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诗词大全 » 正文

关于抒情的诗句_描写抒情的诗大全

发布时间:2018-04-15     浏览次数:47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鱼玄机《江陵愁望有寄》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枫叶千枝复万枝, 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 日夜东流无歇时。


【译文】

  在一个凄清的深秋,枫叶漂浮于江水之上。这时一阵西风吹来,漫山的树木发出萧萧之声,闻见此景,小女子我伤感了。极目远眺,见江桥掩映于枫林之中。日已垂暮,咋还不见情郎乘船归来。不见情郎归,小女子我焦灼了。我对情郎的思念如西江之水延绵不绝,流水有多长,我的思念就有多久。


【赏析一】

  据载,李亿、鱼幼微(鱼玄机原名)二人在大诗人温庭筠的撮合之下一见钟情。李亿将鱼幼微迎娶到他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致别墅中。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依山傍水,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在这里,李亿与鱼幼微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在江陵,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于是多次来信催促。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接眷。李亿有妻,鱼幼微早已知道,接她来京也是情理中事,鱼幼微通情达理地送别了李亿,便牵肠挂肚地写了这首《江陵愁望寄子安》.


【赏析二】

  《江陵愁望寄子安》是唐代女诗人鱼玄机的作品。这是一首抒情诗,通过对秋景的描绘,表达了女诗人因孤独寂寞而对远方情郎的思念之情。此诗前两句写盼人不至,后两句写相思之情,运用句中重复、句中排比、反义字相起等手段,造成悠扬飘摇的风调,有助于加强抒情效果,深切地抒发了诗人的相思之情。


【赏析三】

  五绝与七绝,虽同属绝句,二体对不同风格的适应性却有较大差异。近人朱自清说:“论七绝的称含蓄为‘风调’。风飘摇而有远情,调悠扬而有远韵,总之是余味深长。这也配合着七绝的曼长的声调而言,五绝字少节促,便无所谓风调。”(《唐诗三百首指导大概》)读鱼玄机这首诗,觉着它比《自君之出矣》多一点什么的,正是这里所说的“风调”。本来这首诗也很容易缩成一首五绝:“枫叶千万枝,江桥暮帆迟。忆君如江水,日夜无歇时”,字数减少而意思不变,但我们却感到少一点什么的,也是这里所说的“风调”。

  试逐句玩味鱼诗,看每句多出两字是否多余。

  首句以江陵秋景兴起愁情。《楚辞·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极目千里兮伤春心。”枫生江上,西风来时,满林萧萧之声,很容易触动人的愁怀。“千枝复万枝”,是以枫叶之多写愁绪之重。它不但用“千”、“万”数字写枫叶之多,而且通过“枝”字的重复,从声音上状出枝叶之繁。而“枫叶千万枝”字减而音促,没有上述那层好处。

  “江桥掩映──暮帆迟”。极目远眺,但见江桥掩映于枫林之中;日已垂暮,而不见那人乘船归来。“掩映”二字写出枫叶遮住望眼,对于传达诗中人焦灼的表情是有帮助的。词属双声,念来上口。有此二字,形成句中排比,声调便曼长而较“江桥暮帆迟”为好听。

  前两句写盼人不至,后两句便接写相思之情。用江水之永不停止,比相思之永无休歇,与《室思》之喻,机杼正同。乍看来,“西江”、“东流”颇似闲字,但减作“忆君如流水,日夜无歇时”,比较原句便觉读起来不够味了。刘方平《春怨》末二句云:“庭前时有东风入,杨柳千条尽向西”,晚清王闿运称赞说“以东、西二字相起,(其妙)非独人不觉,作者也不自知也”,“不能名言,但恰入人意。”(《湘绮楼说诗》)鱼玄机此诗末两句妙处正同。细味这两句,原来分用在两句之中非为骈偶而设的成对的反义字(“东”、“西”),有彼此呼应,造成抑扬抗坠的情调,或擒纵之致的功用,使诗句读来有一唱三叹之音,亦即所谓“风调”。而删芟这样字面,虽意思大致不差,却必损韵调之美。

  鱼玄机此诗运用句中重复、句中排比、尾联中反义字相起等手段,造成悠扬飘摇的风调,大有助于抒情。每句多二字,却充分发挥了它们的作用。所以比较五绝“自君之出矣”一体,艺术上正自有不可及之处。


【赏析四】

  建安诗人徐干有著名的《室思》诗五章,第三章末四句是:“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无有穷已时。”后世爱其情韵之美,多仿此作五言绝句,成为“自君之出矣”一体。女诗人鱼玄机的这首写给情人的诗(题一作《江陵愁望寄子安》),无论从内容、用韵到后联的写法,都与徐干《室思》的四句十分接近。但体裁属七绝,可看作“自君之出矣”的一个变体。惟其有变化,故创获也在其中了。


【赏析五】

  鱼玄机(约844——871年)晚唐女詩人,字幼薇,一字蕙兰,长安(西安市)人,市民家女,姿色倾国,天性聪慧,才思敏捷,好读书,喜属文。她的“易得无价宝,难买有情郎。”,千古传唱,广为世人所知。

  鱼玄机之父饱读诗书,却一生功名未成,只好把满腔心血都倾注到独生女儿鱼幼薇身上,对她刻意调教。小幼薇在父亲的栽培下,五岁便能背诵数百首著名诗章,七岁开始学习作诗,十一、二岁时,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文人中传诵开来,成为人人称道的诗童。

“不堪肠断思乡处,红槿花中越鸟啼。”李德裕《谪岭南道中作》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岭水争分路转迷,桄榔椰叶暗蛮溪。

  愁冲毒雾逢蛇草,畏落沙虫避燕泥。

  五月畲田收火米,三更津吏报潮鸡。

  不堪肠断思乡处,红槿花中越鸟啼。


【译文】

  岭南道中溪流纵横交错,地势迂回曲折,置身其间,茫然不知身在何处。沿途随处可见高大的乔木,绿树丛阴下,溪流显得格外幽深。我在旅途中提心吊胆,担心遇上毒雾,碰着蛇草;为了躲避沙虫,看见燕子衔泥也会急忙让开。这里的风俗很特别,五月即收稻米,三更公鸡就打鸣,每当涨潮,它还会按时啼叫,这时津吏就会通知乡民潮汛要来了。这一切让人一时难以适应,看着那鲜艳欲滴的红槿花,听着那树上越鸟的鸣叫,想到想起家乡,这谪居岁月何时是个尽头,想起这些真是肝肠寸断。


