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怀才不遇的诗句_描写怀才不遇的诗大全
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关于怀才不遇的诗句_描写怀才不遇的诗大全

发布时间:2018-06-11     浏览次数:77
“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杜甫《古柏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

  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

  云来气接巫峡长,月出寒通雪山白。

  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閟宫。

  崔嵬枝干郊原古,窈窕丹青户牖空。

  落落盘踞虽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风。

  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功。

  大厦如倾要梁栋,万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惊,未辞翦伐谁能送。

  苦心岂免容蝼蚁,香叶终经宿鸾凤。

  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


【译文】

  孔明庙前有一株古老的柏树,

  枝干色如青铜根柢固如盘石。

  树皮洁白润滑树干有四十围,

  青黑色朝天耸立足有二千尺。

  刘备孔明君臣遇合与时既往,

  至今树木犹在仍被人们爱惜。

  柏树高耸云雾飘来气接巫峡,

  月出寒光高照寒气直通岷山。

  想昔日小路环绕我的草堂东,

  先生庙与武侯祠在一个?宫。

  柏树枝干崔嵬郊原增生古致,

  庙宇深邃漆绘连绵门窗宽空。

  古柏独立高耸虽然盘踞得地,

  但是位高孤傲必定多招烈风。

  它得到扶持自然是神明伟力,

  它正直伟岸原于造物者之功。

  大厦如若倾倒要有梁栋支撑,

  古柏重如丘山万年也难拉动。

  它不露花纹彩理使世人震惊,

  它不辞砍伐又有谁能够采送?

  它虽有苦心也难免蝼蚁侵蚀,

  树叶芳香曾经招来往宿鸾凤。

  天下志士幽人请你不要怨叹,

  自古以来大材一贯难得重用。


【赏析一】

  此诗是比兴体。诗人借赞久经风霜、挺立寒空之古柏,以称雄才大略、耿耿忠心的孔明。句句咏古柏,声声颂武侯。写古柏古老,借以兴起君臣际会,以老柏孤高,喻武侯忠贞。

  诗的前六句为第一段,以古柏兴起,赞其高大,君臣际会。“云来”十句为第二段,由夔州古柏,想到成都先主庙的古柏,其中“落落”两句,既写树,又写人,树人相融。“大厦”八句为第三段,因物及人,大发感想。最后一句语意双关,抒发诗人宏图不展的怨愤和大材不为用之感慨。


【赏析二】

  诗圣一生极为推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本诗借赞美苍劲高大的古柏来表现自己对“名重宇宙”的武乡侯的无限敬仰,感怀他与刘备亲密无间的君臣关系,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忧伤。李太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何其豪放,杜子美的“古来材大难为用”又是何等苍凉!蜀江之水长流不尽,丞相之树郁郁苍苍。


【赏析三】

  这首诗当作于公元766年(唐代宗大历元年),和《夔州歌十绝句》当为同时之作。杜甫年轻时便怀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抱负。然而一生郁郁不得志,先是困居长安十年,后逢安史之乱,到处漂泊。48岁后弃官,携家随人民逃难,曾一度在夔州居住。此诗即是杜甫54岁在夔州时对夔州武侯庙前的古柏的咏叹之作。

  这首诗借古柏以自咏怀抱,正意全在未一段,此诗对偶句特多,凡押三韵,每韵八句,自成段落,格式与《洗兵马》极相似。全诗比兴为体,一贯到底;咏物兴怀,浑然一体。句句写柏,句句喻人。言在柏,而意在人。前八联十六句通过对古柏的赞誉,表现了诗人对诸葛亮的崇敬之情,抒发了自己愿意像诸葛武侯一样报效朝廷的理想。在这里,句句写古柏,句句喻诸葛,句句又隐含着诗人自己。古柏的高大坚强,雄劲飞动,古朴厚重,正是诗人敬仰的武侯的品格,也是诗人对自己才华的心肯。在杜甫看来,诸葛武侯之所以能够充分地施展自己的才华,建立不朽功业,是因为君臣相知、相济。“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忆昨路绕锦亭东,先主武侯同閟宫。”这看似写景、叙事,实在抒情,是在背后抒发自己不能为当时朝廷理解重用,满腹的学问不能发挥,难以报效朝廷的感叹。如果说前八联还只是在赞赏武侯的同时暗含着诗人对自己境遇的悲哀和感叹,那么后四联八句则在曲尽体物之妙的基础上直抒胸臆,将古柏与自己紧紧连在一起,句句写古柏,又句句写自己,淋漓尽致地抒发了诗人材大难用的愤慨。以大厦将倾暗喻国家的危机,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然而大木重于丘山,万牛都因不能拉动而回首去看,暗指国家危亡之际贤能却得不到任用,这与武侯和刘备的君臣际会正是天壤之别。

