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晁补之的诗词_晁补之的诗词翻译_晁补之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3-25     浏览次数:0
“绿暗汀州三月暮,落花风静帆收。”晁补之《临江仙·绿暗汀洲三月暮》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绿暗汀州三月暮,落花风静帆收。垂杨低映木兰舟。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


【译文】

  正是三月暮春时节,水边平地上长满了青草,一片暗绿。花儿已开始凋谢,没有一丝风,船帆也都卷起来了。高高的垂杨树下,小船横斜。江水有半篙深,正利于行船,夕阳西下,耒归的游子又增加了一段愁绪。当年在灞桥分别之时,回首眺望,只见美人也在卷帘伫视。如今远在江边,多么希望青鸟使者能为我传送信息到红楼啊:昔日的恋爱生活已成为楚峡之游,而今只能在梦中飞到扬州去和你相会了。


【赏析一】

  《临江仙·绿暗汀洲三月暮》是北宋晁补之的一首词,抒发了一个萍踪游子的旅愁和乡情。词之上片侧重写景,景中寓情。下片承前“愁”字展开,因愁而忆,因忆而思之,求之,写出低徊往昔、憧憬来日的复杂情怀。全词情景交融,通过环境描写烘托人物的复杂情感,物象婉丽,笔调潇洒,余韵深长,思绪绵绵而情韵清幽。

  这首词抒发了一个游子的旅愁和乡情,思绪绵绵不尽,风韵清幽潇洒。


【赏析二】

  上片由春暮带出落花,由落花引出风静,由风静引出落帆。由落帆写到木兰舟,最后写到游子之愁,环环相扣,在意象上一气呵成。下片则是写“愁”的生发和具体化。灞水桥,是离别之所,游子想到了灞桥分别,万分感慨。灞桥上的杨柳年年不知有多少被折下,却无法使要远离的人留下,越想越难过。回望红楼,仍见美人正卷帘伫望;如今泊舟江渚,怀想佳人的凝望与容颜,已很模糊,真希望西王母身边的青鸟代为传信,可是蓬莱路远,无计可通。“青鸾无计入红楼”,这又多令人心烦意乱,惆怅满腹。“青鸾”一句,对游子愁的内涵和来由,略略一点。这个游子不仅有江湖漂泊之感,且有思念情人之愁,心情的怅惘寂寥可想而知。于是,这漂泊的旅愁于游子心中激起点点涟漪,绵绵遐思;缅怀消逝的过去,憧憬美好的未来。

  “行云”句暗用巫山神女的故事。还用行云归楚峡喻往昔感情的消逝。然而,游子不会让它就这样溜走,心中还是想把握这段感情的,所以他希望“飞梦到扬州”。这里暗用杜牧的诗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扬州,也是虚指冶游之地。既不能忘情,故求之于梦。梦是可以超越时空局限的,而游子不满足于一般的梦游,而是飞梦,可见其思念佳人之心有多急迫。

  下片承上片由“愁”展开,因愁而忆,因忆而思人,梦中求人,写出心中一段缱绻之情。

  这首词明丽妩媚,颇能反映“词为艳科”的传统风貌。全篇由景到情,由描写环境到人物心情的刻画。词意连续,笔墨潇洒,余韵不尽。


【赏析三】

  上片首句大笔勾勒。“三月暮”交待节令。“汀州”即“汀洲”,点明地点。“绿暗”二字,浓墨重彩,为这个特定的时空背景涂上一层阴沉的底色,在人们眼前展开了一幅岸渚沉寂、芳草萋迷的画面。接着词人点染岸边近景,此时风已收煞,落英缤纷,布帆暂卷,垂杨下兰舟斜横,气氛一派清幽。景中仿佛杳无人迹,然而从刚收风帆、暂傍垂柳的兰舟,不难想象见一位萍踪无定的游子。“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正是这位游子面对眼前实景而产生的真切感受。江中春水方生,行船流利,故曰“滑”;夕阳将下,游子未归,触景生情,故使人感到“愁”。半篙春水,一段愁情,亦有将愁比作春水之意。这里明写舟外景物,暗写舟中游子。整个上片,由背景引出人物,由远景写到近景,由写景过渡到写情。

  词的前半部分,通过落花、风帆、木兰舟、春水夕阳等物象,环环扣合,结出一个“愁”字。下片则是“愁”字的生发和具体化,词意似断实续。灞月桥,在陕西长安县东。唐人离开京都,多于此处折柳赠别,如郑谷《阙下春日》诗:“秦楚年年有离别,挥鞭扬袖灞陵桥。”罗邺《莺》诗:“何处离人不堪听,灞桥斜日袅垂杨。”因此,灞桥就成了与亲友话别地点的代称。词中游子凝想当日方别之后,回望红楼,仍见艳妆美人正卷帘伫望;如今泊舟江渚,怀想往日那佳人住外,已甚遥远,希望有青鸟使者传递消息。然而,蓬莱路远,无计可通,“青鸾无计入红楼”。这一句,对游子愁的内涵和来由,略略一点。游子不仅有江湖飘泊之感慨,且有怀念情人、音信难通之愁苦,则心情的怅惘寥落,可想而知。于是,这深沉的旅愁在游子心头激荡起绵绵无尽的遐思。 “行云归楚峡”一句,化用了一个动人的神话故事。宋玉《高唐赋序》载,楚怀王梦见巫山神女与他欢会,临别前告诉他说:妾“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往日情事,如今虽只留下美好的回忆,然而游子岂能忘怀,他要追寻、找回那失去的一切。往日的情遇同繁华的扬州有关,联系上文 “美人新上帘钩”来看,这里用的是杜牧所咏“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典故,如同“楚峡”一样,都是虚指冶游之地。既不能忘情,故寤寐以求之,不禁“飞梦到扬州”了。词之结句,飞扬灵动,想象奇特,表达了作者追求、向往之情的急切。综上,此词思绪绵绵而情韵清幽。读后给人以流连忘返、余韵不尽的美感,堪称潇洒清丽的佳作。