【赏析一】

  《谪岭南道中作》作于唐宣宗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李德裕贬谪琼崖途中。

  诗人愁肠满腹,心情郁闷,所经之地,触景生情,一花一鸟都与思乡联系在一起。此诗以迁谪之人的敏感笔触描写了岭南地区独具特色的山光景物、民俗风情,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全诗语言凝重,诗情沉郁,流露出诗人谪居岭南的抑郁不平以及浓烈的思乡情绪。


【赏析二】

  这首《谪岭南道中作》载于《全唐诗》卷四百七十五。


【赏析三】

  首联描写在贬谪途中所见的岭南风光,有鲜明的地方色彩。第一句写山水,岭南重峦叠嶂,山溪奔腾湍急,形成不少的支流岔道。再加上山路盘旋,行人难辨东西而迷路。这里用一“争”字,不仅使动态景物描绘得更加生动,而且也点出了“路转迷”的原因,好像道路纡曲,使人迷失方向是“岭水”故意“争分”造成的。这是作者的主观感受,但又是实感,所以诗句倍有情致。第二句紧接上句进一步描写山间景色,桄榔、椰树布满千山万壑,层林叠翠,郁郁葱葱,一派浓郁的南国风光。这一句中用一“暗”字,突出桄榔、椰树等常绿乔木的茂密,遮天蔽日,连溪流都为之阴暗。这一联是从山水林木等方面选择最具有地方特色的景物来写。

  颔联宕开一笔,写在谪贬途中处处提心吊胆的情况:害怕遇到毒雾,碰着蛇草;更担心那能使中毒致死的沙虫,连看见掉落的燕泥也要畏避。这样细致的心理状态的刻画,有力地衬托了岭南地区的荒僻险恶。从艺术表现技巧来看,这种衬托的手法,比连续的铺陈展叙、正面描绘显得更有变化,也增强了艺术感染力。清人沈德潜认为这联“一语双关”,和柳宗元被贬柳州后所作的《岭南江行》一诗中的“射工巧伺游人影,飓母偏惊旅客船”一样,都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诗中的毒雾、蛇草、沙虫等等都有所喻指。这样讲也不无道理。

  颈联转向南方风物的具体描写,在写景中表现出一种十分惊奇的异乡之感。五月间岭南已经在收获稻米,潮汛到来的时候,三更时分鸡就会叫,津吏也就把这消息通知旅行的人,这一切和北方完全不同。这两句为尾联抒发被谪贬瘴疠之地的深切思乡之情作铺垫。

  尾联是在作者惊叹岭南环境艰险,物产风俗大异于秦中之后,引起了身居异地的怀乡之情,更加上听到在鲜艳的红槿花枝上越鸟啼叫,进而想到飞鸟都不忘本,依恋故士,何况有情之人。此时自己迁谪远荒,前途茫茫,不知何日能返回故乡,思念家园,情不能已,到了令人肠断的地步。这当中也深深地蕴含着被排挤打击、非罪谪贬的愤懑。最后一句是暗用《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越鸟巢南枝”句意,十分贴切而又意味深长。这一联是这首抒情诗的结穴之处,所表达的感情异常深挚。


【赏析四】

  “不堪肠断思乡处,红槿花中越鸟啼。”这两句是说,路经此地,思乡之情禁不住令人断肠,木槿花中阵阵鸟啼更勾起乡愁离恨,催人泪下!诗句蕴含着诗人被排挤打击、非罪贬谪的愤懑。“红槿”句用典十分贴切而又意味深长,所表达的感情异常真挚。


【赏析五】

  全诗写景抒情互相交替,显得灵活多变而不呆滞,景中寓情,情中有景,情景交融,是晚唐的抒情名篇。

“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白居易《望月有感》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译文】

  时势艰难兵荒马乱,家业空空; 兄弟逃难旅居异地,各自西东。

  战乱以后处处寥落,田园荒芜; 骨肉分离漂泊流浪,失散途中。

  离群孤雁相隔千里,形影相吊; 同根兄弟随风飞散,恰似秋蓬。

  天涯海角共看明月,无不垂泪; 今夜思乡你我同心,五地相同。


【赏析一】

  这是一首感情浓郁的抒情诗,读来如听诗人倾诉自己身受的离乱之苦。在这战乱饥馑灾难深重的年代里,祖传的家业荡然一空,兄弟姊妹抛家失业,羁旅行役,天各一方。回首兵燹后的故乡田园,一片寥落凄清。破敝的园舍虽在,可是流离失散的同胞骨肉,却各自奔波在异乡的道路之中。诗的前两联就是从“时难年荒”这一时代的灾难起笔,以亲身经历概括出战乱频年、家园荒残、手足离散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苦难的现实生活。

  接着诗人再以“雁”、“蓬”作比:手足离散各在一方,犹如那分飞千里的孤雁,只能吊影自怜;辞别故乡流离四方,又多么象深秋中断根的蓬草,随着萧瑟的西风,飞空而去,飘转无定。“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两句,一向为人们所传诵。诗人不仅以千里孤雁、九秋断蓬作了形象贴切的比拟,而且以吊影分飞与辞根离散这样传神的描述,赋予它们孤苦凄惶的情态,深刻揭示了饱经战乱的零落之苦。


【赏析二】

  这是一首抒情诗,约作于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秋天。其时诗人到符离(安徽宿县),曾有《乱后过流沟寺》诗,流沟寺即在符离。题中所言“弟妹”,可能和诗人自己均在符离,因此合起来就有五处。贞元十五年(799)春,宣武节度使董晋死后部下叛乱,接着中、光、蔡等州节度使吴少诚又叛乱。唐朝廷分遣十六道兵马去攻打,战事发生在河南境内。当时南方漕运,主要经过河南输送关内。由“河南经乱”使得“关内阻饥”。