  诗人感叹自己虽然像古柏一样朴实无华,不以花叶之美炫俗,英采自然外露,使世人惊异,愿意不辞剪伐,陈力于庙堂,但没有人能把它送去。古柏心苦,却不免为蝼蚁所伤;柏叶余香,乃为鸾凤所喜。而自己的怀才不遇正是像这古柏一样。诗人最后终于发出了“古来材大难为用”的浩叹。


【赏析四】

  《古柏行》描写一株古柏树。诗句云:“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宋朝一位科学家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就批评这两句诗不对。他用数学观念来理解这两句诗,就说这株古柏太细长了。但杜甫的本意不过形容树之高大,他不会运用数学的准确性。我们用“以意逆志”的方法读这两句诗,知道这是夸张手法,也决不会给这株树推算体积比例。


【赏析五】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别名:杜陵野老,杜陵布衣,汉族,祖籍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一般认为出生于巩县(今河南巩义)。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代表作有“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三别”(《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等。初唐诗人杜审言之孙。唐肃宗时,官左拾遗。后入蜀,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杜工部。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一生写诗1500多首,诗艺精湛,被后世尊称为“诗圣”。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齐己《早梅》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译文】

  万木经受不住严寒的侵袭,枝干将被摧折。

  梅树的孤根却吸取地下的暖气,恢复了生气。

  在前村的深雪里,昨夜有一枝梅花凌寒独开。

  它的幽香随风飘散,一只鸟儿惊异地看着这枝素艳的早梅。

  我想寄语梅花,如果明年按时开花,请先开到望春台来。


【赏析一】

  齐已是乡下贫苦人家的孩子,从小一边放牛一边读书,学习非常刻苦。几年后,能够吟诗作赋,被寺院长老发现,收进寺里作和尚。一年冬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清晨齐已出去,被眼前的一片雪白吸引住了,突然前方的几只报春的蜡梅花引来了报春鸟围着梅花唱歌,齐已被这景色惊呆了,回寺后,马上写下了《早梅》这首诗。


【赏析二】

  这首诗,语言清润平淡,毫无秾艳之气,雕琢之痕。诗人突出了早梅不畏严寒、傲然独立的个性,创造了一种高远的境界,隐匿着自己的影子,含蕴十分丰富。

  通观全篇,首联“孤根独暖”是“早”;颔联“一枝独开”是“早”;颈联禽鸟惊奇窥视,亦是因为梅开之“早”;末联祷祝明春先发,仍然是“早”。首尾一贯,处处扣题,很有特色。


【赏析三】

  首联即以对比的手法,描写梅花不畏严寒的秉性。“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是将梅花与“万木”相对照:在严寒的季节里,万木经受不住寒气的侵袭,简直要枝干摧折了,而梅树却象独凝地下暖气于根茎,回复了生意。“冻欲折”说法略带夸张。然而正是万木凋摧之甚,才更有力地反衬出梅花“孤根独暖”的性格,同时又照应了诗题“早梅”。

  第二联“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用字虽然平淡无奇,却很耐咀嚼。诗人以山村野外一片皑皑深雪,作为孤梅独放的背景,描摹出十分奇特的景象。“一枝开”是诗的画龙点睛之笔:梅花开于百花之前,是谓“早”;而这“一枝”又先于众梅,悄然“早”开,更显出此梅不同寻常。据《唐才子传》记载,齐己曾以这首诗求教于郑谷,诗的第二联原为“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郑谷读后说;“‘数枝’非‘早’也,未若‘一枝’佳。”齐己深为佩服,便将“数枝”改为“一枝”,并称郑谷为“一字师”。这虽属传说,但仍可说明“一枝”两字是极为精彩的一笔。此联象是描绘了一幅十分清丽的雪中梅花图:雪掩孤村,苔枝缀玉,那景象能给人以丰富的美的感受。“昨夜”二字,又透露出诗人因突然发现这奇丽景象而产生的惊喜之情;肯定地说“昨夜”开,明昨日日间犹未见到,又暗点诗人的每日关心,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力。

  第三联“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侧重写梅花的姿色和风韵。此联对仗精致工稳。“递”字,是说梅花内蕴幽香,随风轻轻四溢;而“窥”字,是着眼梅花的素艳外貌,形象地描绘了禽鸟发现素雅芳洁的早梅时那种惊奇的情态。鸟犹如此,早梅给人们带来的诧异和惊喜就益发见于言外。以上三联的描写,由远及近,由虚而实。第一联虚拟,第二联突出“一枝”,第三联对“一枝”进行形象的刻画,写来很有层次。

  末联语义双关,感慨深沉:“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此联字面意不难理解。然而咏物诗多有诗人思想感情的寄托。这里“望春台”既指京城,又似有“望春”的含义。齐己早年曾热心于功名仕进,是颇有雄心抱负的。然而科举失利,不为他人所赏识,故时有怀才不遇之慨。“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正是这种心境的写照。自己处于山村野外,只有“风”、“禽”作伴,但犹自“孤根独暖”,颇有点孤芳自赏的意味。又因其内怀“幽香”、外呈“素艳”,所以,他不甘于前村深雪“寂寞开无主”的境遇,而是满怀希望:明年(他年)应时而发,在望春台上独占鳌头。辞意充满着自信。


