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关于蝴蝶的诗句_描写蝴蝶的诗大全

发布时间:2018-08-18     浏览次数:18
“蝴蝶梦中家万里, 子规枝上月三更。”崔涂《春夕》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

  胡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满镜生。

  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译文】

  水不停地流走,花儿不断地凋零,这是多么无情啊。正是这无情的时节,我送着最后一缕春风吹过了楚城。在睡梦中梦见了万里之外的家乡,醒来时正值夜里三更时分,杜鹃在树枝上凄厉地啼叫。家乡的来信动辄几年都收不到,春天万物萌生,镜中的我却已是满头白发了。我现在是因为自己抱负未展而不愿归去,我要归去时自然就归去了,故乡五湖的风景是没有人来和我争抢的。


【赏析一】

  这首诗情切境深,风格沉郁。诗的前四句通过对暮春之夕特定情景的描绘,缘情写景,因景抒情,景物之间互相映衬、烘托,构成一片凄凉愁惨的气氛。诗中没有直接点出思乡,而一片思乡之情荡漾纸上。后四句直抒心曲,感情真切,凄婉动人。尾联自慰自嘲,墨中藏意,饶有情味。


【赏析二】

  《春夕》是唐代诗人崔涂旅居湘鄂时所作的羁旅诗。此诗用清丽的语言、工整的格律,把暮春之夜时诗人对家乡的思念写得深婉感人,极富诗意,反映了诗人羁旅生涯中浓烈的苦闷情绪。全诗意象朦胧,意境深婉,格调沉郁。


【赏析三】

  此诗载于《全唐诗》卷六百七十九。诗一起笔,就渲染出一片暮春景色:春水远流,春花凋谢。流水落花春去也——诗人深深感叹春光易逝,岁月无情。诗第二句“送尽东风过楚城”更加感伤。诗人把春光(“东风”)拟人化了,依依为她送别。这里,不是春风他送我回故乡,而是他在异乡送春归。这一“送”字表达了诗人凄楚的情怀。诗人面对着落红满地、柳絮漫天的残春景物,不可能不更加思念故乡。由送春而牵动的思乡之情,笼罩全篇。

  以下句句写的是思乡衷曲。“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这一联进入正题,写“春夕”,写得极为精粹,是传诵的名句。诗人运用了新奇的造语,对仗工整,韵律和谐,创造出一种曲折幽深的情境。上句巧写梦境。由于游子日有所思,夜间便结想成梦,梦见自己回到了万里之外的家园。然而,这只不过象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翩翩飞舞于花间,虽然有趣,毕竟虚幻而短暂,醒来之后,蝴蝶还是蝴蝶,庄周还是庄周。游子从“蝴蝶梦”中获得片刻的回乡之乐,但梦醒以后,发现自己依旧孤眠异乡,家园依旧远隔万里,岂不更加空虚、失望,更加触动思乡之情。何况此时又正当“子规枝上月三更”——夜深人静,月光如水;子规鸟(即杜鹃)在月下哀哀啼唤:“子归!子归!……”听着子规啼,想着蝴蝶梦,游子的心,该是何等的痛苦哀伤,真如李白诗句中所谓道“一叫一回肠一断!”这里,十四个字写出了三层意思:由思乡而入梦,一层;梦醒而更思乡,二层;子规啼唤,愁上加愁,三层。这三层,一层比一层深,而且互相烘托、映衬,如蝴蝶梦与家万里,一虚一实;蝴蝶梦与子规啼,一乐一悲;子规啼与三更月,一声一色,构成一片清冷、凄凉、愁惨的气氛,令人触目伤怀。

  上一联以景传情,下一联则直接诉说思乡之苦。“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满镜生。”诗人长期不能回家,连家信也动不动长年断绝,音讯杳然,他不可能不望眼欲穿,忧心如焚。这句中的一个“动”字,把诗人那种由期待而沮丧、而嗟怨的复杂的心理,逼真地传达出来了。“书动经年绝”暗示当时社会动乱不安。诗人愁家忧国到“华发春唯满镜生”的程度。春天万物萌生,欣欣向荣,而诗人却唯独生出了白发满头。一个“唯”字,更加突出了他的内心愁苦之深。如此深愁,难以解脱。

  诗的最后两句更耐人寻味。“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这两句是倒装。从暗用五湖典故看,这里的“归”字,还含有归隐田园之意。诗人仆仆风尘,仕途坎坷,“自是不归归便得”一语,是无可奈何的伤心话,深刻地反映出诗人在政治上走投无路、欲干不能而又欲罢难休的苦闷、彷徨的心理。