  全诗意在写经乱之后,怀念诸位兄弟姊妹。诗以白描手法,采用平易的家常话语,抒写人们所共有而又不是每个人俱能道出的真实情感。言辞清丽,不加雕饰,句句扣紧主题,意蕴精深,情韵动人。


【赏析三】

  这首约作于公元799年秋至800年春之间。其时诗人到符离(今安徽省宿州市),曾有《乱后过流沟寺》诗,流沟寺即在符离。题中所言“弟妹”,可能和诗人自己均在符离,因此合起来就有五处。公元799年(贞元十五年)春二月,宣武(治所在今河南省开封市)节度使董晋死后部下叛乱。三月,彰义(治所在今河南省汝南县)节度使吴少诚又叛乱。唐朝廷分遣十六道兵马去攻打,战事发生在河南境内。平叛战争规模较大,时间亦长。

  此即诗题所言“河南经乱”。当时南方漕运主要经过河南输送关内。由于“河南经乱”使得“关内阻饥”。值此人祸天灾纷至沓来之际,田园荒芜,骨肉离散,诗人自不免忧国思亲,伤乱悲离。就在这一年秋天,白居易为宣州刺史所贡,第二年春天在长安考中进士,旋即东归省亲。这首诗大约就写于这一时期。


【赏析四】

  孤单的诗人凄惶中夜深难寐,举首遥望孤悬夜空的明月,情不自禁联想到飘散在各地的兄长弟妹们,如果此时大家都在举目遥望这轮勾引无限乡思的明月,也会和自己一样潸潸泪垂吧!恐怕这一夜之中,流散五处深切思念家园的心,也都会是相同的。

  诗人在这里以绵邈真挚的诗思,构出一幅五地望月共生乡愁的图景,从而收结全诗,创造出浑朴真淳、引人共鸣的艺术境界。


【赏析五】

  全诗以白描的手法,采用平易的家常话语,抒写人们所共有而又不是人人俱能道出的真实情感。

  清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常语易,奇语难,此诗之初关也。奇语易,常语难,此诗之重关也。香山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到。”白居易的这首诗不用典故,不事藻绘,语言浅白平实而又意蕴精深,情韵动人,堪称“用常得奇”的佳作。

“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杜甫《狂夫》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

  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

  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

  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


【译文】

  万里桥西边就是我的破草房,没几个人来访,百花潭与我相伴,随遇而安,这就是沧浪。和风轻轻拥着翠绿的竹子,秀美光洁,飘雨慢慢洗着粉红的荷花,阵阵清香。当了大官的朋友人一阔就变脸,早与我断的来往,长久饥饿的小儿子,小脸凄凉,让我愧疚而感伤。我这老骨头快要扔进沟里了,无官无钱只剩个狂放,自己大笑啊,当年的狂夫老了却更狂!我就这么狂!


【赏析一】

  这首七律作于杜甫客居成都时。诗题为“狂夫”,当以写人为主,诗却先从居住环境写来。

  成都南门外有座小石桥,相传为诸葛亮送费祎处,名“万里桥”。过桥向东,就来到“百花潭”(即浣花溪),这一带地处水乡,景致幽美。当年杜甫就在这里营建草堂。饱经丧乱之后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他的心情舒展乃至旷放了。首联“即沧浪”三字,暗寓《孟子》“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句意,逗起下文疏狂之意。“即”字表示出知足的意味,“岂其食鱼,必河之鲂”,有此清潭,又何必“沧浪”呢。“万里桥”与“百花潭”,“草堂”与“沧浪”,略相映带,似对非对,有形式天成之美;而一联之中涵四专名,由于它们展现极有次第,使读者目接一路风光,而境中又略有表意(“即沧浪”),便令人不觉痕迹。“万里”、百花“这类字面,使诗篇一开头就不落寒俭之态,为下文写”狂“预作铺垫。

  这是一个斜风细雨天气,光景别饶情趣:翠竹轻摇,带着水光的枝枝叶叶明净悦目;细雨出落得荷花格外娇艳,而微风吹送,清香可闻。颔联结撰极为精心,写微风细雨全从境界见出。”含“”裛“两个动词运用极细腻生动。”含“比通常写微风的”拂“字感情色彩更浓,有小心爱护意味,则风之微不言而喻。”裛“通”浥“,比洗、洒一类字更轻柔,有”润物细无声“的意味,则雨之细也不言而喻。两句分咏风雨,而第三句风中有雨,这从”净“字可以体味(雨后翠筿如洗,方”净“);第四句雨中有风,这从”香“字可以会心(没有微风,是嗅不到细香的)。这也就是通常使诗句更为凝炼精警的”互文“之妙了。两句中各有三个形容词:翠、娟娟(美好貌)、净;红、冉冉(娇柔貌)、香,却安置妥贴,无堆砌之感;而”冉冉“、”娟娟“的叠词,又平添音韵之美。要之,此联意蕴丰富,形式精工,充分体现作者的”晚节渐于诗律细“。

  前四句写草堂及浣花溪的美丽景色,令人陶然。然而与此并不那么和谐的是诗人现实的生活处境。初到成都时,他曾靠故人严武接济,分赠禄米,而一旦这故人音书断绝,他一家子免不了挨饿。”厚禄故人书断绝“即写此事,这就导致”恒饥稚子色凄凉“。”饥而日恒,亏及幼子,至形于颜色,则全家可知“(萧涤非《杜甫诗选》),这是举一反三、举重该轻的手法。颈联句法是”上二下五“,”厚禄“、”恒饥“前置句首显著地位,从声律要求说是为了粘对,从诗意看,则强调”恒饥“的贫困处境,使接下去”欲填沟壑“的夸张说法不至有失实之感。

  ”填沟壑“,即倒毙路旁无人收葬,意犹饿死。这是何等严酷的生活现实呢。要在凡夫俗子,早从精神上被摧垮了。然而杜甫却不如此,他是”欲填沟壑唯疏放“,饱经患难,从没有被生活的磨难压倒,始终用一种倔强的态度来对待生活打击,这就是所谓”疏放“。诗人的这种人生态度,不但没有随同岁月流逝而衰退,反而越来越增强了。你看,在几乎快饿死的境况下,他还兴致勃勃地在那里赞美”翠筿“、”红蕖“,美丽的自然风光哩!联系眼前的迷醉与现实的处境,诗人都不禁哑然”自笑“了:你是怎样一个越来越狂放的老头儿啊!(”自笑狂夫老更狂“)

