大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4-12     浏览次数:0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译文】

  白天在田里锄草,夜晚在家中搓麻,村中男男女女各有各的家务劳动。小孩子虽然不会耕田织布,也在那桑树阴下学着种瓜。


【赏析一】

  《四时田园杂兴》是诗人退居家乡后写的一组大型的田家诗,共六十首,描写农村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景色和农民的生活,同时也反映了农民遭受的剥削以及生活的困苦。

  这是其中的一首,描写农村夏日生活中的一个场景。


【赏析二】

  首句“昼出耘田夜绩麻”是说:白天下田去除草,晚上搓麻线。“耘田”即除草。初夏,水稻田里秧苗需要除草了。这是男人们干的活。“绩麻”是指妇女们在白天干完别的活后,晚上就搓麻线,再织成布。这句直接写劳动场面。次句“村庄儿女各当家”,“儿女”即男女,全诗用老农的口气,“儿女”也就是指年轻人。“当家”指男女都不得闲,各司其事,各管一行。第三句“童孙未解供耕织”,“童孙”指那些孩子们,他们不会耕也不会织,却也不闲着。他们从小耳濡目染,喜爱劳动,于是“也傍桑阴学种瓜”,也就在茂盛成阴的桑树底下学种瓜。这是农村中常见的现象,却颇有特色。结句表现了农村儿童的天真情趣。

  诗人用清新的笔调,对农村初夏时的紧张劳动气氛,作了较为细腻的描写,读来意趣横生。


【赏析三】

  这首诗表现了纯洁轻巧、烂漫无邪的可爱的童真;最难得的是,诗中反映了儿童普遍具有的“模仿”和“表现”的心理特性。


【赏析四】

  《四时田园杂兴》是南宋诗人范成大退居家乡后写的一组大型的田家诗,分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冬日五部分,每部分各十二首,共六十首。诗歌描写了农村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景色和农民的生活,同时也反映了农民遭受的剥削以及生活的困苦。


【赏析五】

  乡下人家的生活可真有趣。清早,家里的男人们刚吃过早饭,就头戴草帽,扛着锄头去田地里干活去了。他们在田间干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一下,渴了,就喝几口凉水。烈日当空,火红的太阳把他们的皮肤晒的黝黑,辛勤的汗水流到了田间,但他们从不叫苦,也不叫累,一直干到太阳落山才回家。女人们呢,在家里也非常的忙碌,除了做饭,还要缝补衣服、绣花、和织布。傍晚的时候,干完农活的男人们回到家中,吃过晚饭,又和家人一起搓麻绳,一直忙碌到深夜。

  农家儿女个个都是勤劳的,能干的。织布,绣花,种瓜,样样拿手,乡村每天都是一片繁忙、热闹的景象。他们的生活充实而忙碌,因为他们在编织幸福的生活。

  大人在田间忙碌的时候,小孩子也不闲着,尽管他们还不会耕田织布之事,但他们总会约上自己的好伙伴,三三两两来到高大粗壮、茂盛成荫的桑树底下,拿起铲子,模仿着大人的样子学起种瓜……

  美丽的乡村,勤劳的人们,懂事的小孩,构成了一幅和谐美丽的乡村风景图。

“辛苦孤花破小寒,花心应似客心酸。”范成大《窗前木芙蓉》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辛苦孤花破小寒,花心应似客心酸。

  更凭青女留连得,未作愁红怨绿看。


【译文】

  冒着秋日的微寒,孤单的木芙蓉努力盛开着。

  它们心中的酸楚应当与客居他乡的游子是相同的吧。

  但任凭风霜连续不断地摧残,

  木芙蓉也决不会像那些凋零败落的花草一般愁怨不已。


【赏析一】

  这是诗人早期作品,写秋天盛开的木芙蓉花不怕寒霜,傲然怒放,没有一般的花那样纤弱,动不动就是“愁红怨绿”的可怜样子。

  作者借木芙蓉表现了自己少年时的意气风发、昂扬不凡的气度。


【赏析二】

  此诗前两句意思是:孤独凄清的木芙蓉,冒着初秋寒意而开,花的心就像作者自己的心一样,凄楚不已。“辛苦”一句语出黄庭坚《送曹子方福建路运判兼简运使张仲祺》诗:“山驿官梅破小寒”。后两句意为:哪怕寒霜常留不去,木芙蓉也不会如春天的那些娇嫩花儿一样,容易凋谢。

  诗中很好地融物以情,喻己以物,浑成一体,了无痕迹。此诗是作者咏物诗中的佳作。诗句详析:“辛苦孤花破小寒”用拟人手法写出了木芙蓉冒着秋天的微寒,努力的开放。“辛苦”点出了环境的恶劣,“孤花”写出了其它的花儿都已经凋谢,只有木芙蓉还在坚强的开放。就像“岁寒,而知松柏之后凋也”里讲得一样,在恶劣的环境下还能美丽的绽放的木芙蓉,品格有是多么的坚贞不屈。“花心应似客心酸”也是用拟人手法,点出花的心情和人的心情想来应该是一样的,是那么的艰辛。

  其实这里诗人是以木芙蓉自比,也点出了他正处于比较艰辛的环境里。“更凭青女留连得”,青女就是传说中主管霜雪的女神。青女留连不走,意思就是霜雪不停,继续肆虐。整句话的意思就是任凭霜雪肆虐,我也不怕。就如同《海燕》里说的那样:“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未作愁红怨绿看”中的“愁红怨绿”是指那些残败的花儿,整句的意思就是说木芙蓉不会像一般的花朵一样,经受不起霜雪的摧残,霜雪一来,就残败不堪。而木芙蓉在霜雪中却能开放出美丽的花朵。


【赏析三】

  “辛苦孤花破小寒”用拟人手法写出了木芙蓉冒着秋天的微寒,努力的开放。“辛苦”点出了环境的恶劣,“孤花”写出了其它的花儿都已经凋谢,只有木芙蓉还在坚强的开放。就像“岁寒,而知松柏之后凋也”里讲得一样,在恶劣的环境下还能美丽的绽放的木芙蓉,品格有是多么的坚贞不屈。“花心应似客心酸”也是用拟人手法,点出花的心情和人的心情想来应该是一样的,是那么的艰辛。

  其实这里诗人是以木芙蓉自比,也写出了他自己也正处于比较艰辛的环境里。“更凭青女留连得”,青女就是传说中主管霜雪的女神。青女留连不走,意思就是霜雪不停,继续肆虐。整句话的意思就是任凭霜雪肆虐,我也不怕。就如同《海燕》里说的那样:“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未作愁红怨绿看”中的“愁红怨绿”是指那些残败的花儿,整句的意思就是说木芙蓉不会像一般的花朵一样,经受不起霜雪的摧残,霜雪一来,就残败不堪。而木芙蓉在霜雪中却依然能开放出美丽的花朵。