【赏析四】

  崔涂是江南人,曾久在巴、蜀、湘、鄂、秦、陇等地为客,自称是“孤独异乡人”(《除夕书怀》)。《春夕》是他旅居湘鄂时所作。


【赏析五】

  诗人面对着春水远流、春花凋谢的暮春景色,表达诗人深深感叹春光易逝,岁月无情。“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表达了游子孤身漂泊异乡的思乡之情。“自是不归归便得”一语,是无可奈何的伤心语,深刻地传达出诗人仕途坎坷、孤独飘零的苦闷彷徨、悲愁痛苦之情。4同时,从暗用五湖典故看,含有归隐田园之意。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高翥《清明日对酒》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译文】

  清明这一天,南山北山到处都是忙于上坟祭扫的人群。焚烧的纸灰像白色的蝴蝶到处飞舞,凄惨地哭泣,如同杜鹃鸟哀啼时要吐出血来一般。黄昏时,静寂的坟场一片荒凉,独有狐狸躺在坟上睡觉,夜晚,上坟归来的儿女们在灯前欢声笑语。因此,人活着时有酒就应当饮,有福就应该享。人死之后,儿女们到坟前祭祀的酒哪有一滴流到过阴间呢?


【赏析一】

  这首写清明的诗,以别具一格的讽刺手法,透过生活的表面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间的世态炎凉。前两联用夸张的描写,渲染坟前祭扫的热闹、隆重和悲痛的气氛,正是为了反衬后两联所揭示的冷酷现实:白天喧嚣的祭奠场面结束了,日落西山后,坟地里恢复了原来的荒凉和恐怖;儿女子孙们晚上回到家后,张灯结彩喜笑颜开,早已把长眠地下的亲人抛于脑后。在这首诗的前面,作者用强烈的对比手法,无情而尖刻的揭露了世人虚伪的一面,在尾联作者发出的感慨,也就十分自然了。

  这首诗寓意深刻,发人深省。


【赏析二】

  高翥(1170——1241) 南宋诗人。字九万,号菊□。余姚(今属浙江)人。游荡江湖,布衣终身。

  高翥是江湖派中较有才情的诗人。他的一些诗具有民歌风味,如《秋日田父辞二首》写农村风俗,语言朴素自然;《春情四首》如民间情歌;《无题》诗也写得与竹枝词相仿佛,如:“风竹萧萧淡月明,孤眠真□可怜生。不知昨夜相思梦,去到伊行是几更?”他擅长以平易自然的诗句写出寻常不经意的景色,如“草色溪流高下碧,菜花杨柳浅深黄”(《晓出黄山寺》),把草色和溪流、菜花和杨柳这些常见的景物写得相映成趣。《多景楼》以深秋晚景衬托故国之思,笔致雅淡。

  所著《菊□小集》,有《南宋群贤小集》本,《信天巢遗稿》,有《四库全书》本。


【赏析三】

  诗歌首联两句是远景,一句写物景,一句写人景。据此,我们不妨这样想,诗人在清明节这一天来祭扫,未到坟茔聚集之地,即以目睹此景,因墓地往往在深处,怕妨路径,故一眼必是望到远景。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南北山头多墓田”,“南北”当是虚指,意即四面八方。是不是就可以解成“四面八方的山头上有很多墓田”了呢?难道我们竟没有体会出诗人说这句话时无限悲凉的口吻吗:“(你看啊!)四面八方的山头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墓田,(那些可都是死去的人啊!)”这样解就丰满得多了。下面人景也就很是顺理成章了,墓地多,自然来祭扫的人也就多了:“清明祭扫各纷然”。可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各”指每家祭扫每家的毫不相干,“纷然”则指人数众多。那么既然人数众多,何以“各人自扫门前雪”呢?难道不会出现相互帮助、相互劝慰的场景吗?须知道,人们一般只有在什么情况下才会互不搭腔,就是已经痛苦难过到了极致,以致习惯成自然,各自心知肚明,无需多言。

  颔联两句,诗人走上前去,镜头拉近,细节刻画物景与人景:“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字面上很好说,就是说冥纸成灰,灰飞漫天,好似白色的蝴蝶;相思成泪,泪滴成血,仿佛红色的杜鹃。可为什么要以纸灰作蝴蝶,泪血作杜鹃,而不是旁的什么?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美丽的神话中有庄周化蝶、杜鹃啼血的范式。那么就清楚了:原来蝴蝶是沟通阴阳二界的使者啊,冥纸当然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同样的,相思要怎么样来表达才最恳切,总不至于老是“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一类的吧,这样就浅薄了。“我”要告诉阴间的人,“我们”想你想得都把眼泪哭干了,现在啼出来的是血啊!这种震撼力,实在是难以言表的。