  在杜诗中,原不乏歌咏优美自然风光的佳作,也不乏抒写潦倒穷愁中开愁遣闷的名篇。而《狂夫》值得玩味之处,在于它将两种看似无法调合的情景成功地调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意境。一面是”风含翠筿“、”雨裛红蕖“的赏心悦目之景,一面是”凄凉“”恒饥“、”欲填沟壑“的可悲可叹之事,全都由”狂夫“这一形象而统一起来。没有前半部分优美景致的描写,不足以表现”狂夫“的贫困不能移的精神;没有后半部分潦倒生计的描述,”狂夫“就会失其所以为”狂夫“。两种成分,真是缺一不可。因而,这种处理在艺术上是服从内容需要的,是十分成功的。


【赏析二】

  《狂夫》是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

  首联写居住环境,在饱经丧乱后有一安身立命之地,心情舒展旷放。颔联写浣花溪的美丽景色,与颈联写自己靠人接济,一旦故人音信断绝,一家人就不免挨饿的凄凉境况形成鲜明对比,在几乎快饿死的情况下,却还在兴致勃勃地赞美美丽的自然风光,更显狂态。尾联写出这种饱经患难,却从没有被生活的磨难压倒,始终用一种倔强的态度来对待生活的打击,表明了”狂夫“二字的深刻含义。


【赏析三】

  首联写道:”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 ”万里桥“在成都南门外,是当年诸葛亮送费祎出使东吴的地方。杜甫的草堂就在万里桥的西面。”百花潭“在浣花溪南,杜甫草堂在其北。上句的”沧浪“指汉水支流沧浪江,古代以水清澈闻名。传说孔子到楚国,听到一个小孩在唱:”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这里就是暗含”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战国时诗人佚名的《沧浪之水歌》)的意思。意思是说,河水清澈啊,可以洗我的头发。河水浑浊啊,可以洗我的脚。”水清“意指太平盛世,”水浊“意指世道浑浊。根据世道决定进退,表明一种超脱世俗名利的潇洒的人生态度。”即“传达出知足的意味。也就是有此清潭,又何必”沧浪“呢。上句的”万里桥“与下句的”百花潭“,上句的”草堂“与下句的”沧浪“相对应,在似对非对中,描写了一路风光,为下文写”狂“作铺垫。

  颔联写道:”风含翠篠娟娟净,雨筿红蕖冉冉香。“”翠筱“即绿色细竹。我们知道,南朝梁简文帝《喜疾瘳》中有”隔帘阴翠篠,映水含珠榴“诗句。”娟娟“就是美好的样子。”娟娟净“秀美光洁之态。”浥“即滋润。”红蕖“即粉红色的荷花。”冉冉“本意为渐进地、慢慢地、缓慢地,也可以形容毛、枝条等柔软下垂的样子。这一联的意思是说,翠竹轻摇,带着水光的枝枝叶叶,明净悦目;细雨使荷花格外娇艳,微风吹送,清香可闻。其中,”含“和”裛“两个动词运用很妙。”含“有小心呵护之意,暗示了风的柔和之美。而”裛“通”浥“,有”润物细无声“的审美意味,足见雨之细。这里,诗人以精心之笔,描写了微风细雨的温柔,营造了一个美好的审美境界。

  接着颈联写道:”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厚禄故人“指做大官在朋友。”书断绝“就是断了书信来往。”恒饥“就是长时间挨饿。这里写了诗人的现实生活处境。初到成都时,他曾靠故人严武接济,分赠禄米,而一旦这故人音书绝,他一家子就得重陷长久的饥荒之中,上句”厚禄故人书断绝“即写此事。接着下句 ”恒饥稚子色凄凉“是因上句而来,说明了”厚禄故人书断绝“的结果。这里,还要注意诗歌的形式,诗人打破格律来写,在句法上形成了”上二下五“式,把”厚禄“、”恒饥“前置句首显著地位,突出”恒饥“的贫困处境。在艺术上与”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有异曲同工之妙,

  尾联写道:”欲填沟壑唯疏放,自笑狂夫老更狂。“”填沟壑“即倒毙路旁无人收葬。”疏放“即放纵,或者不受拘束。在杜甫诗歌中,其意义是指一种顽强的生活态度。这里就是说,要是凡夫俗子,早从精神上被摧垮了。然而杜甫却不如此,他是”欲填沟壑唯疏放“,饱经患难,却没有被生活的磨难压倒,始终用一种顽强的态度来对待生活。在几乎快饿死的情况下,他却兴致勃勃地在那里赞美”翠篠“、”红蕖“。为此,诗人都不禁哑然”自笑“了。诗人自笑什么?他在笑自己是一个越来越狂放的老头儿。可以说,这是诗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人生的态度,也许在这”自笑“中,包含着无尽酸辛与无奈。

  在艺术上,首先,情景结合,形象生动。上四句写景,描绘草堂及浣花溪的美丽景色,令人陶然;下四句抒情,表现了贫困不能移的精神。

  其次,以乐景表哀情,倍增其哀。诗歌中,一面是描写”风含翠篠“和”雨裛红蕖“的自然美景,一面是”凄凉“、”恒饥“以及”欲填沟壑“的可悲可叹之事。上句是风中有雨,突出了”净“,下句是雨中有风,突出了”香“。

  再次,运用互文,铺展明确。诗歌中”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就是运用了互文手法,在意义上使诗句更为凝炼精警,表意更加明确有力。


【赏析四】

  杜甫《狂夫》是一首七律诗歌,作于诗人客居成都时。

  诗人居住宅之地在成都南门外,那里有座小石桥,相传为诸葛亮送费祎处,名”万里桥“。过桥向东,就来到”百花潭“。这一带地处水乡,景致幽美。饱经丧乱的诗人能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他的心情十分舒展,乃至狂放了。”狂夫“是诗人自指。


【赏析五】

  今天的”杜甫草堂“地处成都市的繁华地带,还是游览之地,但在唐朝,那可是郊区的荒凉地区。如果地下的杜甫得知其旧址为中国赚了许多门票为GDP的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不知是苦笑还是苦苦笑。