【赏析四】

  这是石湖早年的作品,借花抒怀,表示自己虽然漂泊而未逢时,但决不向命运低头的坚强意志。诗中很好地融物以情,喻已以物,浑成一体,了无痕迹。是作者咏物诗中的佳作。


【赏析五】

  首句点明木芙蓉生长的地方,就是在小池的南边。第二句“雨后霜前着意红”,用了拟人的手法,写木芙蓉风吹雨打之后,在寒霜的侵扰之下,用心努力地开放出美丽的花朵,突出了木芙蓉不畏艰难、无惧风霜的特性。“犹胜无言旧桃李”借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故:西汉时候,有一位勇猛善战的将军,名叫李广,一生跟匈奴打过七十多次仗,战功卓著,深受官兵和百姓的爱戴。李广虽然身居高位,统领千军万马,而且是保卫国家的功臣,但他一点也不居功自傲。他不仅待人和气,还能和士兵同甘共苦。每次朝廷给他的赏赐,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部下,就把那些赏赐统统分给官兵们;行军打仗时,遇到粮食或水供应不上的情况,他自己也同士兵们一样忍饥挨饿;打起仗来,他身先士卒,英勇顽强,只要他一声令下,大家个个奋勇杀敌,不怕牺牲。这是一位多么让人崇敬的大将军啊!

  后来,当李广将军去世的噩耗传到军营时,全军将士无不痛哭流涕,连许多与大将军平时并不熟悉的百姓也纷纷悼念他。在人们心目中,李广将军就是他们崇拜的大英雄。汉朝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在为李广立传时称赞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意思是说,桃李有着芬芳的花朵,甜美的果实,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仍然会吸引人们到树下赏花尝果,以至树下都走出一条小路。李广将军就是以他的真诚和高尚的品质赢得了人们的崇敬。诗人在这里说木芙蓉“犹胜无言旧桃李”,就是说它的品格比桃李更让人敬佩。“一生开落任东风”写出了木芙蓉的从容与淡定,不管风吹雨打,不管环境多么的恶劣,也按自己的本性,自开自落。这是一种潇洒,从容自在的形象,诗人好像是在写木芙蓉的品格,实际上是托物言志。抒发自己也要像木芙蓉那样,不管环境有多恶劣,不管有多么的艰难,也依然从容淡定,坚持走自己的路。

“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范成大《忆秦娥·楼阴缺》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楼阴缺,栏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烟,罗帏黯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译文】

  楼阴缺处,栏杆的影子静静地躺在东厢房前,空中皓月一轮。月儿照东厢,满天露冷风清,杏花洁白如雪。

  隔着烟雾,听催促时光的漏壶下,铜龙滴水,声如哽咽。厢房里帷幕昏暗,灯儿结了花。灯儿结了花,我只做了一会儿春梦,便游遍了辽阔的江南。


【赏析一】

  据周必大撰《范公成大神道碑》记载,成大于淳熙三年(1176)春在四川制置使任上辞官归家养病(四年五月成行 ),病中还为国操劳,上书言兵民十五事,使宋孝宗赵深受感动。所以这组词可能有此寄托,并可能作于此次居家养病时。这里提到寄托,只是为了说明作者的原意。


【赏析二】

  《忆秦娥·楼阴缺》是南宋词人范成大创作的一首词。词着重描绘春日晚景,以抒愁情。

  上片写室外景色。 月照东厢,栏干影斜。风露满天,杏花似雪。下片抒写怀人的幽思。罗帏暗淡,金漏声咽,梦境虽好,而片时相会,离愁苦多。全词委婉含蓄,清疏雅洁。


【赏析三】

  全词描写春闺少妇怀人之情,也亦写寄托之情也就是托词中少妇的怀人之情寄作者本人的爱君之意。词分为上下两阙描写的情景十分真切,是组词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一篇。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词的上阙写楼外月色夜景。楼阴缺处,月光向东厢投下了栏杆的影子。影向东,则月偏西;月偏西,则夜已深。“东厢月”三字,按词牌格式规定,须重出。后出三字属下句,则浩然风露,似雪杏花,尽被包容在这月光下的银色世界里。“杏花”,为点季节,也是春夜外景迷人画面的主体,青春寂寞之怜惜情绪,已暗暗蕴含其中。李白以“床前明月光”引发故乡之思,这里写深夜月色,也为后半首写闺阁愁思不眠,先作环境和心情的烘染。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词的下阕写到的那位怀人念远的闺中少妇,深藏在这座幽雅的园林之中,其风姿的秀美、心性的柔静和心情的惆怅,也就可想而知了。给人一种见其景感其人的感觉。所以,上下阕之间看似互不相属,实际上还是非常一致的。然后转写少妇的愁思。她独卧罗帏之中,心怀远人,久不能寐。此时燃膏将尽,灯芯结花,室内光线越来越暗淡,室外则夜露已落,一切都这么沉寂,只有漏壶上的铜龙透过烟雾送来点点滴滴的漏声。在愁人听来,竟似声声哽咽。作者这里并不直接写人的神态,而是更深一层,借暗淡的灯光和哽咽的漏声造成一种幽怨的意境,把人的愁苦表现得十分真切。特别是“隔烟催漏金虬咽”找人一句,尤见移情想象的奇思。又写少妇的幽梦,又重叠前句末三字,突出灯光的昏暗,然后化用岑参《春梦》诗“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二语,表现少妇的迷离惝恍之情。

  人倦灯昏,始得暂眠片刻,梦魂忽到江南,境界顿觉开阔。然而所怀念的人又在哪?梦中是否能见到?作者却不写出来,让读者自去想象。这样写,比韦庄《木兰花》中的这句 “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意思更含蓄,更意味深长。


【赏析四】

  范成大共有五首《忆秦娥》,都抒写闺怨,这首最精彩。

  上片描写春天月夜景色。这是一个静谧的月夜,高楼在树阴遮蔽下露出一角,一轮明月照东厢,栏杆的影子洒在地上。东厢明月照四方,朗月中清风徐来,可一“露”字却露端倪,女主人公深夜不眠,独在月下痴情思念。可无一字直写。下片写回到楼内闺房的倩影。隔着熏炉的烟气朦胧,计时的铜龙呜咽着,催促滴漏的水声,纱罗的帏帐暗淡,灯花已烧得焦凝。首句的“催”和“咽”以及上片的“风”都是以动衬静,但多了暗暗的愁恨。灯花焦凝,我进入短暂美妙的春梦,于是有了后面梦到江南的慰藉,以夜月实景起,以春梦虚境止。静谧和温馨掩盖了淡淡的离愁,确别有风味。


【赏析五】

  此词写春夜闺思。

  先言室外。楼阴缺,谓小楼在绿树掩映之下只露出一角红楼。诗人很懂得藏与露的辩证法,要写树密楼深,恰恰要用密中之疏,深藏中之微露来表现。月光就透过这一角射进小楼的东厢。“栏干影卧东厢月”是倒装句。东厢月照,使栏杆影卧于楼板,说明月已偏斜。楼外,风寒露重,杏花如雪,缀满枝头。这是一幅多么静谧、优美、空灵的画面!

