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关于冬天的诗句_描写冬天的诗大全

发布时间:2019-02-03     浏览次数:5
“地冷叶先尽,谷寒云不行。”李白《冬日归旧山》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未洗染尘缨,归来芳草平。

  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

  地冷叶先尽,谷寒云不行。

  嫩篁侵舍密,古树倒江横。

  白犬离村吠,苍苔壁上生。

  穿厨孤雉过,临屋旧猿鸣。

  木落禽巢在,篱疏兽路成。

  拂床苍鼠走,倒箧素鱼惊。

  洗砚修良策,敲松拟素贞。

  此时重一去,去合到三清。


【赏析一】

  《冬日归旧山》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在出游成、渝等地,返回匡山时所作的一首五言排律古诗。采用移步换形之法,铺陈描写旧山景象和旧居的荒败,实际上表达了一种即将告别隐居读书生活的留恋之情。


【赏析二】

  这首诗首先写冬归旧山的急切心情,再写归山所见景象。虽然时值寒冬,地冷谷寒,但难掩诗人对旧山的喜爱:万点雪峰,在阳光下闪烁;爬满青藤的山间小路,依然充满生机。接着近距离描写旧居的荒凉破败。由于离居时久,诗人居所已成雉飞,猿啼、鼠走、兽奔之地。铺陈描写中诗人难以掩饰的叹惋之情表露无遗。最后诗人表示要重新振作,发愤读书,以求闻达于当世,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这首诗采用移步换形之法,铺陈描写旧山景象和旧居的荒败,实际上表达了一种即将告别隐居读书生活的留恋之情。结尾两句收束有力,正是年轻诗人又一次整装待发前的坚定誓言。


【赏析三】

  开元八年(公元720年)冬,李白出游成都、渝州、峨眉山,干谒苏颋、李邕未得重用,重返隐居处——大匡山,写了此首《冬日归旧山》。


【赏析四】

  “地冷叶先尽,谷寒云不行”这两句是说,万木凋敝,树叶落尽,气候严寒;深谷之中云雾不生,显得空空荡荡。冬日景象写得逼真、形象。


【赏析五】

  这首诗收录在《文苑英华》、《李太白全集》及《彰明县志》,是李白出游成、渝等地,返回匡山时所作。“旧山”就是大匡山,《敕赐中和大明寺住持记》碑载:“太白旧山大明古寺,靠戴天之山”。“冬日”,一般学者认为是公元721年(唐玄宗开元九年)冬天。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张九龄《感遇》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译文】

  江南有丹桔,枝繁经冬仍青青,四季常青不凋零。不是因为南国地气和暖,而是丹桔具有耐岁寒的质地。我想把丹桔耐岁寒的品格,推荐给嘉宾(同僚、君主),奈何道阻且长!命运往往就决定在能否明白什么是‘执御’这个道理上(遇,训诂为‘执御’),儒家的‘周行’理论太奥妙,在实践中执行起来更难寻到相匹配的方法(这是张九龄对‘黄裳元吉’的解读)。空言‘树、桃、李’的树木之名而不能深入思考‘术道立礼’的哲理,难道不知道‘这些树木名称’都有 'shu 、 dao 、 li‘的 哲音吗?


【赏析一】

  政治需要讲究策略,孔子说:“窈窕术御,君子好逑。”敢于’担当‘,此谓’丹‘之哲音一也;崇尚文明之火,此谓’丹‘之哲音二也;敢于’丹心照汗青‘,此谓’丹‘之哲音三也;君子坦荡荡,此谓’丹‘之哲音四也;要做到如上几点,需要策略、智慧、勇气,更需要道德支撑。良好的局面需要从博弈中来,怎样打开世界大同的通道?白居易崇尚孔子的’执御之道‘,他在《琵琶行》中说:“招招惬意错杂弹,大局小局落’御‘畔。”一招一式都蕴涵’意在笔先‘的哲理,善于以’术‘御’心‘,以’术‘御’行‘,以’术‘御’衅‘,以’术‘御’兴‘。荀子说:“擒,取之于’蓝图‘而’擒‘能驾御’蓝图‘;彬彬有礼,是安全的客观需求,但’刀兵‘却含括在’安全‘的哲理里面。木虽然看起来刚直,其神却在柔中;军不见’輮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故谋略授之以神韵,才倍显其价值;’经典‘只有放在现实中磨练,才会发挥威力,成为利器。君子擅长博弈之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我想,没有谁能把’博弈在橘(局)‘解释得如荀子哲文美妙。

  易经说:客观规律是支撑宇宙的根本源泉,哲学家面对客观规律总是有敬畏之心的。换句话说,礼崩之下,人类社会就会遭到客观规律的无情打击。人要有道德,这是人文客观规律的要求,我们不能把权利当成客观规律来崇拜,因为:权利是表象,权利仅仅是手段、方法,道德才是本源。孔子说:炫耀权利至上的事情都可以容忍,什么不会容忍权利至上?规律不能容忍权利的擅越。全民屈服于权利,规律就惩罚全人类。唯君子能看透这一点,所以,只有君子才有勇气向一切邪恶的权利宣战。

  只有君子才有勇气向一切邪恶的权利宣战,这句话需要辨证理解。孔子并不主张愚蠢,孔子在《论语》中说:”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小人非常善于言词的表达,小人善于言词的表达不是没有勇气,也不是没有智慧,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主要是缺乏道德操守。小人敢于”火中取’利‘“,其勇气丝毫不逊色于君子的勇气。孔子认识到这种奇妙的社会现象,主张君子言词需要隐讳一点,怎么隐讳?孔子授春秋笔法。张九龄这首诗作,是符合春秋笔法之笔意的上乘佳作。


【赏析二】

  这首诗作的高明之处,在于抓住了’丹橘‘两字的音哲。唯若此,才可以欣赏到一代名相的哲学智慧,欣赏到一代名相驾驭事务的高超技巧,从中探究出宰相考察人的理论源泉。孔子说:”小人之过必也文。“何谓也?小人的诡异之道,其蛛丝马迹是能够观察到的。何况君子的堂堂之言,岂曰无衣?


【赏析三】

  诗开头两句,诗人就以饱满的热情,颂扬橘树经得起严冬考验,绘制了一幅江南橘林的美丽图景,形成了一个优美的艺术境界。橘树是果树中的上品,又能经得起严冬风霜的熬煎,终年常绿,因此诗人以丹橘自喻是有深刻含意的。这是诗人借用橘树来比喻自己”受命不迁“、”横而不流“的人格。这里,诗人不仅写了橘树的外形,而在着意表现它坚强不屈的精神,达到了形神的有机结合。同时呈献在读者面前的,并非一棵橘树,而是一片橘林。诗人是在描写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群像“。这就使得诗的意境更为深远开阔,形象更为高大生动。

  三、四两句,写橘树的特点。诗人告诉读者橘树的经冬翠绿,并非因为江南气候暖和,而是因为它有着耐寒的本性。在这里,诗人采用的是问答的形式,问得自然出奇,答得分外有味,把橘树本身的特性简明地概括出来。诗人通过”岁寒心“的双关语,一方面巧妙地指出橘树的耐寒本性,同时又用以比喻诗人的高尚美德。这是借橘树的本性写诗人的心灵之美,既是诗中主人公的自我画像,也是当时千万个正直知识分子的品德的写照。从而使诗的主旨又深化了一层。

