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寇准的诗词_寇准的诗词翻译_寇准的诗词赏析

发布时间:2019-03-08     浏览次数:0
“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寇准《书河上亭壁》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岸阔樯稀波渺茫,独凭危栏思何长。

  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


【译文】

  一个秋日的傍晚,独自倚着危槛,凭高俯瞰,只见河面烟波滔滔,浩渺无际,河阔船稀,悠长的水流勾起绵绵思绪。秋风萧萧,草木摇落,远处有一片稀疏的树林,红日西沉时,夕阳所照,只及山的一半,那秋山披带着夕阳余晖。


【赏析一】

  《书河上亭壁·岸阔樯稀波渺茫》写的是秋景。

  一个秋日的傍晚,诗人独自倚着危槛(高楼长廊上的栏杆),凭高俯瞰。第一眼看到的是水。河岸靠近高楼的一边,所以望下去,河岸显得很宽阔。樯,桅杆,这里指船。水中,船只稀少,因此越发衬得那烟波滔滔,浩渺无际。

  水,后浪推前浪,滚滚东流。凝望着它,诗人心潮翻滚,绵绵思绪也像视野中的水一样悠长。他暗暗询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其实,他很清楚:当初,诗人在参知政事任上,曾破格提拔了几个贤才,遭到群小围攻,被排挤出朝廷。不过,诗人善于克制自己,他知道,要消除不快,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忘掉它。于是,他抬起眼睛,看到了树林,看到了秋山。

  秋风萧萧,草木摇落,远处有一片稀疏的树林。目光越过这片树林,诗人发现一个奇妙的景致:“一半秋山带夕阳。”“一半”,红日西沉时,夕阳所照,只及山的一半,故称。秋色正浓,山也染上“秋色”了。这一半秋山,此刻在夕照之中,一片灿亮。远远望去,不像是残阳照着秋山,倒像是那秋山披带着夕阳余晖。“带”字极妙,不仅变秋山的被动为主动,且将常景写成了异景,饶有韵味。


【赏析二】

  全诗由触景生情,到以景撇情,隐隐地传达出了诗人情感上的挣扎过程。一个遭到贬谪的诗人,其思绪,其“愁情”,常常萦绕在他的心头。

  在诗人面对景物、景与情会时,在诗人孑然独处、百无聊赖时,这种愁情便会翻涌上来。然而,诗人是一位刚毅的政治家,他不允许这思绪、这愁情肆意泛滥,因此,他往往一洗悲酸之态,将自己的注意力引到风景的观赏上,把读者也带进他描绘的景色之中,此诗便是如此。


【赏析三】

  这是一首写景抒情绝句,题写在黄河边一座亭子的壁上。既然以秋天的景色为主,自然而然也就染上些“愁”色。

  第一句从三个方面来描写黄河上的景象,一是“阔”,王湾的“潮平两岸阔”,被诗人浓缩为“岸阔”,江水浩渺,放眼望去,黄河恢宏阔大;二是“渺茫”,因为河阔,一眼望不到边,加上太阳快要下山,自然是“烟波微茫信难求”,看不到对岸;三是“樯稀”,河上没有几条船,虽然看不见“百舸争流”的热闹场面,却使人觉得河似乎更阔了,烟波似乎更渺茫了,河上的烟波又能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第二句的“思”字就回答了前面提出的问题,独自靠在亭边的栏杆上,诗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想到了“耐可乘流直到天”,也许想到“欲渡黄河冰塞川”,也许想到“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泻入胸怀间”……性格刚毅的诗人此时也许荡上了一丝忧愁,但面对着“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岂能“恨到归时方始休”呢?