  下片言室内。炉香,是闺房必备之物。言静,则“炉烟直”,说相思之惆怅,则“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此言“隔烟”,表现了空间的杳远心态。“催漏”,是写时不我待的生命意识。金虬(qíu),即古代计时器──“漏”上所装的铜制的龙头。龙头滴水,其声断续如咽。如李商隐《深宫》诗也有“玉壶传点咽铜龙”的描写。“咽”,又暗示着闺中人的凄咽之情。此时,红烛忽然结花,灯光暗淡下来。古人认为,灯烛结花,预示着喜讯将临。喜从何来?原来罗帏中之人已魂驰江南千里,于片时春梦中,和所爱之人相见。岑参《春梦》诗:“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片时”与“天阔”,形成短促的时间与杳远的空间的强烈对比。只有在梦中,才能征服它,超越时空,使心灵的缺失得到暂时的弥补。但是,一觉醒来,依旧灯昏帘垂,天涯香隔。所闻唯有铜龙咽漏,所见唯有淡月疏花!

  此词用空灵之笔写深浓之情,清疏雅丽,感人至深。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昼出耘田夜绩麻,

  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

  也傍桑阴学种瓜。


【译文】

  白天锄地,夜晚搓麻,

  农家男女都帮着父母做事,干家务,让父母休息。

  小孩子哪里懂得种田织布之事,

  也学着大人在桑树阴下种瓜。


【赏析一】

  这首诗描写农村夏日生活中的一个场景。

  首句“昼出耘田夜绩麻”是说:白天下田去除草,晚上搓麻线,“绩”是搓的意思。“耘田”即除草。初夏,水稻田里秧苗需要除草了。这是男人们干的活。“绩麻”是指妇女们在白天干完别的活后,晚上就搓麻线,再织成布。这句直接写劳动场面。次句“村庄儿女各当家”,“儿女”即男女,全诗用老农的口气,“儿女”也就是指年轻人。“当家”指男女都不得闲,各司其事,各管一行。第三句“童孙未解供耕织”,“童孙”指那些孩子们,他们不会耕也不会织,却也不闲着。他们从小耳濡目染,喜爱劳动,于是“也傍桑阴学种瓜”,也就在茂盛成阴的桑树底下学种瓜。这是农村中常见的现象,却颇有特色。结句表现了农村儿童的天真情趣,诗人用清新的笔调,对农村初夏时的紧张劳动气氛,作了较为细腻的描写,读来意趣横生。


【赏析二】

  这首诗以朴实的语言、细微的描绘,热情地赞颂了农民紧张繁忙的劳动生活。前两句写乡村男耕女织,日夜辛劳,表现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和敬重。后两句生动地描写了农村儿童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的情景,流露出对热爱劳动的农村儿童的赞扬。诗中描写的儿童形象,天真纯朴,令人喜爱。

  全诗有概述,有特写,从不同侧面反映出乡村男女老少参加劳动的情景,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赏析三】

  比兴,是我国古代诗歌常用的技巧。比是比喻,兴为寄托。郑玄说:“比”是“见今之失,不敢斥言,取比类以言之”。“兴”是见今美,嫌于媚谀。取善事以喻劝之“。比、兴两法在我国诗歌创作中源远流长,从《诗经》起就已开始运用。儒家诗论把比兴列为风、赋、比、兴、雅、颂”六义“的两种。除诗歌外,现代散文、小说等也常用比兴手法。所谓”比“,按照朱熹的解释是”以彼物比此物也“,其实就是比喻。它通过具形具色的事物比所要写的事物,使之形象、生动、具体。所谓”兴“,即”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诗用形象思维,离不开比兴两法。因此,比与兴构成了诗的两种技巧。

  南宋诗人范成大退居家乡后写的一组大型的田家诗,分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冬日五部分,每部分各十二首,共六十首。诗歌描写了农村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景色和农民的生活,同时也反映了农民遭受的剥削以及生活的困苦。这组大型的田家诗被范成大定名为《四时田园杂兴》。为什么这么定名?让我来告诉你。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句话真那么简单吗?范成大认为‘学而时习之’是春夏秋冬四时之学,四时之学范围太大,中国是男耕女织为主的农业社会为主,退居田园的范成大,从儒家《论语》启蒙,获取功名后从政几十年,一旦退隐田园,结合其田园生活再来领悟”学而时习之“的道理,可谓老而爱学,兴致正浓。自陶渊明开启田园诗后,把田园生活杂入到诗兴,这是‘杂兴’的字面理解,可谓诗歌艺术源头之一。

  把田园生活杂入到诗作中,借田园日常生活所见寄托生活情趣。人生的真谛在于热爱生活,那是诗作中显而易见的东西,一直沿袭这样的赏析宗旨来解读诗文,那距离鉴赏的真意差得太远。因为这样的解读,不能提高我们的写作水平和阅读水平;这样凭感觉泛泛而谈,不能把学生的思维水平提高,一百年的白话文实践告诉我们,现代科技的突破,竟然对我们理解‘学习’一词的真意,毫无帮助。


【赏析四】

  这首诗写初夏江南的田园景色。诗中用梅子黄、杏子肥、麦花白、菜花稀,写出了夏季南方农村景物的特点,有花有果,有色有形。前两句写出梅黄杏肥,麦白菜稀,色彩鲜丽。

  诗的第三句,从侧面写出了农民劳动的情况:初夏农事正忙,农民早出晚归,所以白天很少见到行人。最后一句又以”惟有蜻蜓蛱蝶飞“来衬托村中的寂静,静中有动,显得更静。后两句写出昼长人稀,蜓飞蝶舞,以动衬静。


【赏析五】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昼出耘田)》是一首七言绝句。诗人所写,为乡村日常中之平凡景象。诗人在巧妙描写中,不但描写了农村人的勤劳,也暗示了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

  诗歌首句写道:”昼出耘田夜绩麻。“意思是说,白昼在田地耕耘,夜间在屋中纺线。”耘“即耕。这解决吃饭问题;”绩“即织。一个”耘“字和一个”绩“字,不但表明了纯粹的乡间生活,而且也表明了劳动者生活的艰辛——夜以继日的劳动。同时,诗人通过”昼出耘田夜绩麻“,反映了中国劳动人民的勤劳。

  接着写道:”村庄儿女各当家。“这一句紧承上句而来,诗人介绍了”耘田“与”绩麻“的主人公——”村庄儿女“。”儿女“这里是指晚辈们。”村庄儿女“已经”各当家“了,也就是说,在农村,这些刚成人的”儿女“们已经支撑起了门户,承担着家庭之重任了,而且暗示了”穷人孩子早当家“的思想。我们从”儿女“一词中,感受到诗人对这些”儿女“们的怜爱,以及骄傲之情。