  颈联承接上句,依照时间发展续写诗人的所见所想:“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出句当然是虚景,哪里会有这么巧让诗人碰到狐狸在冢穴里面睡觉呢!不过是说,一天的祭扫结束了,日薄西山,人人各自归家,但“我”知道,只有一种动物是不会离开的,那便是狐狸。你凭什么这么说?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我”竟连“狐死必首丘”的道理也不懂吗?你们这些人,祭扫之时哭哭啼啼,平日里哪里见到你们有丝毫的伤心难过?狐狸却不同,它们始终对同伴、对“家庭”忠诚无二,即使死了,也要将头对准丘穴的方向!真是“狐犹如此,人何以堪”啊!这一层强烈的反差不经仔细的推敲是得不到的。可是哪里知道反差更强烈的还在后头:晚上回到家来,看到孩子们在灯前玩闹嬉戏,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心酸,怎么会知道生离死别的痛苦?这于我们来说,又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可是还不止如此,我们再挖掘下去就发现:这些孩子都还那样弱小,是那么天真无邪,可是终归要长大,终归要衰老,终归也要死去,这是天命所在,是多么得令人遗憾,令人神伤。你看,这里正好与首联我们提到的诗人厌倦死亡的思想相照应了。是不是吃了一惊,短短十四个字,居然内涵多至如斯境地,且皆为感人心魄,发人深省之语。

  尾联诗人要总结了,也算是表达自己的态度:“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应当说这是比较易见的文人士大夫的心理常态,就是及时行乐。我们读到这里,定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古诗十九首》里那么成系统地高唱“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或者会更直接想到“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但果真如此简单吗?我认为关于这一点我们存在一种认识上的误区:即并未区分与判断抒发及时行乐思想究竟是已臻化境,心本开阔,还是无奈愁极,故作旷达,这一点是极重要的问题,是可以作为专题来研究的。就高翥这首诗而言,显然是故作旷达无疑。你看,诗人尚在阳间,就已经想到死后别人祭祀他的酒他一滴也尝不到了,可见他对这个世界是何其留恋!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由此可见欲望能使人丧失本我,渐成依赖。


【赏析四】

  诗歌首联两句是远景,一句写物景,一句写人景。

  据此,我们不妨这样想,诗人在清明节这一天来祭扫,未到坟茔聚集之地,即以目睹此景,因墓地往往在深处,怕妨路径,故一眼必是望到远景。

  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南北山头多墓田”,“南北”当是虚指,意即四面八方。是不是就可以解成“四面八方的山头上有很多墓田”了呢?难道我们竟没有体会出诗人说这句话时无限悲凉的口吻吗:“(你看啊!)四面八方的山头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墓田,(那些可都是死去的人啊!)”这样解就丰满得多了。下面人景也就很是顺理成章了,墓地多,自然来祭扫的人也就多了:“清明祭扫各纷然”。“各”指每家祭扫每家的毫不相干,“纷然”则指人数众多。

  颔联两句,诗人走上前去,镜头拉近,细节刻画物景与人景:“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字面上很好说,就是说冥纸成灰,灰飞漫天,好似白色的蝴蝶;相思成泪,泪滴成血,仿佛红色的杜鹃。可为什么要以纸灰作蝴蝶,泪血作杜鹃,而不是旁的什么?

  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代美丽的神话中有庄周化蝶、杜鹃啼血的范式。那么就清楚了:原来蝴蝶是沟通阴阳二界的使者啊,冥纸当然就是起到这样的作用;同样的,相思要怎么样来表达才最恳切,总不至于老是“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一类的吧,这样就浅薄了。“我”要告诉阴间的人,“我们”想你想得都把眼泪哭干了,现在啼出来的是血啊!这种震撼力,实在是难以言表的。

  颈联承接上句,依照时间发展续写诗人的所见所想:“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出句当然是虚景,哪里会有这么巧让诗人碰到狐狸在冢穴里面睡觉呢!不过是说,一天的祭扫结束了,日薄西山,人人各自归家,但“我”知道,只有一种动物是不会离开的,那便是狐狸。

  你凭什么这么说?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我”竟连“狐死必首丘”的道理也不懂吗?你们这些人,祭扫之时哭哭啼啼,平日里哪里见到你们有丝毫的伤心难过?狐狸却不同,它们始终对同伴、对“家庭”忠诚无二,即使死了,也要将头对准丘穴的方向!真是“狐犹如此,人何以堪”啊!

  这一层强烈的反差不经仔细的推敲是得不到的。可是哪里知道反差更强烈的还在后头:晚上回到家来,看到孩子们在灯前玩闹嬉戏,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心酸,怎么会知道生离死别的痛苦?这于我们来说,又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可是还不止如此,我们再挖掘下去就发现:这些孩子都还那样弱小,是那么天真无邪,可是终归要长大,终归要衰老,终归也要死去,这是天命所在,是多么得令人遗憾,令人神伤。

  你看,这里正好与首联我们提到的诗人厌倦死亡的思想相照应了。是不是吃了一惊,短短十四个字,居然内涵多至如斯境地,且皆为感人心魄,发人深省之语。

  尾联诗人要总结了,也算是表达自己的态度:“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我们读到这里,定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赏析五】

  这首《清明日对酒》诗曾收入《千家诗》,流传甚广。作者高翥(1170——1241)是南宋江湖派诗人中较有才情的一个,今匡堰镇高家村人,原名公弼,字九万,号菊磵,著有《菊磵集》20卷。《四库全书》中收录他的《菊磵集》1卷。

