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关于伤怀的诗句_描写伤怀的诗大全

发布时间:2018-06-06     浏览次数:1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崔颢《逢入京使》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译文】

  东望家乡路程又远又长,热泪湿双袖还不断流淌。

  在马上与你(使者)相遇但无纸笔,请告诉家人说我平安无恙。


【赏析一】

  这首诗的好处就在于不假雕琢,信口而成,而又感情真挚。诗人善于把许多人心头所想、口里要说的话,用艺术手法加以提炼和概括,使之具有典型的意义。清人刘熙载曾说:“诗能于易处见工,便觉亲切有味。”(见《艺概·诗概》)在平易之中而又显出丰富的韵味,自能深入人心,历久不忘。岑参这首诗,正有这一特色。


【赏析二】

  在路上遇见回京的使者,请他捎句话给家人不要挂念,这是人之常情,但通过诗人表达出来就深了一层,结句尤让人觉得似含有无数悲辛


【赏析三】

  第一句是写眼前的实景。“故园”指的是在长安自己的家。“东望”是点明长安的位置。离开长安已经好多天,回头一望,只觉长路漫漫,尘烟蔽天。

  第二句带有夸张的意味,是强调自己思忆亲人的激情,这里就暗暗透出捎家书的微意了。“龙钟”在这里是淋漓沾湿的意思。“龙钟”和“泪不干”都形象地描绘了诗人对长安亲人无限眷念的深情神态。

  三四句完全是行者匆匆的口气。走马相逢,没有纸笔,也顾不上写信了,就请你给我捎个平安的口信到家里吧!岑参此行是抱着“功名只向马上取”的雄心,此时,心情是复杂的。他一方面有对帝京、故园相思眷恋的柔情,一方面也表现了诗人开阔豪迈的胸襟。


【赏析四】

  天宝八载(749),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充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他告别了在长安的妻子,跃马踏上漫漫征途。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就在通西域的大路上,他忽地迎面碰见一个老相识。立马而谈,互叙寒温,知道对方要返京述职,顿时想到请他捎封家信回长安去。此诗就描写了这一情景。


【赏析五】

  《逢入京使》选自《岑嘉州诗》卷七。作者岑参(约715—770),是唐代边塞诗人中最卓越的代表者之一,与高适齐名。世称“高岑”。岑参曾任嘉州(现在四川朱山)刺史。岑诗的主要思想倾向是慷慨报国的英雄气概和不畏艰难的乐观精神。艺术上气势雄伟,想象丰富,风格峭拔。天宝八年,岑参第一次远赴西域,充当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他告别了长安的妻子,跃马踏上漫漫征途。在通西域的路上,忽然迎面碰见一个老相识,立马而谈,互叙寒暖,知道对方要返京述职,顿时想到要他捎口信给长安的家中。此诗就是描写这一情景。这首诗把许多人心头所想,口里要说的话,用艺术手法加以提炼和概括,使之极具典型意义。这是岑参诗的一大特色。

“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杜甫《登楼》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

  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


【译文】

  登楼望春近看繁花游子越发伤心,万方多难愁思满腹我来此处登临。

  锦江的春色从天地边际迎面扑来,玉垒山的浮云变幻莫测从古到今。

  大唐的朝廷真像北极星不可动摇,吐蕃夷狄莫再前来骚扰徒劳入侵。

  可叹刘后主那么昏庸还立庙祠祀,日暮时分我要学孔明聊作梁父吟。


【赏析一】

  这是一首感时抚事的诗。

  作者写登楼望见无边春色,想到万方多难,浮云变幻,不免伤心感喟。进而想到朝廷就象北极星座一样,不可动摇,即使吐蕃入侵,也难改变人们的正统观念。

  最后坦露了自己要效法诸葛亮辅佐朝廷的抱负,大有澄清天下的气概。

  全诗即景抒情,写登楼的观感,俯仰瞻眺,山川古迹,都从空间着眼。

  首句的“近”字和末句的“暮”字,在诗的构思上,起着突出的作用。“花近高楼”写近景,而“锦江”、“玉垒”、“后主祠”却是远景。“日暮”点明诗人徜徉时间已久。这种兼顾时间和空间的手法,增强了诗的意境的立体感,开阔了诗的豁达雄浑的境界。

  诗的格律严谨,对仗工整,历来为诗家所推崇。沈德潜以为“气象雄伟,笼盖宇宙,此杜诗之最上者。”


【赏析二】

  这首诗写于成都,时在代宗广德二年(764)春,诗人客蜀已是第五个年头。上年正月,官军收复河南河北,安史之乱平定;十月便有吐蕃陷长安、立傀儡、改年号,代宗奔陕州事;随后郭子仪复京师,乘舆反正;年底吐蕃又破松、维、保等州(在今四川北部),继而再陷剑南、西山诸州。诗中“西山寇盗”即指吐蕃;“万方多难”也以吐蕃入侵为最烈,同时,也指宦官专权、藩镇割据、朝廷内外交困、灾患重重的日益衰败景象。


【赏析三】

  首联提挈全篇,“万方多难”,是全诗写景抒情的出发点。当此万方多难之际,流离他乡的诗人愁思满腹,登上此楼,虽是繁花触目,却叫人更加黯然心伤。花伤客心,以乐景写哀情,和“感时花溅泪”(《春望》)一样,同是反衬手法。在行文上,先写见花伤心的反常现象,再说是由于万方多难的缘故,因果倒装,起势突兀;“登临”二字,则以高屋建瓴之势,领起下面的种种观感。

  颔联描述山河壮观,“锦江”、“玉垒”是登楼所见。锦江,源出灌县,自郫县流经成都入岷江;玉垒,山名,在今茂汶羌族自治县。凭楼远望,锦江流水挟着蓬勃的春色从天地的边际汹涌而来,玉垒山上的浮云飘忽起灭正象古今世势的风云变幻。上句向空间开拓视野,下句就时间驰骋遐思,天高地迥,古往今来,形成一个阔大悠远、囊括宇宙的境界,饱含着对祖国山河的赞美和对民族历史的追怀;而且,登高临远,视通八方,独向西北前线游目骋怀,也透露诗人忧国忧民的无限心事。

  颈联议论天下大势,“朝廷”、“寇盗”,是登楼所想。北极,星名,居北天正中,这里象征大唐政权。上句“终不改”,反承第四句的“变古今”,是从去岁吐蕃陷京、代宗旋即复辟一事而来,明言大唐帝国气运久远;下句“寇盗”“相侵”,申说第二句的“万方多难”,针对吐蕃的觊觎寄语相告:莫再徒劳无益地前来侵扰!词严义正,浩气凛然,于如焚的焦虑之中透着坚定的信念。

  尾联咏怀古迹,讽喻当朝昏君,寄托个人怀抱。后主,指蜀汉刘禅,宠信宦官,终于亡国;先主庙在成都锦官门外,西有武侯祠,东有后主祠;《梁甫吟》是诸葛亮遇刘备前喜欢诵读的乐府诗篇,用来比喻这首《登楼》,含有对诸葛武侯的仰慕之意。伫立楼头,徘徊沉吟,忽忽日已西落,在苍茫的暮色中,城南先主庙、后主祠依稀可见。想到后主刘禅,诗人不禁喟然而叹:可怜那亡国昏君,竟也配和诸葛武侯一样,专居祠庙,歆享后人香火!这是以刘禅喻代宗李豫。李豫重用宦官程元振、鱼朝恩,造成国事维艰、吐蕃入侵的局面,同刘禅信任黄皓而亡国极其相似。所不同者,当今只有刘后主那样的昏君,却没有诸葛亮那样的贤相!而诗人自己,空怀济世之心,苦无献身之路,万里他乡,危楼落日,忧端难掇,聊吟诗以自遣,如斯而已!