  第四句是这首诗最棒的一句,富有意境,它一下就让人联想起白居易《暮江吟》中的“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来。这一半沐着柔和斜阳的秋山,虽然没有“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艳丽,却给人以安闲、亲切,也让人陶醉。至于那一半见不到阳光的秋山,诗人却不愿意提起,而心中那一份怅惘,在这壮丽的黄河落日图前又算得了什么?到此嘎然而止,还有多少余味,就让读者自己去品尝。


【赏析四】

  《书河上亭壁》北宋诗人寇准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题写在黄河边一座亭子的壁上,以描写秋天的景色为主。诗前两句写黄河,及因黄河勾起的无边的愁思。

  诗人用的线条很粗,着眼于大景。三、四句写远处,说萧瑟秋风中,依稀可见一片凋落的树林,林后的山脉,一半浸沉在夕阳照射中。诗构出一个令人愁怨的气氛,描写出令人愁怨的场景,隐括诗人的心情,显得含蓄深致。自然之景与人的感慨紧紧结合,诗境诗意都得到了全面地发挥。


【赏析五】

  这首诗作于寇准三十七八岁时,前有小序,说在咸平元年(998年)镇河阳,“予顷从穰下,移莅河阳;洎出中书,复领分陕。惟兹二镇,俯接洛阳,皆山河襟带之地也。每凭高极望,思以诗句状其景物,久而方成四绝句,书于河上亭壁。”说明此诗是作者被贬谪时写的。这是四首(春、夏、秋、冬)组诗中的第三首。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寇准《踏莎行·春暮》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

  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墉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


【译文】

  春色将尽,莺声燕语渐渐不闻,满地落花堆积,稀疏的青梅斜挂枝头,眼见着春残夏初了。蒙蒙细雨中,一个消瘦的女子静静独立在画阁外,眼前的屏风半掩着厅堂,惟见缕缕沉香从屏后袅袅散来,更添了几分幽幽的心事。遥想当年,我们依依惜别时的深情约定啊。如今一别经年,远方的他依然杳无音讯,可晓得我这份断肠的思念么。妆奁久未开,菱饰尘灰满,眼下竟然连照镜的心都懒了。只是落寞地倚在栏杆上,心下纵万语千言,却又向谁人说起?惟有无语凝噎,暗自销魂罢了。天空灰蒙蒙的,黯然地衔着绵绵不尽的芳草,一如我的思念。


【赏析一】

  踏莎行,是词牌名。《踏莎行》又名《柳长春》《喜朝天》等。双调五十八字,仄韵。又有《转调踏莎行》,双调六十四字或六十六字,仄韵。这首闺怨词便体现了上述艺术特色。词中以细腻有致、沉郁多情的语言,以写景起,情由景生,又以写景结,以景结情,将暮春时节一位闺中思妇怀念久别远人的孤寂情怀抒写得委婉动人。全词情景交融,意境浑然,风格清新,语言晓畅,堪称闺怨词中的佳作。

  上片“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这三句写室外暮春残景。首句“春色将阑”,“阑”即残,尽之意,这句是从视觉描写,表现出春色即将过去。第二句“莺声渐老”是写耳中所闻,一个“渐”字,不但照应上句“将”字,都集中表明了春色将尽,花开花落这景象。第三句“红英落尽青梅小”,“红英”即红花。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说“落英缤纷”,其“英”即指花。这样,不但营造出衰残、迟暮的氛围,也暗示了女主人公的伤春伤感指至情。可以说,女主人公触景生情,真是“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接着由室外景转向室内来,由写景转到写人。词人写道:“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画堂”即雕饰了各种画的屋堂,喻指华美的房间。“屏山”画有山水景物的屏风。这里,词人描写女主人公的生活环境是如此美好。然而,房屋虽是如此华美,但此刻静无人声,只觉细雨濛濛。屏风半掩室内景象,只见那尚未燃尽的沉香,还余烟袅袅,香气四溢。这里,词人从各个方面都突出了一个“静”字。在写作方法上,词人以动写静,用“袅袅余烟”之“动”来衬托室内环境的静,这样,不但突出了女主人公生活环境的静谧,也表现出女主人公内心的寂寞,从而更加衬托出女主人公对远行人归来的急迫心情和失望的伤感。