  高翥少有奇志,不屑举业,以布衣终身。他游荡江湖,专力于诗,画亦极为出名。晚年贫困潦倒,无一椽半亩,在上林湖畔搭了个简陋的草屋,小仅容身,自署“信天巢”。72岁那年,游淮染疾,葬于杭州西湖孤山北的谈家山。与湖山长伴,倒是遂了他的心愿。

“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王和卿《醉中天·咏大蝴蝶》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难道是风流孽种?吓杀寻芳的蜜蜂。轻轻扇动,把卖花人扇过桥东。


【译文】

  挣破了那庄周的梦境,来到现实中,硕大的双翅驾着浩荡的东风。把三百座名园里的花蜜全采了一个空,难道是天生的风流种?吓跑了采蜜的蜜蜂。翅膀轻轻扇动,把卖花的人都扇过桥东去了。


【赏析一】

  据元人陶宗仪《辍耕录》记载:“大名王和卿,滑稽挑达,传播四方。中统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王赋《翠中天》小令:……由是其名益著。

  时有关汉卿者,亦高才风流人也,王常以讥谑加之,关虽极意还答,终不能胜。”这条材料说明王和卿与关汉卿处在同一时期,透露出“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的事实乃是注令写作的契机。而“滑稽”、“善谑”乃是盛行于元代散曲家中的一种风气,在这种玩世不恭的争奇斗胜之中,实在蕴积着愤懑、牢骚以及反抗、不平。


【赏析二】

  王和卿《醉中天·咏大蝴蝶》所歌咏的主体——大蝴蝶,确实曾见于燕市,故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三云:“中统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

  王赋《醉中天》小令云云,由是其名益著。”作者擅用夸饰之巧譬善喻,运用“庄周梦蝶”的故事,将现实世界转化为想像天地,以“弹破庄周梦”破题,运用“物化”承转的自由观念,赋予“大蝴蝶”神秘的色彩,开拓想像的意涵与空间;其次则以“两翅驾东风”、“轻轻飞动”、“把卖花人搧过桥东”等句夸饰其翅,隐含《逍遥游》之趣。此蝴蝶颇有“翼若垂天之云”之大鹏鸟的意象,在转化后,其形轻巧逍遥,惊破现实,将采蜜的蜂惊吓煞,卖花为生的人被搧过桥东,犹不知所以,充分表现元曲谑浪诙谐之趣。读者或以为此乃作者自况风流之作;亦有从元代社会现实观其隐喻象征,认为“大蝴蝶”乃当时“权豪势要”、“花花太岁”、“浪子丧门”的化身,联系到当时元朝初期的社会环境,这种说法也绝非牵强附会。“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之句,正是关汉卿笔下鲁斋郎、葛皇亲、杨衙内等糟蹋妇女的真实写照。


【赏析三】

  据元陶宗仪《辍耕录》载,世祖中统(1260——1264)年间,在大都(今北京市)出现一只蝴蝶,其大异常。作者于是填写了这支小令,获得了很大的名声。这无疑是因为作品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和新奇的夸张,而使人耳目一新。

  曲中的蝴蝶确实大得惊人。庄子做梦化为蝴蝶,本身还是逃脱不出梦境的范围,而这只大蝶“挣破庄周梦”,身子竟把梦都撑开了,一个“破”字,于形容硕大之外,还起到了脱颖而出、登场亮相的推现作用。它的两对翅膀全靠东风托住,不然就保不定要坠跌下来。“架”字既有蝶翅自上而下凭驾东风之意,又有东风自下而上极力架扶之感,选字十分贴切。大蝴蝶不仅一出场就先声夺人,而且身手不凡,城中的名园不乏万紫千红的鲜花,却被它将花蜜囊括一空。“三百”极言名园之多,这数字同“一采一个”中的两个“一”字比照,就给人以大蝴蝶动作迅捷、干脆利落的印象,而若非它其大无穷,也就不可能有横行全城的能力。作者还不忘幽默地拿它同可怜的蜜蜂对照,让后者为之“唬杀”。尽管曲中责备它不是“风流种”,但它那种恃强行事、当仁不让的气概,却也因此传神地表现了出来。


【赏析四】

  蝴蝶恋着卖花人的担子,飘飘荡荡地随他行过桥东,这是常见的情景。作者却巧妙地将主客换了个向,说卖花人的过桥,是蝴蝶“扇”将过去的,而且后者不过是“轻轻的飞动”而已。蝶翅如此力大无穷,那大蝴蝶身躯的伟岸自然不在话下。这结尾的两句是巧句,它上承“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却又以“卖花人”过桥的一幕重新添回了春意。大蝴蝶起首是倏然而至,结尾则飘然而去,令人涵咏不已。全曲无论是写大蝴蝶的来历,写它采花的本领,还是写它的离去,都形象生动,无一平板之笔,诚如明王骥德《曲律》所评:“元人王和卿《咏大蝴蝶》云云,只起一句,便知是大蝴蝶,下文势如破竹,却无一句不是俊语。”这种巧思连发、层层添示的铺写,也成为元散曲咏物的崇尚手法。