  下面六句,是叙事,也是抒情。五、六两句是说:这些甜美的丹橘本可以送到远方呈献给尊贵的客人,无奈关山重叠,通道受阻。言下之意,他本可以将贤者推荐给朝廷,可惜道路被阻塞。这两句妙喻天成,不露痕迹。诗人借用眼前的景物,通过丰富的想象,表现了封建社会一个忠君爱国的知识分子,在遭贬的情况下,仍然不甘沉沦,依旧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可贵品质。七、八两句是诗人从感慨中得出的判断:命运的好坏,只是因为遭遇的不同;而这又如同周而复始的自然规律一样,其中的道理实在难以捉摸。这是诗人根据自身经历所发出的感叹。最后两句是紧承”运命“两句而来。诗人大声疾呼:不要只说种桃李,橘树难道不能供人乘凉吗?很清楚,诗人在为橘树鸣不平,也是在为贤者鸣不平。也就是说,贤者能人,不会不如李林甫之流。这两句是对朝廷听信谗言、邪正不辨、严厉斥责,也是全诗的主旨所在。由于诗人有深刻的洞察力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因此这两句议论写得十分亲切自然,深刻有力,大大增加了诗的内涵。这里运用暗喻来抨击时弊,能发人深思,给人以很大的启迪。


【赏析四】

  从结构上看,这首诗短短五十字,构思精巧,结构严密,抒情写意,回环起伏。开头以橘起,最后以橘结,前呼后应,且深化主题。尤其是最后出人意料的设问,震人心弦,增添了诗的艺术魅力。 张九龄诗歌语言生动、比喻贴切,毫无矫揉造作、雕琢晦涩之病。刘熙载在《艺概》中,称张九龄的诗歌”独能超出一格,为李、杜开先“。这一评价是非常恰当的。刘禹锡说九龄”自内职牧始安(今桂林),有瘴疠之叹;自退相守荆户,有拘囚之思。托讽禽鸟,寄词草树,郁然与骚人同风。“就是指这类《感遇诗》。


【赏析五】

  本诗托物言志,诗人借赞颂丹橘,经冬犹绿,是因为有耐寒的本性来比喻自己坚贞不屈的情操。而丹橘由于路途阻隔无法介绍给嘉宾的命运,也映衬了诗人遭排挤的境遇。无可奈何的,诗人只得把这一切归结于命运,以反诘句收束全诗,指责人们只顾种桃李,而不重视丹橘的行为,进一步抒发了诗人的愤怨。  本诗的语言清新简练,抒发胸臆的同时,给了读者驰骋想像的空间。全诗平淡而浑然天成,时时发问的句子达到了正反起伏的效果,而语气却是温文尔雅,不着痕迹中,哀伤、愤怒尽情抒发,可谓炉火纯青。

“淮阳多病偶求欢,客袖侵霜与烛盘。”杜牧《初冬夜饮》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淮阳多病偶求欢,客袖侵霜与烛盘。

  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阑干。


【译文】

  我客居在淮阳这个地方,愁思积郁却无法排遣以至于常常生病,只能借酒浇愁,寻找短暂的欢乐。天寒岁暮,在灯下一个人自斟自饮,吊影自伤,更觉寂寞悲凉。放下酒杯走出去,凭栏而立,但见眼前脚下堆起的积雪像是堆簇着的洁白梨花一般,不仅想到明年此时(我)又将身在何处,又是谁将站在这里看这景色?


【赏析一】

  此诗首句用典,点明独酌的原因,透露出情思的抑郁,有笼盖全篇的作用。次句承上实写夜饮,在叙事中进一步烘托忧伤凄惋的情怀。第三句一笔宕开,用写景衬垫一下,不仅使全诗顿生波澜,也使第四句的慨叹更其沉重有力。妙在最后又以问语出之,与前面三个陈述句相映照,更觉音情顿挫,唱叹有致,使结尾有如“撞钟”,清音不绝。明胡震亨说:“牧之诗含思悲凄,流情感慨,抑扬顿挫之节,尤其所长。”玩味此诗,庶几如此。


【赏析二】

  此诗首句用典,点明独酌的原因,透露出情思的抑郁,有笼盖全篇的作用。次句承上实写夜饮,在叙事中进一步烘托忧伤凄惋的情怀。第三句一笔宕开,用写景衬垫一下,不仅使全诗顿生波澜,也使第四句的慨叹更其沉重有力。妙在最后又以问语出之,与前面三个陈述句相映照,更觉音情顿挫,唱叹有致,使结尾有如“撞钟”,清音不绝。明胡震亨说:“牧之诗含思悲凄,流情感慨,抑扬顿挫之节,尤其所长。”玩味此诗,庶几如此。


【赏析三】

  会昌二年(842),杜牧四十岁时,受当时宰相李德裕的排挤,被外放为黄州刺史,其后又转池州、睦州等地。此诗可能作于睦州。

  “淮阳多病偶求欢”,淮阳,指西汉汲黯。汲黯因刚直敢言,屡次切谏,数被外放。在出任东海太守时,虽卧病不视事,而能大治。后又拜为淮阳太守,他流着泪对汉武帝说:“臣尝有狗马之心,今病,力不能任郡事”(《汉书·汲黯传》),要求留在京师,但遭拒绝。汲黯最后就死于淮阳。诗人以汲黯自比,正是暗示自己由于耿介直言而被排挤出京的。“偶求欢”的“欢”,指代酒,暗点诗题“饮”字,表明诗人愁思郁积,难以排遣,今夜只能借酒浇愁,以求得片刻慰藉。这一句语意沉痛而措辞委婉。第二句“客袖侵霜与烛盘”,进一步抒写作客他乡的失意情怀。天寒岁暮,秉烛独饮,吊影自伤,愤悱无告,更觉寂寞悲凉。“霜”,在这里含风霜、风尘之意,不仅与“初冬”暗合,更暗示作者心境的孤寒。“客袖”已见乡思之切,“侵霜”更增流徙之苦,只此四字,概括了多年来的游宦生涯,饱含了多少辛酸!“烛盘”,则关合题面中的“夜饮”,真是语不虚设。寥寥七字,勾勒出一个在烛光下自斟自饮、幽独苦闷的诗人形象。

  上两句写室内饮酒,第三句忽然插入写景:“砌下梨花一堆雪”,是颇具匠心的。看来诗人独斟独饮,并不能释忧解愁。于是他罢酒辍饮,凭栏而立,但见朔风阵阵,暮雪纷纷,那阶下积雪象是堆簇着的洁白的梨花。这里看似纯写景色,实则情因景生,寓情于景,包孕极为丰富。诗人烛下独饮,本已孤凄不堪,现在茫茫夜雪更加深了他身世茫茫之感,他不禁想到明年此时又不知身在何处!“明年谁此凭栏杆?”这一问,凝聚着诗人流转无定的困苦、思念故园的情思、仕途不遇的愤慨、壮志难酬的隐痛,是很能发人深思的。


【赏析四】

  首句是起句,写道:“淮阳多病偶求欢。” 这句的意思是说,我客居在淮阳这个地方,愁思积郁却无法排遣以至于常常生病,只能借酒浇愁,寻找短暂的欢乐。“淮阳”指西汉汲黯(西汉名臣,字长孺,濮阳(今河南濮阳)人)。汲黯因为性情刚直而且敢言,屡次进谏,几次外放。汲黯在出任东海太守时,虽卧病不视事,却能大治。据《汉书·汲黯传》记载,汲黯拜为淮阳太守时,流着泪对汉武帝说:“臣尝有狗马之心,今病,力不能任郡事。”也就是要求留在京师,但遭拒绝而死于淮阳。诗人杜牧借此与以汲黯自比,正是暗示自己由于耿介直言而被排斥出京的。其中,“偶求欢”的“欢”指代酒。“偶”也许就是偶尔,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寻求饮酒消愁。从写作的角度来说,“欢”暗点诗题中的“饮”字,同时,也强调了诗人愁思郁积,难以排遣而借酒消愁的苦闷。