【赏析四】

  这首七律,格律严谨。中间两联,对仗工稳,颈联为流水对,读来有一种飞动流走的快感。在语言上,特别工于各句(末句例外)第五字的锤炼。首句的“伤”,为全诗点染一种悲怆气氛,而且突如其来,造成强烈的悬念。次句的“此”,兼有此时、此地、此人、此行等多重含义,也包含着只能如此而已的感慨。三句的“来”,烘托锦江春色逐人、气势浩大,令人有荡胸扑面的感受。四句的“变”,浮云如白云变苍狗,世事如沧海变桑田,一字双关,引人作联翩无穷的想象。五句的“终”,是终于,是始终,也是终久;有庆幸,有祝愿,也有信心,从而使六句的“莫”字充满令寇盗闻而却步的威力。七句的“还”,是不当如此而居然如此的语气,表示对古今误国昏君的极大轻蔑。只有末句,炼字的重点放在第三字上,“聊”是不甘如此却只能如此的意思,抒写诗人无可奈何的伤感,与第二句的“此”字遥相呼应。

  更值得注意的,是首句的“近”字和末句的“暮”字,这两个字在诗的构思方面起着突出的作用。全诗写登楼观感,俯仰瞻眺,山川古迹,都是从空间着眼;“日暮”,点明诗人徜徉时间已久。这样就兼顾了空间和时间,增强了意境的立体感。单就空间而论,无论西北的锦江、玉垒,或者城南的后主祠庙,都是远处的景物;开端的“花近高楼”却近在咫尺之间。远景近景互相配合,便使诗的境界阔大雄浑而无豁落空洞的遗憾。

  历代诗家对于此诗评价极高。清人浦起龙评谓:“声宏势阔,自然杰作。”(《读杜心解》卷四)沈德潜更为推崇说:“气象雄伟,笼盖宇宙,此杜诗之最上者。”


【赏析五】

  全诗即景抒怀,写山川联系着古往今来社会的变化,谈人事又借助自然界的景物,互相渗透,互相包容;熔自然景象、国家灾难、个人情思为一体,语壮境阔,寄慨遥深,体现着诗人沉郁顿挫的艺术风格。

“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荆吴相接水为乡,君去春江正渺茫。

  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


【译文】

  两湖江浙紧接壤,河道纵横水为乡。您去正值春江满,烟云弥漫水茫茫。

  暮色深沉天已晚,孤舟一叶停何方?心随友人望天涯,无限思念痛断肠。


【赏析一】

  《送杜十四之江南》是唐代诗人孟浩然创作的一首七绝。此诗从写景入笔,通过淼茫春江与孤舟一叶的强烈对照,发出深情一问,对朋友的关切和依恋在这一问中表达得淋漓尽致。诗人遥望渐行渐远的行舟,送行者放眼天涯,极视无见,不禁情如春江,汹涌澎湃。“断人肠”将别情推向高潮,在高潮中结束全诗,离愁别恨,悠然不尽。此诗用散行句式,如行云流水,近歌行体,写得颇富神韵,不独在谋篇造语上出格,自然流畅地表现了诗人对友人的深切怀念,也体现出诗人与友人之间的真挚友谊。

  孟浩然友人杜晃要离开荆地到东吴,孟浩然为友人杜晃送行而写下此首送别诗。


【赏析二】

  此诗前三句全出以送者口吻,“其淡如水,其味弥长”,已经具有诗人风神散朗的自我形象。末句“天涯一望”四字,更勾画出“解缆君已遥,望君犹伫立”(王维《齐州送祖三》)的送者情态,十分生动。读者在这里看到的,与其“说是孟浩然的诗,倒不如说是诗的孟浩然,更为准确”(闻一多《唐诗杂论》)。

  此诗用散行句式,如行云流水,近歌行体,写得颇富神韵,不独在谋篇造语上出格,自然流畅地表现了诗人对友人杜晃的深切怀念,也体现出诗人与友人杜晃之间的真挚友谊。诗中四句从写景入笔,寓主观感情于客观景象之中,使客观的景象染上浓重的主观感情的色彩。


【赏析三】

  诗题一作“送杜晃进士之东吴”。唐时所谓“进士”,实后世所谓举子(举进士)。得第者则称“前进士”。可见杜晃此去东吴,是落魄的。

  诗开篇就是“荆吴相接水为乡”,既未点题意,也不言别情,全是送者对行人一种宽解安慰的语气。以“荆吴相接”几个字将千里之遥写得近如比邻,给人以比邻咫尺之感,恰似说“天涯若比邻”,“谁道沧江吴楚分”。说两地,实际已暗关送别之事。但先作宽慰,超乎送别诗常法,却别具生活情味:落魄远游的人是最需要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的。这里就有劝杜晃放开眼量的意思。长江中下游地区,素称水乡。不说“水乡”而说“水为乡”,意味隽永:以水为乡的荆吴人对飘泊生活习以为常,不以暂离为憾事。“水为乡”描出江南特点,也有以水为家之意。语属宽解,情实至深。这样说来虽含“扁舟暂来去”意,却又不著一字,造语洗炼、含蓄。此句初读似信口而出的常语,细咀其味无穷。若作“荆吴相接为水乡”,则诗味顿时“死于句下”。

  “君去春江正淼茫”。此承“水为乡”说到正题上来,话仍平淡。“君去”是眼前事,“春江正淼茫”是眼前景,写来几乎不用费心思。但这寻常之事与寻常之景联系在一起,又产生一种味外之味。“春江淼茫”,春江水满,正好行船,含有祝友人一帆风顺之意,但“淼茫”二字又透出凄惘之情。“淼茫”一词包含着复杂的情感,从字面上来看它是描写眼前景:春江上烟波浩淼,雨雾蒙蒙,其实是写诗人心中的茫然,写出诗人送别友人时的怅然若失。既有喜“君去”得航行之便,也有恨“君去”太疾之意,景中有情在,让读者自去体味。这就是“素处以默,妙机其微”(司空图《诗品·冲淡》)了。

  “日暮征帆何处泊”,撇景入情。朋友刚才出发,便想到“日暮征帆何处泊”,联系上句,这一问来得十分自然。春江渺茫与征帆一片,形成一个强烈对比。阔大者愈见阔大,渺小者愈见渺小。由景入情,抒发别绪。写出友人的孤单寂寞。友人走后,诗人遥望江面,但见“日暮孤帆”,航行在渺茫春江之上,于是代人设想,船停何处?投宿何方?通过渺茫春江与孤舟一叶的强烈对照,发出深情一问,对朋友的关切和依恋在这一问中表达得淋漓尽致。同时,揣度行踪,可见送者的心追逐友人东去,又表现出一片依依惜别之情。这一问实在是情至之文。