【赏析四】

  这首词抒发了一个萍踪游子的旅愁和乡情。词之上片侧重写景,景中寓情。下片承前“愁”字展开,因愁而忆,因忆而思之,求之,写出低徊往昔、憧憬来日的复杂情怀。

  全词情景交融,通过环境描写烘托人物的复杂情感,物象婉丽,笔调潇洒,余韵深长。


【赏析五】

  上片写景,景中含情。首句指明地点,时间。暮春时节,自然使人升起一段因时序变化而有的愁思。“绿暗”二字浓墨重彩勾画出“汀洲”的景色。这一句展开了一幅岸渚沉寂,芳草萋迷的画面。接着点染岸边近景;风已平静,落花满地,船帆暂卷,岸边株株垂杨柳,水边只只横斜的木兰舟。

  在木兰舟中,所载着的是一位萍踪无定的游子。面对这般春深之景,这位游子的感受是“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江中春水方生,行船流利,故日“滑”;夕阳西下,游子未归,触景生情,故而生愁。半篙春水,一段愁情,亦有将愁比作春水之意。这里用景物衬托游子含愁的形象。整个上片,由背景引出人物,由远景写到近景,由写景过渡到写情。在写景中,着重摄取“绿暗”、“垂杨”、“夕阳”略带有萧瑟的物象;静风、落花、暮春,皆寂静迟暮的物象,烘托出游子旅愁的沉重。

“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晁补之《迷神引·贬玉溪对江山作》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译文】

  青山渐渐被暮霭笼罩,红日慢慢向西坠落。浩浩长江奔腾不息,汹涌地向东流去。天空中缕缕残霞就像有花纹的罗绮渐渐散开。回首望去浩淼的烟波掩映着漫漫路途。令人忧愁的是离京城越来越远逐渐模糊。愁云残雾暮霭沉沉中,京都究竟藏在何处,几处闪烁不定的微弱的渔火,使人迷离恍惚不知船坞远近。一叶船帆渐渐低垂下来,停泊在前面的江浦。

  默默地回想自己的一生,独自悔恨常常为追求功名所误。自己就像阮籍那样已到穷途末路,而归隐田园的情趣却常常受阻。遥望普照千里楚地的皎皎素月,此刻竟是这样令人伤感凄楚。怨恨那如泣如诉的竹枝歌啊,为何声声愁怨,为谁痛苦。凄厉的猿啼悲哀的鸟啼声,仿佛惊动了整个岛屿。昏暗的烛光下久久难以入眠,卧听着津渡边的声声更鼓。


【赏析一】

  这首词情景深化,意境淡远凄清,一派怨思哀绪盘旋而下,贯注字里行间。全词虽多用典故与前贤成句,但由于出自真情挚意,所以不觉为累,反倒生发牵引,更丰富深化了词旨,使之余味溢于言外。


【赏析二】

  是一首抒写羁旅之愁的词作。上片写日暮黄昏时江上的情景,下片写羁旅的寂寞与哀愁。

  此词写于贬谪途中。全词“触景生情,复缘情布景,节节转换,秾丽周密。譬之织锦家,真窦氏回文梭也”(贺裳《邹水轩词筌》)。


【赏析三】

  上片末四句既从正面用笔,又从侧面暗示时间已由著而夜:“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渔灯不仅只有几点闪闪烁烁,而且细小微弱;这时近岸的船坞里,他一片迷潆了。再往稍远的地方看,航行江面的客船,也降下船帆,靠前面临水近岸的地方了。由于近观,渔灯“几点”而“小”,看到清清楚楚;由于远望,故所见客帆“一片”,给人以多的感觉。从用字说,“几点”对“一片”,“近坞”对“前浦”,一写少和多,一写近和远,概括出词人当时目力所见的空间范围。词人处理情、景、意的关系,理路清楚,而运笔有起伏,有衬托,以“长安远”为中枢,前后时间、场景,顿生变化,由高运绮丽而转所见,词笔极为浑成。

  下片一奇峰空起,汪泣恣肆,语调凄切,情感悲苦,倾吐出满怀衷肠。“自悔儒冠误”,极言心中悲愤感慨,谓富家子弟养尊处优,而一般读书人往往潦倒一生。此处前句用“暗想”,后句用“自悔”,自怨自艾的情绪跃然纸上。晋人阮籍,佯狂不羁,纵酒颓放,表现出他对当时政治的不满,实际上也是一种远祸全身的手段。他常驾车独游,等到路走不通了,便痛哭而返。这里词人觉得他和阮籍一样,施展自己的宏图抱负是不可能了,而羁于谪宦,欲归又不得归。