  过片“密约沉沉,离情杳杳”,写女主人公落寞失望中,又一次回忆起昔日依依惜别时那私下的约言,然而对方一直音信杳然。其中,“沉沉”此指音信(密约:私自许下的约定)遥远不及,沉寂无声无影。“杳杳”形容幽静深远的样子。这两句,把女主人公那种以往昔恋情为念的内心情愫,深沉地表达出来了。

  接着“菱花尘满慵将照”,“菱花”即镜子。这一句写女主人公懒于对镜梳妆,镜匣很久不打开,那上面都积满尘土了。其中的“尘满”修饰“慵”,不但表明“女为知己者容”而“己”不在而慵懒(就是没有心思打扮),而且也表明女主人公长时盼望远行人不归而产生的深情。

  接着写道:“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暗淡连芳草。”这两句是词的结拍,写女主人公心情极度难过,似乎魂都为之“销”,于是去倚楼望远,可是这时候眼睛所能望见的,只是长空暗淡、芳香连绵,而自己期盼的人总是不见归来。“倚楼无语欲销魂”很有表现力。 “销魂”此指灵魂(精神)离开肉体,形容极度的悲伤、愁苦。表明思念的情感之强烈,已经要达到为之“失魂落魄”之境。所以,江淹在《别赋》中说:“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结句“长空暗淡连芳草”,由天及地,由近及远,不但使词的空间距离拉开,是词的境界开阔,而且把女主人公思绪引到远方。其中“暗淡”暗示女主人公盼归而不得产生的悲哀,也预示着女主人公的希望渺茫。同时,词人以写景收束全篇,用芳草连天喻指情感邈远不尽。“连芳草”不正是“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煜《 清平乐》)吗?不是“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楚辞·招隐士》)吗?这样,以写景结情,不但倍增思念之情,而且使诗歌余韵无穷,让人回味。

  总之,这首伤时惜别之作,写得情思绵绵,凄婉动人。宋人胡仔称寇准“诗思凄婉,盖富于情者。” 全词于字里行间蕴含着抒情女主人公对春去的感伤,同时,更表现出女主人公对自己心中的远行人的期盼,表达了美人迟暮、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


【赏析二】

  宋人胡仔称寇准“诗思凄婉,盖富于情者。”这一评语,用以评析寇准的词作也是恰当的。

  这首闺怨词便体现了上述艺术特色。词中以细腻有致、沉郁多情的语言,以写景起,情由景生,又以写景结,以景结情,将暮春时节一位闺中思妇怀念久别远人的孤寂情怀抒写得委婉动人。全词情景交融,意境浑然,风格清新,语言晓畅,堪称闺怨词中的佳作。


【赏析三】

  上片起首三句写暮春残景,首句是概括性的叙述,第二句是写耳中所闻 ,第三句是目中所见。这三句,营造出衰残、迟暮的情致,为写女主人公的伤春情怀制造了气氛。

  接着由室外景转向室内来,由写景转到写人。房屋是华美的,此刻静无人声,但觉细雨濛濛;屏风掩住了室内景象 ,只见那尚未燃尽的沉香,余烟袅袅。

  这是以“余香袅袅”来衬托室内环境的静这两句,含蓄地写出了女主人公对于远人无结果的、渺茫的期待。

  过片写女主人公在落寞失望中,又一次回忆起昔日依依惜别时那私下的约言,然而对方一直音信杳然。

  这两句,把女主人公那种深以往昔恋情为念的内心情愫,深沉地表达出来了。“菱花尘满慵将照”,写女主人公懒于对镜梳妆,镜匣很久不打开,那上面都积满尘土了。这三句连贯直下,把她为情所苦,但却决不负情的心愫 ,通过句句加深 ,层层加重的复叠手法 ,表现得沉挚凝炼 。结拍写女主人公心情极度难过,似乎魂都为之“销”,于是去倚楼望远,可是这时候眼睛所能望见的,只是长空暗淡、芳香连绵。而翘望着的那个人,却始终不见归来!这两句以写景收束全篇,余韵无穷。