  “天涯一望断人肠”,诗人遥望渐行渐远的行舟,送行者放眼天涯,极视无见,不禁情如春江,汹涌澎湃。“断人肠”将别情推向高潮,在高潮中结束全诗,离愁别恨,悠然不尽。“断人肠”点明别情,却并不伤于尽露,可谓“不胜歧路之泣”(蒋仲舒评)。原因在于前三句已将此情孕育充分,结句点破,恰如水库开闸,感情的洪流一涌而出,源源不断。若无前三句的蓄势,就达不到这样持久动人的效果。


【赏析四】

  这是一首送别诗。揆之元杨载《诗法家数》:“凡送人多托酒以将意,写一时之景以兴怀,寓相勉之词以致意”,如果说这是送别诗常见的写法,那么,相形之下,孟浩然这首诗就显得颇为出格了。


【赏析五】

  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是一首送别诗。杜十四即杜晃,他是一位进士,排行第十四,所以称他为杜十四。而今,孟浩然的朋友杜晃要离开荆地到东吴,杜甫为他送行而写下这首诗歌。

  诗开篇就写道:“荆吴相接水为乡。”“荆”指荆襄一带。“吴”指东吴。这一句的意思是说,荆地和东吴之间隔着很多大江大湖,到处都是水乡。这里,诗人并没有点题意——“送”,但其“送”意蕴含其中。特别是“荆吴相接”中的“接”字,用得很妙,它不但说明了两地之间是相联系的,而且以此宽慰朋友——两地相连,真与“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唐代诗人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接着第二句写道:“君去春江正渺茫。”此句承“水为乡”而来。“渺茫”即辽阔。也就是说,因辽阔水域,朋友远去而逐渐模糊不清了。“君去”即你(杜晃)离开了。“春江渺茫”春天的江水滚滚滔滔,流向远方。意思是说,您离开这里(荆州)到东吴去,一路上都要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你乘坐的船在长江上越走越远了,慢慢也就看不到了。其中“去”点明了离别之意。可以说,因朋友离别远去了,诗人眼前茫茫一片,心中也感觉空空荡荡的。这样,不但表现了诗人与朋友情感的真挚,也表现了诗人处境的孤独和心情的苦闷。

  于是,诗人在第三句中写道:“日暮征帆何处泊。”“征帆”即远行的船。出自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怀古》“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朋友在春江渺茫中乘船而去,到了傍晚,在什么地方停泊?这里,诗人运用了一个问句,不但强调了自己对朋友的关切,也暗示了自己对朋友远去而难以忘记的心情。这一句,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 (柳永《雨霖铃》)有着同样的审美效果。这里,诗人通过对朋友的担忧,进一步表现了依依惜别之情。

  最后诗人写道:“天涯一望断人肠。”“天涯”即在天的边缘处,比喻距离很远。唐代诗人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也说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唐代诗人张九龄在《望月怀远》中说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断人肠”即指羁旅在外的人。这样的人,因为思念家乡亲人(有时候也指与亲人朋友分离)而内心十分悲伤,已经达到肝肠寸断的地步。诗人用“断人肠”自喻,不仅点明离愁别绪之感,更表现出了朋友远去之后自己的孤独与寂寞。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我极目远望,也不能再看到您了,这真是令人感到好像肠子都要断了一样地悲伤呀。“天涯一望”描绘了诗人伫立江边,久久不愿离去的情态。是的,朋友远去,春江渺茫,此时诗人所看到的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的景象,而感觉到的却是朋友远去之后的伤感。

  在艺术上,首先,以送者口吻,更能表现诗人对朋友的情感。其次,语言如行云流水,层层推进,很富神韵。再次,问句的运用,增强抒情效果。

“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白居易《南浦别》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南浦凄凄别, 西风袅袅秋。

  一看肠一断, 好去莫回头。


【译文】

  在南浦与友人离别。秋天里,西风萧瑟,惜别的心情更是凄苦。离人频频回头,让送别的人肝肠寸断。你还是安心离去,不要再回头了。


【赏析一】

  这首小诗短短二十个字,诗人精心刻画了送别过程中最传情的细节。

  其中的描写又似乎“人人心中所有”,如离人惜别的眼神,送别者亲切而又悲凉的话语,一般人都会有亲身体验,因而能牵动读者的心弦,产生强烈的共鸣和丰富的联想,给人以深刻难忘的印象。


【赏析二】

  诗的前两句,不仅点出送别的地点和时间,而且以景衬情,渲染出浓厚的离情别绪。“南浦”,南面的水滨。古人常在南浦送别亲友。《楚辞·九歌·河泊》:“送美人兮南浦。”江淹《别赋》:“送君南浦,伤如之何!”故“南浦”象“长亭”一样,成为送别之处的代名词。一见“南浦”,令人顿生离忧。而送别的时间,又正当“西风袅袅”的秋天。秋风萧瑟,木叶飘零,此情此景,怎不令人倍增离愁?

  这里“凄凄”、“袅袅”两个叠字,用得传神。前者形容内心的凄凉、愁苦;后者形容秋景的萧瑟、黯淡。正由于送别时内心“凄凄”,故格外感觉秋风“袅袅”;而那如泣如诉的“袅袅”风声,又更加烘托出离人肝肠寸断的“凄凄”之情,两者相生相衬。而且“凄”、“袅”声调低促,一经重迭,读来格外令人回肠咽气,与离人的心曲合拍。


【赏析三】

  在这首送别小诗中,诗人精心刻画了送别过程中最传情的细节:离人的凄苦心情、惜别的眼神、送别者亲切而悲凉的话语,用清淡如水的语言,款款地流泻出依依惜别的深情,动人心弦。


【赏析四】

  这首送别小诗,清淡如水,款款地流泻出依依惜别的深情。

  最后,诗人劝慰离人:“好去莫回头。”──你安心去吧,不要再回头了。此句粗看似乎平淡,细细咀嚼,却意味深长。诗人并不是真要离人赶快离去,他只是想借此控制一下双方不能自抑的情感,而内心的悲楚恐怕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赏析五】

  后二句写得更是情意切切,缠绵悱侧。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最后分手,是送别的高潮。诗人捕捉住这关键时刻一个最突出的镜头:分手后,离人虽已登舟而去,但他频频回过头来,默默而“看”。“看”,本是很平常的动作,但此时此地,这一“看”却显得多么不寻常:离人心中用言语难以表达的千种离愁、万般情思,都从这默默一“看”中表露出来,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啊!从这个“看”字,我们仿佛看到那离人踽踽的身影,愁苦的面容和睫毛间闪动的泪花。

  他的每“一看”,自然引起送行人“肠一断”,涌起阵阵酸楚。诗人连用两个“一”,把去留双方的离愁别绪和真挚情谊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刘皂《旅次朔方》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

  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译文】

  我旅居并州已经十年风霜,归心似箭日夜思念着咸阳。

  不知为何再次渡过桑干水,回头望去反觉并州是故乡!