  过片后这四句包含了许许多多难言的辛酸痛楚,读之令人凄伤。

  接下来词人借素月、《竹枝》歌声、猿鸟啼鸣,对凄苦的情怀,再作更富形象性的渲染。晁补之是济洲巨野人,此刻贬官信州,从北至南,千里迢迢,烟树苍茫,面对素月,怎能不为之销魂呢?“平楚”,谢朓诗:“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杨慎称:“楚,丛木也。登高望远,见木杪如平地,故云‘平楚’犹《诗》所谓‘平林’也”(《升庵诗话》)。“一千里伤平楚”,与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意境很相近,只是此处由近而远,思故乡千里迢迢,故望“平楚”而伤情无限。

  词人接着又从听觉方面与这种凄苦情怀。《竹枝歌》,原是巴渝一带的民歌。“聆其音,中黄钟之羽。其卒章激讦如吴声,虽伧儜不可分,而含思宛转,有淇濮之艳”(刘禹锡《竹枝词引》)。周邦彦《点绛唇》“楚歌声苦,村落黄昏鼓”,是说歌声作用于人,只感到怨苦。“为谁苦?”用似问非问的提示,而且前用“声声怨”加重形容,便更觉其苦深。

  随后又写岛屿上的猿啼鸟鸣,呼应开头的“大江东注”,表明作者的往处江水湄。“一时啼”,有时断时续之意。正当夜深人静他心情刚刚平静下来时,那突然一声猿啼,一声鸟鸣,就更会产生凄凉之感。说“惊岛屿”是婉语,因为岛屿突出于江心,本是无情之物,都为之而惊,那么人之“惊”更可想而知了。“烛暗”夜深仍未成眠,猿啼鸟鸣也因困倦而睡去了吧。渡口停泊的船只,发出了开航的鼓声信号,表明天色将明,而人之彻夜未眠又可知。烛暗,表明夜己深。


【赏析四】

  这是一首抒写羁旅之愁的词作。上片写日暮黄昏时江上的情景,下片写羁旅的寂寞与哀愁。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写青山渐暗,红日西沉,浩浩大江不舍昼夜地奔流东去。这两句如画家挥动如椽巨笔,一下子就勾勒出江上暮色的壮丽景色,渲染出一幅极为阔大的气象。这里一“青”一“红”赋予画面以明暗相映的色调和彩韵,画面清晰,色彩浓烈;“浩浩大江东注”一句,则在动态上着墨,立刻使静态的画面增添了雄伟的气势和浩荡奔腾、滚滚东去的流动感。

  “余霞散绮,向烟波路”。这两句中前一句是化用谢朓“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诗句的诗意,写红日西坠必有余霞散绮的壮丽景观。这里由于“余霞散绮”的点染,更加描绘出大江日暮时分的壮丽景象。唐代崔灏的《黄鹤楼》一诗写道:“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向烟波路”句及以下四句,正是化用崔灏这两句诗的诗意,词人回首来路,烟波浩渺,不禁想起远在数千里外的京城,从而勾起贬谪的愁怨和悲哀。京城在何处?烟波浩渺影难觅;此身在何处?几点渔火迷近坞。这里长安代指宋代的京城汴梁。船坞已近,本来应当是不会迷茫的,但由于几点小小渔灯的闪烁不定,使人不免产生了迷离恍惚之感。这实际上是借景写情,是词人在贬谪途中一种迷茫心境的物态化表现。

  “一片客帆低,傍前浦”紧承上句而来,写词人乘坐的船帆就在这样的情境中渐渐从桅杆上低低落下来,船儿在前浦慢慢靠岸了。

  上片词人着重描绘江上的景色,为下片的抒写羁旅之情做铺垫。这一部分从青山日暮,大江东去,到余霞散绮,回望烟波;从渔火闪烁,灯影迷离,到落帆低垂,船傍前浦,词人缜密细腻地描述了江上漂泊的具体情景,贬谪的郁闷情怀,羁旅的迷茫心绪,这一切便在景物的描绘中形象地外化出来了。词人描写景物的同时,也是在借景寓情,使景物情思化。

  下片着重抒写羁旅的情怀。但词作并不是直抒胸臆,而是仍然没有离开景物描写。只不过在手法上有所变化,词人在景物的描写上,浸透了比较浓厚的感情色彩,“情”的表达仍然借助于“景”的描绘以完成。

  “暗相平生,自悔儒冠误”这两句比较直露,但却是词人对于自己一生的反思,因而用来领起下片,下片便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具体化、形象化的描写。

  “觉阮途穷,归心阻”这是运用阮籍的典故。阮籍传说,阮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他的《咏怀》诗八十余首,便是表现忧时嗟生、途穷命蹇的感叹。补之以阮籍自比,说自己已经意识到“途穷”而归心犹受阻遏,不得归隐田园,全身远害,怡然自乐。

  “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以下诸句,较前几句形象生动多了。这里词作继续寓情于景,以“断魂素月”、“怪竹枝歌”、“猿鸟”、“暗烛”“津鼓”等一系列的意象烘托宦途羁旅的沉咽之情。词人在客帆降落、船傍前浦的一刹那之间,眼望一片洁白的月色,洒在一望千里的平原上,犹如水银置于平地一般,又好像千里的明镜一般光亮平滑。这景象不仅使人魂断神凄,再加上那如怨如诉的声声竹枝歌,悠悠地从远处飘来,声声刺耳钻心,更使人难耐悲苦愁思。这里“为谁苦”是词人一个自问自答的诘语,实际上是说“声声怨”的竹枝歌仿佛是在为我而悲怨。“猿鸟一时啼”仍然是渲染听觉上的感触。本来“猿啼三声泪沾裳”已是一种令人惨然泪下的凄凉哀鸣,又加上“猿鸟一时啼”,这就更使“岛屿”惊怵,令人无法成眠了。这样,词人只好在昏暗的烛光中,卧听津渡传来的更鼓了。