  这首伤时惜别之作 ,写得情思绵绵,凄婉动人。

  词中虽然先写景后写情,但景中也是寄寓深情的。全词于字里行间处处跃动着抒情女主人公对于红英落尽、芳歇春去的感伤与惋叹,流露出一种美人迟暮、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读之令人销魂。


【赏析四】

  这阕踏莎行题为“春暮”,写的是闺中女子在“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的时节盼望离人的情景。相传是寇准罢知青州时的依托之作。以美人比自己,以所望密约的人比朝廷,不妨聊备一说。

  寇莱公的词,文字并不如温小山那么丰瞻华美,用辞也并不如辛弃疾那般句句掉书包,但是全篇读来,就会有一种清雅脱俗的感觉,此篇也是一样,上片写景,下片写情,词句简单明白。


【赏析五】

  开篇“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已是名句,渐次绘出一幅暮春风物,莺儿声老,红英落尽后,梅树上也结出了小小的青色果子。由所闻到所见,在在写出一片清幽。

  与一般写暮春景色的作品不同,此篇并没有在一开始就极力渲染悲伤的氛围,这几句犹如画卷将展,虽然只是开头,已见佳妙。

  “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细雨迷蒙中,画堂里的景色已看的不很清楚了,屏风的掩映下,只能看到未燃尽的檀香,余烟袅袅。前三句说的是景色的静,现下说的,便是室内的静了。

  此时,这幅“暮春图”也展开一半。上片句句写景,既不显得满怀凄怆也没有显得赏心悦目,仔细玩味,只能看的出一个“静”字。也许寇准是想在上片营造出一个无比静谧的环境,而更能显出下片起伏不定的情感吧,因而在上片结句处以袅袅的余香,引出闺中美人的思绪。

  “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曾经互诉衷肠,暗约佳期,到此时,一切都如石沉大海;别后的相思之情,又向谁诉说呢?菱花镜很久没有打开照过,已经积满了灰尘。既然离人未归,又为谁梳妆?为谁打扮?

  这三句连贯直下,把她为情所苦,却决不负情的心情,描绘的入木三分。这种句句加深,层层加重的复叠手法,将闺中女子的情感说的更为深挚。这三句中,最出色的便是“菱花尘满慵将照”。女为悦己者容,易安不是也也说过“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么?

  “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在这种无边的离愁别绪里,独倚危楼,魂为之销。放眼望去,除了长空暗淡,芳草连绵,什么也看不到。那个她等着盼着的人,却连踪迹也不见啊。

  自古美人如名将,人间不许见白头。就在这无边的等待里,老去了年华,更将一片深情渐渐消磨。结句在这美人迟暮的感慨里,也许正是寇凖的本来心意。

  通览全词,清新流畅。上片写景,几可入画;下片抒情,虽然写的是儿女情长,却不流于旖旎,话语畅晓明白,更值得赞赏。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寇准《咏华山》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译文】

  站在华山顶山,只有蓝天在我们的头顶,远远近近的山都在我们的脚下,没有哪座山能与华山一样高一样齐的。抬头看去,看到太阳离我们那么近,回过头看,一朵朵白云低低的飘在山腰间。


【赏析一】

  《华山》是寇准七岁时的咏诗。寇准,是北宋时期的一个稀世神童,他聪慧过人,才思敏捷,出口成章。据史书记载,寇准小时候,其父大宴宾客,饮酒正酣,客人请小寇准以附近华山为题,作《咏华山》诗,寇准在客人面前踱步思索,一步、二步,到第三步便随口吟出了这首传为千古佳话的五言绝句。

  这是一首即景即情之作,每一句都突出了华山的高峻陡峭,气势不凡,显得贴合山势,准确传神,可谓是难能可贵的佳作。


【赏析二】

  寇准是北宋时期稀世神童,聪慧过人。他咏的这首诗,缘境构诗,诗与境谐。孩子的诗是即景即情之作,与先前的爬山描写投榫合缝,都突出了华山的高峻陡峭,气势不凡,显得贴合山势,准确传神,应该说是难能可贵了。