  这首诗的三四句(颔联)写得真美丽,对仗得真工巧,大诗人的功力。”风“与”雨“、”翠竹“与”红荷“本身就要是入画,更何况还有”娟娟净“的秀美让你悦目,”冉冉“的香气让你养鼻呢。

  一个人发现美并不难,难的是能在艰难中发现美。

  文革时深受迫害的沈从文先生在给外甥黄永玉的信中说”荷花真美“。这四个字,让后人心酸也心敬。沈从文比杜甫苦啊,精神折磨比物质折磨更苦。有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了解这个。

  我后来发现《唐诗鉴赏辞典》中的周啸天对唐诗的解释常常不让我信服——他常常解释得太”实“、太专指,而诗歌贵在”虚“。例如他认为”厚禄故人“是指当年的大官、对杜甫友好的严武,”一旦这故人音书断绝,他一家子免不了挨饿。这就导致‘恒饥稚子色凄凉’。“(周啸天)杜甫不是那种”升米养恩人、斗米养仇人“的庸俗之辈,假如他这样发牢骚岂不是让好朋友严武难堪吗?

  杜甫是讽刺了”人一阔就变脸“的社会现实。这样的刺激,李白未必遇到,即使遇到也未必敏感,但杜甫必定经常遇到所以特别敏感——这个贫困的老头,大官朋友们谁理他啊。鲁迅看透了”人不阔就变脸“的事实,这源于他小时候所受的刺激,心理的刺激有的是一辈子也抹不平。

  杜甫可能比鲁迅体会得还深,”厚禄故人书断绝“——你仔细想想,这句话今天过时了吗?”恒饥稚子色凄凉“——自己没本事,连累了孩子,有愧啊。”饥而日恒,亏及幼子,至形于颜色,则全家可知“(萧涤非《杜甫诗选》)

  ”填沟壑“,即饿倒路旁被扔进沟里无人收葬。”这是何等严酷的生活现实呢。要在凡夫俗子,早从精神上被摧垮了。然而杜甫却不如此,他……始终用一种倔强的态度来对待生活打击。“周啸天的这一点我十分赞同。

  杜甫的可贵在于不屈服,当然,这种不屈服在一些人眼中中极为可笑的。这个越老越狂放的老头儿,知其者谓其”高贵“,不知其者谓之”迂酸“。

  陈独秀先生晚年更是越老越硬气,其诗云”幸有艰难能炼骨,仍然白发老书生“。这也是真正的狂夫。

  人生有时会遇到要不要保持某种”疏狂“(”硬气“)的选择。我亲眼看到:有人就放弃了”硬气“换来了高官厚禄;而有人放弃了”硬气“却没有得到权势者的赏识,哈哈,白放弃了自我尊严。

  话说回来,”狂“也要有社会基础,一听到有人谈”民国狂人刘文典欲踢蒋介石“、”美国的某某生硬地拒绝了总统的提名“,我就在心里冷笑——让他们到”文革“试试,小样!看怎么整死你。

  杜甫很穷,就这,郭沫若还在文革时专门出书大骂杜甫是”大地主阶级的代表“,根据是杜甫有诗”卷我屋上三重茅“,既然是”三重茅“,杜甫的小草堂必定是”冬暖夏凉“。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营。”李清照《摊破浣溪沙》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译文】

  大病初愈,两鬓添白发,卧床待起,缺月上窗纱。沏一碗温性去湿的豆蔻熟水,不要喝凉性偏弄常沏的茶。

  枕上看书,闲时吟诵多自在,门内观景,雨中风物。包藏无限意,风致多高雅的有整天与我做伴的木犀花。


【赏析一】

  李清照(1084——1155),号 易安居士,宋代女词人。金兵入据中原时,与丈夫流寓南方;不久,赵明诚病死,境遇孤苦。此词写她一场重病后的生活情状,为晚年流寓越中所作。

  上片以“病起”起笔,叙写词人大病初愈后的境况。词人一直重病卧床,而今稍有起色,能撑着病体下床活动,故有“病起”一语。词人扶病下床后所做的第一桩事,便是坐在久违的梳妆镜前梳理乱发。令词人吃惊的是,莫过于两鬓的发儿,原本稍许银丝,转眼间已为“萧萧”!“萧萧”二字,极言头发“花白稀疏的样子”(如,苏轼曾语,“华发萧萧老遂良”)。至于病恹恹的容貌,不说而可想见。

  然词人高明之处,并没有描写自己的“病容”,而是笔墨一宕,转写“看月”与“煎药”之事(“卧看”二句)。天色已转晚,残月初升。病后的词人身体尚虚弱,由“躺”而“卧”,看着窗外的月儿慢慢升起。或许是词人长期来百无聊赖的孤寂生活,已养成了独处的“安然”:安安静静地卧在床上,平平静静地等来月儿。“残月”本为伤感之物,此处却不见伤感!一个“上”字,看似“漫不经心”,却极为传神:既勾写出了词人等月时的悠然,又流露出了词人见月后的欣然。“上窗纱”,言明此时入夜未深,词人随意安享这清冷的月辉。

  “看月”之余,词人便又忙于“煎药”(“豆蔻”句)。因病尚未痊愈,仍需喝药治疗。“豆蔻”为草本植物,种子像石榴子,可入药,有香味,而性辛温,能去寒湿。“熟水”在宋代已不是简单指“煮熟的水”,而为自成一类的“饮料”,如稻叶熟水、橘叶熟水、桂叶熟水等。大约女词人患了寒湿脾虚之病症,便煎“豆蔻熟水”为药。“分茶”指“宋人泡茶之一种方法,即以开水注入茶碗之技艺”(《剑南诗稿校注》)。茶性凉,与豆蔻性温正相克,故忌之。女词人以“豆蔻熟水”为饮,便“以药代茶”,故有“莫分茶”之语。

  俞平伯说“写病后光景恰好。说月又说雨,总非一日的事情 ”(《唐宋词选释 》),所见极是。下片写女词人“白日”消遣之事。替词人解困的,便是那日日相伴的诗书。“枕上”两字,点出她卧看诗书时的闲暇情状。养病期间,当然百事不能为,对于词人来说,看书是消磨时光的不错办法。想来,久经情感折磨的女词人,在多病的晚年已能释然以对,靠在“枕上”以诗书赋闲。这原本落寞的时光,夹些书卷味,便也悠闲无比,竟然辨出个“好”处来,诗人情不自禁地说出“闲处好”三个字。