【赏析五】

  上片以景起,气象雄浑,景物壮阔。首两句写词人伫立信江畔所见的景色。青山,本碧绿青翠,说它“黯黯”,是由于“红日暮”,但斜照下,山色反而显得雄浑沉厚。这是远望所见。俯视脚下,但见“浩浩大江东注”,不由人不发出人生如逝水东流的感叹。“余霞散绮”两句源于谢朓诗“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是对“红日”、“大江”的深一层渲染。词用一“向”字,别具意味。如绮(锦缎)的“余霞”映淡烟轻雾笼罩的江面上,一直跟随着流水往前,这样就把“东注”的“浩浩大江”写得既真实又清空了。

  以下三句,直抒情怀“长安”,代指北宋京成汴梁。晁补之是一个颇想政治上有一番作为的人。他二十七岁考中进士,开封府和礼部考试时均名列第一。“晁张班马手,崔蔡不足云”。黄庭坚称赞他和张耒如司马迁、班固,而远超过汉代的崔瑗和蔡邕。但正是这样一个才气纵横,政绩斐然的人,却生潦倒,功名蹭蹬。所以,这“使人愁”,不只是因为大江东去,而有着被贬他乡、政治失意的深沉内容。此三句本自李白《登金陵风凰台》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晁补之《忆少年.别历下》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画园林溪绀碧,算重来、尽成陈迹。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


【译文】

  路边是无数的官柳,水上是不谙人情的画船,船中坐着漂泊无依的行客。南山还知道送我远行,高高的城墙却把人阻隔。

  园林五彩缤纷溪水清澈,即便重来这美景也会成陈迹。刘郎的鬓发都这样变白,更何况是娇嫩的桃花颜色。


【赏析一】

  此词虽短,感喟却深。上片说别历下。起首“三无”不仅句法奇,用意亦深:折柳以送行人,而冠以“无穷”,则别情亦无穷,画船以载行人,而曰“无情”,则有情人何堪!行客本凄苦,而曰“无根”,其苦何如?三句写尽人间别情。

  歇拍以南山景物之有情衬人之多情,是又一种写法。上片言别情,下片则着眼于历史。如画园林,碧绿溪水。一切均成陈迹,反观自身,已鬓发斑斑矣!其贬谪之悲苦,人生之感喟,尽在不言中。


【赏析二】

  是一首伤别之作。词人独自离开历城其情依依,开头三句,以白描方式突出飘泊者的凄凉,“无”字三用,更增浓了漂泊者的悲哀。

  “南山”“相送”,却被“高城”隔断,无限依恋,更增一层哀伤。“罨画”句写历城风光如画,令人难舍。“算重来”,以下是预想人事变迁,浸透世事无常之叹。“刘郎”句用刘禹锡受贬、远谪僻乡重回长安但青春已去的故事,抒发年华易逝的感喟。


【赏析三】

  这首词作于哲宗绍圣二年(1095)初,是词人谪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告别历下时的抒怀之作。

  上片写离别的情景。起首以三个“无”字的排比句,细笔轻描,描写船载行客远去的情景,凝练生动,表现未见意中人相送的落寞怅惘之情。“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客”三句虽为排比,但呈递进关系,顺着路两边无数的柳树,看到了水上漂浮的画船,画船引出船里所坐之人。以“官柳”的冷漠,“画舸”的无情反衬人的有情,抒发“无根”的感受,写尽漂泊孤零、宦途艰难之状。“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二句,先写南山的有情,再写城墙的阻隔,点出题旨——意中人没有前来相送。有情之物与无情之人的对比,鲜明而强烈,词人内心的怅惘与失望,跃然纸上。

  下片写对历城风光的眷恋和设想他日重来将会物是人非,表达感伤迟暮之意。“罨画园林溪绀碧”写的是历城的美景,园林五彩缤纷,溪水清澈见底,一派景色盎然。“算重来、尽成陈迹。刘郎鬓如此,况桃花颜色”是词人对人事变迁的预想,满含哀叹。历城的风光即使能够重来,也会成陈迹。刘郎的鬓发都这样变白,更何况是娇嫩的桃花颜色。结尾几句把感慨推向极致,极言离别的愁苦,蒙冤的怨恨,个中孤单落寞,感人肺腑,令人读之不禁泣下。

  全词精警深婉,语言清丽雅致,无一丝艳色,却耐人寻味。


【赏析四】

  此词为作者谪贬应天府,告别历下的抒怀之作。

  上片写离别历下。起笔叠用三个“无”字,写尽行踪飘零、宦途辗转,十分警绝!继写南山送故人隔,无限依恋。下片写重归历下景况。“罨画”句赞历下林泉景胜,写历城园林花溪似红碧彩绘之画境,写出词人对历下风景之美的深刻印象与眷恋。“算重来”以下,设想今后,鬓影花色,预计主客变迁,不胜感慨!全词直抒胸臆,借景点染,开首造句新警,结尾巧用典故以曲致幽情,耐人寻味。


【赏析五】

  这是一首伤别之作。词人独自离开历城其情依依,开头三句,以白描方式突出飘泊者的凄凉,“无”字三用,更增浓了漂泊者的悲哀。“南山”“相送”,却被“高城”隔断,无限依恋,更增一层哀伤。“罨画”句写历城风光如画,令人难舍。“算重来”,以下是预想人事变迁,浸透世事无常之叹。“刘郎”句用刘禹锡受贬、远谪僻乡重回长安但青春已去的故事,抒发年华易逝的感喟。