  南宋谢无逸《蝴蝶》诗有句道:“江天春暖晚风细,相逐卖花人过桥。”为人称道,作者也因而得了个“谢蝴蝶”的雅号。这两句是本篇结尾所本,但曲中以“扇”字代替“逐”字,就更觉生动、传神。元曲的炼字,贵在尖新、柔媚,与诗、词的标准不尽相同。从本篇的例子中,似亦可体味一二。


【赏析五】

  这支小令艺术上的最大特色是高度的夸张。作者紧紧扣住蝴蝶之大,甚至夸张到了怪诞不经的程度。但是,怪而不失有趣,它使人在忍俊不禁之余,反复寻味,逼着人们去思索。

  从语言上看,小令恣肆朴野,浅近通俗,几无一字客词装饰,虽如随手之作,其味却端如橄榄,这正是散曲的上乘之境。

“晚雨未摧宫树,可怜闲叶,犹抱凉蝉。”史达祖《玉蝴蝶》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晚雨未摧宫树,可怜闲叶,犹抱凉蝉。短景归秋,吟思又接愁边。漏初长、梦魂难禁,人渐老、风月俱寒。想幽欢土花庭甃,虫网阑干。

  无端啼蛄搅夜,恨随团扇,苦近秋莲。一笛当楼,谢娘悬泪立风前。故园晚、强留诗酒,新雁远、不致寒暄。隔苍烟、楚香罗袖,谁伴婵娟。


【译文】

  黄昏的骤雨并未将宫树摧折,可怜那疏落的枯叶上,抱着凉秋的寒蝉。秋天已到白日渐短,我的诗情又被秋愁萦缠。夜漏变长,辗转难已入梦,人已渐老,见风见月都觉凉寒。想昔日幽会处一定青苔满院,蜘蛛网遍布栏杆。

  蝼蛄无端悲啼搅得她终夜不宁,她一定埋怨自己如团扇被弃,心中充满凄苦好似秋莲。一阵阵凄凉笛声传到楼上,她迎风而立泪水涟涟。故园已晚,我强以诗酒驱愁;雁已飞远,不能带去寒暄之言。隔着茫茫云烟罗袖飘香的人孑然一身,有谁能和她相伴夜话灯前。


【赏析一】

  此词是词人流贬后所作。本词上下两片以写景为主,以景起兴,情因景生,景随情变。

  上片悲秋伤老。“晚雨”三句以“凉蝉”意象为主体,描写了黄昏秋雨摧伤宫树,凉蝉犹抱疏叶的萧瑟景象。“短景”四句由景入情,抒写入秋后吟思与愁绪相接的悲秋诗兴。“想幽欢”三句追忆往昔与情侣的幽欢密爱,以昔日之“幽欢”反衬今日悲秋之凄愁与冷瑟。下片思乡怀人。“无端”四句以蝼蛄悲啼与凉蝉抱叶遥映添情,烘托词人凄凉孤寂之情怀,传达出词人寒夜里的烦乱心绪,并以恨、苦二字暗示出自己的处境。“一笛”二句写词人在苦恨交加之下,悬想情侣夜不成寐,独对空楼,吹笛舒怨,垂泪立于夜风之前的情景,并借情侣之思写出自己对情侣的深切相思。“故园”二句对自己既不得返归故园,又未能鸿雁传书安慰情侣之离愁而感到愧疚和怅恨,也写出自己“强留诗酒”,沦落自伤的心情。最后“隔苍烟”二句将思虑投向为“苍烟”所阻隔的远方故园,倾诉了对罗袖飘香的情侣孤独无伴的关切,情味深长凄婉。


【赏析二】

  本词是伤秋怀人之作。特别注意意境的营造,每字每句,都为刻画秋景秋情秋思而作,其间又自然深切地融进了作者的相思之情。

  上片写秋夜萧疏景色寄托自伤身世凋零、人老孤栖的凄凉情怀。“晚雨”三句,以寒蝉自比悲凉身世。“短景”二句,诉说愁烦。“漏初长”二句,感伤自己日渐衰老。“想幽欢”三句,追忆往昔欢愉,如今只能凭吊空园。下片写思乡怀人,推想对方长夜不眠含泪的情景,情深调苦,凄婉感人。“无端”四句,连用乐府诗意,言明女子苦恨,为下文“谢娘”渲染。“一笛”二句,明点谢娘悬泪。“故园晚”四句插入自己的思念,使情感更加曲折深婉。“隔苍烟”三句,写谢娘之孤独。设身处地,体贴入微。


【赏析三】

  本篇为秋夜抒感怀人之词。上下两片都主要写景,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全词写得缠绵悱恻,凄婉感人。