【赏析一】

  在许多诗集中,这首诗都归在贾岛名下,其实是错误的。因为贾岛是范阳(今北京市大兴县)人,不是咸阳(今陕西省咸阳市)人,而在贾岛自己的作品以及有关这位诗人生平的文献中,从无他在并州作客十年的记载。又此诗风格沉郁,与贾诗之以清奇僻苦见长者很不相类。

  《元和御览诗集》认为它出于贞元间诗人刘皂之手。虽然今天对刘皂的生平也不详知,但元和与贞元时代相接,《元和御览诗集》的记载应当是可信的。因此,我们定其为刘作。


【赏析二】

  此诗题目,或作《渡桑乾》,或作《旅次朔方》。前者无须说明,后者却要解释一下。朔方始见《尚书·尧典》,即北方。但同时又是一个地名,始见《诗经·小雅·出车》。西汉置朔方刺史部(当今内蒙古自治区及陕西省的一部分,所辖有朔方郡),与并州刺史部(当今山西省)相邻。桑乾河并不流经朔方刺史部或朔方郡,所以和朔方之地无关。

  并州在唐时是河东道,桑乾河由东北而西南,流经河东道北部,横贯蔚州北部,云、朔等州南部。这些州,当今雁北地区。由此可见,诗题朔方,乃系泛称,用法和曹植《送应氏》“我友之朔方,亲昵并集送”一样。而刘皂客舍十年之并州,具体地说,乃是并州北部桑乾河以北之地。


【赏析三】

  诗的前半写久客并州的思乡之情。十年是一个很久的时间,十年积累起的乡愁,对于旅人来说,显然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所以每天每夜,无时无刻不想回去。无名氏《杂诗》云:“浙江轻浪去悠悠,望海楼吹望海愁。莫怪乡心随魄断,十年为客在他州。”虽地理上有西北与东南之异,但情绪相同,可以互证。后半写久客回乡的中途所感。诗人由山西北部(并州、朔方)返回咸阳,取道桑乾流域。无端,即没来由。更渡,即再渡。这“无端更渡”四字,乃是关键,要细细体会。十年以前,初渡桑乾,远赴并州,是为的什么呢?诗中没有说。而十年以后,更渡桑乾,回到家乡,又是为的什么呢?诗中说了,说是没来由,也就是自己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果真如此吗?不过是极其含蓄地流露出当初为了博取功名,图谋出路,只好千里迢迢,跑到并州作客,而十年过去,一事无成,终于仍然不得不返回咸阳家乡这种极其抑郁难堪之情罢了。但是,出乎诗人意外的是,过去只感到十年的怀乡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万万没有想到,由于在并州住了十年,在这久客之中,又不知不觉地对并州也同样有了感情。事实上,它已经成为诗人心中第二故乡,所以当再渡桑乾,而回头望着东边愈去愈远的并州的时候,另外一种思乡情绪,即怀念并州的情绪,竟然出人意外地、强烈地涌上心头,从而形成了另外一个沉重的负担。前一矛盾本来似乎是惟一的,而“无端更渡”以后,后一矛盾就突了出来。

  这时,作者和读者才同样感到,“忆咸阳”不仅不是唯一的矛盾,而且“忆咸阳”和“望并州”在作者心里,究竟哪一边更有分量,也难于断言了。以空间上的并州与咸阳,和时间上的过去与将来交织在一处,而又以现在桑乾河畔中途所感穿插其中,互相映衬,宛转关情。每一个有久客还乡的生活经验的人,读到这首诗,请想一想吧,难道自己不曾有过这种非常微妙同时又非常真实的心情吗?


【赏析四】

  刘皂(约公元795年前后),唐代咸阳(今陕西咸阳东北二十里)人。其他未详。刘皂现存诗都是绝句,长于抒情。《全唐诗》录诗五首。


【赏析五】

  前两句说,旅居太原已十年了,归心似箭,日夜思念着故乡——咸阳。后两句说,现在无缘无故地渡过桑干河,回头想望并州,也如同故乡那样亲切。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李白《春夜洛城闻笛》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译文】

  阵阵悠扬的笛声,是从谁家中飘出的?

  随着春风飘扬,传遍洛阳全城。

  就在今夜,听到令人哀伤的《折杨柳》,

  有谁的思乡之情不会油然而生呢?


【赏析一】

  开元二十三年(735),李白客东都(洛阳)。《春夜洛城闻笛》一诗,当即这次客东都有感而作。

  这首诗写乡思,题作《春夜洛城闻笛》,明示诗因闻笛声而感发。题中“洛城”表明是客居,“春夜”点出季节及具体时间。起句即从笛声落笔。已经是深夜,诗人难于成寐,忽而传来几缕断续的笛声。这笛声立刻触动诗人的羁旅情怀。诗人不说闻笛,而说笛声“暗飞”,变客体为主体。“暗”字为一句关键。注家多忽略这个字。已故沈祖棻先生说:“……‘谁家’、‘暗飞声’,写出‘闻’时的精神状态,先听到飞声,踪迹它的来处,却不知何人所吹,从何而来,所以说是暗中飞出。”(《唐人七绝诗浅释》)可为一种理解。因为不知笛声来自何处,更不见吹笛者为何人,下此“暗”字,自是十分确当。这里“暗”字有多重意蕴,主要是说笛声暗送,似乎专意飞来给在外作客的人听,以动其离愁别恨。全句表现出一种难于为怀的心绪,所谓以主观写客观。此外,“暗”也有断续、隐约之意,这与诗的情境是一致的。“谁家”,意即不知谁家,“谁”与“暗”照应。第二句着意渲染笛声,说它“散入春风”,“满洛城”,仿佛无处不在,无处不闻。这自然是有心人的主观感觉的极度夸张。“散”字用得妙。“散”是均匀、遍布。笛声“散入春风”,随着春风传到各处,无东无西,无南无北。即为“满洛城”的“满”字预设地步;“满”字从“散”字引绎而出,二者密合无间。

  为什么闻笛声诗人会触动乡思呢?第三句点出《折柳》曲。古人送别时折柳,盼望亲人来归也折柳。据说“柳”谐“留”音,故折柳送行表示别情。长安灞桥即为有名的送别之地,或云其地杨柳为送行人攀折殆尽。《折杨柳》曲伤离惜别,其音哀怨幽咽。晋太康末,京洛流行《折杨柳》歌,有“兵革苦辛”之词。北朝《折杨柳歌》曰:“上马不捉鞭,反拗杨柳枝;蹀坐吹长笛,愁杀行客儿。”大约都是据曲意填的歌词。所以,诗人听到这《折柳》曲,便引起客愁乡思。一般说,久居他乡的人,白天还没有什么,可是一到日暮天晚,就容易想念家乡。在春秋季节,人们也常是多愁善感。《折柳》为全诗点睛,亦即“闻笛”的题义所在。三,四两句写诗人自己情怀,却从他人反说。强调“此夜”,是面对所有客居洛阳城的人讲话,为结句“何人不起故园情”作势。这是主观情感的推衍,不言“我”,却更见“我”感触之深,乡思之切。

  短短的一首七言绝句,倒颇能显现李太白的风格特点,即艺术表现上的主观倾向。


【赏析二】

  这显然是一首即兴而发的诗歌。春夜,静寂的夜空里传来幽婉的笛声,营造了一种美的氛围。静静的夜,悠悠的笛声,思绪自由地释放,……多么美。寥寥数笔,就把这种至美的意境传递给了读者。没有对这种美感深刻地理解,没有对文字娴熟地把握,绝对是表达不出来的。细细品味诗句,我们不由地就沉浸在这美景中了,我们脑海中自然地就有了一幅画,一幅意境悠远沁馨的美图。