  据记载,寇准小时候,其父大宴宾客,饮酒正酣,客人请小寇准以附近华山为题,作《咏华山》诗,寇准在客人面前踱步思索,一步、二步,到第三步便随口吟出一首五言绝句:“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比世人皆知的曹植七步成诗还要快出许多,真是才思敏捷,出口成章。


【赏析三】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这两句诗意思是说,比华山高的只有蓝天,也没有任何一座山峰能与之平齐,极写华山巍峨高耸之非常。其中“只有”一词说明了华山极高,再比华山高的就只有那蓝天了;“更无”说明华山是唯一最高的山峰,再没有任何一座山峰能与之平起平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这两句意思是说,当你站在高高的山顶的时候,抬起头来仰望苍穹,红日仿佛就在你的头顶上;低头俯瞰脚下,蒸腾的云雾正在半山腰缭绕弥漫。“红日”后之“近”字,“白云”后之“低”字,都极有力地衬托了华山的高耸与陡峭。


【赏析四】

  是一首“文藏诗”,也就是把一首诗包含在一个小故事中,而故事本身就是对“诗”的意境的启发。

  寇准的诗有《巴东集》、《全宋词》收其词四首。他是宋太宗时进士,真宗时官至宰相。他的词留存到今天的有四首,都是伤时惜别之作,而且写得情致缠绵。


【赏析五】

  这首诗在写法上有两点值得我们借鉴,一是对仗工整、严谨,没有一丝一毫的刀斧痕迹。二是炼字精准,不着任何痕迹地衬托了华山的高耸、巍峨与陡峭,如前两句中的“只有”、“更无”和后两句中的“近”、“低”,都用得十分精准,十分巧妙。

  无论是对仗修辞手法的运用,还是遣词炼字的功力,都说明了绝非等闲之辈所能为之,教人不敢相信它竟然出自于一个七岁孩童之口。

“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寇准《踏莎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

  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


【译文】

  春色将尽,莺声燕语渐渐不闻,满地落花堆积,稀疏的青梅斜挂枝头,眼见着春残夏初了。蒙蒙细雨中,一个消瘦的女子静静独立在画阁外,眼前的屏风半掩着厅堂,惟见缕缕沉香从屏后袅袅散来,更添了几分幽幽的心事。

  遥想当年,我们依依惜别时的深情约定啊。如今一别经年,远方的他依然杳无音讯,可晓得我这份断肠的思念么。妆奁久未开,菱饰尘灰满,眼下竟然连照镜的心都懒了。只是落寞地倚在栏杆上,心下纵万语千言,却又向谁人说起?惟有无语凝噎,暗自销魂罢了。天空灰蒙蒙的,黯然地衔着绵绵不尽的芳草,一如我的思念。


【赏析一】

  “忠愍诗思凄惋,盖富于情者。”是宋人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对寇准诗作的评价,用来评论寇准的词,其实也很恰当。试读该首《踏莎行》,便可窥豹一斑。

  这首小令以细腻而优美的笔触刻画暮色景物的衰残、画堂风光的孤寂,进而透露人物内心的惆怅和迷惘,外在与内在交汇,情怀与物象相通,激荡回旋,错综交织,谱写成一首伤春念远的闺怨心曲,委婉有致,真切动人,活画出独守空闺的这位女性对于羁旅天涯、久客不归的心上人的无限思念和一片深情,显示出婉约词派高度的艺术技巧。


【赏析二】

  这篇《踏莎行》题为“春暮”。是一首伤时惜别的闺怨词。词以细腻有致、沉郁多情的语言,以写景起,情由景生,又以写景结,以景结情,写出了闺中女子在长久的离别中十分孤寂的生活。字里行间处处跃动着抒情女主人公对于红英落尽、芳歇春去的感伤与惋叹,流露出一种美人迟暮、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寇莱公的词,文字不如温小山,用辞也不如辛弃疾,但是此篇读来,就会有一种清雅脱俗的感觉,全词情景交融,意境浑然,风格清新,语言晓畅,词句简单明白,写得情思绵绵,凄婉动人,读之令人销魂。堪称闺怨词中的佳作。