  上片写秋夜萧疏冷落景色,抒写身世凋零、人老孤栖的凄凉情怀。“晚雨”三句的主体是“凉蝉”这个具体意象,刻画了一幅秋天的雨后黄昏图,十分凄凉。下雨的黄昏,枯木上那可怜的树叶在风中飘零,连蝉也感觉到了寒冷,所以称寒蝉。“短景”四句由景开始入手,然后抒情,表达了词人悲凉的秋思。“想幽欢”三句是对往日与情侣相处的甜蜜情景的回忆,用往日的幸福来反衬今日的悲秋情绪,深化主题。

  下片写思乡怀人,推想对方不眠含泪的情景,表现对伊人爱恋关切之深情。开始三句,即用蝼蛄悲啼的景象,来营造凄凉的气氛,烘托孤寂凄苦的心情。“一笛”二句,写词人又苦又恨,极度思念情人,以至辗转难眠。于是他只有独自对着空楼,在夜风中吹笛来排解心中的怨恨,情到深处不禁暗自垂泪。词人没有写自己到底有多愁苦,却用情人对自己的思念来表现自己深切的相思之情。“故园”二句写自己不能返回故乡,也不能与情人鸿雁传书来安慰她的离愁而非常愧疚和惆怅,还写出了自己黯然神伤的寂寥心情。结尾两句转而描写远方的故乡,表达了自己对情人孤苦伶仃、无人作伴的深切关怀。


【赏析四】

  这首词借悲秋序怀。先写初秋,似寓故国之恨。“漏初长”,“人渐老”两句,写老大迟暮之悲。

  下阕就“秋愁”渲染铺排。“啼蛄”、“团扇”、“秋莲”三个表示悲怨、愁苦的意象叠合。将愁具体形象化。“故园晚”点明无尽的思念之情。结尾在音信断绝处更催人心肝。全篇极写孤独凄咽之情,催人泪下。


【赏析五】

  这是一首怀人词。当是作者回临安后,怀念他所眷恋的楚地女子。

  词的开头和结尾都是眼前景象,中间自上片“想幽欢”至下片“立风前”,则是想像之中对方的境况。从时间上说,起言“晚雨”,结说“故园晚”“隔苍烟”;前写“凉蝉”,后有“新雁”,都彼此照应,可见是秋季的傍晚。从地点上说,发端提到“宫树”,后面又说“故园”和“隔”开了“楚香罗袖”,可知是指作者家园所在的临安。中间虚拟之景,也紧切时令特点,以夜景为主,又不局限于夜。

“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柳永《玉蝴蝶》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望处雨收云断,凭栏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②,几孤风月,屡变星霜③,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音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译文】

  凭栏眺望,雨吹云散,我目送着秋光。傍晚的景色萧条疏旷,足令宋玉一样多愁善感的诗人更觉悲凉。水面上风轻轻的吹,凭花渐渐枯萎,月光下露水渐凉,梧桐叶变得枯黄。这情景更人悲伤,老朋友都不知道在何处,眼前只见烟水茫茫。

  实在难忘,当年与朋友在一起,或定期填词赋诗,或饮酒狂放,如今只是辜负岁月,虚度时光。山路迢迢,海面宽广,不知何处才是潇湘。想那双小小的燕子,是难于凭它传送远信的,暮色苍茫中,枉自辨认着那归来的船只。我默默地站着,安然伤神。在孤雁的哀鸣里,看着夕阳慢慢沉落,渐渐的收尽了它的余光。


【赏析一】

  柳永《玉蝴蝶》一词,风格与其《八声甘州》相近,它通过描绘萧疏清幽的秋景,来抒写对朋友的思念之情。

  上片写景。以水风、蘋花、月露、梧叶诸意象组合成一幅暮秋萧瑟景象,而借轻、老、冷、黄点染暮秋孤寂冷清气氛。下片回忆。难忘“文期酒会”,乃指词人与犯朋怪侣的秦楼欢宴之放浪生活,而辜负“风月”乃指良辰美景与佳人欢会。而今与旧日恋人“海阔山遥”,欲寻无踪:“何处是潇湘”用“潇湘”指代娥皇、女英,以隐喻词人旧日恋人,抒发别离之苦。复以“双燕”意象反衬自身劳燕分飞,难托音信;“归航”意象显现遥望江天,归舟渺渺的失落和惆怅。最后“黯相望”以景结情,用“断鸿”意象隐喻自身离群独处、哀吟凄厉;借“斜阳”寄托黄昏寂寞时怀念故人的无尽情思,给人以无穷意韵的回味。这首词俗中有雅,平中见奇,隽永有味,故能雅俗共赏。