  “谁家玉笛暗飞声”,春夜里,传来悠悠的笛声,是哪里传来的呢,有点神秘的意味。“玉笛”,把笛声的优美换了一个说法,既表达了对笛声的赞美,又传递了文意上的美的信息。“暗飞声”,深秘地轻轻地传发出优美的乐声。这一句真是美极,把玉笛拟人化了,玉笛传声,是玉笛吹吐出的天簌之音!还表达了声音之美,是从幽深处沁过来的声音。

  “散入春风满洛城”,优美的笛声,漂散在春风里,洒满了整个洛阳城,表达了作者的畅快愉悦的心情,让作者的思绪飞扬。“散入”,“散”字用得好,用得美,非常形象准确。“满”字,充分表达了作者欣喜的心情。“洛城”,一个简称,有几分爽意。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在笛声中听到了折柳之音,怎么能不打动人,勾起人的思乡情结呢。“折杨柳”,是古曲中的送别曲。


【赏析三】

  这首诗全篇扣紧一个“闻”字,抒写自己闻笛的感受。这笛声不知是从谁家飞出来的,那未曾露面的吹笛人只管自吹自听,并不准备让别人知道他,却不期然而然地打动了许许多多的听众,这就是“谁家玉笛暗飞声”的“暗”字所包含的意味。“散入春风满洛城”,是艺术的夸张,在诗人的想象中,这优美的笛声飞遍了洛城,仿佛全城的人都听到了。诗人的夸张并不是没有生活的依据,笛声本来是高亢的,又当更深人静之时,再加上春风助力,说它飞遍洛城是并不至于过分的。

  笛声飞来,乍听时不知道是什么曲子,细细听了一会儿,才知道是一支《折杨柳》。所以写到第三句才说“此夜曲中闻折柳”。这一句的修辞很讲究,不说听了一支折柳曲,而说在乐曲中听到了折柳。这“折柳”二字既指曲名,又不仅指曲名。折柳代表一种习俗,一个场景,一种情绪,折柳几乎就是离别的同义语。它能唤起一连串具体的回忆,使人们蕴藏在心底的乡情重新激荡起来。“何人不起故园情”,好象是说别人,说大家,但第一个起了故园之情的不正是李白自己吗?

  热爱故乡是一种崇高的感情,它同爱国主义是相通的。自己从小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作为祖国的一部分,她的形象尤其难以忘怀。李白这首诗写的是闻笛,但它的意义不限于描写音乐,还表达了对故乡的思念,这才是它感人的地方。


【赏析四】

  洛城就是现在河南的洛阳,在唐代是一个很繁华的都市,称为东都。一个春风骀荡的夜晚,万家灯火渐渐熄灭,白日的喧嚣早已平静下来。忽然传来嘹亮的笛声,凄清婉转的曲调随着春风飞呀,飞呀,飞遍了整个洛城。这时有一个远离家乡的诗人还没入睡,他倚窗独立,眼望着“白玉盘”似的明月,耳听着远处的笛声,陷入了沉思。笛子吹奏的是一支《折杨柳》曲,它属于汉乐府古曲,抒写离别行旅之苦。

  古代离别的时候,往往从路边折柳枝相送;杨柳依依,正好借以表达恋恋不舍的心情。在这样一个春天的晚上,听着这样一支饱含离愁别绪的曲子,谁能不起思乡之情呢?于是,诗人情不自禁地吟了这首七绝。


【赏析五】

  诗仙李白从二十四岁“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离开四川之后,便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了,直到他六十二岁时,在安徽长江边的采石矶醉酒落水仙逝,一生不知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多少足迹,所到之处,留下了不胜枚举的动人华章。

  写于东都洛阳的《春夜洛城闻笛》就是这些珍品中的一颗宝珠。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洛城即洛阳,是唐代的东都。“暗飞声”写出了笛音悠远轻细,扣住了“夜”字,显示出此时喧哗了一日的都市中的各种喧嚣至此已经平静下来了,正因夜静,才听到了暗中飘渺而来的笛声,因其飘渺,又不知发自何处,是演奏者情不自禁地只管吹奏,把无限的离愁别绪洒向城中,洒向夜空。“谁”字是写这笛声出处不明,突出一个“闻”字。在这万籁俱寂的春夜里,如丝的笛音散入春风,随风飘进整个洛阳城里无数没有睡着或者睡不着的人的耳朵里。初不经意,待静心一听,原来吹奏的是凄清婉转思乡怀家的《折杨柳》。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故园,即是故乡。诗人为施展才华,追求理想,离家赴远,听到这怀乡之曲,不免情怀波动,与吹笛人以及笛音产生共鸣。诗句妙在没有停留在一己之情怀波动上,而是由己及人,推想“满洛城”中,又有多少人是远离故园、客居他乡的人啊,这不期而遇却送入耳中的《折杨柳》,真的是在“暗中”拨动了许多游子的心弦,使得他们再也无法安眠。“何人不起”,这是一个用否定的语气强化肯定的心态的句子,是说只要是听了这春夜中的玉笛之声,每一个离家的人不能不被它勾起对家的怀念。

“故乡今夜思千里, 霜鬓明朝又一年。”高适《除夜作》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译文】

  我独自在旅馆里躺着,寒冷的灯光照着我,久久难以入眠。是什么事情,让我这个游客的心里变得凄凉悲伤?故乡的人今夜一定在思念远在千里之外的我;我的鬓发已经变得斑白,到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年。


【赏析一】

  诗是作者于除夕之夜客居他乡时所作。全诗意境孤寂落寞,思绪缠绵,感情真挚浓郁。

  起句交待自己客居旅馆,于除夕之夜,独对寒灯,心事重重,难以入睡。“独不眠”,对“寒灯”更增加了孤寂凄清的情绪。接句自问,很有深味。在除夕之夜,这些寄居旅馆远离家乡的游子们,因这特殊的节令,或许会暂时抛开了彼此陌生的顾忌,共同做过什么庆祝性的活动。大家操着不同地区的口音,一起说说笑笑,吹拉弹唱,饮酒赋诗,聊以慰藉客思之心。但是暂时的欢乐毕竟不能代替所有。当欢宴过后,欢乐的人们也都散去了,热闹停下来了,诗人的思乡情绪却反而更为强烈。所以接句作者用了“转凄然”,其中“转”字妙绝无痕,并使得上句的“独不眠”三字也有了着落。

  后二句诗人突发奇想,不说自己如何思念家乡,却说家人在千里之外思念自己,出乎意料之外,情味隽永。前人对于这种构思的方法很是欣赏。清代诗人沈德潜在《唐诗别裁》卷十九中说:“做故乡亲友,思千里外人,愈有意味。”谭元春在《唐诗归》卷十二中也说:“故乡亲友思千里外人霜鬓,其味无穷。”其中的“味”就在于诗人把有可能很通俗的意思换了一种说法,换了一种角度,而意思却更为深厚了。结尾一句感叹自己年已二毛,而离家千里,归期难卜,读来令人甚是伤感。