【赏析四】

  这是一首咏物诗。诗人以清丽的语言,含蕴的笔触,刻画了梅花傲寒的品性,素艳的风韵,并以此寄托自己的意志。其状物清润素雅,抒情含蓄隽永。


【赏析五】

  “寒风凛冽,似要摧折千树万木;只有梅树,根聚地气而生意独回;村前深雪遍野,一枝梅花,在昨夜凌寒绽放。幽幽清香,随风飘向四方;灼灼素白,禽鸟也来偷偷欣赏。明年它也应该顺应自然的节律,最先在望春台上开放吧……”

  诗人首联对比,描写梅花耐寒的秉性:“万木”,其他树木,语带夸张;“折”,凋残枯败;“回”,音huái,回复生机与活力。在严寒的冬季,别的树木都凋摧不堪,唯有梅树努力积聚地底的暖气而回复生机。对比之下,梅树不畏严寒的特点鲜明突出。“欲”、“孤”、“独”,三个极具感情色彩的词,将万木与梅树人格化,暗寓诗人像梅一样坚贞不屈、清高孤傲的性格。

  颔联叙述梅开的情形:“前村”,即村前。一棵枝干虬曲梅树,傲然挺立在银装素裹的旷野上;一枝素雅明艳的梅花,赫然绽放在寒气森森的北风中。就像一幅清丽奇特的“寒雪梅花图”,早梅凌寒独放的倔强个性、诗人不屈困境的孤傲情怀,毕现于图中矣。在积雪皑皑的大背景下,独放的这一枝梅花尤其引人注目。“一枝”,既言梅花比别的花开得早,又言比别的梅开得早。如果用“数枝”,反而“乱花渐欲迷人眼”、凸显不出“早梅”那“一枝独秀”“早”的意韵了。郑谷一字之改,确实高妙。

  颈联描写早梅的风韵:“递”,飘送;“窥”,偷偷看;“素艳”,洁白而美丽的花,点明“早梅”是白色的梅花。花香清幽怡人,随风徐徐而来;花色素雅明艳,禽鸟暗羡而窥。一个“递”字,将凛冽的寒风温柔化,仿佛它也对早梅充满了爱怜之意;一个“窥”字,将无知的禽鸟人格化,好像它们也对早梅满怀欣赏和羡慕。风、鸟如此,人亦更甚!早梅悠远的清香,宛在鼻息;动人心魄的姿色,犹在目前;清高素雅的风韵,了然心会;诗人内秀、高雅的情怀,不言而喻之矣。

  尾联双关作结,抒发寄望:“知”,了解、遵循;“律”,万物生长的周期、自然节候的规律;“望春台”,既指观赏春景的高台,又喻指京城。天道有常、万物有序,今年的这枝早梅,到明年此时,应该还是在会春回大地之前、率先开放在高高的望春台吧。从字面上看,这是诗人对早梅的殷切期盼,希望明年还能再见到它的动人风姿,表达自己的赞美喜爱之情。但联系上面的内容就不难发现,诗人是大有深意的:“孤根独回”意默默坚持的孤傲;“深雪独开”言坚贞不屈的清高;“幽香只风递、素艳唯禽窥”寓怀才不遇、孤芳自赏的失落与不甘;所以,“先发望春台”实际是诗人渴望到京城施展才华、独占鳌头、实现自己远大抱负的自信宣言。

  全诗咏物写景,语言清丽传神,为读者描摹出一幅风韵十足的“寒雪早梅图”,有“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之神;借物喻己,含蕴深藉,诗人怀才不遇、清高孤傲、坚贞不屈、执著自信的节操情怀蕴含景中,又具“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之妙 。神妙毕备,意蕴隽永,堪称诗林“咏物台”上的一枝独秀!

  齐己生活在晚唐五代,又是出家的僧人,但这首诗却没有丝毫颓废萎靡的晚唐气象,也没有丝毫清绝枯寂的佛门意绪。它像一阵清新的风,撩起人们对于悠远盛唐的缈缈记忆。呜呼!诗人心中的“早梅”,竟“晚开”了上百年……

“江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谭用之《秋宿湘江遇雨》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湘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

  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

  乡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谁肯重王孙。

  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译文】

  阴云笼罩,我泊舟停行,就宿在湘江,

  深夜,我像刘琨一样起舞弄剑于江旁。

  万里秋风吹拂遍地的芙蓉树,

  暮雨浇淋着薜荔丛中的村庄。

  看到橘柚,使我难以忍受对家乡的思念,

  身处异地,谁又会把一个游子放在心上?