  相传这是寇准正当“红”时,却被贬知青州时的依托之作。以美人比自己,以所望密约的人比朝廷。


【赏析三】

  上片以春色将阑写伤春自怜的孤寂心境。“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晚春风暖,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百花衰残。曾经争春斗艳的红花在风雨中辞谢枝头,飘零殆尽;青梅却在那摇曳的枝头上悄悄露出了青涩的小脸。蒙蒙细雨咝咝语,空空堂舍寂寂声。阴雨绵绵,天低云暗;山水屏风半遮掩,烫金香炉袅余烟;它们遮不住那暮春残景,掩不住我内心的思怨,却阻隔住了我俩间的相见!

  起首“春色”三句写户外暮春残景。首句是总概春暮。第二句是写耳中所闻:初春时节,“莺初学啭尚羞簧”,随到春暮,“风老莺雏”,黄莺的鸣叫声也在暖风中渐渐老涩,不再嫩脆清亮、悦耳动听了。第三句眼中所见。暮春转夏时,红英落尽,百花渐渐凋残,但见小小青梅已挂满枝头。这就是后世的周美成在其《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所写“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暮春初夏的处处一片清幽之景。此三句仅仅借以“莺声”、“红英”、“青梅”极富特征的三项暮春景物,便从整体、听觉、视觉形象中将无边春色给予了具体而充分的展示,营造出衰残、迟暮的情致,为写女主人公的伤春情怀制造了气氛。“色”与“声”,“青”与“红”,“老”与“小”,对照映衬,生动鲜明,炼字工巧,耐人寻味;“将阑”、“渐老”、“落尽”而“小”,更是次第分明,动感强烈。春事阑珊的衰残变化,足以惊心动魄。妙在虽不言情而情自见:春光易逝,无可奈何。物犹如此,人何以堪?“无可奈何花落去”,“流水落花春去也”!“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离骚》)一旦有此感触,自然也应该是“春色恼人眠不得”了。起首三句写的十分精彩,已成词坛名句。后两句接着写堂内静漠之景,转到写人。院中蒙蒙细雨咝咝语,楼内空空堂舍寂无声。阴雨绵绵,天低云暗;山水屏风,半开半掩;未尽沉香,袅袅余烟;它们遮不住那恼人的暮春残景,掩不住我内心的思怨,却阻隔住了我俩间的相见!以“雨蒙蒙”、“画堂人静”的场景来映衬女主人公极不平静的的心境;以“半掩”来描述女主人公心中对寄盼远人归来既失望又仍然抱有一线希望的无言期待。“余香袅”三字衬托出室内环境的静漠,含蓄地写出了女主人公对于远人无结果的、渺茫的期待。

  上片句句写景,既不显得满怀凄怆也没有显得赏心悦目,仔细玩味,只能看出一个“静”字;更在结句处以“余香袅”引出闺中美人的思绪。作者在此营造出如此一个无比静谧的环境,为下片抒发起伏不定的情感营造了深蕴氛围。

  下片以密约沉沉写伤别怀远的深沉离恨。“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冥冥落寞失望中。忆往昔,我们曾经互诉衷肠,密约佳期;到此时,何如石沉大海?何如海枯石烂?你失约不归,切音信杳然。深暗幽远的离情别绪,使我终日恹恹,菱花积满了灰尘,我懒于再对镜梳妆打扮。漫漫离愁别绪里,独倚危楼冷漠中。无语凝噎暗销魂,天穹暗淡灰蒙蒙。芳草连绵思念远,何时能见王孙踪?