  诗人写了”儿女“辈,接着写道:”童孙未解供耕织。“意思是说,童孙辈,并不懂得耕织,也就不会与”儿女“们一起劳作。其中,”未解“二字很妙,不但表明孙辈还小,不懂得耕织的意义,而且也为后面引出结句”也傍桑阴学种瓜“奠定了基础。

  所以,诗人最后写道:”也傍桑阴学种瓜。“上句说童孙辈”未解“”耕织“,而这里突然用了一个”也“字一转,”童孙“却在桑阴下学种瓜呢。这个”也“字,很有意义,出了具有转折意义外,也暗示了孙辈主动的学习。可以说,诗人在结尾告诉我们,儿孙之父母的夜以继日的”耕“”绩“,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童孙辈的幼小心灵,同时也暗示了孩子的教育在于长辈们的身体力行,让孩子们在劳动过程中学习。更为重要的是,诗人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华民族就是这样一个生生不已,具有勤劳、奋进精神的民族。

  在艺术上,这首诗歌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人物描写,跨越度大

  这首诗歌中,诗人写当家的”儿女“,写了”学种瓜“的”童孙“,以及如自己一般年纪的老一辈。在这线性发展的过程中,不但表现农村朴实的生活,而且表现了人类发展状态。

  其次,细节描写,表现思想

  诗歌的第一句和第四句,诗人抓住细节进行描写,形象而具体地突出了农村劳动的情况,以及上辈对下辈的影响。

  再次,以小见大,回味无穷

  诗歌抓住特有的劳作生活,在纵横交织中巧妙地揭示着华夏民族生存发展的奥秘,引人思索,让人回味无穷。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范成大《秦楼月》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译文】

  楼阁在树阴遮蔽下露出一角,一轮明月照东厢,栏杆阴影斜卧在地面上。隔着徕炉的烟气朦胧,计时的铜龙鸣咽着催促滴落的水声,纱罗的帏帐暗淡,灯花已烧得焦凝。灯光焦凝,我进入短暂美妙的春梦,梦见了江南辽阔的晴空。


【赏析一】

  这首词着重描绘春日晚景,以抒愁情。上片写室外景色。月照东厢,栏干影斜。风露满天,杏花似雪。下片抒写怀人的幽思。罗帏暗淡,金漏声咽,梦境虽好,而片时相会,离愁苦多。全词委婉含蓄,清疏雅洁。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言室外之景,月斜花影,境极幽俏。下阕言室内之人,灯昏欹枕,梦更迷茫,善用空灵之笔,不言愁而愁随梦远矣。

  唐圭璋《唐宋词选注》:“片时春梦”,是说梦中相会,好景苦短。“江南路遥”则指故乡路远,离愁偏多。郑文焯《绝妙好词校录》:范石湖《忆秦娥》“片时春梦,江南天阔”,乃用岑嘉州“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诗意,盖櫽括余例也。


【赏析二】

  全词描写春闺少妇怀人之情,也亦写寄托之情也就是托词中少妇的怀人之情寄作者本人的爱君之意。词分为上下两阙描写的情景十分真切,是组词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一篇。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词的上阙写楼外月色夜景。楼阴缺处,月光向东厢投下了栏杆的影子。影向东,则月偏西;月偏西,则夜已深。“东厢月”三字,按词牌格式规定,须重出。后出三字属下句,则浩然风露,似雪杏花,尽被包容在这月光下的银色世界里。“杏花”,为点季节,也是春夜外景迷人画面的主体,青春寂寞之怜惜情绪,已暗暗蕴含其中。李白以“床前明月光”引发故乡之思,这里写深夜月色,也为后半首写闺阁愁思不眠,先作环境和心情的烘染。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词的下阕写到的那位怀人念远的闺中少妇,深藏在这座幽雅的园林之中,其风姿的秀美、心性的柔静和心情的惆怅,也就可想而知了。给人一种见其景感其人的感觉。所以,上下阕之间看似互不相属,实际上还是非常一致的。然后转写少妇的愁思。她独卧罗帏之中,心怀远人,久不能寐。此时燃膏将尽,灯芯结花,室内光线越来越暗淡,室外则夜露已落,一切都这么沉寂,只有漏壶上的铜龙透过烟雾送来点点滴滴的漏声。在愁人听来,竟似声声哽咽。作者这里并不直接写人的神态,而是更深一层,借暗淡的灯光和哽咽的漏声造成一种幽怨的意境,把人的愁苦表现得十分真切。特别是“隔烟催漏金虬咽”找人一句,尤见移情想象的奇思。又写少妇的幽梦,又重叠前句末三字,突出灯光的昏暗,然后化用岑参《春梦》诗“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二语,表现少妇的迷离惝恍之情。

  人倦灯昏,始得暂眠片刻,梦魂忽到江南,境界顿觉开阔。然而所怀念的人又在哪?梦中是否能见到?作者却不写出来,让读者自去想象。这样写,比韦庄《木兰花》中的这句 “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意思更含蓄,更意味深长。


【赏析三】

  这首词表达了一种朦胧的情绪。霜月、楼阴、风露、杏花等组合成的月夜景色,能引起无限遐思。又由室内诸景而勾起团圆之念。

  如果说这是词人出使金国怀念南方之作,那么,“楼阴缺”,便带痛惜河山破碎之意了。


【赏析四】

  春闺怀远是词的传统题材,前人所写极多,但往往“采滥忽真”(《文心雕龙·情采》),过于浓华而缺少新意。此词却“纯任自然,不假锤炼 ”(《 蕙风词话》),显得淡朴清雅,没有陈腐的富贵气和脂粉气。

  写环境不事镂金错银的雕绘,只把花月楼台的清淡景色自然地写出来;写人物不事愁红惨绿的夸饰,只把长夜难眠的凄苦心情真实地写出来 。一切都“不隔,不做作”(张《丛碧词话 》),从而创造出一种天然的美。在情感的表现上,词人亦能突破常规,独辟蹊径,即不作“ 斜倚银屏无语,闲愁上翠眉”《定西番》一类的正面描写 ,也不作“为君憔悴尽,百花时”(温庭筠《南歌子》)一类的直接抒情,更不作“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 ”《三字令》一类的多余解说,却借月幽花素的园林景色暗示她情怀的寂寞孤独,借漏咽灯昏的环境气氛烘托她心绪的凄凉愁苦,“侧出其言,旁通其情,触类以感,充类以尽”《复堂词录叙》,既新颖,又厚重。


【赏析五】

  范成大词集中共有五首《 秦楼月》,都是写春闺少妇怀人之情的。前四首分写一天中朝、昼、暮、夜四时的心绪,后一首写惊蛰日的情思,为前四首的补充和发展。看来这五首词是经过周密构思的一个整体,绝非文字游戏,亦非实写闺情,而是别有寄托的作品。