【赏析二】

  这首《玉蝴蝶》是柳永为怀念湘中故人所作。这首词以抒情为主,把写景和叙事、忆旧和怀人、羁旅和离别、时间和空间,融汇为一个浑然的艺术整体,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开头“望处”二字统摄全篇。凭阑远望,但见秋景萧疏,花老,梧叶黄,烟水茫茫,故人不见,悲秋伤离之感充盈心头。下阕回忆昔日文期酒会、相聚之乐,慨叹今日相隔遥远,消息难通。最后“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回应开头“望处”。

  立尽斜阳,足见词人伫立之久;断鸿哀鸣,愈见其怅惘孤独。


【赏析三】

  柳永,字耆卿,初名三变,因官至屯田员外郎,又称柳屯田。福建崇安人,约生于公元984年,卒于公元1053年,死于现江苏镇江,享年约70岁。

  柳永是宋词史上的一位杰出的代表人物,他对宋词的贡献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发掘并创作了大量的词牌、曲牌,二是加长了词的长度,丰富了词的表现力度,使宋词从初期的小令、小调发展到长短句格律式的慢词,实现了宋词发展史上的第一次飞越,他是慢词的奠基人。可以说,柳永是词曲两方面的能手,可惜现在已经无法听其音,只能读其词了。

  其人仕途不畅,做过几任小官,一生大多四处漂泊,混迹于酒肆茶坊,出没于市井青楼。其词思想内容以怀旧、怀归、怀友为最多,善于描写羁旅行役、离愁别绪,是他的代表风格。从表现手法看,柳永的词以铺叙和白描为主,比如“雨霖霖”、“八声甘州”、“少年游”等等,这首词也不例外。

  首句即把人带入萧刹的晚秋。“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独自拾级而上,凭栏远眺,远处秋雨已停,残云仍留。“望处”、“目送”让我们借词人之眼看见了一幅如画的秋景。但在这里已经没有刘禹锡“我言秋日胜春朝”的豪迈,而只是悲凉与萧疏。此句的精彩之处在“断”字上,这个字十分传神地写出雨后的云或连或分,布天遮日又微现明光的景象,这个字如果换成“开”、“散”均不能表现这种悲凉和萧疏。记得北京颐和园有一幅楹联:“去草寻怪石,留云补短山”。即使不是由此而出,但意境相仿。

  此下两句,柳永借历代悲秋之祖宋玉来说明由景而生的悲凉心境。联系首句,这是触景生情的自然表白。这两句采用的是白描的手法,直抒胸臆。白描手法在宋词中的应用,使柳词有别于他之前的其他词人如温飞卿、韦庄,虽不如李后主传神,但似乎唤醒了人们对隋唐时期的敦煌曲子词的记忆。

  后面格律式的四句是词上片的华彩名段。

  “水风轻,蘋花渐老”。水面轻风微抚,吹散池中浮萍,可这萍花也眼见得老去,词人借景抒情,以萍花暗喻四处漂泊的友人,伤人怀旧之情宛然而出;“月露冷、梧叶飘黄”。夜间的露水映着月亮,闪烁着冷光,而梧桐叶也为秋所染,渐渐变黄,飘落于树下。“梧叶飘黄”,妙在一个“飘”字上。与“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至此,秋景已经全然描写完毕,作者想通过悲秋所表达的对友人的寄托就顺势而出:离别后的怀旧之情最伤人,你现在身在何处,隔着千山万水,彼此的惦念如眼前这水雾一般茫然。

  过片,词人由眼前的影像展开了回忆。“文期酒会,几辜风月,屡变星霜”。作者怀念的这位友人看来也是一位落魄文人,和作者有过文字之交,可一别数年,辜负了多少风月笔会。“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潇湘”,在此可视为词人假设的与友人重聚,共赋诗、同填词的地方。可惜相隔甚远,即使腹内诗如海、词似山,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见面。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词人寄托于飞燕,可友人的近况,即使由燕子传讯,也会因时间过长而难以凭信;词人寄托于归航,可每次都空等一场。后一句是“八声甘州”里“误几回,天涯识归舟”的另版。

  “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这是全词的结句,也是一个升华。词人由已推人,想到友人也在远方遥望自己,在一声声渐行渐远的飞鸿声中一直站到夕阳西下。

  从整个宋词的历史上看,柳永还是属于“婉约派”。他对词的贡献无论是文学还是音乐方面的创新,还仅限于形式。总体来说,他的词在艺术风格上仍旧没有突破“诗言志、词达情”的藩篱。柳永一生失意,早年还可依红偎翠、借酒风流,但这种自我麻醉终不能长,其失志失意是不可避免的。究其原因,是这个有着词曲天赋的才俊却生在文人以追求功名仕途为主流的社会,正是这个先天的矛盾导致了他一生的漂泊和悲剧性结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据说柳永中年曾中进士,但宋徽宗在他的试卷上批示:“且去填词”。这一方面说明了其词的影响力之深远,但在当时是断送了他的仕途。他也索性打起了“奉旨填词”的招牌,从此不问政事。这种冲突一方面注定他不可能如范仲淹、苏东坡或辛弃疾一般写出大气磅薄的“言志”的词,但别一方面也为我们贡献了以层层铺排、白描素写并重,以羁旅情怀、伤情别恨为主调的一位浅吟低唱的慢词大家。