  这首词写作者离开历下城时的感受。词 的上片,起笔叠用三个“无”字,前三句写尽行踪飘零,宦途辗转。“南山”二句继写送故人时的无限依恋。词的下片,“罨画‘句赞历下林泉景胜。”算重来“以下,设想今后变迁,不胜感慨。这首词上片描写行客离别是的愁绪和恋恋不舍的心情,下片感叹好景不常、华年空过、有情人无缘聚首的遗憾,全词语辞清丽婉雅而不绮艳,情意缠绵真挚,韵味久耐。全词以”无根“为抒情之根本,抒情凄婉。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这首词上片描写行客离别是的愁绪和恋恋不舍的心情,下片感叹好景不常、华年空过、有情人无缘聚首的遗憾,全词语辞清丽婉雅而不绮艳,情意缠绵真挚而不软,韵味久耐咀嚼。这两句以山衬人,抒发了佳人不见的忧伤。”算重来“以下,设想今后变迁,不胜感慨。

晁补之《洞仙歌.泗州中秋作》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青烟幂处,碧海飞金镜。永夜闲阶卧桂影。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螀,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译文】

  青色的烟云,遮住了月影,从碧海般的晴空里飞出一轮金灿灿的明镜。长夜的空阶上卧着挂树的斜影。夜露渐凉之是时,多少秋蝉零乱地嗓鸣思念京都路远,论路近唯有月宫仙境,高卷水晶帘儿,展开云母屏风,美人的淡淡脂粉浸润了夜月的清冷。待我许多月色澄辉,倾入金樽,直到拂晓连同流霞全都倾尽。再携带一张胡床登上南楼,看白玉铺成的人间,领略素白澄洁的千顷清秋。


【赏析一】

  这是一篇即景抒情的佳作。作者借中秋之月,抒发人生悲凉的感叹。

  开头写中秋夜开始时因为云合,未见月轮。一会儿,万倾碧波上飞起一轮明镜。月华明朗,洒满阶庭。此时先抑后扬,给人一种期待后的喜悦。词人“床卧”赏月,由“露凉”而想到寒蝉,而想到自己的失意与飘零,“惟有蓝桥路近”只有那些青楼歌妓能体谅我的苦衷,无限凄凉在心中!下阕写室内与“佳人”共赏。境界仍极凄冷。结尾三句写登楼赏月,“玉做人间,素秋千顷”作豪放之语,表现出词人超越尘世,愿欣赏千里清景的疏放情怀。此作首尾呼应,中间虽然凄清,整体上,仍属疏放达观之作。


【赏析二】

  这首词的题目有“泗州中秋作”语,法作于晚年在泗州赏月时。毛晋在《琴趣外编跋》里说是晁补之的绝笔。上片末句“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表明作者从此不求功名,忘情仕途的决心。本词是词人在泗州官舍所作,时为徽宗大观四年(1110)中秋,为其绝笔之作。上片末句“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表明作者从此不求功名,忘情仕途的决心。

  全词从室外写到室内,从人间写到天上,再从天上写到人遇。层次井然,首尾呼应。上片写户外赏月,下片写户内赏月。此词最具特色是结构稳密,前后呼应。其次是语句精炼工丽,清婉隽雅;意味韵长,神姿高秀,才气飘逸。全词气魄宏大、胸次坦荡,有东坡豪放风格,但也流现沉郁,自是无咎本色。全词通篇写中秋赏月,以月为中心,从天上到人间,再从人间到天上,最后几句天上人间浑然如一,意境清冷,如梦如幻,透着一股仙气。全词从室外写到室内,从人间写到天上,再从天上写到人遇。层次井然,首尾呼应。


【赏析三】

  此词通篇都写赏月。上片开头写词人仰望浩月初升情景。首二句化用李白诗中“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句意,“青烟”指遮蔽月光的云影。夜空像茫茫碧海,无边无际;一轮明月穿过云层,像一面金镜飞上碧空,金色的光辉照亮了天上人间。“飞”字写乍见月之突然升起,使人感到似是何处飞来,充满惊异欣喜之情。“永夜”三句,通过永夜、闲阶、凉露、寒蝉等物象,极写月夜的静寂清冷,描绘出一幅充满凉意的,悠长寂寞的中秋月夜图,烘托出词人的孤寂心境和万千感慨,流露出词人对美好月色的珍惜眷恋。

  以下两句,写因望月而生的身世感慨。词中引用,以蓝桥神仙窟代指蟾宫月窟。这两句意思是说,京城邈远难至,倒是这一轮明月,与人为伴,对人更加亲近。作者为苏门四学士之一,曾三次任京官,后面两次都是因牵连党争而去职,被贬外郡;作此词前不久词人虽得脱出党籍,起任泗州知州,但朝中已无知音。“神京远”的“远”,主要是从政治的含意说的。

  上面这几句赞美眷恋中透出了几分凄清。这时作者已五十八岁,前次去官回家,就已修葺归来园隐居,自号“归来子”,忘情仕进,此词对仕途坎坷,也仅微露怅恨而已,全词的主调,仍然是旷达豪放的。两句明白点出孤寂心情,意脉紧接上文,而扬景则由环境景物转到望月抒怀。