  所谓寄托,即托词中少妇的怀人之情寄作者本人的爱君之意。这在宋词中也是很常见的。据周必大撰《范公成大神道碑》记载,成大于淳熙三年(1176)春在四川制置使任上辞官归家养病(四年五月成行 ),病中还为国操劳,上书言兵民十五事,使宋孝宗赵深受感动。所以这组词可能有此寄托,并可能作于此次居家养病时。这里提到寄托,只是为了说明作者的原意。

  至于这组词的价值,则主要在于表现情景的艺术技巧,因此还是可以把它们当作真实的闺情词来欣赏。

  这里选的是上述组词的第四首。此词描写闺中少妇春夜怀人的情景十分真切,是组词中艺术价值最高的一篇。词的结构是上阕描绘园林景色,下阕刻画人物心情。初拍写环境的幽静。楼阴之间,皓月悬空,栏干的疏影静卧于东厢之下。一派清幽之景更显露寂寞之情。次拍写环境的清雅。先重叠“东厢月”一语,强调月光的皎洁,然后展示新的景象,天清如水,风淡露落一片盛开的杏花,在月光照映下明洁如同白雪。满园素淡之香,隐寓空虚之感。以上纯用白描,不饰华采,但一座花月楼台交相辉映的幽雅园林却清晰可见。写景是为了写人。下阕要写到的那位怀人念远的闺中少妇,深藏在这座幽雅的园林之中,其风姿的秀美、心性的柔静和心情的惆怅,也就可想而知了。给人一种见其景感其人的感觉。所以,上下阕之间看似互不相属,实际上还是非常一致的。

  换拍写少妇的愁思。她独卧罗帏之中,心怀远人,久不能寐。此时燃膏将尽,灯芯结花,室内光线越来越暗淡,室外则夜露已落,一切都这么沉寂,只有漏壶上的铜龙透过烟雾送来点点滴滴的漏声。在愁人听来,竟似声声哽咽。这里并不直接写人的神态,而是更深一层,借暗淡的灯光和哽咽的漏声造成一种幽怨的意境 ,把人的愁苦表现得十分真切。“隔烟催漏金虬咽”一句,尤见移情想象的奇思。歇拍写少妇的幽梦,又重叠前句末三字,突出灯光的昏暗,然后化用岑参《 春梦 》诗“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二语,表现少妇的迷离惝恍之情。人倦灯昏,始得暂眠片刻,梦魂忽到江南,境界顿觉开阔。然而所怀之人又在何处?梦中得相见否?作者却不写出来,让读者自去想象。这样写,比韦庄《木兰花》歇拍直说“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意思更含蓄,更意味深长。

“东风无力,欲避还休。”范成大《眼儿媚》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避还休。


【译文】

  温融融的阳光穿光飘浮的紫云落到平地,景色美天气暖,敞开了轻轻的皮衣。今人困倦的天气,令人陶醉的花香,正午酣梦时扶着头醉态迷离。春日的慵懒恰似池塘里静静的春水,水面上一片涟漪就像春愁乏起。碧水缓缓波荡,东风柔软无力,水面像要皱起微波又将微波抹去。


【赏析一】

  词前原有小序,云:“萍乡(即今江西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据范成大《骖鸾录》:“乾道(宋孝宗年号)癸巳(1173)闰正月二十六日,宿萍乡县,泊萍实驿。”即指此。

  词写春慵。日脚,日光穿过云层射到平地,其光束显出厚重的色泽,故称日脚。此言雨后初晴,春日穿透春云射出,只觉地面紫烟浮泛,暖气薰薰,令人酣困。于是脱去冬衣,初试轻裘。以下连用四字句,以“天气”结上,以“困人”启下,如此天气,加之舆马悠颤,花香袭人,使人不胜其慵乏。遂小憩柳塘,扶头渐入梦乡。

  下片极写春慵。先用眼前景作比喻:春慵正如春塘水,如縠之细纹微皱。縠(hù),一种丝织的轻纱。愁,指初春给人带来的莫名的惆怅。春,是万物萌动的季节;是新的一年的开端;所以,常常激起人的生命意识,引起心海的波澜。冯延巳《谒金门》的名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就曾形象地表现了春天带来的人心的波动。溶溶,春水泛溢貌;洩洩,春波微荡貌。一塘春水,盈盈漾漾,在和软东风吹拂下,刚泛起涟漪,又复归平静。而春之慵困、怅惘,如有所失,如有所待的心情亦如此水。这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别有滋味的淡淡的闲愁;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只好欲说还休的幽忧。

  历代词评家很赞赏这首词,评为“字字温软,着其气息即醉”(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俞陛云则说,下片五句“借东风皱水,极力写出春慵,笔力深透,可谓入木三分”(《唐五代两宋词选释》)。


【赏析二】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日脚“,云缝斜射到地面的日光。”紫烟“,映照日光的地表上升腾的水气。”酣酣“,其色调之深。这一句是写初春”乍晴“景色,抓住了主要特征:云彩、地气都显得特别活跃,云脚低垂,地气浮腾;日光也显得强烈了,”日脚“给人夺目的光亮;天气也暖和了,”酣酣“、”紫“的色调就给人以暖感。”妍暖“,和暖、轻暖。”轻裘“,薄袄。这时的温度也不是一下子升得很高,并不是带给人热的感觉,这种暖意首先是包裹在”轻裘“里的躯体感觉到了,它一阵阵地传了过来。这一句是写感觉。总之,这天气给人的是暖乎乎的感觉。”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天色“即天气。这天气叫人感到舒服,因而容易使人陶醉,加上暖乎乎的花香沁人心脾,更使人精神恍惚了。暖香与”冷香“对人的刺激确乎不同。”扶头“,本是指一种易使人醉的酒,也状醉态。”午梦扶头“就是午梦昏昏沉沉的样子。

  上阕是写乘舆道中的困乏,下阕写”小憩柳塘“。”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这片“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意脉很细。这里即景作比。“縠纹”,绉纱的细纹比喻水的波纹。这两句说:春慵就象春塘中那细小的波纹一样,叫人感到那么微妙,只觉得那丝丝的麻麻痒痒、阵阵的软软绵绵。这个“愁”字的味道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下面又进一步进行描写:“溶溶泄泄(yìyì),东风无力,欲皱还休。”“溶溶泄泄,水缓缓掠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冯延已《谒金门》),墉水皱了;可你认真去看,又”风静縠纹平“(苏轼《临江仙》)了。这里写水波就是这种情形。这是比喻春慵的不可捉摸,又似曾可见恍恍惚惚,浮浮沉沉的状态。这几句都是用比喻写春慵,把难以言状的困乏形容得如此具体、形象,作者的写作技巧真令人叹服。同时还要体会,这春水形象的本身又给人以美感。它那么温柔熨贴,它那么充溢、富于生命力,它那么细腻、明净,真叫人喜爱。春慵就是它,享受春慵真是人生的快乐。春慵,是一种生理现象,也是一种感觉,虽然在前人诗词里经常出现这字眼,但具体描写很少,苏轼(《水龙吟·杨花词》)借杨花写了女子的慵态,但没有这首词写得生动、细腻、充盈。此词用了许多贴切的词语天气给人的困乏感觉,又用了一系列比拟写感觉中的春慵,使人刻画如沐其中;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闻到了醉人的花香,感受到了柳塘小憩的恬美。