  第二句承上而来,写道:“客袖侵霜与烛盘。”进一步抒写诗人在他乡做客的失意情怀。意思是说,天寒岁暮,在灯下一个人自斟自饮,吊影自伤,更觉寂寞悲凉。在诗人笔下,一个在烛光下自斟自饮、幽独苦闷的形象跃然而出。其中一个“霜”字用得很妙,不但描绘了凄凉的环境,而且与“初冬”暗合,更暗示作者心境的孤寒。“客袖”即客居他乡的人。这里,不但表现了自己身为客子,而且也表现了自己乡思之切。“侵霜”不但表明环境的清冷,也更表现出了他乡做客心之凄凉之苦。可以说,“客袖侵霜”深层地表现了诗人多年来的游宦生涯中所饱含的辛酸与无奈!

  第三句转入写景。写道:“砌下梨花一堆雪。”如果按照起承转合来说,这一句还真的“转”了。意思是说,放下酒杯走出去,凭栏而立,但见眼前脚下堆起的积雪像是树树梨花般。看来诗人独斟独饮,反而“举杯销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了。于是,诗人停杯凭栏,见到的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景象。景语即情语。在这里,我们看似诗人在写景色,实则抒情。可以说,情因景生,寓情于景。诗人烛下独饮,本已孤凄不堪,现在这茫茫夜雪,感触自然颇多。

  于是,诗人最后一合,写道:“明年谁此凭栏杆?”意思是说,明年又是谁将站在这里看这景色?“凭栏杆”。亦作“凭阑”,即。靠着栏杆。“凭”是倚靠的意思。“栏”是高楼的栏杆。在古代诗词中,凭栏的人一般都是有心事,或者表示忧愁、独自沉思,或者表示思念故国、故乡、亲人等。这里诗人运用了反问语气,不但表明了漂泊的困苦、思念的情思仕途不遇,而且如明胡震亨所说:“牧之诗含思悲凄,流情感慨,抑扬顿挫之节,尤其所长。”增强了抒情效果。

  在艺术上,首先,典故的运用,增强诗歌的内蕴。其次,措辞委婉,引发读者想象。第三,叙述描写与抒情结合,提高了审美意义。第四,前后照应,情感绵绵不绝。


【赏析五】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唐代诗人。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在会昌二年时,四十岁的诗人因受当时宰相李德裕的排挤,被外放为黄州刺史,其后又转池州、睦州等地。于是,诗人在睦州写下这首诗。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白居易《邯郸冬至夜思家》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邯郸驿里逢冬至,

  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

  还应说着远行人。


【译文】

  我居住在邯郸客店(客栈)的时候,正好是农历冬至。晚上,我抱着双膝坐在灯前,只有影子与我相伴。 我相信,家中的亲人今天会相聚到深夜,还应该谈论着我这个“远行人”。


【赏析一】

  这首诗写于贞元二十年(804)岁末,作者任秘书省校书郎,时年三十三岁。“邯郸”,今属河北。“冬至”,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约相当于阳历十二月二十二日或二十三日。在唐代,冬至是很重要的。这一天,朝廷要放假,民间就更热闹了。大家穿新衣,互赠饮食,互致祝贺,一派过节的景象。白居易写这首诗时,正宦游在外,夜宿于邯郸驿舍中。


【赏析二】

  第一句叙客中度节,已植“思家”之根。在唐代,冬至是个重要节日,朝廷里放假,民间互赠饮食,穿新衣,贺节,一切和元旦相似,这样一个佳节,在家中和亲人一起欢度,才有意思。如今在邯郸的客店里碰上这个佳节,将怎样过法呢?第二句,就写他在客店里过节。“抱膝”二字,活画出枯坐的神态。“灯前”二字,既烘染环境,又点出“夜”,托出“影”。一个“伴”字,把“身”与“影”联系起来,并赋予“影”以人的感情。只有抱膝枯坐的影子陪伴着抱膝枯坐的身子,其孤寂之感,思家之情,已溢于言表。

  三、四两句,正面写“思家”。其感人之处是:他在思家之时想象出来的那幅情景,却是家里人如何想念自己。这个冬至佳节,由于自己离家远行,所以家里人一定也过得很不愉快。当自己抱膝灯前,想念家人,直想到深夜的时候,家里人大约同样还没有睡,坐在灯前,“说着远行人”吧!“说”了些什么呢?这就给读者留下了驰骋想象的广阔天地。每一个享过天伦之乐的人,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想得很多。


【赏析三】

  宋人范希文在《对床夜语》里说:“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这议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正不必抑此扬彼。此诗的佳处,正在于以直率而质朴的语言,道出了一种人们常有的生活体验,因而才更显得感情真挚动人。


【赏析四】

  第一次读这首诗是高中的语文课上,虽然那天不是寒冷的冬季,也没碰上什么举家团圆的节日,简单明了的叙述还是很容易感染人。

  诗的前两句交待了当时的情景。本来该与家人团聚的冬至节里,“我”却独自在外奔波。冬夜寒冷,窗外一片漆黑,只有呼呼的风声,以及风声中夹杂着的附近人家的笑声。点燃油灯,空荡的房间中只有墙上的影子与我相伴。我抱紧了膝盖,你也蜷起身子,“呵!有你陪我啊?那到底是该庆幸还是更难过呢?”

  “抱膝”二字,活画出枯坐的神态。“灯前”二字,既烘染环境,又点出“夜”,托出“影”。一个“伴”字,把“身”与“影”联系起来,并赋予“影”以人的感情。“抱膝”、“影伴身”用实在的情景描写展现当时的画面,不着一字, “我”的孤独之感已跃然纸上。

  “此时,家中的父亲、老母一定也围坐在灯前,念叨着我这个没回家的孩子吧。他们的心情一定也像我一样吧。”

  三四两句诗,作者通过想象家中的情景表现双方的思念。作者想象着,在这个节日的深夜里,家中的人一定和自己一样难以入眠,念叨着他这个在外奔走、漂泊的孩子。具体在想些什么呢?可能是“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穿的够不够。”也或许是“今晚不知又落脚在何处?”亦或是“大过节的,不知道有没有吃好。”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深切的关心。

  这种由彼及此的写法在诗经和杜甫的“清辉玉臂寒”等句子中屡见不鲜,但我个人还是最喜欢白居易的这一首。没有比喻或其他什么修饰,就像一位长者用低沉的声音将自己的心事在橙黄的烛光中缓缓地诉说。没有过多的渲染,没有回肠荡气的排比,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即使文豪也会回归人们最普通的情感,用再平常、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场景表现平常人都会有的心情。

  越是平常的东西,越是难以出彩。白居易做到了,至少,每每读到这首诗,我都会想象着妈妈一边生火一边说:“这么冷,晓得玲女子把秋裤穿起没有,那个晓不得冷热的家伙?”