  天空多变,忽而淅沥索落地下起了雨。这不期而至的滴滴雨声敲醒了词人,索性把书儿往枕边一丢,看看那门外难得的雨境。这场清凉而突至的雨,竟也荡涤了词人久病而疲惫的心,一个“佳”字透露出了女词人的喜色。“好”与“佳”相对,似乎让词人忘却了病中的困苦,不见愁端,惟见安详。

  “终日”句写出词人赏花时的情境。“木犀花”,俗称桂花,点出时令,已入秋。看书终有倦怠时,词人便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信步来到庭院呼吸清新空气。雨后的庭院更为怡目,金色木犀花含露开放,倾吐着幽雅的香气。词人在不经意闻到了这股清香,着实令她精神为之一振。“酝藉”一词有“含蓄而不显露”之意,尽在表现桂花“清幽淡雅”之情韵。此花似对女词人特有情味,温情脉脉,“终日”相向,陪伴词人度过这原本落寞的时光。词人似嫌木犀花之多情,却也不无感激,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李清照晚年的词多为“危苦”之词,而此词格调轻快明朗,心境怡然快乐,流露出病中乐观的心态,实属少见!


【赏析二】

  李清照晚年的作品,大都交织着对亡夫,流徙等个人遭际的悲叹和对山河破碎、国势日危的愤慨。风格也多于婉约本色之中增添了不少沉郁的气质。唯有这首(<摊破浣溪沙》写得平和恬淡。初看此词好象词人是在抒写病后闲适生活的情趣,其实不然。

  全词一开篇我们就看到了词人两鬓斑白、一脸病容的憔悴形象。她身卧病榻,独与残月为伴;煎服汤药,被迫忌饮清茶,心情自然是凄苦的。


【赏析三】

  这是一首抒情词。词中所述多为寻常之事、自然之情,淡淡推出,却起扣人心弦之效。

  上片以突出写“病”情为主。“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两句活脱脱地画出了一幅静态图:大病之后方能活动谓之病起,病体初愈显得更加憔悴苍老,头发稀疏、两鬓飞霜;静卧在床对着窗儿,看着那弯缺的弦月发出的淡光渐渐地洒满纱窗。接下两句“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则是写病后仍需细心调理,所饮用的是用连枝带梢的豆蔻煎成的熟水,以及放上姜、盐一齐煮成的茶。豆蔻,植物名,为多年生草本;其叶大、披针形,花淡黄色;果实呈扁球形如石榴子,气味芳香,性温味辛,可入中药,去湿、和脾胃。“分茶”一词在唐宋时具有特殊含义,原来时人饮用之茶通常是放置姜、盐在茶内一齐煎煮而成的;至于“分茶”则专指不放置姜与盐之茶。这里的“莫分茶”显然是病人此时所饮用的不是“分茶”,而是要饮用放置了姜盐的茶。姜性辛辣,可驱寒、和胃,与豆蔻连梢的煎熟水所起的效用是一致的。这里既可知病人的病是长期抑郁、生活颠沛所致,虽能“起”而尚未十分痊愈,仍需将养,也可看到时人生活习性之细节,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下片以抒发“闲”情为主。“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两句是说:养病期间闲居无事,可以尽情阅读枕边诗书;门前的风物景象固然优美,但当微风夹着细雨飘洒而下,将树木花草都刷洗得极为明净时,眼前的一切岂不是更加清新诱人!诗书与景物对养病的词人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这种最大的精神享受用一个“好”字、一个“佳”字便点足了。同时也衬托出词人澹泊名利、追求善美的情操。

  结尾句“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写的是桂花,但实是自喻。桂花以自己的清纯幽香无私地面向人们,这种只有奉献并无索取,这种以内质动人而不以外形取媚的桂花的品质,恰与清照自身的气质风度相吻合。“酝藉”一词,常用来形容学问渊深、胸怀宽博、待人宽厚的人中表率,如《归唐书·权德舆传》称他“风流酝藉,为缙绅羽仪”。武士爱马、诗人爱花,我们的女词人清照在一首《鹧鸪天》词中对桂花作了“自是花中第一流”、“画栏开处冠中秋”的高誉,为什么对桂花给予了这多的厚爱?答案不就在“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之中吗!这确是画龙点睛之句,有了它,全首词便活了,连那些抒写病态、闲情的寻常句子,都凭添了更进一层的深意。


【赏析四】

  这首词创作于作者的晚年,主要写她病后的生活情状,委婉动人。

  “病起”,说明曾经长期卧床不起,此刻已能下床活动了。“萧萧”是头发花白稀疏的样子。词中系相对病前而言,因为大病,头发白了许多,而且掉了不少。至此,作者即刻打住,下句另起一意。这个处理极妙,意思似乎是说,头发已经那样,何必再去管它,还是料理今后罢。这不仅表现了作者的乐观态度,行文也更简洁。

  下面接写了看月与煎药。因为还没有全好,又在夜里,作者做不了什么事,只好休息,卧着看月。“卧看”,是因为大病初起,身子乏力,同时也说明作者心情闲散,漫不经心,两字极为传神。“上”字说明此乃初升之月,则此残月当为下弦月,此时入夜还浅。病中的人当然不能睡得太晚,写得极为逼真。上句写的是衰象,此句却是乐事,表明作者确实不太以发白为念了。“豆蔻”为植物名,种子有香气,可入药,性辛温,能去寒湿。“熟水”是宋人常用饮料。分茶是宋人以沸水冲茶而饮的一种方法,颇为讲究。“莫分茶”即不饮茶,茶性凉,与豆蔻性正相反,故忌之。以豆蔻熟水为饮,即含有以药代茶之意。这又与首句呼应。人儿斜卧,缺月初上,室中飘散缕缕清香,一派闲静气氛。