  沈际飞评道:”字字软温,着其气息即醉。“(《草堂诗余别集》引)确实不错。如此写生理现象,写感觉,应当说是文学描写的进步。


【赏析三】

  这首词写的是春浓景色。是作者乾道九年(1173年)的作品,作于其使金载誉归来。开头两句写”道中乍晴“景象。”酣酣“,写酣畅舒适之貌。”妍暖“风和日暖,是承上而来。”破轻裘“写暖阳透过轻软的皮袄,使得浑身发热。”困人“三句,写”卧舆中困基“之状。”扶头“,是指花气袭人如酽酒之醉,极写”困甚“。换头以后,写”小憩柳塘“,把春困的昏昏欲睡与春塘的欲皱还休合写,非常传神。”春慵“确是承上片而来,两字写尽上片,把”困“、”醉“、”妍暖“、”扶头“都包括进去了。”恰似春塘水“一下子就过渡到柳塘即景,接下来就全写春塘水。着一”愁“字绾合,非常形象。王闿运赞云:”自然移情,不可言说,绮语中仙语也“(《湘绮楼词选》)。

  全词意境空灵美妙,深得花间词之神韵。


【赏析四】

  这是一首途中记感之作,用笔轻灵,发语淡婉,而又略见春思旅愁。上片描写久雨乍晴所带来的阳春气候和连日跋涉所造成的旅途劳顿,将序中的记实 文字演绎为形象可感的画面。”酣酣日脚“二句写景生动,记感真切。以”酣  酣“形容和煦而又充裕的阳光和明媚而又艳丽的日色,是创意之辞;”紫烟“ 则准确地摹写了艳阳映照下呈现出的深紫色的祥瑞气象;而用”浮“字状写阳  气初动、紫烟氤氲的态势,也十分贴切。”妍暖“句变换笔墨,展示既妍且暖  的阳春气候所引起的生理反映:浑身燥热,急欲脱去冬装。”破轻裘“的”破“ 有常字奇用、直意曲说之妙。”困人天色“三句进而揭示阳春气候所引起的心  理反映:这暖熏熏的天色和香腻腻的花气,令人象喝酒般既感困倦,又感陶醉, 终于在正午时分酣然入梦。显然,作者辗转旅途,本已有疲惫之感,再遇上这”困人天色“和”醉人花气“, 昏昏欲睡当是情理之中事。 其巧妙处在于把  ”卧舆中困甚“之”困“与阳春气候联系在一起,将很难用笔墨来形容的”春困“表现得淋淳尽致。

  下片写”春慵“尤为传神之妙。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  选释》评曰:”借东风皱水,极力写出春慵,笔意深透,可谓入木三分。“确  实如此。作者一改赋法,转用比兴:”一塘碧水,春波不兴;东风徐来,只能  荡起涟漪,而无力搅起波澜。这种“欲皱还休”的中介状态,多象作者那虽然丰富、不免慵怠的春思和尽管哀婉、总是轻淡的旅愁。要言之,在作者所构置 的温软的氛围中,风也懒洋洋,水也懒洋洋,人也懒洋洋。作者正是由这一共通点来设譬取喻,使抽象的情思形象化。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认为此词  “字字软温,着其气息即醉”。虽然这仅是就其格调、情韵而言,却是搔着了  痒处的。另外、此词结构之谨严,也为后人所赞赏。况周颐《蕙风词话》即云: “词亦文之一体。昔人名作,亦有理脉可寻,所谓蛇灰蚓线之妙。如范石湖 《眼儿媚·萍乡道中》……‘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细极。”


【赏析五】

  本篇抒写春日旅途感受。借景传情,把春日给人带来的身心慵懒困倦和淡淡愁情作了恰切动人的表现,缠绵婉曲。

  上片写“舆中困甚”,即旅途的困乏。“酣酣日脚紫烟浮”写的是初春晴朗的天气。“日脚”,指的是阳光穿过云缝斜射到地面之上;“紫烟”,是指因阳光照耀,地面上升的水汽;以“酣酣”冠在“日脚紫烟”前,让人觉得暖意浓浓。这一句抓住了初春“乍晴” 主要特征:阳光和煦,紫烟飘浮,色调明丽。“妍暖破轻裘”写的是词人春暖的感受。“妍暖”即是和暖、轻暖的意思;“轻裘”,指的是薄袄。“破”用得极为精妙,形象而直接地写出躯体对春暖的感觉。“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三句进一步补充说明“妍暖”的感受,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困倦。“困人”是叫人困倦的意思;“天色”即天气;“扶头”指扶头酒,一种喝了容易醉的酒,“午梦扶头”意思是午睡做梦晕晕乎乎的样子。三句连起来的意思是:本来就是催人困倦的天气,再加上花香袭人,真是让人沉醉,所以让我不知不觉像喝了扶头酒一样中午就沉沉入睡。

  下片写“小憩柳塘”的情景。“春慵恰似春塘水”承接上片的“困”字与“醉”字,将难以言说的困乏形象而具体地描述出来,春天的慵懒恰如春天的池水,同时给人一种美的享受。“一片縠纹愁”写池水轻轻泛起涟漪的样子,而这个“愁”却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受。片片涟漪带着淡淡愁意,将抽象的愁意如此形象地描述出来,词人的写作技巧真让人为之折服。“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进一步写水波时而轻微荡漾,时而舒缓平静的情形,比喻春慵的不可捉摸,如水波一样恍恍惚惚、浮浮沉沉。三句的意思是:水波轻轻荡漾,东风轻柔无力,池水时而平静时而皱起。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范成大《霜天晓角》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译文】

  春寒凛冽,寒气已渐渐离去,傍晚时天晴雨住。几枝寒梅立在风中,浮云在天上来来去去,梅花白如胜雪。这景致真是绝美,人的愁情也无限。空对这如此的美景,我无比寂寞孤单,想倾诉心中的惆怅?只有那两行低飞的鸿雁,知道我独坐在高楼上,思念伊人。