【赏析五】

  白居易的五七言绝句,共七百六十五首,约占全部诗作的百分之二十七。本诗是其中早期的一篇佳作,反映了游子思家之情,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乡愁。其佳处,一是以直率质朴的语言,道出了人们常有的一种生活体验,感情真挚动人。二是构思精巧别致:首先,诗中无一“思”字,只平平叙来,却处处含着“思” 情;其次,写自己思家,却从对面着笔,与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有异曲同工之妙。宋人范晞文在《对床夜语》里说:“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这议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不必抑此扬彼。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

  吹葭六琯动浮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译文】

  天时人事,每天变化得很快,转眼又到冬至了,过了冬至白日渐长,天气日渐回暖,春天即将回来了。刺绣女工因白昼变长而可多绣几根五彩丝线,吹管的六律已飞动了葭灰。堤岸好像等待腊月的到来,好让柳树舒展枝条,抽出新芽,山也要冲破寒气,好让梅花开放。我虽然身处异乡,但这里的景物与故乡的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因此,让小儿斟上酒来,一饮而尽。


【赏析一】

  这首诗,是诗人大历元年(公元766年)在夔州写的。那个时候,杜甫生活比较安定,心情也比较舒畅。《小至》是写冬至前后的时令变化,不仅用刺绣添线写出了白昼增长,还用河边柳树即将泛绿,山上梅花冲寒欲放,生动地写出了冬天里孕育着春天的景象。诗的末二句,是写他由眼前景物唤起了对故乡的回忆。虽然他身处异乡,但云物不殊。所以,诗人就教儿斟酒,举杯痛饮。这举动,和诗中所写冬天里孕育着春天气氛的基调,都完全是一致的。它反映出了诗人难得的舒适心情。


【赏析二】

  在我国古代对冬至很重视,冬至被当作一个较大节日,曾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而且有庆贺冬至的习俗。《汉书》中说:“冬至阳气起,君道长,故贺。”人们认为:过了冬至,白昼一天比一天长,阳气回升,是一个节气循环的开始,也是一个吉日,应该庆贺。《晋书》上记载有“魏晋冬至日受万国及百僚称贺……其仪亚于正旦。”说明古代对冬至日的重视。


【赏析三】

  由于冬至特定的节气和自然环境,诗人墨客们都会感叹时光与人生,感叹岁末与寒冬,讴歌冬至节。诗圣杜甫《小至》诗中的“小至”,是指冬至日的第二天。全诗紧紧围绕“小至”的时令,叙事、写景、抒感,充满着浓厚的生活情趣,切而不泛。开篇二句:“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是说冬至后白昼渐长,阳气渐舒,冬至既到,春天也就不远了。作者以咏叹笔调点明“阳生春来”与冬至的诗题紧扣,作为总起。中间两联:“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是分承:颔联,直承首联“冬至”的自然节令特征;颈联,直承冬去春来的景物特征;最后是尾联:“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它以抒情作结。在这无可奈何的情景下,就让儿子取酒来尽饮吧!“事”、“景”、“感”三者烘托,我们从中可自然地悟出诗人写的只能是“小至”时令,而断非其他什么节候,这正是诗人感受敏锐,立意高远,选材典型,热爱生活的不俗体现,正是:“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了。


【赏析四】

  冬至,是我国农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气,也是一个传统节日。冬至,俗称为:“冬节”、“长至节”、“亚岁”等。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时代,我国已经用土圭观测太阳测定出冬至来了。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时间是在每年的阳历12月22日或23日之间。时光流逝,岁月催人,转眼之间,冬至又到了。


【赏析五】

  现在,一些地方还把冬至,作为一个节日来过。北方地区,有冬至宰羊、吃饺子、吃馄饨的习俗。南方地区,在这一天,就有吃冬至米团、冬至长线面的习惯。各个地区,在冬至这一天,还有祭天祭祖的习俗。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陈陶泽中水。”杜甫《悲陈陶》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孟冬十郡良家子,血作陈陶泽中水。

  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

  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

  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军至。


【译文】

  十月里西北十郡那些良家子弟,鲜血流成了陈陶斜的泽国水乡。

  原野空旷苍天清远停息了战声,四万义军在同一天理慷慨阵亡。

  那些胡寇归来时箭上还在滴血,仍然高唱胡歌狂饮在长安市上。

  京都百姓转头往北方痛哭流涕,日夜盼望官军早来到退敌安邦。


【赏析一】

  《悲陈陶》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作品。此诗讲述的是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年)冬,唐军跟安史叛军在陈陶作战,唐军四五万人几乎全军覆没的情事。前四句渲染战败后肃穆沉重的氛围;后四句先写胡兵的骄横,后写长安人民对官军收复长安的渴望。全诗寓主观于客观,把对胡虏的仇恨、对官军的痛惜、对长安百姓的同情、对国家命运的忧虑等种种感情,都凝聚在特定的场面中,体现出一种悲壮的美。


【赏析二】

  此诗作于唐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冬。当年十月,宰相房琯上疏唐肃宗,自请带兵收复两京。十月二十一日,唐军跟安史叛军在陈陶作战,房琯“高谈有余而不切事”,用兵以春秋车战之法,结果唐军大败,死伤四万余人。此诗题注:“陈涛斜,在咸阳县,一名陈陶泽。至德元年十月,房琯与安守忠战,败绩于此。”来自西北十郡(今陕西一带)清白人家的子弟兵,血染陈陶战场,景象非常惨烈。杜甫这时被困在长安,目睹叛军的骄纵残暴,有感于陈陶之败的惨烈而作此诗。


【赏析三】

  这是一场遭到惨重失败的战役。杜甫是怎样写的呢?他不是客观主义地描写四万唐军如何溃散,乃至横尸郊野。而是第一句就用了郑重的笔墨大书这一场悲剧事件的时间、牺牲者的籍贯和身份。这就显得庄严,使“十郡良家子”给人一种重于泰山的感觉。因而,第二句“血作陈陶泽中水”,便叫人痛心,乃至目不忍睹。这一开头,把唐军的死,写得很沉重。至于下面“野旷天清无战声,四万义军同日死”两句,不是说人死了,野外没有声息了,而是写诗人的主观感受。是说战罢以后,原野显得格外空旷,天空显得清虚,天地间肃穆得连一点声息也没有,好象天地也在沉重哀悼“四万义军同日死”这样一个悲惨事件,渲染“天地同悲”的气氛和感受。

  诗的后四句,从陈陶斜战场掉转笔来写长安。写了两种人,一是胡兵,一是长安人民。“群胡归来血洗箭,仍唱胡歌饮都市。”两句活现出叛军得志骄横之态。胡兵想靠血与火,把一切都置于其铁蹄之下,但这是怎么也办不到的,于无声处可以感到长安在震荡。人民抑制不住心底的悲伤,他们北向而哭,向着陈陶战场,向着肃宗 所在的彭原方向啼哭,更加渴望官军收复长安。一“哭”一“望”,而且中间着一“更”字,充分体现了人民的情绪。

  陈陶之战伤亡是惨重的,但是杜甫从战士的牺牲中,从宇宙的沉默气氛中,从人民流泪的悼念,从他们悲哀的心底上仍然发现并写出了悲壮的美。它能给人们以力量,鼓舞人民为讨平叛乱而继续斗争。


【赏析四】

  从这首诗的写作,说明杜甫没有客观主义地展览伤痕,而是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他根据战争的正义性质,写出了人民的感情和愿望,表现出他在创作思想上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赏析五】