  就连渔夫见我也不寒暄相问,

  吹一声长笛回到自己的岛上。


【赏析一】

  诗歌一开篇便起得雄浑壮阔。“湘上阴云锁梦魂”,这一句不但形象地描绘出暴雨将至之时的那种风急浪高、阴云密布的景色,而且点明题意,交代因雨受阻、夜宿湘江的缘由。一个“锁”字,流露出诗人被迫困于此地的无奈和怅惘。不过,由于整句取景壮阔,无奈怅惘之中并无衰飒之气,反倒更加激发了诗人的豪情壮志,所以接下来的“江边深夜舞刘琨”一句,诗人即用刘琨闻鸡起舞的故事,表明自己奋发振作、立志救时的抱负和决心。

  颔联则转为描写湘江的秋雨景色。“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这两句既对仗工整,又写景壮丽。秋风暮雨之中,诗人眺望远方,只见湘江两岸,满目所见,尽是花枝繁密的芙蓉和随风摇曳的薜荔,煞是美丽。描写“芙蓉”的诗句最早见于中唐柳宗元《芙蓉亭》:“新亭俯朱槛,嘉木开芙蓉。”名之以“芙蓉国”和“薜荔村”,本已极言其多、其盛,再加上“万里”和“千家”的修饰语,则显得更加幅员辽阔,展现出一片广阔无边的花海和绿色原野,面对这样的壮丽景色,诗人的心境也不由得更加开阔了。

  颈联由写景转入抒情。其中“乡思不堪悲橘柚”一句,主要抒发诗人的思乡之情和生不逢时之悲。橘树生长于南方,一旦移植到北方栽种,因为气候、土壤等条件的变化,结出的果实味道就会有所不同,所以有“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之说。湖南地处南方,故盛产橘柚,何况眼下又是橘柚成熟的季节,湘江两岸必定是金黄一片、硕果累累。诗人见此情景,对于橘树的适得其所,不禁心向往之。相形之下,自己滞留此地,已是身不由己,再加上生不逢时、有志难骋的遭遇,不觉更加凄苦、悲凉。于是,只能将满腹辛酸化为一声“旅游谁肯重王孙”的呼喊。“王孙”语出淮南小山《楚辞·招隐士》,意为隐居的贤士,后来也用来称呼游子,此处则二意并存,借指诗人自己。诗人怀抱经世之才和救世之志,然而却始终不被重视,只能到处漂泊,这其中的苦楚却无人明白。

  尾联则以写景作结。“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两句,暗用屈原与渔父之事。屈原虽然不被世人理解,但是尚有渔父与之对话,而自己竟然连屈原都不如,一种世无知音的悲愤溢于言表,令人感慨万千。


【赏析二】

  《秋宿湘江遇雨》是由谭用之所写,作品原文秋宿湘江遇雨湘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乡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谁肯重王孙。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这首七律,即借湘江秋雨的苍茫景色抒发其慷慨不平之气,写来情景相生,意境开阔。


【赏析三】

  谭用之很有才气,抱负不凡。然而,仕途的困踬,使他常有怀才不遇之叹。

  “湘上阴云锁梦魂”,起笔即交代了泊船湘江的特定处境:滚滚湘江,阴云笼罩,暮雨将临,孤舟受阻。寥寥数字,勾勒出壮阔的画面,烘染出沉重的气氛。“锁梦魂”,巧点一个“宿”字,也透露出诗人因行游受阻而不无怅然之感。但心郁闷而志不颓,面对滔滔湘水,更加壮怀激烈,所以第二句即抒写其雄心壮志。作者选用刘琨舞剑的典故入诗,表现了他干时济世的远大抱负。就文势看,这一句格调高昂,一扫首句所含之怅惘情绪,犹如在舒缓低沉的旋律中,突然奏出了高亢激越的音符,令人感奋。

  二联两句正面写湘江秋雨,缴足题面。芙蓉,这里指木芙蓉。木芙蓉高者可达数丈,花繁盛,有白、黄、淡红数色。颇为淡雅素美。薜荔,是一种蔓生的常绿灌木,多生田野间。湘江沿岸,到处生长着木芙蓉,铺天盖地,高大挺拔,那丛丛簇簇的繁花,在秋雨迷蒙中经秋风吹拂,犹如五彩云霞在飘舞;辽阔的原野上,到处丛生着薜荔,那碧绿的枝藤,经秋雨一洗,越发苍翠可爱,摇曳多姿。诗人为这美景所陶醉,喜悦、赞赏之情油然而生。“芙蓉国”、“薜荔村”,以极言芙蓉之盛,薜荔之多,又兼以“万里”、“千家”极度夸张之词加以渲染,更烘托出气象的高远,境界的壮阔。于尺幅之中写尽千里之景,为湖南的壮丽山河,绘出了雄奇壮美的图画。后人称湖南为芙蓉国,其源盖出于此。