  下片写白日消闲情事。观书、散诗、赏景,确实是大病初起的人消磨时光的最好办法。“闲处好”一是说这样看书只能闲暇无事才能如此;一是说闲时也只能看点闲书,看时也很随便,消遣而已。对一个成天闲散在家的人说来,偶然下一次雨,那雨中的景致,却也较平时别有一种情趣。俞平伯说这两句“写病后光景恰好。说月又说雨,总非一日的事情。”(《唐宋词选释》)所见极是。末句将木犀拟人化,结得隽永有致。“木犀”即桂花,点出时间。本来是自己终日看花,却说花终日“向人”,把木犀写得非常多情,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木犀的喜爱,见出她终日都在把它观赏。“酝藉”,写桂花温雅清淡的风度。木犀花小淡黄,芬芳徐吐,不象牡丹夭桃那样只以浓艳媚人,用“酝藉”形容,亦极得神。“酝藉”又可指含蓄香气而言。

  此词格调轻快,心境怡然自得,与同时其他作品很不相同。通篇全用白描,语言朴素自然,情味深长。


【赏析五】

  上片就这样通过对词人病中形象和处境的描写,显示了她的孤独,寂寞与哀愁。“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这是作者自我描绘的形象。“病起”就是病刚好,“萧萧两鬓华”就是头发稀疏了,两鬓已有了自发,是老年的形象。“卧看”是因身体衰弱而不得已的动作。“残月”是下弦月,“上窗纱”是说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

  “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豆蔻连梢”就是豆蔻。这种植物连枝生,所以古人说豆蔻,都是这四字连用。梁简文帝诗:“江南豆蔻生连枝。”杜牧诗:“豆蔻梢头二月初。”张良臣词:“蛮江豆蔻影连梢。”豆蔻是药物,性温,味辛,能行气,去湿,和胃,主治胃痛、胸闷、腹胀、呕吐等症。“熟水”是宋人常用饮料之一,其中就有豆蔻水。《事林广记》别集卷七载有诸品熟水,并有造熟水法:  “夏月,凡造熟水,先倾百煎滚汤在瓶器内,然后将所用之物投入,密封瓶口,则香倍矣。若以汤泡之,则不香矣。”又有豆蔻熟水:  “白豆蔻壳捡净,投入沸汤瓶中,密封片时用之,极妙。”这里就是煎的豆蔻熟水,说明主人公仍在病中。“莫分茶”是饮这种熟水时,勉强称它为茶用以自慰,意思是没有分清是什么茶,叫不出名字的茶。茶种类很多,分别其高下,唐宋时人很是注意。《茶録》:“善别茶者,正如相工之视人气色也。”白居易诗:“不寄他人先寄我,应缘我是别茶人。”又《能改斋漫绿》:“朝臣时有乞假观省者,欲量赐茶药……宜各赐茶三斤,蜡面茶二斤,草豆蔻一百枚,青木香二斤。”可见当时茶药并重,可分别,或不分别。

  下片转而写白天,唯一能聊以自慰的事就是卧床吟诗诵文,观雨赏花。这样的生活从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闲逸舒适的,而且词人也用了“闲处好”和“雨来佳”加以称赞。但从这些描写中毕竟还是流露出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怅惘之情。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这是写病中自己读书的感受和周围的景象。

  病中随意读一些诗词、书籍,和平日里正襟危坐在那里看书只求记诵不同,更能领略其中的奥妙,品味其中的滋味。眺望门前的景色,是那样美好。不知何时下起的丝丝细雨,给这景色增添了奇异的艨胧的美。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这是作者自述病中生活,虽然卧枕不起,但枕上看诗书却不受什么干扰,才感到因病闲居的好处。”处“读第三声,”闲处“就是闲着居住。这也是聊以自慰的口吻。”门前风景雨来佳“就是异乡孤处,门前冷落,且聊观雨景自娱。这还是自解自慰的口吻。这里”枕上诗书闲处好“还隐约地表现了某些道理,有着更深一层的含意:有许多感情,在平常的日子里是不能真正体验到的,只有经过磨难之后,才能领略其中的可贵之处。这是她在经过艰难坎坷的晚年生活以后的总结。由此可见词人晚年对生活不仅没失掉信心,而且感情更加深沉了。

  ”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在门前美好的景象中,木犀花,也就是桂花,尤其值得称赞:桂花啊,你整天向人舒展着枝叶,散发着浓郁的、沁人心脾的芳香,你的体态柔和,香味醇厚,自是第一流名花。

  结句,词人采取了宕开一笔的写法,词人想使自己从愁苦中解脱出来,但根本不可能。病中孤寂,却以淡言出之,种种自慰,实是苦中之苦。看来平淡安闲,但词人的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埋藏着深深的痛苦。这种痛苦写得越淡,也便越难以忘怀,越加深沉感人,仿佛平静的江河之下,奔涌着揣湍激流,这激流正是词人感情的激流,痛苦的激流。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锦瑟》全诗翻译赏析

【原文】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译文】

  锦瑟为什么要有五十根弦?一弦一柱都使我想起了青春之年。庄周曾经晓梦自己化身成了蝴蝶,望帝的思乡之心托给了声声啼叫的杜鹃。沧海月明下的眼泪变成了珍珠,蓝田美玉在暖日里仿佛会生起朦胧的烟。这些感情至今还可追忆,在当时却是使人感到惆怅、迷惘。


【赏析一】

  本诗为李商隐的代表作之一。诗题“锦瑟”,既是取首句开头两字为题,又含有以琴瑟喻夫妇之义。首联叹华年之易逝,思旧而神伤;颔联借庄生、望帝故事,写出生离死别的无穷之悲;颈联是脍炙人口的名句,既追忆忘妇生前的明眸、美色和悲欢离合之情,又隐写现在已是可望而不可及、幻灭不可复追之痛;尾联言如此情怀,岂待今朝回忆才感到无穷怅恨,即在当时已是令人不胜怅惘,语意沉痛之极。

  诗人一生经历,有难言之痛,至苦之情,郁结中怀,发为诗句,往复低回。如谓锦瑟之诗中有生离死别之恨,恐怕也并非臆断。诗人追忆了自已的青春年华,伤感自已不幸的遭遇,寄托了悲慨、愤懑的心情。全诗运用比兴,善用典故,词藻华美,含蓄深沉,情真意长,感人至深。