【赏析一】

  霜天晓角,又名“月当窗”、“踏月”、“长桥月”。

  词题为“梅”,而全篇不着“梅”字,多写梅周围物事。先写梅开之气候、季节。晚来天晴,寒风乍歇,一夜之间,寒威折减,梅应时而开。古人认为梅“以疏为美,密则无态”(龚自珍《病梅馆记》)。故宋代诗人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山园小梅》)被当作咏梅名句,播于人口。辛弃疾《念奴娇·题梅》亦以“疏疏淡淡”开篇。此处,别用天高月淡,浮云掩映来映衬花之疏;又用“数枝雪”来形容花之淡。“只应花似雪,不悟有香来”(苏子卿《咏梅》)。“雪”,既指梅花的色泽晶莹洁白,又指梅花的带雪而开。“数枝雪”强调了雪与梅的疑似,包含了丰富的意蕴。这种清疏淡雅之美,含蓄蕴藉,故贯以脉脉,梅与人开始融而为一。

  下片用“胜绝”总上,又用愁亦绝“启下。这里有一大段情的省略,只用”此情共谁说“带过。是何愁?梅愁,抑或人愁?梅之疏淡高雅,含情脉脉,亦如已之清高无偶,幽怀独抱。咏梅亦是自怜幽独。自持清高是中国士人的普遍心态,但曲高则和寡,人的超尘绝俗,必然使自己陷于落寞、无人理解的境地。这里就将自己的幽独的抒发转化为对他物──梅的吟咏,宣泄愁情,使心理上获得平衡。


【赏析二】

  这是一首咏梅抒怀、托物言情的小令。上片写早春寒梅。夜晚天晴风也停歇,一夜春寒肆威将梅花摧折。淡淡的云天下,稀疏的花枝依然含情脉脉,浮云飘来飘去,数枝梅梢犹带雪。

  作者用疏笔淡墨写梅花的多情,天公以淡青的素雅色彩为其陪衬。明月皎洁,碧海青天中悠悠飘过几片浮云,与地面几枝白梅以悠情遥相呼应,真是妙不可言的良辰美景。”云来去“不写月而见月,上应”天淡“下呼”雪“,可谓神来之笔。下片”胜绝“开端,承上赞叹作结,胜景超绝,触起悲愁也苦极,此情向谁倾诉呢?景与情落差千丈,用笔跌宕多姿。”惟有“二句撇下愁去写过楼的大雁,只有长空里两行低飞的大雁,知道有个人将栏杆凭倚,在画楼上仰望明月。这一笔荡得很远,抛开了”梅“,而由梅及人了。这样,梅的胜绝,人的愁绝,便给人留下充分的想象余地。画楼上的人是怀远,还是全移情于梅另有寄托,也供人无限遐想。


【赏析三】

  这首词以”梅“为题,写出了怅惘孤寂的幽愁。上阕写景之胜,下阕写愁之绝。起首二句先写天气转变之佳:傍晚,天晴了,风歇了,春寒料峭的威力,有所折损。用一”折“字,益见原来春寒之厉,现在春暖之和。紧接”晚晴风歇“,展示了一幅用淡墨素彩勾画的绝妙画面。脉脉,是含情的样子:”花疏“,点出梅花之开。以”脉脉“加诸”花疏天淡“之上,就使人感到不仅那脉脉含情的梅花,就连安详淡远天空也仿佛在向人致意呢。”天淡“是静态,接”云来去“成为动态,更见”晚晴风歇“之后,气清云闲之美。”花疏“与”天淡“相谐,既描写了”天“之”淡“,所以末一句”数枝雪“,又形象地勾画了”梅“之”疏“。如此精心点笔。生动景物立于眼前了”脉脉“二,也就不是泛泛而说了。显然,词人缀字的针线是十分细密的;而其妙处在天然浑成,能够运密入疏。

  下阕”胜绝“是对上阕的概括。景物很美,而”愁亦绝“。”绝“字重叠,就更突出了景物美人更愁这层意思。如果说原来春零抖峭,馀寒犹厉,景象的凄冷萧疏,与人物心情之暗淡愁苦是一致的话,那么,景物之极美,与人之极愁,情景就似乎很不相阔了。

  其实这种”不一致“,正是词人匠心独运之所在。”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以景色之优美,反衬人之孤寂,不一致中就有了一致,两个所指相反的”绝“字,在这里却表现了矛盾的统一。词中的主人到底为什么景愈美而愁愈甚呢?”此情谁共说“。无处诉说,这就衬出了悲愁的深度。结尾三句,又通过景物的映衬写出了人之情。雁有两行,反衬人之寂寞孤独;雁行之低,写鸿雁将要归宿,而所怀之人此时仍飘零异乡,至今未归。唯有低飞之雁才能看见春夜倚楼之人。鸿雁可以传书,则此情可以托其诉说者,也只有这两行低雁了。下片所写之景,有雁,有楼,有月,从时间上来说,比上片已经迟了;但是,从境界上来说,与上片淡淡的云,疏疏的梅,恰好构成了一幅完整的调和的画面,与画楼中之人以及其孤寂独处的心情正复融为一体,从而把怀人的感情形象化了。越是写得含蓄委婉,就越使人感到其感情的深沉和执着。以淡景写浓愁,以良宵反衬孤寂无侣的惆怅,运密入疏,寓浓于淡,这种艺术手法是颇耐人寻味的。


【赏析四】

  本篇为咏梅抒愁之作。上片写梅花迎着风寒盛开的美姿。”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写天气转变:傍晚时天晴风歇,夜间料峭寒意终于减退。词人以一”折“字,写出昨夜的春寒,以及此时的春暖。”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单单三句即勾勒出一幅云淡风轻的素雅图画。”脉脉“,意思是深情的样子;”花疏“,表明此时梅花已开;”天淡“是淡淡云天的意思,词人用”脉脉“来修饰”花疏天淡“,令人觉得不仅梅花脉脉含情,连那安详的淡远天空好似也在向人们致意。”云来去“以动态之势描绘了天晴风歇后,闲云飘浮之美。末句”数枝雪“呼应上文的”花疏“,形象地描绘出梅花之”疏“,又以”雪“比喻梅花的圣洁与美好。如此精心点笔,却又浑然天成,足见词人遣词造句的功力。

  下片抒写词人满怀情愫无人可语的忧愁。”胜绝“二字是对上片景物的概括和总结,意为景物美妙而奇绝。 ”愁亦绝“,它勾起的愁思也超绝,两个”绝“字,突出了人物心情的暗淡和愁苦。景物之极美,反衬了人之极愁,效果更佳。词人为何在美景面前愁苦愈加严重呢?一句”此情谁共说“,似回答,又不是回答,正是因为无处诉说,所以满怀的怨情才更加愁苦吧。”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三句,词人又以美景反衬自己的心情。两行低飞的鸿雁,映衬人之孤寂。而栏杆、画楼、月,又与上片淡淡的云、数枝稀疏的梅,恰好构成了一幅完整而和谐的画面,词人以淡景写浓愁,寓浓于淡,耐人寻味。