  诗的第三联着重于抒情。“悲橘柚”,是说橘柚引起了诗人的悲叹。为什么呢?原来橘柚是南方特产,其味甘美,相传“逾淮北而为枳”,枳则味酸。同是橘柚,由于生长之地不同而命运迥异,故《淮南子》说“橘柚有乡”。湘江一带,正是橘柚之乡。诗人看见那累累硕果,不禁触景生情,羡慕其适得其所,而悲叹自己远离家乡、生不逢时,深感自己的境遇竟和那远离江南生长在淮北的枳相象,所以说:“乡思不堪悲橘柚”。王孙,本指隐者,汉淮南小山作《楚辞·招隐士》,希望潜居山中的贤士归来,有云:“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以久留”。后也借指游子。这里是诗人以王孙自比。诗人游宦他乡,羁旅湘江,虽抱济世之志,终感报国无门,就和那被遗弃的山野之人一样,无人看重,所以说,“旅游谁肯重王孙”。这两句从乡思难遣说到仕途不遇,一从橘柚见意,一能巧用典故,一为直书,一为反诘,波澜起伏,跌宕有致,在壮烈情怀中寄寓着愤慨与忧伤。联系上联来看,写景抒情虽各有侧重,但情因景生,景以情合,二者是相互融浃的。上联写万里江天,极其阔大,这里写孤舟漂泊,又见出诗人处境的狭窄。一阔一狭,互为映衬。境界的阔大壮美,既激发起作者的豪情壮志,也自然地触动了诗人的身世之感和故国之思,情和景就是这样有机地联系、交融起来了。

  末联以景结情,意在言外。湘江沿岸,正是屈原足迹所到之处。《楚辞·渔父》有云:“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屈原身处逆境,尚有一渔父与之对话;而现在诗人所遇到的情况却是“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渔人看见他竟不与言语,自管吹着长笛回岛去了。全诗到此戛然而止,诗人不被理解的悲愤郁闷,壮志难酬的慷慨不平,都一一包含其中。以此终篇,激愤不已。笛声,风雨声,哗哗的江水声,诗人的叹息声……组成一曲雄浑悲壮的交响乐,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赏析四】

  这首诗通过描写湘江秋雨的苍茫、寂寥景色,抒发诗人的怀才不遇之感,语意极为沉痛、悲凉。

  此诗写景抒情,章法严密。一方面情景分明,二者相问写来;另一方面又能融情人景,表现出由雄壮到悲愤的巨大变化,因此极易打动人心。


【赏析五】

  诗的颈联抒发了作者的思乡之情和仕途不遇之悲。“乡思”一词直接抒情,“王孙”一词巧用典故、反诘,在壮烈情怀中寄寓着愤慨与忧伤。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秦韬玉《贫女》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亦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事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译文】

  贫苦人家的女儿不认识漂亮的绫罗锦缎,想托个好的媒人去说门亲事又感到伤心。

  谁能爱我这高尚的风格和情调,共同怜惜艰难时世中俭朴的梳妆。

  敢夸我的十指灵巧针线做得好,不知别人把双眉画得短长。

  深恨年年缝制华丽的衣服,却只是为别人做出嫁的衣裳。


【赏析一】

  这虽然是一首咏叹贫女的身世,但也寄托了贫士怀才不遇之感伤。因为语意双关,含蕴丰富,历来为人们所传诵。形象鲜明,诗情哀怨。

  主人公虽然“十指”“针巧”,可是“拟托良媒”,也无人赏识,只得“年年”“苦恨”。“为他人作嫁衣裳”,高度概括了终年劳心劳形的寒士,却不为世用,久屈下僚的愤懑不平的心情。


【赏析二】

  这首诗,以语意双关、含蕴丰富而为人传诵。全篇都是一个未嫁贫女的独白,倾诉她抑郁惆怅的心情,而字里行间却流露出诗人怀才不遇、寄人篱下的感恨。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亦自伤。”主人公的独白从姑娘们的家常──衣着谈起,说自己生在蓬门陋户,自幼粗衣布裳,从未有绫罗绸缎沾身。开口第一句,便令人感到这是一位纯洁朴实的女子。因为贫穷,虽然早已是待嫁之年,却总不见媒人前来问津。抛开女儿家的羞怯矜持请人去作媒吧,可是每生此念头,便不由加倍地伤感。这又是为什么呢?

  从客观上看:“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如今,人们竞相追求时髦的奇装异服,有谁来欣赏我不同流俗的高尚情操?

  就主观而论:“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我所自恃的是,凭一双巧手针黹出众,敢在人前夸口;决不迎合流俗,把两条眉毛画得长长的去同别人争妍斗丽。

  这样的世态人情,这样的操守格调,调愈高,和愈寡。纵使良媒能托,亦知佳偶难觅啊。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个人的亲事茫然无望,却要每天每天压线刺绣,不停息地为别人做出嫁的衣裳!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一针针刺痛着自家伤痕累累的心灵!……独白到此戛然而止,女主人公忧郁神伤的形象默然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诗人刻画贫女形象,既没有凭借景物气氛和居室陈设的衬托,也没有进行相貌衣物和神态举止的描摹,而是把她放在与社会环境的矛盾冲突中,通过独白揭示她内心深处的苦痛。语言没有典故,不用比拟,全是出自贫家女儿的又细腻又爽利、富有个性的口语,毫无遮掩地倾诉心底的衷曲。从家庭景况谈到自己的亲事,从社会风气谈到个人的志趣,有自伤自叹,也有自矜自持,如春蚕吐丝,作茧自缚,一缕缕,一层层,将自己愈缠愈紧,使自己愈陷愈深,最后终于突破抑郁和窒息的重压,呼出那“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慨叹。这最后一呼,以其广泛深刻的内涵,浓厚的生活哲理,使全诗蕴有更大的社会意义。