  过片“密约”三句,先写孤寂落寞中的女主人公对曾经的海誓山盟、佳期密约的回忆和深深的失望:愈是孤寂,愈加怀远。想当年,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依依惜别,密约归期,千叮咛,万嘱咐,情意何等深沉。可谁知到如今你失约不归,切音信杳然。别后相思如何诉说?我为谁梳妆?我为谁打扮?菱花镜上的灰尘早已积满。“沉沉”、“杳杳”,巧用叠字,突出离别情思的幽暗深远与辽阔无际;“菱花尘满”,细节突出。这三句连贯直下,把女主人公为情所苦,但却决不负情的心情,通过句句加深,层层加重的复叠手法,入木三分的描绘,表现得沉挚凝炼。《诗经·卫风·伯兮》曰:“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建安诗人·徐干·《室思》诗云:“自君之所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寇公的“菱花尘满慵将照”尤为出色。女为悦己者容!后来的易安居士不是也说“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么?结尾“倚楼”两句,写神情怅惘的女主人,默然无语地独倚妆楼,可是这时候眼前所能望见的,只是暗淡的长空、连绵的芳草;烟雨蒙蒙,芳草萋萋,绵绵情思;而翘望着的那个远人啊,却始终不见踪迹!使她黯然销魂。“销魂”,是暗用江淹《别赋》中“黯然销魂着,唯别而已矣”的句意,从而加深了“离情杳杳”。“芳草”喻离恨,如,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秦观·《八六子》:“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冯延巳·《南乡子》:“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这两句似乎是作者直接站出来呼喊内心的感叹:“自古美人如名将,人间不许见白头”,“深宫不见美人笑”!就在这无边的等待里,我将老去年华,更将一片深情渐渐地消磨。结句以景寓情在这美人迟暮的感慨里收束全篇,余韵无穷。


【赏析四】

  上片寄寓深情的写景,几可入画;下片抒情,情思绵绵,凄婉动人。

  全词于字里行间处处跃动着抒情女主人公对于红英落尽、芳歇春去的感伤与惋叹,流露出一种美人迟暮、青春易逝的惆怅之情,读之令人销魂。通览全词,虽然写的是儿女情长,却不流于旖旎,话语畅晓明白,清新流畅,更值得赞赏。

 
【赏析五】

  上片着力所在其实是伤春自怜的孤寂心境。

  时序暮春,美好的春景很快就要残尽,黄莺的啼声日渐老涩,再也不是“莺初学啭尚羞簧”那么稚嫩清脆、悦耳动听。先前斗艳争妍、缤纷烂缦的红花,纷纷辞谢枝头,飘零殆尽。绿叶成荫的梅树上竟已悄悄结出了小小的青果。这是十分精彩的景物描写。“莺声”、“红英”、“青梅”,仅仅三项事物,由于极富春的特征,足以将无边春色展示具体。“色”与“声”,“青”与“红”,“老”与“小”,对照映衬,生动鲜明,炼字工巧,耐人寻味。“将阑”、“渐老”、“落尽”而“小”,更是次第分明,动感强烈,春事阑珊的衰残变化,足以惊心动魄。妙在虽不言情而情自见:春光易逝,无可奈何,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离骚》)一旦有此感触,自然也应该是“春色恼人眠不得”了。

  户外如此触景生感,华美的厅堂里一片冷静,更无伊人相伴,只有迷茫密布的春雨下个不停,催促春光更快地消逝。画着山水图案的精美屏风,半开半掩,可谁还有心肠去理睬它,香炉里燃了许久,即将燃尽的一缕余香,轻轻飘散,摇荡着,缭绕着,弥散在冷寂的画堂里,仿佛幽远的思绪一样连绵不绝。“半掩”、“濛濛”、“袅”、“静”,用词精当,刻画入微,生动地展现出一个华丽精美然而冷落空虚的画堂环境,巧妙地折射出闺中独守、百无聊赖的郁郁情怀、沉沉幽怨,完美地构成了环境与心境的和谐统一。