  陈陶,地名,即陈陶斜,又名陈陶泽,在长安西北。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冬,唐军跟安史叛军在这里作战,唐军四五万人几乎全军覆没。来自西北十郡(今陕西一带)清白人家的子弟兵,血染陈陶战场,景象是惨烈的。杜甫这时被困在长安,诗即为这次战事而作。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张谓《早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译文】

  有一树梅花凌寒早开,枝条洁白如玉。它远离人来车往的村路,临近溪水桥边。人们不知寒梅因靠近溪水而早发,以为那是经冬而未消融的白雪。


【赏析一】

  全诗即在于写一个「早」字。寒冬刚过,百花未开,在冰雪尚未消融之际,为世界带来生机和希望的只有一束寒梅,因此无数文人墨客踏雪寻访,寻觅这凌寒独放的早梅。

  在远离道路的溪水桥边,诗人终于看到了似玉如雪的早梅。早梅的形象被刻画得惟妙惟肖,韵味十足,与诗人的精神心有灵犀。


【赏析二】

  自古诗人以梅花入诗者不乏佳篇,有人咏梅的风姿,有人颂梅的神韵;这首咏梅诗,则侧重写一个“早”字。

  首句既形容了寒梅的洁白如玉,又照应了“寒”字。写出了早梅凌寒独开的丰姿。第二句写这一树梅花远离人来车往的村路,临近溪水桥边。一个“迥”字,一个“傍”字,写出了“一树寒梅”独开的环境。这一句承上启下,是全诗发展必要的过渡,“溪桥”二字引出下句。第三句,说一树寒梅早发的原因是由于“近水”;第四句回应首句,是诗人把寒梅疑做是经冬而未消的白雪。一个“不知”加上一个“疑是”,写出诗人远望似雪非雪的迷离恍惚之境。最后定睛望去,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树近水先发的寒梅,诗人的疑惑排除了,早梅之“早”也点出了。

  梅与雪常常在诗人笔下结成不解之缘,如许浑《早梅》诗云:“素艳雪凝树”,这是形容梅花似雪,而张谓的诗句则是疑梅为雪,着意点是不同的。对寒梅花发,形色的似玉如雪,不少诗人也都产生过类似的疑真的错觉。宋代王安石有诗云:“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也是先疑为雪,只因暗香袭来,才知是梅而非雪,和此篇意境可谓异曲同工。而张谓此诗,从似玉非雪、近水先发的梅花着笔,写出了早梅的形神,同时也写出了诗人探索寻觅的认识过程。并且透过表面,写出了诗人与寒梅在精神上的契合。读者透过转折交错、首尾照应的笔法,自可领略到诗中悠然的韵味和不尽的意蕴。


【赏析三】

  “一树寒梅白玉条”。这一句是对梅花外在特征的描写。开篇描写早梅之娇美,有色,有形,也有神,令人仰慕,令人陶醉。“一树”在这里应该理解为“满树”,形容花开得密,开得多,即满树都是盛开的鲜花。“寒梅”一词意在突出一个“早”字,同时也与题目中的“早”形成了一个照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扣题。“白玉条”,这三个字既写出了梅花花朵的颜色、质地,也描绘出了梅花枝杈的姿态和神韵。形象,传神,逼真。

  “迥临村路傍溪桥”。这一句是对梅的生长环境的具体交代。这个交代作者是有用意的,不是简单的交代,而是为了突出梅的高洁。你看它生长的地方,绝对是与众不同的,“迥临村路”,也就是远离喧嚣的尘世,不与世俗同流;“傍溪桥”,不仅长在小溪的涯畔,还依傍在小桥的旁边,远离“村路”,却又傍水临桥,谁说植物没有意识?这简直就是有意识的绝佳的环境选择。从这一句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在真实的景物中,是有意融入了人的思想意念,仿佛寒梅是有意远离喧嚣的尘世,刻意到偏僻的溪畔桥边,独自悄悄地凌寒开放,突出了早梅的不畏严寒的不与世俗同流的高贵品格。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这两句抒发了诗人初见桥边梅花近水早发的惊喜之情。因为“不知”才“疑”,因为梅花洁白如玉才“疑是经冬”“ 未销”的“雪”,这样写来,就使人读起来觉得更为传神,更能将诗人那时的惊喜之情渲染得淋漓尽致,似乎诗人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是梅花,而怀疑是不是未化尽的冬雪压在枝头。这不仅与首句的“白玉条”紧密呼应,同时也更好地显示出梅花的洁白和凛然不屈的形象和品格,从而含蓄婉转地把诗意落到实处,使诗的主题得到进一步深化,唤起了人们对早梅的倾慕之情。


【赏析四】

  张谓(?——777?)字正言,字正言,河内(今河南泌阳县)人。天宝二年登进士第,乾元中为尚书郎,大历年间潭州刺史,后官至礼部侍郎,三典贡举。其诗辞精意深,讲究格律,诗风清正,多饮宴送别之作。《全唐诗》存其诗作一卷。

  这是一首构思奇巧的咏梅诗,意在咏赞。虽然作者在作品中没有一处议论和礼赞的词句,却巧妙地刻画了早梅凌寒傲雪的高贵品格。


【赏析五】

  这首诗通过比喻、衬托、对比等手法,全力描写了早梅的美丽,表达了一种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

  第一句。一树早春的梅花,她的枝条好像白玉铸成的一样洁白无暇、玲珑剔透。作者用生花之笔来描绘早春的梅花。这是在远处看寒梅的第一感觉。“白玉”写出了梅枝的颜色之美,也写出了梅枝的形态之美。真的是玉树琼枝,傲然独立,美得纯净。

  第二句。梅花远远地对着乡村间的道路,靠着溪水上的桥生长着。这一句点明了寒梅生长的地点。她依桥而立、临水而居。她的对面远方,是乡村的小道。在这里,寒梅像一个未下凡的仙子一样,还没有入俗。

  第三句和第四句。应该是因为靠近溪水,所以花先开放的缘故,才会有满树白花,结在枝上。从远处看就像白玉雕琢的一样。可是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从远处看过去,看到满枝洁白,不知道是花,还误以为是经过冬天,雪压枝头未消融而形成的景色呢!请读者想想看,远处不了解情况的人把白梅花看成了白雪,这一场误会多美!到底是梅耶?是雪耶?梅雪之间难分难辨。这里有一处隐喻,作者把早梅的花比作经冬未消的雪,突出了白色梅花的洁白无暇、晶莹可爱。

  可是是梅是雪,两种美还是有区别的。“近水花先发”的美,是一种生机勃勃的美、新鲜的有生命力的美。而“经冬雪未销”的美,是一种沧桑之美、有伤痕的美。这就像是两种经历不同的人,一个人处于初恋,另一个人饱经风霜。虽然她们都很美,还是初恋般的美更动人,更年轻,更吸引人的目光。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白居易《邯郸冬至夜思家》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译文】

  我居住在邯郸客店(客栈)的时候,正好是农历冬至。晚上,我抱着双膝坐在灯前,只有影子与我相伴。

  我相信,家中的亲人今天会相聚到深夜,还应该谈论着我这个“远行人”。


【赏析一】

  这首诗写于贞元二十年(804)岁末,白居易任秘书省校书郎,时年三十三岁。“邯郸”,今属河北。“冬至”,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约相当于阳历12月21日至23日。