  沈德潜说这首诗“语语为贫士写照”(《唐诗别裁》卷十六),近人俞陛云指出:“此篇语语皆贫女自伤,而实为贫士不遇者写牢愁抑塞之怀。”(《诗境浅说》)沈、俞二氏都很重视本诗的比兴意义,并且说出了诗的真谛。良媒不问蓬门之女,寄托着寒士出身贫贱、举荐无人的苦闷哀怨;夸指巧而不斗眉长,隐喻着寒士内美修能、超凡脱俗的孤高情调;“谁爱风流高格调”,俨然是封建文人独清独醒的寂寞口吻;“为他人作嫁衣裳”,则令人想到那些终年为上司捉刀献策,自己却久屈下僚的读书人──或许就是诗人的自叹吧?诗情哀怨沉痛,反映了封建社会贫寒士人不为世用的愤懑和不平。


【赏析三】

  此诗用比体,借对贫女难嫁的描述,表达了作者不为世用的愤懑之情。

  由于作者的表达问题和后人对当时世风等背景不熟悉,对颔联的理解产生如下歧义:我不欣赏不切实际的所谓风流高雅,宁愿踏踏实实,直面时艰,简单装扮,勤俭度日;没有人喜欢我古朴高洁的才调,世人反而都欣赏那些风流女子赶时髦的怪异打扮和奇装异服。无论从本意或比喻义,两者都似乎说得通。

  李山甫有《贫女》一篇,意思大率相同,但二人生卒年均不详,不知谁为先后,兹录如下:平生不识绣衣裳,闲把荆钗亦自伤。镜里只应谙素貌,人间多自信红妆。当年未嫁还忧老,终日求媒即道狂。两意定知无说处,暗垂泪珠湿蚕筐。


【赏析四】

  字面理解,很容易透彻。一个天生自然美丽的贫女,不学时世流行的梳妆打扮,因而不被人们赏识,嫁不出去。天天在家做针线活计,却是为别人做嫁时衣,什么时候自己才能穿上新嫁衣呢?不得而知。最后二句一般为以文字工作为达官贵人服务的人,常常引用来发泄牢骚。“为人作嫁”这个成语,道尽个中滋味。

  诗人借贫女之口,抒发满腔郁闷。“学好文武艺,买与帝王家”是每个文人的梦想,回过头想想,帝王家给你银子,无非是让你妙笔生花,粉饰太平罢了,文字就是你谋生的手段,吹鼓手是你的职业,舍了这个,恐怕真的没有吃饭钱了。

  再者,你说自己漂亮,自我感觉良好,是不是人家这样认同呢?你纤巧的十指,长长的眉毛打动过谁呢?酒香不怕巷子深,花红引得蝴蝶来,还是掂量掂量一下自己吧!

  最后还要放好心态,“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呵呵,可以引申一下,别人给了你银子,你给他作嫁衣裳,公平买卖,何怨之有?


【赏析五】

  诗歌史上有这样一类的作家,他们的大部分作品成就平平,却有一两篇作品,即使放在第一流诗人的作品集中,也毫不愧色。也就是这样的一篇诗歌或者文章,让他们不至于被浩淼的文学史湮没,比方说初唐写作《春江花月夜》的张若虚,中唐写下《枫桥夜泊》的张继,晚唐创作《贫女》的秦韬玉,他们在后人的心中,留下永恒不灭的印象。

  第一次读到这首诗,就不由自主想起《简·爱》中那段经典的对白:“你认为,就因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矮小,就既没有灵魂也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跟你一样有灵魂,也完全一样有一颗心!”贫女正是我们身边常见的一种女性,自幼生长在贫穷的家庭里,没有穿过绫罗绸缎。到了出嫁的年龄,却不见有人上门提亲。哪个女子不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她保持着自己的节操,不肯趋于流俗。因为这样的自负,她不肯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刻意通过打扮自己去吸引别人的目光。但不幸的是,她年年的手工针黹活,最终都成了他人的嫁衣裳。

  贫女是悲哀的,也是不幸的,更是高洁的。因此这首诗也就产生了更深广的意义。沈德潜说此诗“语语为贫士写照”(《唐诗别裁》卷十六)。一个有才华的人,怎样将自己的才华为世人所认可?奔走在社会的底层,空有满腔的抱负,但谁能给你提供发挥的舞台?想要谋求出路,就要投靠军阀官僚,可是这样的举动留下的将是千古的骂名。社会发展到了今天,我们仍然面对这样的困惑。保持自己的节操,我们也许会与这个喧嚣繁华的时代擦肩而过;放弃自己的信仰,我们又会在不择手段的追逐中迷失自我。进耶?退耶?人们往往两难抉择。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李商隐《贾生》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译文】