  下片着力所在分明是伤别怀远的深沉离恨。

  闺中愈是孤寂,愈加怀念伊人。想当年,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依依惜别,密约归期,千般叮咛,万般嘱咐,情意何等深沉。可谁知到如今望不到伊人寄来的音信,盼不见伊人归来的身影。“沉沉”、“杳杳”,巧用叠字,突出离别情思的幽暗深远与辽阔无际。既然如此,谁还有心情去对镜梳妆,“菱花尘满”,细节突出。“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所以听凭菱花宝镜积满了灰尘,也懒心无肠地不去拂拭它了。思念伊人,情不能已,还是再到楼头去看看罢,说不定能盼望到伊人意外归来的行旌哩!可是事实无情,依然只有失望,沮丧之余,哑然无语。但见万里长空,一片阴沉,恰似闺中的心境;唯有芳草连天接地,一直延伸到伊人所在的远方。借景抒情,造语自然;芳草怀远,巧于用典。“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当离情别恨使人伤感至极时,真好象魂魄离体而去一般。凄惋之情,溢于言表;不尽之意,更在言外。

  总之,全词上片写景,情由景生,景中有情;下片写情,寄情于景,以景结情。于是情经景纬,织成天机云锦。

“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寇准《江南春》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波渺渺, 柳依依。 孤村芳草远, 斜日杏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 蘋满汀洲人未归。


【译文】

  碧波浩渺,垂柳依依,芳草边绵的远处斜横着几间茅屋,斜日余辉的映照中又飞舞着片片杏花。而天边始终没有出现女主人公所盼望的丈夫之归舟。


【赏析一】

  此词以清丽宛转、柔美多情的笔触,以景起,以情结,以景寄情,情景交融,抒写了女子怀人伤春的情愫。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中评此词云:“观此语意,疑若优柔无断者;至其端委庙堂,决澶渊之策,其气锐然,奋仁者之勇,全与此诗意不相类。盖人之难知也如此!”

  起首四句勾勒出一幅江南暮春图景:一泓春水,烟波渺渺,岸边杨柳,柔条飘飘。那绵绵不尽的萋萋芳草蔓伸到遥远的天涯。夕阳映照下,孤零零的村落阒寂无人,只见纷纷凋谢的杏花飘飞满地。以上四句含有丰富的意蕴和情思。“波渺渺”,水悠悠,含有佳人望穿秋水的深情。“柳依依”,使人触目伤怀,想起当年长亭惜别之时。“孤村”句说明主人公心情之孤寂,“斜阳”句则包含有“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凄凉和感伤。

  结拍两句承前面写景的层层渲染铺垫,直抒胸臆,情深意挚,将女主人公的离愁抒写得淋漓尽致,使人感觉到她的青春年华正孤寂落寞的漫长等待中流逝。


【赏析二】

  这首词抒写了女子怀人伤春的情愫。

  全词语言清丽,风格柔美,以景起,以情结,以景寄情,情景交融。


【赏析三】

  寇准(961——1023)字平仲,下邽(今陕西渭南县)人。进士出身。宋真宗时官至宰相。曾力劝真宗亲征,阴止契丹(辽国)入寇,对国势起了稳定作用。他在朝廷里是一个比较正直的大臣,后来受到贬谪。当时京城里有民谣说:“欲得天下好,无如召寇老。”著有《巴东集》。他能诗,不是词家,但这首小词是“一时脍炙”(司马光语)的作品。

  《江南春》这个词调没有别人填过,可能是作者的自度曲。


【赏析四】

  南宋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评点寇准词云:“观此语意,疑若优柔无断者;至其端委庙堂,决澶渊之策,其气锐然,奋仁者之勇,全与此诗意不相类。盖人之难知也如此!”确实,这种婉约的词风,与寇准豪爽刚愎、任性使气的性情迥然不同。

  这首《江南春》,抒写少女伤春,朦胧而迷离,优美而伤感,被司马光赞为“一时脍炙”之作品。


【赏析五】

  江南春,这里是词牌名。以“江南春”作为词牌的词现存只有寇准这一首。这个词牌名可能是作者从南朝梁柳恽的《江南曲》中“日暖江南春”一句,择取而名。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