【赏析四】

  这是首怀人词。开头“望处”二字统摄全篇。凭阑远望,但见秋景萧疏,花老,梧叶黄,烟水茫茫,故人不见,悲秋伤离之感充盈心头。

  下阕回忆昔日文期酒会、相聚之乐,慨叹今日相隔遥远,消息难通。最后“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回应开头“望处”。立尽斜阳,足见词人伫立之久;断鸿哀鸣,愈见其怅惘孤独。


【赏析五】

  这首《玉蝴蝶》是作者为怀念湘中故人所作。这首词以抒情为主,把写景和叙事、忆旧和怀人、羁旅和离别、时间和空间,融汇为一个浑然的艺术整体,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望处雨收云断”,是写即目所见之景,可以看出远处天边风云变幻的痕迹,使清秋之景,显得更加疏朗。“凭阑悄悄”四字,写出了独自倚阑远望时的忧思。这种情怀,又落脚到 “目送秋光”上。“悄悄”,忧愁的样子。面对向晚黄昏的萧疏秋景,很自然地会引起悲秋的感慨,想起千古悲秋之祖的诗人宋玉来。“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紧接上文,概括了这种感受。宋玉的悲秋情怀和身世感慨,这时都涌向柳永的心头,引起他的共鸣。他将万千的思绪按捺住,将视线由远及近,选取了最能表现秋天景物特征的东西,作精细的描写。“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两句,似乎是用特写镜头摄下的一幅很有诗意的画面:只见秋风轻轻地吹拂着水面,白蘋花渐渐老了,秋天月寒露冷的时节,梧桐叶变黄了,正在一叶叶地轻轻飘下。萧疏衰飒的秋夜,自然使人产生凄清沉寂之感。“轻”、“冷”二字,正写出了清秋季节的这种感受。“蘋花渐老”,既是写眼前所见景物,也寄寓着词人寄迹江湖、华发渐增的感慨。“梧叶飘黄”的“黄”字用得好,突出了梧叶飘落的形象。“飘”者有声,“黄”者有色,“飘黄”二字,写得有声有色,“黄”字渲染了气氛,点缀了秋景。作者捕捉了最典型的水风、蘋花、月露、梧叶等秋日景物,用“轻”、“老”、“冷”、“黄”四字烘托,交织成一幅冷清孤寂的秋光景物图,为下文抒情作了充分的铺垫。“遣情伤”一句,由上文的景物描写中来,由景及情,在词中是一转折。在景物描写之后,词人引出“故人何在,烟水茫茫”两句,既承上启下,又统摄全篇,为全词的主旨。“烟水茫茫”是迷蒙而不可尽见的景色,阔大而浑厚,同时也是因思念故人而产生的茫茫然的感情,在这里情与景是交织在一起的。这几句短促凝重,大笔濡染,声情跌宕,苍莽横绝,为全篇之精华。

  换头“难忘”二字唤起回忆 ,写怀念故人之情,波澜起伏,错落有致。词人回忆起与朋友在一起时的“文期酒会 ”,那赏心乐事,至今难忘。分离之后,已经物换星移、秋光几度,不知有多少良辰美景因无心观赏而白白地过去了。“几孤”,“屡变”,言离别之久,旨在加强别后的怅惘。“海阔山遥”句,又从回忆转到眼前的思念。“潇湘”在这里指友人所在之地,因不知故人何在,故云“ 未知何处是潇湘”。

  “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写不能与思念中人相见而产生的无可奈何的心情。眼前双双飞去的燕子是不能向故人传递消息的,以寓与友人欲通音讯,无人可托 。盼友人归来,却又一次次的落空,故云“指暮天、空识归航”。这句词思念友人的深沉 、诚挚的感情表现得娓娓入情。看到天际的归舟,疑是故人归来,但到头来却是一场误会,归舟只是空惹相思 ,好像在嘲弄自己的痴情。一个“ 空”字,把急盼友人归来的心情写活了。它把思念友人之情推向了高潮和顶点。词人在这里替对方着想,从对方着笔,从而折射出自己长年羁旅、怅惘不堪的留滞之情。

  “黯相望”以下,笔锋转回自身。词人用断鸿的哀鸣 ,来衬托自己的孤独怅惘,人我双合,妙合无垠,声情凄婉。“立尽斜阳”四字,画出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 ,他久久地伫立在夕阳残照之中,如呆如痴,感情完全沉浸在回忆与思念之中。“立尽”二字言凭栏伫立之久,念远怀人之深,从而使羁旅不堪之苦在言外自现。

  柳永这首词层次分明,结构完整,脉络井然,有效地传达了诗人感情的律动。同时在修辞上既不雕琢,又不轻率,而是俗中有雅,平中见奇,隽永有味,故能雅俗共赏。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