  文帝访求贤才,诏见放逐之臣,贾生才气高,没有人能和他相比。

  可惜文帝半夜移动坐席听讲,不问百姓生机只问起鬼神的事。


【赏析一】

  这是首咏叹贾生故事的短诗,其着眼点,不在个人的穷通得失,而在于指出封建统治者不能真正重视人才,使其在政治上发挥作用。

  “贾生”,就是贾宜,本诗情节取材于司马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里的一段故事:

  “贾生征见。孝文帝方受厘(祭祀后,接受神的福),坐宣室(汉未央宫正殿,借指汉朝朝廷)。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

  在一般封建文人心目中,“宣室夜对”大概是值得大加渲染的君臣遇合的盛事。但诗人却独具慧眼,抓住不为人们所注意的“问鬼神”这件事,借题发挥,翻出了一段新警透辟、发人深省的议论。

  汉文帝史称明君,贾宜更是一代贤才。文帝把谪居长沙的贾宜召回京城,在宣室接见他,君臣晤谈,直至夜半。尽管文帝求贤若渴,可惜,他殷殷垂询的不是安民之策,虚心听取的只是鬼神之事,虽然听得入神,甚至移膝前席,又有何用?

  借史咏怀是本诗的一大特点。读完此诗,我们在慨叹贾宜悲喜剧的同时,也能体会出诗人自己怀才不遇的深沉感慨。李商隐从青年时代起,就怀有“欲回天地”的远大报负,深切关注国家的命运,但偏遭晚唐衰世,志不能申,只得长期寄迹幕府,以文墨事人,因此,诗中的贾宜,正有作者自己的影子,慨叹贾生的不遇明主,实际是感喟自己的生不逢时,自伤之意尽在言外。


【赏析二】

  这是一首托古讽时诗,意在借贾谊的遭遇,抒写诗人怀才不遇的感慨。

  诗选取汉文帝宣室召见贾谊,夜半倾谈的情节,写文帝不能识贤,任贤;“不问苍生问鬼神”却揭露了晚唐皇帝服药求仙,荒于政事,不能任贤,不顾民生的昏庸特性。诗寓慨于讽,讽刺效果颇好。


【赏析三】

  贾谊是西汉时一个很有才华才学的人,他曾多次上书汉文帝,提出加强中央集权制,发展生产,抵御外敌入侵等主张。号称贤明的汉文帝召见他时,却只和他谈神论鬼,不谈论国事。因此,使得贾谊再有治国大法,也无法施展。诗人运用这一典故,写下此诗,寄托了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

  这首诗,首句从“宜室”写起,用“访逐臣”三字将贾生一下托出。同时,暗示了汉文帝求贤之切。二句专用汉文帝的赞语写贾生的“才调无伦”,用一“更”字,作了进一步的宣扬。三句用“可怜”二字一转,将矛盾突出出来,把这一历史上并非真正任用人才的事实揭穿了。四句用笔轻轻一点,两个“问”字造成句中排比,在意义上形成鲜明对照。即抑汉文帝,扬贾生,一抑一扬,所要赞叹和所讽之意就很明白了。运用一抑一扬和对比的写法,这在诗中是常见的。但要掌握分寸,抑扬自如,却是要颇费一番匠心的。


【赏析四】

  这首诗借咏贾谊故事,尖锐地指出统治者不可能真正地重视人才,让他们在政治上发挥应有的作用,汉文帝史称有道明君,尚且如此,其他君主自然更勿论。李商隐把从古以来贤才不得重用的叹息与自身流落不遇的感慨,通过贾谊的典型事例抒写出来。前两句以欲抑故扬的手法,叙述文帝求贤,召见才能卓异的贾谊,使人以为下面必有关于国计民生大事的咨询,三四句却转而揭出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事实。讽刺的意味极深而出之以唱叹,尤觉情韵悠远。 贾谊曾侍奉汉文帝,后来汉文帝却将贾谊送给楚王作鞍前。在被贬后, 一天晚上汉文帝突然去拜访贾谊,贾谊很高兴,以为汉文帝是为提拔自己而来,是为苍生作想,可没想到汉文帝丝毫没谈国家社稷之事,而是问了大半夜的关於自己寿命几多、时日凶吉之类的问题。 所以李商隐就写了这首诗,并通过“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讽刺统治者的荒谬,也同时抒发了自己同贾谊一样怀才不遇的不幸遭遇。


【赏析五】

  这首诗借咏贾谊故事,尖锐地指出统治者不可能真正地重视人才,让他们在政治上发挥应有的作用,汉文帝史称有道明君,尚且如此,其他君主自然更勿论。李商隐把从古以来贤才不得重用的叹息与自身流落不遇的感慨,通过贾谊的典型事例抒写出来。