  古时交通落后,人们一旦离家,动辄几年十几年难得一回,有的甚至一生漂泊异乡而不得返。我们中华民族又是非常重视家庭伦理、安土重迁的民族,所以中国的文学作品里就有很多思乡怀人的篇章。此外,这首诗也写出了我国传统岁时节令中的一个风俗。《风土记》上说:“至除夕达旦不眠,谓之守岁。”也就是说,除夕是旧年的最后一天,除夕之夜跨了两个年头。第二天就是新春第一天。人们在除夕之夜都通宵不睡,逐渐形成一种风俗,就是守岁了。这种做法应该伴有很重大的祭祀活动,以祈盼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兴旺、和和美美等。家人也应该是欢聚在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以为庆祝。但是,诗人今夜却是客居他乡,独对孤馆寒灯,其浓重的思乡情绪浸透在字里行间。

  诗歌结尾诗人翻空出奇的技法,唐人多有袭用者。例如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的《月夜》“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至于白居易的《邯郸至夜思亲》则全仿此诗:“邯郸驿里逢东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游人。”


【赏析二】

  高适(702?—765),字达夫,唐渤海蓨(今河北沧县)人。早年求仕不遇,曾和李白、杜甫在齐赵一带饮酒游猎,怀古赋诗。在他将近五十岁时,才由宋州刺史张九皋推荐,举有道科,任封丘尉。后由河西节度使哥舒翰推荐,掌幕府书记。安禄山之乱发生,他被拜为左拾遗,转监察御史,佐哥舒翰守潼关。潼关失守后,他奔赴行在,见玄宗陈述军事,得到玄宗、肃宗的重视,连续升迁,官至淮南、剑南西川节度使,最后任散骑常侍,进封渤海县侯。其诗语言质朴精炼,气势雄健高昂,粗犷豪放,遒劲有力。以边塞诗著称,与岑参并称“高岑”,有《高常侍集》。

  这是一首凄凉满纸、曲折有味的羁旅诗,虽然诗人只用眼前景、口边语,却道尽了天涯孤客共有的那份旅思羁愁。

  除夕之夜,本是全家团圆、守岁祈福的时候,但诗人却只能在冷冷清清的旅店里,孤零零地对着一盏昏暗不明的油灯发呆。灯光透着寒意,冷夜不能成眠,“寒”的其实不是灯光,而是诗人内心凄凉愁苦的感受;“独”是“他人不然唯我如此”的痛苦对比。

  “独在异乡为异客”,环境又如此凄凉,时间又如此特殊,心情又怎么能不“凄然”呢?“何事”是诗人的自问,更加重了“凄然”的气氛;“转”有“转变、转入、更加、更甚”之意,更加深了“凄然”的程度。

  “故乡”,是指故乡的家人;“千里”,是指千里之外的自己。诗人没有紧接着上句具体去直叙自己的“凄然”之情,不说自己思念家人,而说家人思念自己。这种角色互换、联想的手法,把同样的意思经由对方表达出来,更显得曲折而有意味。这与王维的“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杜甫的“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以及白居易“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著远行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最后,诗人无限感慨:过完今夜,鬓发如霜的自己,到明天年龄又大一岁了!孤馆寒灯、独愁难眠的凄凉;华年不再、岁月蹉跎的感叹;刚辞旧愁、又迎新忧的无奈与茫然……

  羁旅人生的千般遭逢,都在这除旧迎新的时刻浮现眼前;孤独游子的万种酸辛,都在这除夕之夜齐注心头。

  满纸凄凉除夜作,曲折羁旅达夫辞。今多离乡何少思?未有寒灯独坐时。


【赏析三】

  “旅馆寒灯独不眠”,诗的首句所包涵的内容非常丰富而且启人联想,点明作者在除夕仍羁旅天涯,可以想见,诗人眼看着外面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欢聚一堂,而自己却远离家人,身居客舍。两相对照,不觉触景生情,连眼前那盏散发光和热的灯,竟也变得“寒”气逼人了。“寒灯”二字,渲染了旅馆的清冷和诗人内心的孤寂。除夕之夜寒灯只影自然难于入眠,而“独不眠”自然又会想到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守岁的景象,那更是让人心情悲凉。因此这一句看上去是写眼前景、眼前事,但是却处处从反面扣紧诗题,创造出一个孤寂清冷的意境。第二句“客心何事转凄然”,是一个转承的句子,用设问的形式将思想感情更明朗化,这也是一个转折句,起着承上启下的过渡作用,从而引出下文。“客”是自指,因身在客中,故称“客”。究竟是什么使得诗人“转凄然”呢?

  这时诗人似乎要倾吐他此刻的心绪了,然而,却又撇开自己,从相思的另一方写来:“故乡今夜思千里。”“故乡”,是借指故乡的亲人:“千里”,借指千里之外的自己。那意思是说,故乡的亲人在这个除夕之夜定是想念着千里之外的我。其实,这也正是“千里思故乡”的一种表现。“霜鬓明朝又一年”,“今夜”是除夕,因此明朝又是一年了,由旧的一年又将“思”

  到新的一年,这漫漫无边的思念之苦,又要在霜鬓增添新的白发。沈德潜说:“作故乡亲友思千里外人,愈有意味”。(《唐诗别裁》)之所以“愈有意味”,就是诗人巧妙地运用“对写法”,将深挚的情思抒发得更为曲折含蕴。这三、四两句是对一、二两句的回答说明“独不眠”和“转凄然”的原因一是思乡心切,二是伤老大无成,岁月无情。

  胡应麟认为绝句“对结者须意尽。如……高达夫‘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添著一语不得乃可”(《诗薮·内编》卷六)。所谓“意尽”,是指诗意的完整;所谓“添著一语不得”,也就是指语言的精炼。“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正是将双方思之久、思之深、思之苦,集中地通过除夕之夜抒写出来了。因此,就它的高度概括和精炼含蓄的而言,可以说收到了“意尽”和“添著一语不得”的艺术效果。

  高适素以边塞诗人著称,诗风浑厚雄放,这首《除夜作》却诗风平易自然,全诗没有一句生僻字句和华丽词藻,也没有塞外风景和异城奇观,都是浅近的口语,表达除夕夜的平常感受;却将他乡游子真实的感受写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


【赏析四】

  除夕之夜,传统的习惯是一家欢聚,“达旦不眠,谓之守岁”(《风土记》)。诗题《除夜作》,本应唤起人们对这个传统佳节的很多欢乐的记忆和想象的,然而这首诗中的除夜却是另一种情景。

  诗的开头就是“旅馆”二字,看似平平,却不可忽视,全诗的感情就是由此而生发开来的。这是一个除夕之夜,诗人眼看着外面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欢聚一堂,而自己却远离家人,身居客舍。两相对照,不觉触景生情,连眼前那盏同样有着光和热的灯,竟也变得“寒”气袭人了。“寒灯”二字,渲染了旅馆的清冷和诗人内心的凄寂。寒灯只影自然难于入眠,更何况是除夕之夜!而“独不眠”自然又会想到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守岁的景象,那更是叫人难耐。所以这一句看上去是写眼前景、眼前事,但是却处处从反面扣紧诗题,描绘出一个孤寂清冷的意境。第二句“客心何事转凄然”,这是一个转承的句子,用提问的形式将思想感情更明朗化,从而逼出下文。“客”是自指,因身在客中,故称“客”。竟是什么使得诗人“转凄然”呢?当然还是“除夜”。晚上那一片浓厚的除夕气氛,把自己包围在寒灯只影的客舍之中,那孤寂凄然之感便油然而生了。