  在唐代,冬至是很重要的。这一天,朝廷要放假,民间就更热闹了。大家穿新衣,互赠饮食,互致祝贺,一派过节的景象。白居易写这首诗时,正宦游在外,夜宿于邯郸驿舍中。


【赏析二】

  白居易的诗常以语言浅近、平实质朴著称,其意境也多显露。这首诗也不例外,它以直率质朴的语言描写了诗人在邯郸客店里孤独过节的情形,抒写了作者浓浓的思乡之情。其大意是这样的:我今夜投宿在邯郸驿站里,正值冬至这一天,灯前抱膝而坐形影相吊。我想家人或许也是这样坐到深夜,谈论着我这个瓢泊在外的人。

  该诗共四句,首句交待时间:冬至日,地点:邯郸的客店里。由于冬至日是唐朝重要的节日,“每逢佳节倍思亲”,思乡之情便油然而生。

  第二句交待了在客店过节的情形,双手抱膝,枯坐在灯下,只有形与影相随,孤独难耐。“抱膝”二字生动地勾画出作者默默呆坐的神态,用“灯前”自然引出“影”,而“伴”字又将“影”和“身”联系起来,抱膝枯坐的“影”陪伴抱膝枯坐的“身”,显得形影相吊。这充分反映出作者思家时的一种孤寂心情。 此时,作者思接千载,浮想联翩,后两句笔锋一转,来个曲笔,不直接写自己如何思家,而是想象家人冬至夜深时分,家人还围坐在灯前,谈论着自己这个远行之人,以此来表现“思家”,使这种思乡之情扩大化,真实感人。总之,作者没用华丽的词句,没有玩弄过多的艺术技巧,而用平实质朴的语言,却把思乡之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足见作者驾驭语言的高超技能。


【赏析三】

  白居易的五七言绝句,共七百六十五首,约占全部诗作的百分之二十七。本诗是其中早期的一篇佳作,反映了游子思家之情,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乡愁。

  其佳处,一是以直率质朴的语言,却运用反向落笔,与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有异曲同工之妙。宋人范晞文在《对床夜语》里说:“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这议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不必抑此扬彼。


【赏析四】

  第一句叙客中度节,已植“思家”之根。在唐代,冬至是个重要节日,朝廷里放假,民间互赠饮食,穿新衣,贺节,一切和元旦相似,这样一个佳节,在家中和亲人一起欢度,才有意思。如今在邯郸的客店里碰上这个佳节,将怎样过法呢?第二句,就写他在客店里过节。“抱膝”二字,活画出枯坐的神态。“灯前”二字,既烘染环境,又点出“夜”,托出“影”。一个“伴”字,把“身”与“影”联系起来,并赋予“影”以人的感情。只有抱膝枯坐的影子陪伴着抱膝枯坐的身子,其孤寂之感,思家之情,已溢于言表。

  三、四两句,正面写“思家”。其感人之处是:他在思家之时想象出来的那幅情景,却是家里人如何想念自己。这个冬至佳节,由于自己离家远行,所以家里人一定也过得很不愉快。当自己抱膝灯前,想念家人,直想到深夜的时候,家里人大约同样还没有睡,坐在灯前,“说着远行人”吧!“说”了些什么呢?这就给读者留下了驰骋想象的广阔天地。每一个享过天伦之乐的人,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想得很多。

  宋人范希文在《对床夜语》里说:“白乐天‘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折之意。”这议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正不必抑此扬彼。此诗的佳处,正在于以直率而质朴的语言,道出了一种人们常有的生活体验,因而才更显得感情真挚动人。


【赏析五】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居士,下邽(guī)人,唐代诗人。800年(贞元十六年)中进士,历任盩厔县尉、左拾遗、东宫赞善大夫、江州司马、杭州、苏州刺史、太傅等职。白居易是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歌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语言平易通俗。他所写的《秦中吟》、《新乐府》,敢于针对当权者的弊政,反映人民疾苦,深刻地揭露社会矛盾,他又是中唐新乐府运动的主要倡导人。白居易的叙事诗如《长恨歌》、《琵琶行》,描写细腻,生动感人,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影响极为广泛。在诗歌创作理论上,他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的主张。现存诗3000多首,有《白氏长庆集》。

  白居易的思想,综合儒、佛、道三家。立身行事,以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其“兼济”之志,以儒家仁政为主,也包括黄老之说、管萧之术和申韩之法;其“独善”之心,则吸取了老庄的知足、齐物、逍遥观念和佛家的“解脱”思想。二者大致以白氏被贬江州司马为界。白居易不仅留下近三千首诗,还提出一整套诗歌理论。他把诗比作果树,提出“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与元九书》)的观点,他认为“情”是诗歌的根本条件,“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与元九书》),而情感的产生又是有感于事而系于时政。因此,诗歌创作不能离开现实,必须取材于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事件,反映一个时代的社会政治状况。他继承了《诗经》以来的比兴美刺传统,重视诗歌的现实内容和社会作用。强调诗歌揭露、批评政治弊端的功能。他在诗歌表现方法上提出一系列原则。他的这种诗歌理论对于促使诗人正视现实,关心民生疾苦,是有进步意义的。对大历以来逐渐偏重形式的诗风,亦有针砭作用。但过分强调诗歌创作服从于现实政治的需要,则势必束缚诗歌的艺术创造和风格的多样化。

  晚年官至太子少傅,谥号“文”,世称白傅、白文公。人称“诗魔”、“诗王”、“诗豪”、“诗史”等,日本学界则称白居易为“诗神” 。其实,在唐代对白居易的称呼是“诗仙”之称,请看唐宣宗的诗:“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而李白的“诗仙”是清代文人给予的称呼。因此,目前学者认为:中国诗坛应该是“一圣”(杜甫)、“二仙”(李白、白居易)。这样的说法很好:一是唐宣宗皇帝对白居易有“诗仙”的赞誉;二是人们常说的中国唐代三大诗人,即指“李、杜、白”,可见,白居易早已与李、杜齐名;三是宇宙行星以中国历史文化名人命名者有23位,唐代诗人有两位,即李白、白居易。李白、白居易一个姓“白”,一个叫“白”,不仅在中国诗坛上齐名,在宇宙行星上也齐名,真是很有缘份!也许正是历史的安排!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译文】

  古人做学问总是竭尽全力的,青少年时肯下工夫到老才能有所成就。

  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比较肤浅,要透彻地认识事物还必须亲身实践。


【赏析一】

  这是一首哲理诗,写于宁宗庆元五年(1199年)。整首诗只有短短的4句,读起来朗朗上口,且意境深远,余味无穷。 这首诗的意思是说,古人做学问是不遗余力的。终身为之奋斗,往往是年轻时开始努力,到了老年才取得成功。从书本上得到的知识终归是浅薄的,未能理解知识的真谛,要真正理解书中的深刻道理,必须亲身去躬行实践。

  诗人在书本与实践的关系上,强调了实践的重要,这符合唯物认识论的观点。作者的这种见解,不仅在封建社会对人们做学问、求知识是很宝贵的经验之谈,就是对今天的人们也是很有启迪作用的,是非常有价值的见解。

  子聿是陆游的儿子。陆游在冬日寒冷的夜晚,沉醉书房,乐此不疲地啃读诗书。窗外,北风呼啸冷气逼人,诗人却浑然忘我置之脑后,静寂的夜里,他抑制不住心头奔腾踊跃的情感,毅然挥就了8首《冬夜读书示子聿》的诗,满怀深情地送给儿子,这是流传千古的第3首。