  下片转写室内宴饮赏月。卷帘、开屏,都是为使月光遍满,为下文“付与金尊”预作地步,表现了对明月的极端爱悦。“淡指粉”的“淡”字也与月光极协调。水晶做成的帘子高高卷起,云母屏风已经打开,明月的冷光照入室内,宛如浸润着佳人的淡淡脂粉。筵上的人频频举怀,饮酒赏月,似乎要把明月的清辉全部纳入金尊之中,待天晓时同着流霞,一道饮尽。

  这里把月下筵面的高雅素美,赏月兴致的无比浓厚,都写到极致。月光本来无形。作者却赋予它形体,要把它“付与金尊”,真奇思妙想也。天晓时分,月尚未落,朝霞已生;将二者同时倾尽,意思是说赏月饮酒,打算直到月落霞消方罢。

  结尾写登楼赏月,由室内转到室外。夜更深,月更明,虽然夜深露冷,作者赏月的兴致不但没有衰减,反而更加豪壮。这时他想起《世说新语·容止》记载的一个故事:晋庾亮武昌,尝秋夜与诸佐吏殷浩之徒南楼赏月,据胡床咏谑。作者觉得庭中赏月不能尽兴,所以要象庾亮那样登上南楼,去观赏那月光下如白玉做成的人无际素白澄澈的清秋气象。古代五行说以秋配金,其色白,故称秋天为素秋。用“玉做人间”比喻月光普照大地,可谓奇想自外飞来。它既写月色,也暗含希望人间消除黑暗和污浊,像如玉的明月一般美好之意。“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作豪放之语,两句包举八荒,丽而且壮,使通篇为之增色。

  全词从天上到人间,又从人间到天上,天上人间浑然一体,境界阔大,想象丰富,词气雄放,与东坡词颇有相似之处。全词以月起,以月结,首尾呼应,浑然天成。篇中明写、暗写相结合,将月之色、光、形、神,人对月之怜爱迷恋,写得极为生动入微。


【赏析四】

  此词作于徽宗大观四年(1110)中秋,系词人绝笔之作,备受后人推崇。时作者在泗州(今安徽泗县)任知州。在词的上阕,作者描绘了一个亦虚亦实,似有似无的世界。;青烟;两句,使月亮出现得极富动感而又如幻如梦。在淡淡的袅袅青烟中,明月将一面金光潋滟的镜子飞将出来,高悬于明澄似水的朗朗夜空之上。;永夜;句以下,笔锋陡然一转,写地上,巧妙地将天上景象与地上风光浑融交织,俨然一体,似此似彼。;桂影;一词兼写月中丹桂阴影倾泻于庭院和庭院中桂树阴影洒地的情景,使人产生如在月宫丹桂参差,身临其境般的幻境,让人觉得迷离恍惚,似隐似现,为下文;蓝桥路近;做合理铺垫。;露凉时;数句,在迷离深夜中巧妙插入寒蝉鸣声,越发将寂寂深夜衬托得的寂静异常。而寒蝉的鸣声在深夜人静之时又引起多少感悟伤人悲悯之情。一句;神京远;将世态炎凉、宦海沉浮、屡遭贬谪的凄婉哀叹隐隐道出。但作者并不停留在这些患得患失,沉浮荣辱,功过是非,抱负理想所带来的内心隐痛,而是紧承前面所写如梦如幻的境界,转出;唯有蓝桥近;,使人世哀伤淡出,从而转入离尘仙游的奇妙幻觉之中。

  下阕转写厅堂中赏月。;水晶;三句,将地上景象描绘得如同仙境。熠熠发光的水晶糕高着,雅洁清淡的云母屏风敞开着,冷月清辉与佳人脂粉浑然交映。水晶、云母、冷浸。淡脂粉等等意向,使人不辨人间天上,而又与明月清辉融为一体。;待都将;以下,以月下之人的想象愿望将天上的美景纳入人间,从而使人间犹如天上,地上之人陶然忘尘。将明月清辉,溢彩朝霞想象得犹如美酒,可以尽倾于杯盏之中,一直痛饮至天明。不是飘飘欲仙之人,难以想象出如此飘然若仙般的情形。;更携取;一句,酒酣豪兴,直欲登楼而承庾亮之遗风,在咏谑欢饮中达到翩然出世,潇洒随意之境界。用典精当,合理巧妙,通俗易懂且不乏韵味哲理。;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如此嘎然收笔,紧承登楼而似乎已经身在天上,从月宫俯瞰人间,月光泄玉,大地千里,一片澄明晶莹,素洁清澈。词人内心亦在超凡脱俗,达到一片空明。

  全词虽情感淡然,但主题清新、语言变化自如、情景交融、意向明朗、境界博大、气格高旷、跌宕有致、堪与苏轼中秋词媲美,不失为一首历代为文人墨客所推崇传唱,古今评家不断、好评如潮、脍炙人口、流传至今优秀诗篇啊。


【赏析五】

  晁补之(1053—1110年),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为“苏门四学士”他从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聪敏强记,幼能属文,日诵千言,故早负盛名。晁补之一生嗜学不倦,文章名重一时。《宋史》本传云:“补之才气飘逸,嗜学不知倦,文章温润典缛,其凌丽奇卓出于天成。尤精《楚辞》,论集屈、宋以来赋咏为《变离骚》等三书。安南用兵,著《罪言》一篇,大意欲择仁厚勇略吏为五管郡守,及修海上诸郡武备,议者以为通达世务。”晁补之散文流畅,其政论、论史之作,比较注重“事功”,并对空泛、迂腐、不切实际的议论,有所嘲讽。他除善文外,亦工诗词书画。其所作诗文凡70卷,名《鸡肋集》,另有收录晁补之词作的《晁氏琴趣外篇》6卷,此两种著作辑本,今均传于世。