  诗完一二句后,似乎感到诗人要倾吐他此刻的心绪了,可是,却又撇开自己,从对面写来:“故乡今夜思千里。”“故乡”,是借指故乡的亲人;“千里”,借指千里之外的自己。那意思是说,故乡的亲人在这个除夕之夜定是想念着千里之外的我,想着我今夜不知落在何处,想着我一个人如何度过今夕……其实,这也正是“千里思故乡”的一种表现。“霜鬓明朝又一年”,“今夜”是除夕,所以明朝又是一年了,由旧的一年又将“思”到新的一年,这漫漫无边的思念之苦,又要在霜鬓增添新的白发。沈德潜说:“作故乡亲友思千里外人,愈有意味”。(《唐诗别裁》)之所以“愈有意味”,就是诗人巧妙地运用“对写法”,把深挚的情思抒发得更为婉曲含蕴。这在古典诗歌中也是一种常见的表现手法,如杜甫的《月夜》:“今夜觞州月,闺中只独看。”诗中写的是妻子思念丈夫,其实恰恰是诗人自己感情的折光。

  胡应麟认为绝句“对结者须意尽。如……高达夫‘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添著一语不得乃可”(《诗薮·内编》卷六)。所谓“意尽”,大概是指诗意的完整;所谓“添著一语不得”,也就是指语言的精炼。“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正是把双方思之久、思之深、思之苦,集中地通过除夕之夜抒写出来了,完满地表现了诗的主题思想。因此,就它的高度概括和精炼含蓄的特色而言,是可以说收到了“意尽”和“添著一语不得”和的艺术效果。


【赏析五】

  词首诗词,诗人描述的是诗人游历在外,在一个驿站旅馆里住宿,忽然间想到了母亲,思念家乡和亲人。

  透过这样的一首诗以及作为游子的诗人的一种思乡的心境,我们不难发现,亲情的难能可贵,母爱的伟大。

  游子和母亲历来都是一个让人牵肠挂肚的对象,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只是对于现代发达社会来说,距离空间和时间已经便得有些便捷和模糊起来,但依然无法抹平分割两地的游子和母亲的相思挂念之苦,尤其是到了母亲节这样的节日。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崔颢《登黄鹤楼》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译文】

  传说中的仙人早乘黄鹤飞去,

  这地方只留下空荡的黄鹤楼。

  飞去的黄鹤再也不能复返了,

  唯有悠悠白云徒然千载依旧。

  汉阳晴川阁的碧树历历在目,

  鹦鹉洲的芳草长得密密稠稠,

  时至黄昏不知何处是我家乡?

  面对烟波渺渺大江令人发愁!


【赏析一】

  这首诗是吊古怀乡之佳作。诗人登临古迹黄鹤楼,泛览眼前景物,即景而生情,诗兴大作,脱口而出,一泻千里。既自然宏丽,又饶有风骨。诗虽不协律,但音节浏亮而不拗口。真是信手而就,一气呵成,成为历代所推崇的珍品。传说李白登此楼,目睹此诗,大为折服。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严沧浪也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此为第一。足见诗贵自然,纵使格律诗也无不如此。历代写黄鹤楼的诗很多,但崔颢的一首七律,人称最佳。

  此诗写得意境开阔、气魄宏大,风景如画,情真意切。且淳朴生动,一如口语,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这一首诗不仅是崔颢的成名之作、传世之作,也为他奠定了一世诗名的基础。下这样的结论绝不是哪一个人,更不是我硬要往开封人脸上贴金。《唐诗三百首》是后人对唐诗的选集,就把崔颢这首诗列为七律诗中的第一首。可见对此诗的器重。


【赏析二】

  首联,诗人满怀对黄鹤楼的美好憧憬慕名前来,可仙人驾鹤杳无踪迹,鹤去楼空,眼前就是一座寻常可见的江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美好憧憬与寻常江楼的落差,在诗人心中布上了一层怅然若失的底色,为乡愁情结的抒发作了潜在的铺垫。

  颔联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是诗中颔联。江天相接的自然画面因白云的衬托愈显宏丽阔大,受此景象的感染,诗人的心境渐渐开朗,胸中的情思也随之插上了纵横驰骋的翅膀:黄鹤楼久远的历史和美丽的传说一幕幕在眼前回放,但终归物在人非、鹤去楼空。人们留下什么才能经得起岁月的考验?她不是别的,她是任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也割舍不断的绵绵乡恋、悠悠乡情。本句具有一种普遍包举的意味,抒发了诗人岁月难再、世事茫然的空幻感,也为下文写乡关难归的无限愁思铺垫,因而成为深值关注和反复品味的名句。

  诗中“黄鹤”所指甚明,除了实体“仙鹤”之外,它的指向应该是即“一切”之意。“不复返”,更是涵覆了生不逢时、岁不待人的无尽感伤。“白云”变幻难测,寓托着作者世事难料的吁嗟叹喟。如果说这个词和“空悠悠”使人看到空间的广袤,那么“千载”则使人看到了时间的无限性。时间和空间的组合产生了历史的纵深感和空间的开阔感,更加催生了浓浓的乡愁。

  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写二句描述了美好的憧憬与动情的追忆,极富人情味:艳阳高照,碧空如洗。恍惚中,汉水北岸的树木化作久久思念的亲爱之人,伫立在眼前。和煦的阳光洒满江面,温暖着亲人。依稀间,鹦鹉洲上的芳草丛中走来一身正气、击鼓骂曹的祢衡,他面对黄祖的屠刀,视死如归,血洒碧草,正是无数浪迹天涯的游子浸满血泪的无私付出,才构筑了无数令人难忘的故乡。

  尾联“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太阳落山,黑夜来临,鸟要归巢,船要归航,游子要归乡,然而天下游子的故乡又在何处呢?江上的雾蔼一片迷蒙,眼底也生出的浓浓迷雾,那是一种隐隐的泪花和心系天下苍生的广义乡愁,问乡乡不语,思乡不见乡。面对此情此景,谁人不生乡愁也无由。诗作以一“愁”收篇,准确地表达了日暮时分诗人登临黄鹤楼的心情,同时又和开篇的暗喻相照应,以起伏辗转的文笔表现缠绵的乡愁,做到了言外传情,情内展画,画外余音。


【赏析三】

  以丰富的想象力将读者引入远古,又回到现实种种情思和自然景色交融在一起,有谁能不感到它的凄婉苍凉。这首诗历来为人们所推崇,被列为唐人七律之首。

  这首诗的意思是:过去的仙人已经驾着黄鹤飞走了,这里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黄鹤楼;黄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千百年来只看见悠悠的白云;阳光照耀下的汉阳树木清晰可见,鹦鹉洲上有一片碧绿的芳草覆盖;天色已晚,眺望远方,故乡在哪儿呢?眼前只见一片雾霭笼罩江面,给人带来深深的愁绪。