  前两句以欲抑故扬的手法,叙述文帝求贤,召见才能卓异的贾谊,使人以为下面必有关于国计民生大事的咨询,三四句却转而揭出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事实。讽刺的意味极深而出之以唱叹,尤觉情韵悠远。汉初的贾谊,有治国之才。汉文帝为询问鬼神之事,曾半夜把贾谊叫进宫里。唐代诗人李商隐,据此便写了一首名诗,讽刺汉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

“落叶他乡树, 寒灯独夜人。”马戴《灞上秋居》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译文】

  灞原上的风雨停了,晚上看见雁队频频飞过。

  异乡树上的叶子纷纷落下,寒灯照着孤独不眠的人。

  空寂的园中滴满了白露,孤房旁边只有野僧和我作邻居。

  在野外已经居住了很久,什么时候才能出仕为官,报效国家?


【赏析一】

  诗写客居霸上而感秋来寂寞,情景萧瑟。

  首联写灞原上空萧瑟的秋气,秋风秋雨已定,雁群频飞。颔联写在他乡异土见落叶和寒夜独处的悲凄。颈联写秋夜寂静,卧听滴露,孤单无依,与僧为邻,更进一步写出孤独的心境。末联抒发诗人的感慨,表达怀才不遇,进身渺茫的悲愤。写景朴实无华,写情真切感人。


【赏析二】

  这首诗的首联描写了秋风秋雨傍晚时分才停下来,在暮霭沉沉的天际,雁群自北向南急急飞过的画面。渲染了凄清、阴冷的氛围。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诗人为了求取官职来到长安,在灞上已寄居多时,一直没有找到进身之阶,率直道出了怀才不遇的苦境和进身希望的渺茫。


【赏析三】

  我们把它慢慢地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灞原上空萧森的秋气:撩人愁思的秋风秋雨直到傍晚才停歇下来,在暮霭沉沉的天际,接连不断的雁群自北向南急急飞过。连番的风雨,雁儿们已经耽误了不少行程,好不容易风停雨歇,得赶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宿处。这里用一个“频”字,既表明了雁群之多,又使人联想起雁儿们急于投宿的惶急之状。古人每见雁回,易惹乡思。下面我们继续打开画卷,景象则由寥廓的天际渐渐地转到地面,转到诗中的主人。只见风雨中片片黄叶从树上飘落下来,而寄居在孤寺中的一个旅客正独对孤灯,默默地出神。“落叶他乡树”这句,很值得玩味。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诗人在他乡看到落叶的情景,不能不有所感触。自己羁留异地,何时才能回到故乡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市西南)呢?其心情之酸楚,完全渗透在这句诗的字里行间。

  “寒灯独夜人”,一个“寒”字,一个“独”字,写尽客中凄凉孤独的况味。不难想象:一灯如豆,伴着一个孤寂的身影。夜已深了,寒意重重,在寒气包围中,灯光更显得黯淡无力,而诗人孤独凄苦的心情也随之更进了一层。“寒”与“独”起着相互映衬的作用:由寒灯而显出夜长难捱,因孤独而更感到寒气逼人。


【赏析四】

  此诗纯写闭门寥落之感。整首诗篇好似一幅形象鲜明、艺术精湛的画卷。

  这首诗写景,都是眼前所见,不假浮词雕饰;写情,重在真情实感,不作无病呻吟。因此,尽管题材并不新鲜,却仍有相当强的艺术感染力。


【赏析五】

  五、六两句让画卷再向下推移,它不仅显示了更大的空间,更细的景物,而且出神入化,展现了诗人的心境。这时夜阑人静,连秋虫都已停止了歌唱,只有露珠滴落在枯叶上的响声,一滴接着一滴,虽很微弱,却很清晰。这句“空园白露滴”用的是以“动”烘托“静”的手法,比写无声的静更能表现环境的寂静,露滴的声音不但没有划破长夜的寂静,反而更使人感到静得可怕。试想,连露滴的声音都可听到,还有什么比这更寂静的呢?下一句“孤壁野僧邻”同样是用烘托的手法。明明要说的是自己孑然一身,孤单无依,却偏说出还有一个邻居,而这个邻居竟是一个绝迹尘世、犹如闲云野鹤的僧人。与这样的野僧为邻,诗人的处境的孤独就显得更加突出了。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进一步写出了诗人的心境:秋夜孤房连露滴的声音都可听到,正说明他思潮起伏,长夜无眠;而所与为邻的只有一个野僧,表明他正想到自己已经被抛出世外,不知何日才能结束这种生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诗的最后两句也就与前面的描写自然衔接起来,不显得突兀。

  最后两句直接说出诗人的感慨:“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诗人为了求取官职来到长安,在灞上(又作“霸上”,长安东)已寄居多时,一直没有找到进身之阶,因而这里率直道出了怀才不遇的苦境和进身希望的渺茫。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