  文坛上素有;东坡中秋词一出,余词尽废;一说,但事实上后者仍有不少吟咏中秋佳作问鼎。身为苏门四学士的晁补之此首《洞仙歌*泗州中秋作》便是其一。

晁补之《水龙吟》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幽葩细萼,小园低槛,壅培未就。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算春长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红口。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


【译文】

  请问春天何苦这样匆匆,夹风带雨好似骏马驰骋。幽幽花朵细瓣绿萼,在小园的低槛里,还没有等人把土培好,就被风吹得满地落红。这百花占有春天的时间,还不如垂柳长久。其实春天周而复始永不老,只是人总爱忧愁春老,这忧愁只有人间才有。

  第一年中春恨占有十之八九,怎忍心辜负时光不饮美酒。难道不知,桃花凋谢是因自己要结子,并不是因为春去而消瘦。世上功名利禄也是如此,人到了老年之境界,就如春天到了晚暮时候。今天纵使能举杯痛饮,像过去一样狂歌,但心情却不可能依旧。


【赏析一】

  “晁补之(1053——1110年),北宋文学家,字无咎,号归来子,与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并称‘苏门四学士’。晁补之生长在官宦之家,书香门第,从小就受到家庭良好的文化熏陶,加上他聪敏强记,又能属文,日诵千言,所以早负盛名。”

  《水龙吟 次韵林圣予惜春》是一首富含哲理的惜春抒怀的词。上片着重写“春景”,以“问春”起篇,一句“何苦匆匆”,道出了作者对于春天,对于时光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伤感、哀怨和不舍。再细看,那小园中新种下的娇嫩的花,还未来得及培土,就已随着“带风陪雨”而归的春天去了,繁红吹尽,纵使花开万般艳丽,也不如那一树青翠的杨柳枝条,几番风雨后,人绵延着对春的思念。正所谓春花易谢,春柳不凋,也表现出了作者对于春天的无限伤感和思念,正如那风中飘摇的万千柳条,不曾停歇。

  年复一年,春去春又回,岂是春天老去?只不过是春如旧,人已老,“愁只是,人间有”罢了。

  人生匆匆,正如春去匆匆,每当风雨催花之时,“春恨十常八九”,何苦独自哀愁?别辜负了眼前杯中的美酒吧!人惜春,春难留,这一杯美酒,藏进了作者心中的深深的无奈之情。

  “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这是唐诗人王建的《宫词》,“桃花结子”便是用了这一诗意。桃花会谢,结子是为了下一个春天,却不是春无情让繁花落尽,所以不要再恨春了吧!这也是世间在所难免的事情。

  最后两句,“世上功名,老来风吹,春归时候”,更是照应了前面的描述,纵使世上功名无限风光,也只如那繁花,终有一天随时光逝去,就像那残红陪春归一样。同时,也倾吐出作者由“惜春”到“叹老”,人生已到“春归时候”,再难功成名就的伤感。

  此时此刻,更应“纵樽前痛饮”,唯有与老友对坐而酌,送这春归,方能缓解这心中之痛吧!

  这首词从总体来说前后呼应,让人无限回味,从“繁花”到“功名”,从“春归”至“人老”,层层递进,感情的抒发更是畅快淋漓,作者将自己的身世融入其间,纵使人到老年,未能功成名就,也不怨这世道,不怨春之“无情”,虽有伤感,但像作者这样用“春恨十常八九”来自嘲的豁达心胸,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吧。


【赏析二】

  本词是一首充满感伤情味的惜春之作。主理的成份较香。

  上片说春归本糗 然之现,不值提愁。且春归春又回,并不老,人空愁而已,下片则以旷达情怀劝友人,与友人同饮而送春。表面容豁达,内心更加感伤。这首词借“惜春”之情抒发心中的感受,将人生哲理融于抒情之中,通篇弥散着无奈和失落的情愫。表面故作旷达,实则愁情深沉。上片惜春,“占春长久,不如垂柳,二句,寓有富贵不长保、贫贱能长久的生哲理,而后意韵陡转,点明”春愁“无非是”人愁“而已;下片继续融说理于抒情,”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三句,概括出了这首词的主题,世间功名富贵都是极其短暂的,来去匆匆,更何况人终有归老的时候,就像美好的春光说要总要过去一样。

  全词以叹自然”春归“为实,而归结到人生之”春归“的无奈,意韵丰厚,余味无穷。写春归能够如此洒脱,颇有些苏东坡的旷逸之气,也足见作者襟怀的豁达。


【赏析三】

  这是一首惜春伤怀之作。上片起首五句先表达一般惜春之意,但写到花的地方,都别有寓意,说被吹落的花,是些在”小园低槛“之中,”壅培未就“的嫩花小朵,一经风雨,便已吹扫净尽;而垂柳经春,由鹅黄而翠绿,而密可藏鸦,春二三月正是柳芽萌发以至茁壮成长的时期。”吹尽繁红,占春最久,不如垂柳。“占春最久”是相对“繁红”易尽而言的,这里不仅有物情的体会,有哲理的蕴藏,也反映了作者兴趣的所注。