  全词意境朦胧,清婉含蓄,余味不尽。


【赏析五】

   中国古代士人还有以悲为美的审美倾向。所谓”看花溅泪,对月伤心“。伤感的体验常常表现为美的自赏,美的欣赏又常常产生伤感的体验,体验到美的摧伤,美的匆匆消逝。

  这一切,词人都没有说。先用”谁共说“推开,再用”两行低雁“所见倚楼望月之人暗示。倚楼、望月,都是生远思的情态,至于所思的内容,还需读者参与创造,思而得之。

  俞陛云认为末二句最为擅胜,”此从飞雁所见,写倚楼之人,语在可解不可解之间。词家之妙境,所谓如絮浮水,似沾非著也。“

“一杯且买明朝事,送了斜阳月又生。”范成大《鹧鸪天》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嫩绿重重看得成,曲阑幽槛小红英。酴醿架上蜂儿闹,杨柳行间燕子轻。

  春婉娩,客飘零,残花浅酒片时清。 一杯且买明朝事,送了斜阳月又生。


【译文】

  树上的枝叶已经是枝蔓成荫了,曲折回廊幽深的栏杆中点缀着小小的红色花朵,酴醿已经开花,蜜蜂正抢着来采蜜,闹闹嗡嗡;杨柳之间,燕子在轻快穿梭。

  春日天气温暖而也近晚春,春天已经快要过去了,而人还在奔波飘零之中。晚春将尽花已残,借酒消愁酒亦残,醉过之后,仅有片时清爽。酒醉中暂且打发一天以迎接新的一天,然而斜阳已去,月要东升,寂寞长夜又该如何度过呢。


【赏析一】

  此词写晚春。

  嫩绿重重,渐渐成荫,幽静而曲折的栏槛之外,还有未落尽的小小的红花。“开到酴釄花事了”,晚开的酴釄花架上,蜂儿忙着采蜜,杨柳堆烟的路上,燕子轻盈地穿飞。这里,重重,曲,幽,小,是一个深静的空间。蜂儿闹,燕子轻一转,又以动衬静,一倍增其静。

  婉娩,天气温和貌。欧阳修《渔家傲》“三月清明天婉娩”。此用春之和煦总上,又用客之飘零启下,形成反差。词人在羁旅中面对残花,聊斟薄酒,以获得片时清赏。浅醉中,管它日落月出,时光流转!

  此词语畅情深,无限感慨,尽在言外。


【赏析二】

  运用色彩对比、动静相衬的手法来描写春日风光的,“嫩绿”与“红英”对比,静态的嫩叶及小红英与动态的蜂儿及燕子相衬。

  面对春的离去,作客在外的词人只好借酒消愁,混过这恼人的花月良宵,迎接新一天的到来;表达了词人的伤春之情和飘零之感。


【赏析三】

  这首词歌咏春天。上阕描绘园中自然风光,景色独特。下阕抒写伤春自伤之情。全词清新明快。

  此篇虽写伤春自伤之情,抒发客居飘零之感,但有情景交融的画面,有沉着豁达的性情,读起来仍使人感到清新明快,与一般伤春之作不同。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石湖词音节最婉转,读稼轩词后读石湖词,令人心平气和。”这首词,正体现了这一特点。


【赏析四】

  这是一首歌咏春天的词,但不是一般对春天的赞歌,词人在歌咏阳春烟景的同时,还流露出了作客他乡的飘零之感,在较深层次上,还含有对青春老去的喟叹春老去的喟叹。

  为了消除伤春自伤之情,词人面对“残花”,借酒浇愁,时间已经很久,故曰“残酒”。醉中或可忘记作客他乡,但醉意过后,忧愁还是无法排遣。“一杯且买明朝事,送了斜阳月又生。面对此情此景词人感到无可奈何,只好又继续饮酒,企盼着在醉梦之中,打发掉这恼人的花月良宵,迎接新的一天,以忘却伤春之情与飘零之感。”送了斜阳月又生“,结尾以日落月升、写时间流逝,春色难留,将写景、叙事、抒情融为一体。


【赏析五】

  上阕四句七言,很象是一首仄起首句入韵的七言绝句,不仅平仄相合,后两句的对仗也极为工整。范成大是南宋著名的诗人,他写的绝句《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也算得中国古代田园诗的集大成“(见钱钟书《宋诗选》中范成大简介)。这首《鹧鸪天》的上阕,就很像是《田园杂兴》中的绝句,也带有意境深刻,不重词采,自然活泼,清新明快的特点。不同的是,这首词的上阕舍弃了作者在《田园杂兴》中融风景画与风俗画于一体的笔法,而侧重于描绘庭园中的自然风光,成为独具特色的一幅风景画。

  既然是画,就必然要敷色构图。起句”嫩绿重重看得成“,就以”嫩绿“为全画敷下了基本色调。它可以增强春天的意象,唤醒读者对春天的情感。”重重“,指枝上的嫩叶重重叠叠,已有绿渐成阴的感觉。

  ”看得成“(”得“一作”渐“),即指此而言。当然只有这第一句,还不成其为画,因为它只不过涂了底色而记。当第二句”曲阑幽槛小红英“出现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这一句,至少有以下几方面的作用:一是构成了整个风景画的框架;二是有了色彩的鲜明映衬;三是有了一定的景深和层次感。”曲阑幽槛“,把画面展开,打破”嫩绿“的单调,增添了曲折回环、花木幽深的立体感。”小红英“三字极端重要。这三个字,不仅增强色彩的对比和反差,重要的是,它照亮了全篇,照亮了画面的每个角落。画面,变活了;春天的气氛变浓了。正可谓”一字妥贴,全篇增色“。”小“字在全词中有”大“的作用。”浓绿万枝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王安石《咏石榴花》)范成大此句正合王诗所说。

  ”酴醿架上蜂儿闹,杨柳行间燕子轻“,是对仗工整的两句,它把读者的注意力从”嫩绿“、”红英“之中引开,放在蜂闹燕忙的热闹场景。如果说,一、二句两句是静止的画面,那么,有了三、四两句,整个画面就动静结合”酴醿“,又作”荼,俗称“佛儿草”,落叶灌木。“蜂儿闹,说明酴醿已临开花季节,春色将尽,蜜蜂儿争抢着来采新蜜。”杨柳行间燕子轻“极富动感。”蜂儿闹“,是点上的特写:”燕子轻“,是线上的追踪。说明燕子在成行的杨柳间飞来飞去,忙于捕食,哺育乳燕,上阕四句,有画面,有构图,有色彩,是蜂忙燕舞的活生生的风景画。毫无疑问,词人对这一画面肯定注入了很深的情感,也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与创作思维。但是,盛时不再,好景不长。春天已经结束,词人又怎能不由此引起伤春而自伤之情呢?

  下阕,笔锋一转,开始抒写伤春自伤之情。换头用了两个短句,充分勾勒出感情的变化。”春婉娩“,春日天气温暖然而也近春暮,这是从春天本身讲起的;而”客飘零“,是从词人主体上讲的。由于长年作客在外,融和的春日固然可以怡情散闷,而花事渐阑、萍踪无定,则又欢娱少而愁思多了。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