  诗的前两句,作者讲古人做学问总是竭尽全力。只有少年时加倍努力,将来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他从古人做学问入手,侃侃而谈娓娓道来,使人倍感亲切清新,如沐春风。其中“无遗力”三个字,形容古人做学问勤奋用功、孜孜不倦的程度,既生动又形象。第二句阐述了做学问应当持之以恒的道理,同时也强调“少壮工夫”的重要性。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儿子,趁着年少精力旺盛,抓住美好时光奋力拼搏,莫让青春年华付诸东流。此乃言切切,情深深。

  诗的后两句,作者谈从书本得来的知识比较浅薄,只有经过亲身实践,才能变成自己的东西。他从书本知识和社会实践的关系着笔,强调实践的重要性,凸显其不凡的真知灼见。“要躬行”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学习过程中要“躬行”,力求做到“口到、手到、嘴到”,这是学者的一种“躬行”,二是获取知识后还要“躬行”,通过亲身实践化为己有,转为己用。作者的意图非常明显,旨在激励儿子不要片面满足于书本知识,而应在实践中夯实和进一步获得升华。他的独到见解,不仅在古代,对做学问、求知识之人是宝贵的经验之谈,即使在科技日新月异的现代,仍然具有较强的启迪和借鉴意义。


【赏析二】

  这是陆游的一首教子诗,作于宁宗庄元五年(公元1199年)底。

  诗人就知识的获取,从两方面谈了自己的看法:一是要花气力,一是“要躬行”。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作品开篇两句先从古人做学问的的经验谈起,“无遗力”三个字,一语道出了古人做学问的用功程度,学问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得来的,必须要不遗余力才行。如果没有“少壮功夫”,就不会有的“老始成”的良好结果。特别是第二句,不仅告诉子聿做学问必须要坚持不懈,更强调了“少壮功夫”的重要。意在告诫子聿在年轻时一定要抓紧大好时光努力学习,不要浪费大好年华,只有抓实了“少壮功夫”,才能保证将来有所成就。诗人是在告诫自己的儿子,其实也是在提醒全天下的读书人。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两句则是从书本知识与实践的关系着笔,强调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终究还是比较浅薄的,只是书本知识而已,只有经过亲身实践才能变成自己的东西,才能理解书本知识所蕴含的深刻道理。

  这首诗不仅是一首“示子”诗,同时也是一首深刻的人生哲理诗。在作品中,诗人一方面强调了做学问要坚持不懈,早下功夫,免得“老大徒伤悲”;另一方面还从书本知识与实践的关系方面强调了做学问不能仅仅满足于书本,一定“要躬行”,要亲身实践,否则就不能“绝知此事”,只有“躬行”了,才能深刻理解书本知识,才能把书本上的知识变成自己的实际本领。


【赏析三】

  这是一首教子诗,子聿(yù),诗人的小儿子,是要告诉儿子做学问的道理。首句是对古人刻苦做学问精神的赞扬。“遗”,即保留。“无遗力”,即无保留,竭尽全力之意。次句是说做学问的艰难。只有从少年开始,养成良好习惯,打好扎实基础,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最后才能有所成就。否则只能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是以古人刻苦学习的精神及做学问的艰难来告诫自己的儿子:做学问一定要有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精神。后两句,诗人更进一步指出实践经验的重要性。“纸上得来”,指的是书本知识。“绝知此事”,指的是真正把握事物的底蕴。“躬行”,就是指亲自去实践。孜孜不倦、持之以恒地做学问,固然很重要,但仅此还不够,因为那只是书本知识,书本知识是前人实践经验的总结,能否符合此时此地的情况,还有待实践去检验。一个既有书本知识,又有实践经验的人,才是真正有学问的人。

  这首诗以思想和哲理取胜,使我们在理性的思辨中,得到教益。


【赏析四】

  在宋宁宗家庆五年,即1199年的年底,陆游写了《冬夜读书示子聿》一首诗。

  这是一首非常有名的诗。在这首诗里,诗人一方面强调了做学问要坚持不懈,早下功夫,免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将来一事无成,后悔莫及。另一方面,特别强调了做学问的功夫要下在“哪里”,这也是做学问的诀窍,那就是不能满足于字面上的明白,而要躬行实践,在实践中加深理解。只有这样才能把书本上的知识变成自己的实际本领。诗人在书本与实践的关系上,强调了实践的重要,这符合唯物认识论的观点。作者的这种见解,不仅在封建社会对人们做学问、求知识是很宝贵的经验之谈,就是对今天的人们也是很有启迪作用的,是非常有价值的见解。


【赏析五】

  这首哲理诗,意境深远,余味无穷。诗的前两句,讲古人做学问总是竭尽全力。只有少年时加倍努力,将来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无遗力”,形容古人做学问勤奋用功、孜孜不倦的程度,既生动又形象。“老始成”阐明做学问应当持之以恒的道理,强调“少壮工夫”的重要性。学子要趁着年少精力旺盛,抓住美好时光奋力拼搏,莫让青春年华付诸东流。

  诗的后两句,谈从书本得来的知识比较浅薄,只有经过亲身实践,才能变成自己的东西。“终觉浅”,是说仅有书本知识远远不够,那只是学习的很小、很浅的层次。“要躬行”的意思:一是学习过程中要“躬行”,力求做到“口到、手到、心到”。二是获取知识后还要“躬行”,通过亲身实践化为己有,转为己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行统一,书本知识要在实践中夯实和进一步升华,变成真才实学。

“冬前冬后几村庄,溪北溪南两履霜。”乔吉《水仙子.寻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冬前冬后几村庄,溪北溪南两履霜,树头树底孤山上。冷风来何处香?忽相逢缟袂绡裳。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淡月昏黄。


【译文】

  在冬日的前前后后走过了几多村庄,在溪南溪北走得两脚寒霜,又一次一次奔忙在树底孤山上。冷风阵阵吹来不知何处飘来芳香?忽然穿白绸衣裤的仙女来到身旁。酒醒以后寒徐里惊破春梦,凄凉的笛声让人断肠,这时节正月淡荀黄。


【赏析一】

  《寻梅》头三句寻觅梅花的过程,事实上是作者对理想的执着追求过程。“冷风来何处香?忽相逢缟袂绡裳”两句,给人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终达彼岸的愉悦。出人意料的是,作者的情绪却陡然倒转:冷风彻骨,骤然酒醒,凄婉的笛声令人断肠;而朦胧的月色,正把梅花消溶。结尾连用三个典故,进一步描写梅花的神韵,自然带出诗人因理想难于实现的感叹和忧伤。本篇情感起伏回环,情节一波三折,真实地记录了作者复杂的心曲,折射着当时复杂的社会现实。

  这首散曲是元代曲坛后期的代表人物之一的乔吉的作品。他的作品清丽而质朴,雅俗兼备,这首《寻梅》即是其中的名篇。这支散曲采取了寓情于景的写作手法,表面上是写梅花,实际上却处处体现着作者的心境及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

  乔吉一生不曾显达,甚至可以说是穷困潦倒,其作品内容也因此而表现出一种消极厌世的情绪和对现实的不满,同时也会表达出自己的心声。


【赏析二】

  乔吉的散曲以婉丽见长,精于音律,工于锤炼,喜欢活用典故,风格奇巧俊丽,还不避俗言俚语,具有雅俗兼备的特色。明李开先评他:“蕴藉包含,风流调笑,种种出奇而不失之怪;多多益善而不失之繁;句句用俗而不失其为文。” 乔吉散曲多写景咏物之作,此曲是作者在某一冬日寻梅之时由感而发。梅花是高洁的象征,古人踏雪寻梅,意味着对高尚品格的追求。