  以下四句“算春常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四序代谢,春去复来,从远看,是“春常不老”,这是第一点。春花易谢,春柳不凋,从长近时看,春总是“发生”的季节。《尔雅》云:“春为发生。”这是春“不老”的第二点。人因春去而愁“春老”,自然界不任其咎,只是人们自己在那里多愁善感罢了。作者写到这里,在“惜春”这个题目上已把自己的见解阐述清楚,使用的不是如陈季常《无愁可解》那样纯是理性的语言,它有景语,有情语,也有一点苏东坡的旷逸之气。

  过片接过上文“春常不老”“愁只是、人间有”的命题,结合人们包括自己所谓春恨表现,自嘲自解。“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经口”,化用“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成语,说明每当春去匆匆,风雨摧花时,必生怅恨,唯有借酒遣之。这是自嘲。

  “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桃花之落,是因为它要结实了,而不是春之无情,有意造成“红瘦”的局面。语本中唐诗人王建《宫词》“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的诗意。说明白了这是自然规律,那么春恨便无须发生了。这是自解。以上就“惜春”题目反复推究,把花开花落的常见现象从物理和哲理上加以剖析,心理上的疙瘩似乎可以消除,但作者之所以费如许笔墨写出他已经明白了的自然界的道理,却是为了衬托出他还不曾明白、不能解决、正在苦恼的政治、人生方面的“春归”问题。这才是这首词的主旨。“世上功名三句”直接切入主题。“世上功名”是为国家立功扬名,在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心目中有一个从读书、应试、为官到建功立业的打算。“老来风味”:人生一世,由少而壮而老的最后阶段。而这两方面,在作者此时来说,都已到了“春归时候”,即事业无成,人已老大。词的这几句便反映了他的思想感慨。“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纵能借歌酒自我排遣,奈何已失的政治上的和人生的青春不能恢复,豪情难似旧时,这才是作者所无法譬解的那种“惜春”之情。


【赏析四】

  本篇抒写惜春情怀,层层铺叙,多有转折,但却不厌其详尽发露,全在于真情贯注,气势充沛,所以不必以蕴藉空灵之格求之。

  上片起首五句先表达一般惜春之意,但写到花的地方,都别有寓意,说被吹落的花,是些在“小园低槛”之中,“壅培未就”的嫩花小朵,一经风雨,便已吹扫净尽;而垂柳经春,由鹅黄而翠绿,而密可藏鸦,春二三月正是柳芽萌发以至茁壮成长的时期。 “ 吹尽繁红,占春最久,不如垂柳。”占春最久“是相对”繁红“易尽而言的,这里不仅有物情的体会,有哲理的蕴藏,也反映了作者兴趣的所注。

  以下四句”算春常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四序代谢,春去复来,从远看,是”春常不老“,这是第一点。春花易谢,春柳不凋,从长近时看,春总是”发生“的季节。《尔雅》云:”春为发生。“这是春”不老“的第二点。人因春去而愁”春老“,自然界不任其咎,只是人们自己在那里多愁善感罢了。作者写到这里,在”惜春“这个题目上已把自己的见解阐述清楚,使用的不是如陈季常《无愁可解》那样纯是理性的语言,它有景语,有情语,也有一点苏东坡的旷逸之气。

  过片接过上文”春常不老“”愁只是、人间有“的命题,结合人们包括自己所谓春恨表现,自嘲自解。”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经口“,化用”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成语,说明每当春去匆匆,风雨摧花时,必生怅恨,唯有借酒遣之。这是自嘲。 ”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桃花之落,是因为它要结实了,而不是春之无情,有意造成”红瘦“的局面。语本中唐诗人王建《宫词》”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的诗意。说明白了这是自然规律,那么春恨便无须发生了。这是自解。以上就”惜春“题目反复推究,把花开花落的常见现象从物理和哲理上加以剖析,心理上的疙瘩似乎可以消除,但作者之所以费如许笔墨写出他已经明白了的自然界的道理,却是为了衬托出他还不曾明白、不能解决、正在苦恼的政治、人生方面的”春归“问题。这才是这首词的主旨。

  ”世上功名三句“直接切入主题。”世上功名“是为国家立功扬名,在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心目中有一个从读书、应试、为官到建功立业的打算。”老来风味“:人生一世,由少而壮而老的最后阶段。而这两方面,在作者此时来说,都已到了”春归时候“,即事业无成,人已老大。词的这几句便反映了他的思想感慨。”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纵能借歌酒自我排遣,奈何已失的政治上的和人生的青春不能恢复,豪情难似旧时,这才是作者所无法譬解的那种”惜春“之情。

  此词写”惜春“题目,而落笔颇与他人不同,抒情融以说理,理性多于感情,在惜春词中别具一格。


【赏析五】

  此词为惜春抒怀之作。上片惜春。”问春“二句写春天挟风带雨匆匆而过,而”何苦“二字却透出一种对春天风雨”驰骤“的责问,埋怨其徒劳自苦,言外已露人之”惜春“,关键并非在春去匆匆。继以芳花易凋渲染,又以垂柳差久旁衬。”算春“一转说春愁不在春光自身。下片抒怀。正因为人不悟物理现象而多愁善感,遂闹得”春恨十常八九“,真是春本无愁人自愁。”那知“三句,再为春光开脱,由青春到老成如”桃花结子“,出于自然。以下暗承愁出人间意脉,与人生世事扭结,将”惜春“归拢到叹老,从而倾吐出功业难就,岁月迟暮之感。全章在惜春中注入身世愁绪,融入人生哲思,与一般惜春词不同。

  点明人情胜过物理,难逃人生愁恨的主旨,深邃而婉曲。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