【赏析二】

  《锦瑟》由李商隐创作,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首《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堪称最享盛名。诗题“锦瑟”,但并非咏物,不过是按古诗的惯例以篇首二字为题,实是借瑟以隐题的一首无题诗。这首诗历来注释不一,莫衷一是。或以为是悼亡之作,或以为是爱国之篇或以为是自比文才之论,或以为是抒写思念待儿锦瑟。但以为是悼亡诗者为最多。有人认为,开首以瑟弦五十折半为二十五,隐指亡妇华年二十五岁。这话未免有嫌牵强。但是,首联哀悼早逝却是真实。颔联以庄子亡妻鼓盆而歌和期效望帝化成子规而啼血,间接地描写了人生的悲欢离合。颈联以鲛人泣珠和良玉生烟的典故,隐约地描摹了世间风情迷离恍惚,可望而不可置。最后抒写生前情爱漫不经心,死后追忆已经惘然的难以排遣的情绪。

  《锦瑟》是李商隐极负盛名的一首诗,也是最难索解的一首诗。诗家素有“一篇《锦瑟》解人难”的慨叹。有人说是写给令狐楚家一个叫“锦瑟”的侍女的爱情诗;有人说是睹物思人,写给故去的妻子王氏的悼亡诗;也有人认为中间四句诗可与瑟的适、怨、清、和四种声情相合,从而推断为描写音乐的咏物诗;此外还有影射政治、自叙诗歌创作等许多种说法。千百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体而言,以“悼亡”和“自伤”说者为多。关于这首诗的意蕴,我们不妨认为是诗人由听奏瑟而引发的对年华的思忆和对身世的感伤。

  李商隐的《锦瑟》是中国诗歌史上(除作为经书的《诗三百》)解人最多、争论最大,聚讼最繁的一首诗。李商隐46岁这年以黯然的心情离开官场回乡闲居,写下了追忆生平的《锦瑟》,不久去世。我们从赏析《锦瑟》探寻李商隐对自己一生的感悟:人生并不是一般文人眼中花前饮酒,月下吟诗的悠闲潇洒,而是一种磨练,一种感悟。


【赏析三】

  本诗解释不一:或曰悼念亡妻,或曰自伤身世,或曰表达迷茫心境,或曰姑且“存疑”。

  通观全诗,也许还是以“悼亡”为宜。诗人以锦瑟起兴,运用四个典故,抒发了与妻子之间的悲(“沧海”句)、欢(“蓝田”句)、离(“望帝”句)合(“庄生”句)的深厚情义。本诗属于一首晚年回忆之作,虽然有些朦胧,却历来为人传诵。


【赏析四】

  这首诗所呈现的,是一些似有而实无,虽实无而又分明可见的一个个意象:庄生梦蝶、杜鹃啼血、良玉生烟、沧海珠泪。这些意象所构成的不是一个有完整画面的境界,而是错综纠结于其间的怅惘、感伤、寂寞、向往、失望的情思,是弥漫着这些情思的心象。诗的境界超越时空限制,真与幻、古与今、心灵与外物之间也不再有界限存在。究竟写什么?只首尾两联隐约暗示是追忆华年所感,而传达所感的内容则是通过五个在逻辑上并无必然联系的象喻和用以贯串这五个象喻的迷惘感伤情绪。喻体本身不同程度地带有朦胧的性质,而本体又未出现,诗就自然构成多层次的朦胧境界,难以确解。

  李商隐诗的朦胧,与亲切可感的情思意象常常统一在一起。读者尽管难以明了《锦瑟》诗的思想内容,但那可供神游的诗境,却很容易在脑子里浮现。所以《锦瑟》虽号称难懂,却又广为传诵。梁启超在《饮冰室文集·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一文中谈及义山的《锦瑟》、《碧城》、《圣女祠》等诗时,说:“他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一句一句的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我觉得他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一种新鲜的愉快。须知美是多方面的,美是含有神秘性的。”


【赏析五】

  诗的首联由幽怨悲凉的锦瑟起兴,点明“思华年”的主旨。无端,无缘无故,没有来由。五十弦,《史记?封禅书》载古瑟五十弦,后虽一般为二十五弦,但仍有其制。诗的一、二两句是说:绘有花纹的美丽如锦的瑟有五十根弦,我也快到五十岁了,一弦一柱都唤起了我对逝水流年的追忆。

  诗的颔联与颈联是全诗的核心。在颔联中,庄周梦蝶的故事见《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欤,蝴蝶之梦为周欤?”诗句中的“晓梦”,指天将亮时做的梦。“迷蝴蝶”,指对自己与蝴蝶之间的关系迷茫。面对群雄逐鹿,变化剧烈的战国社会,庄周产生了人生虚幻无常的思想,而李商隐则是有感于晚唐国势衰微,政局动乱,命运如浮萍而用此典故的。用此典故,还包含着他对爱情与生命消逝的伤感。他似乎已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要把深深的痛苦与怨愤倾泄出来。望帝的传说见《寰宇记》说:“蜀王杜宇,号望帝,后因禅位,自亡去,化为子规。”子规即杜鹃。诗人笔下美丽而凄凉的杜鹃已升华为诗人悲苦的心灵。深沉的悲伤,只能托之于暮春时节杜鹃的悲啼,这是何等的凄凉。

  颈联紧接颔联,《新唐书?狄仁杰传》载:“(狄仁杰)举明经,调汴州参军,为吏诬诉黜陟。使阎立本召讯,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仁,君可谓沧海遗珠矣。’”《三国志?吴志?诸葛恪传》:“恪少有才名,孙权谓其父瑾曰:‘蓝田生玉,真不虚也。’”“珠”、“玉”乃诗人自喻,不仅喻才能,更喻德行和理想。

  诗人借这两个形象,体现自己禀具卓越的才德,却不为世用的悲哀。

  诗的尾联,采用反问递进句式加强语气,结束全诗。“此情”总揽所抒之情,“成追忆”则与“思华年”呼应。可待即岂待,说明这令人惆怅伤感的“此情”,早已迷惘难遣,此时当更令人难以承受。

  这首诗在艺术上极富个性,运用了典故、比兴、象征手法,诗中蝴蝶、杜鹃是象征,珠、玉属比兴,它们创造出明朗清丽、幽婉哀怆的艺术意境。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