  此曲入三句,即从“寻”字落笔。“冬前冬后”,写寻找时间之长,“几村庄” 写寻找地域之广,“溪南溪北”“树头树底”则写寻梅之勤,寻得细心。作者极写寻梅之艰,正表明爱梅之切。“冷风来何处香 ” 两句,是意外地发现了梅,先写嗅到梅的香气,后写看到梅的姿容,配合着“何处 ”、“忽相逢”的点染,层次分明地表现出寻梅时从犹豫到惊喜的神态。后三句,化用三个典故曲折表达寻见梅后的心绪。“酒醒寒惊梦”是写所见梅花的美。据《龙城录》载,隋代赵师雄过罗浮山,遇一白衣女子,对饮甚欢。酒醒后发觉自已躺在白梅树下。承上文“缟袂绡裳”,诗人在美丽的白梅面前,觉得自已也象赵师雄那样醉心惬意。诗人也想到春景不能常驻,梅花不能常开,理想不能常存,美好的事物终将失去,因而在获梅时既是欣喜,又有伤悲。“淡月昏黄”,用林逋 “ 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意,既交待寻梅的时间,又传出寻梅者寂寞的心绪。此曲环绕着寻梅写情绪的变化,从寻梅的殷切,遇梅的喜悦,到赏梅时的忽感失落,细致入微,明白晓畅,情感起伏回环,一波三折,真实的记录了作者复杂的心情。


【赏析三】

  这是一首元代咏梅的散曲。元曲是中国古代诗歌最后的辉煌,语言自然流畅,反映生活鲜明生动,有着深厚的市井气息,它有很强的开放性、很强的表现力,完全可以和唐诗宋词媲美。元曲是对宋词“雅文化”的颠覆,是“俗文化”的肇始。“曲尚俗”,一是选词造句要口语化,不像诗词那样过于浓缩,过分雕琢;二是允许甚至提倡方言俚语入曲。这样就使散曲在情态上更加生动活泼,极富生活气息。

  诗之余有词,词之余为曲,词、曲都是长短句,在本质上属于诗,它们和诗一样,有着大体相同的渊源,都既可唱可咏,又同样要倚声填词,讲究形、音、意的俱现和谐。词与散曲产生后都走了一条由俗到雅,由民间而后文人的道路。但词和曲有较大的区别:风格迥异,宋词的风格多样化,有豪放、婉约、清旷、愤激、典雅等,散曲的风格则以通俗畅达、真率活泼为主,力求痛快淋漓;词贵雅,曲尚俗;词贵含蓄,曲尚显露;元曲有民间性、广泛性、深刻性、典型性、曲折性等显著特点。元曲将传统诗词、民歌和方言俗语揉为一体,形成了诙谐、洒脱、率真的艺术风格。曲是词的替身,无论从音乐的基础或是形式的构造上,都是从词演化出来的。他们在旧的歌曲中求变化,在新起于民间的小调中求资料,曲调日富,渐渐的形成一种与词不同的的体裁,而成为一种继词而起的便于歌唱的新诗体。


【赏析四】

  乔吉的散曲创作,成就高于杂剧,在他的散曲中可以看见他客居异乡,穷困潦倒的生活经历。即便生活的如此,但是作为一个文人,对高节情操的追求,通过这篇《寻梅》我们可以看出。

  这是一首咏梅的曲子,此曲风格自然、清丽,语言通俗,活泼流丽,情调委婉含蓄。构思上,围绕着“寻”字来写。“冬前冬后”写的是寻梅的时间,“溪北溪南”写的是寻梅的地方,“树头树底”写的是寻得细心,从时间、空间和心情三方面写,“几村庄”、“两履霜”,写的是执着的追求。“冷风来何处香?”先闻其香,后见其形,“忽相逢”表现了作者惊喜的心情,寻到梅花,醉卧梅下,一个完整的寻梅过程,逐层推进,层次明显。

  一首散曲的赏析除了对曲子所表现出来的艺术特色进行鉴赏外,曲子本身的思想也是很关键的。

  所谓“知人论事”,我们不得不将这首曲子放在元代社会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在元蒙统治者实行的名族高压政策下,汉族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处于极卑的地位。他们和普通百姓一样饱受歧视和压迫,穷困潦倒,毫无出路。这是那个时代书会才人的状况,就如同关汉卿在《南吕。一枝花》中所说的那样,“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魂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哪,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上走!”虽然所处这样的时代,文人自身对高尚节操的追求也成了生活下去的唯一的动力。乔吉自称是“不应举江湖状元,不思凡风月神仙。”但《寻梅》中“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淡月黄昏。”无不让人感受到他心里的愁苦、悲凉。

  在他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阿Q的影子,生活到了如此的地步,如果在没有一些寄托一些追求,给自己一些精神的鼓舞,那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作者对梅花的执着既是表示对梅花的喜爱,也对高节情操的追求。头三句写寻梅的过程,事实上是作者对理想的执着追求的过程。“冷风来何处香?忽相逢缟袂绡裳”两句给人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出人意料的是,作者的情绪陡然倒转:冷风彻骨,骤然酒醒,凄婉的笛声会令人断肠。本篇情感起伏回环,一波三折,真实的记录了作者复杂的心情,也折射出当时复杂的社会现实,文人的被边缘化,让很多人坚持理想而苦苦的追求着,作者只是借寻梅来表达这样的心情。

  这让我不得不想到当代大学生,虽然未被边缘化,但却被社会化了。大学生的普遍贬值,社会关系的复杂化,一个问题值得思考,我们是否该“寻梅”?


【赏析五】

  《寻梅》中的梅花也可以是高尚品格的象征,“寻梅”二字本身即表达了作者对高尚品格的渴望与追求。“冬前冬后”道出了寻梅时间之长,从冬前直找到冬后;“溪南溪北”、“树头树底”写明了寻梅的地域之广,溪水南北,孤山上下,作者都寻了个遍。这两句一方面从时间以及空间的跨度之大来表现作者寻梅之艰,寻梅之勤;另一方面,从侧面亦体现出作者爱梅之切,宁肯溪南溪北、树头树底,从冬前直找到冬后也不肯罢休。爱梅之切,实则是作者在苦苦呼唤人性的高洁和社会的公平;寻梅之艰,体现着这一愿望的实现之难。

  从第三句开始,作者笔风一转。头两句虽然表达了寻梅的艰辛,但接下来来的两句多少给读者们带来了一丝欣慰。虽然已是冬后,“冷风”已“来”,本来已经对寻梅不抱希望了,可是不经意间,一阵暗香传来,作者不禁激动地自问,“何处香”?体现出对传来梅香之地的急切寻觅。忽然间,“缟袂绡裳”的“白衣仙女”翩然而至,进入作者的眼帘。苦苦寻觅的梅花在作者的心里就如同神仙一般高洁、神圣再一次表现出作者的爱梅之深。

  可是接下来,作者笔锋一转,本来他已经找到了他苦苦寻觅的梅花,但是,“酒醒”了,之前的喜悦瞬时荡然无存,原来这都是一场梦,现在刺骨的冷风惊醒了美梦。作者心里仿佛响起凄凉的笛声,使得春天的气息也无法令人开心,而是更加使人断肠!“寻梅”只是一场南柯之梦。作者从梦中惊醒,认清了现实,。眼前的仅仅是淡淡的泛着月晕的月色,昏黄一片,失望的氛围弥漫开来。全曲到此戛然而止,并未交代最后的结局,只是留给读者们以无尽的遐想与惆怅。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