  这首诗前写景,后抒情,一气贯注,浑然天成,即使有一代“诗仙”之称的李白,也不由得佩服得连连赞叹,觉得自己还是暂时止笔为好。为此,李白还遗憾得叹气说:“眼前好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元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记李白登黄鹤楼本欲赋诗,因见崔颢此作,为之敛手,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传说或出于后人附会,未必真有其事。然李白确曾两次作诗拟此诗格调。其《鹦鹉洲》诗前四句说:“鹦鹉东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与崔诗如出一辙。又有《登金陵凤凰台》诗亦是明显地摹学此诗。为此,说诗者众口交誉,如严羽《沧浪诗话》谓:“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这一来,崔颢的《黄鹤楼》的名气就更大了。

  黄鹤楼因其所在之武昌黄鹤山(又名蛇山)而得名。传说古代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见《齐谐志》);又云费文伟登仙驾鹤于此(见《太平寰宇记》引《图经》)。诗即从楼的命名之由来着想,借传说落笔,然后生发开去。仙人跨鹤,本属虚无,现以无作有,说它“一去不复返”,就有岁月不再、古人不可见之憾;仙去楼空,唯余天际白云,悠悠千载,正能表现世事茫茫之慨。诗人这几笔写出了那个时代登黄鹤楼的人们常有的感受,气概苍莽,感情真挚。

  前人有“文以气为主”之说,此诗前四句看似随口说出,一气旋转,顺势而下,绝无半点滞碍。“黄鹤”二字再三出现,却因其气势奔腾直下,使读者“手挥五弦,目送飞鸿”,急忙读下去,无暇觉察到它的重叠出现,而这是律诗格律上之大忌,诗人好像忘记了是在写“前有浮声,后须切响”、字字皆有定声的七律。试看:首联的五、六字同出“黄鹤”;第三句几乎全用仄声;第四句又用“空悠悠”这样的三平调煞尾;亦不顾什么对仗,用的全是古体诗的句法。这是因为七律在当时尚未定型吗?不是的,规范的七律早就有了,崔颢自己也曾写过。是诗人有意在写拗律吗?也未必。他跟后来杜甫的律诗有意自创别调的情况也不同。看来还是知之而不顾,如《红楼梦》中林黛玉教人做诗时所说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在这里,崔颢是依据诗以立意为要和“不以词害意”的原则去进行实践的,所以才写出这样七律中罕见的高唱入云的诗句。沈德潜评此诗,以为“意得象先,神行语外,纵笔写去,遂擅千古之奇”(《唐诗别裁》卷十三),也就是这个意思。


【赏析四】

  此诗前半首用散调变格,后半首就整饬归正,实写楼中所见所感,写从楼上眺望汉阳城、鹦鹉洲的芳草绿树并由此而引起的乡愁,这是先放后收。倘只放不收,一味不拘常规,不回到格律上来,那么,它就不是一首七律,而成为七古了。此诗前后似成两截,其实文势是从头一直贯注到底的,中间只不过是换了一口气罢了。这种似断实续的连接,从律诗的起、承、转、合来看,也最有章法。元杨载《诗法家数》论律诗第二联要紧承首联时说:“此联要接破题(首联),要如骊龙之珠,抱而不脱。”此诗前四句正是如此,叙仙人乘鹤传说,颔联与破题相接相抱,浑然一体。杨载又论颈联之“转”说:“与前联之意相避,要变化,如疾雷破山,观者惊愕。”疾雷之喻,意在说明章法上至五、六句应有突变,出人意外。此诗转折处,格调上由变归正,境界上与前联截然异趣,恰好符合律法的这个要求。叙昔人黄鹤,杳然已去,给人以渺不可知的感觉;忽一变而为晴川草树,历历在目,萋萋满洲的眼前景象,这一对比,不但能烘染出登楼远眺者的愁绪,也使文势因此而有起伏波澜。使诗意重归于开头那种渺茫不可见的境界,这样能回应前面,如豹尾之能绕额的“合”,也是很符合律诗法度的。

  正由于此诗艺术上出神入化,取得极大成功,它被人们推崇为题黄鹤楼的绝唱,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赏析五】

  此诗被推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传说李白见后也为之气短,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留言,唐诗高格调,大境界的丰神于此可见。

  历来解读这首诗都着眼于思乡主题,这是由第七句的“乡关”引起的。“乡关”固然指故乡,但得看它所处的语境,就如“家”固然指我们生活的小圈子“住所”,但放到大背景上,如地球是我家,宇宙是我家,其意义就会不同。

  昔日有一位仙人从此驾鹤飞去,在此空留下一座黄鹤楼。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令人生出无限的向往与惆怅。三四句延伸出去,再次强调黄鹤一去不返,徒有白云千百年来在天际飘忽,那向往惆怅的意味更浓了。前四句用散文体写来能写出如此诗意,这是很不简单的,若非才力卓越者定然做不到。五六句从虚处落到实处“眼前”:阳光下汉阳的树木依旧清晰可见,鹦鹉洲上仍然是一片萋萋芳草,这个落笔好,没有这两句全诗将过于空泛。尾联说天色已晚,不知我们的家在何处,只有蒙蒙烟雾笼罩着江面,带给人们深深的忧愁。

  由这番解说可见,此诗并不仅仅是思乡。思乡诗中那些常见的特定意象如归舟、云帆、归雁、落叶、玉笛、霜鬓、明月等都不见了,它只是在最低限度上提供了一个时空参照:黄鹤楼、白云、草树、日暮、烟波、愁,这里的时空是泛化的,情绪也是泛化的,我们不能强行给诗人寻找一个落脚点,因为这次登高远望,思接千载,早已突破了具体的家乡观而升华到了一种宇宙的高度:人生的归宿在哪里。其实想想“白云千载空悠悠”这一句,便已挣脱了思乡情绪的束缚,使诗思飞了起来。

  常人解诗总喜欢以己度人,把自己朴素的思想情感强加给诗人,如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常人只知道站得高看得远这个意见,而不知这个意见已提升到一种宏大的时空坐标系里,升华成了一种宇宙意识。事实上,像屈原、李白、苏轼这些伟大的诗人,作为现实主义者的普通人是很难理解他们的境界的,因为普通人的境界在吃喝拉撒的世俗世界,而这些诗人的境界已经超世俗到了天人境界。

  存在主义认为,人在宇宙中是一种绝对的孤独,因为人的存在是偶然的,人不得不面对这个荒诞的世界,面对“虚无”,从而生出深深的忧虑与恐惧。我们从哪里来?怎么来?到哪里去?去干嘛?这是人生的大问题。拿由来说吧,你会说是你是你父母给的,可你父母是谁给的?以此类推,不免有窅邈之想。不知你是否知道,你父亲一生有600亿个精子,你母亲一生有600个卵子,怎么恰好是那个精子与那个卵子结合生出了你?早一刻晚一刻都不可能是你而是你的兄弟姐妹,这就是概率。真是太偶然了!其几率是2乘以10的14次方分之一。对此你难道不应该感到孤独、忧虑、战栗、恐惧?《登黄鹤楼》意高气胜,就“高”“胜”在这里,它飞得高远,比我们想象的高远。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