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绕口令 » 正文

绕口令大全,秃鼻梁骨白猫咬住了白鼻梁骨秃猫

发布时间:2017-12-23     来源:大王  浏览次数:0
  山上有座庙,庙里卧俩猫。
  一个白鼻梁骨秃猫,
  一个秃鼻梁骨白猫。
  两只猫“喵喵喵”,
  你翻我滚把架吵。
  秃鼻梁骨白猫咬住了白鼻梁骨秃猫的白鼻梁骨,
  白鼻梁骨秃猫咬住了秃鼻梁骨白猫的白尾巴毛。
  马大妈的儿子马大哈,
  马大哈的妈妈是马大妈。
  马大妈让马大哈买麻花,
  马大哈给马大妈买西瓜。
  马大妈叫马大哈割芝麻,
  马大哈给马大妈摘棉花。
  马大妈告诉马大哈:
  以后不能再马大哈;
  马大哈不改马大哈,
  马大妈就不要马大哈。
  灶上摆着凿子和枣子,
  花猫早起用前爪子扒枣子。
  花猫前爪子没有扒着枣子,
  反叫凿子凿了前爪子。
  前爪子扒枣子,
  凿子凿了前爪子;
  后爪子没扒枣子,
  凿子凿不了后爪子。

  王家有只黄毛猫,
  偷吃汪家灌汤包,
  汪家打死王家的黄毛猫,
  王家要汪家赔王家的黄毛猫,
  汪家要王家赔汪家的灌汤包。

  路陌人挑了乌盆来卖,
  有个妈妈手提着醋瓶来,
  上桥时相撞着,
  骨碌碌瓶盆都打坏。
  盆要瓶赔瓶不肯,
  瓶要盆赔盆不肯,
  盆要瓶赔瓶要盆赔,
  那时瓶盆都要买。
  年轻人儿,办婚事儿,
  买红纸,剪喜字儿,
  贴对联儿,挂红穗儿,
  拍照片儿,要大个儿,
  买家具,要新式儿,
  屋里的东西,都成对儿,
  床上撒满枣儿,地下撒满豆儿,
  新郎懂规矩儿,新娘会办事儿。
  双方父母,眼睛乐成一条缝儿。
  想画像,就画像,
  画像不像不画像。
  不画像,想画像,
  画像又嫌画不像,
  画像不像再画像。
  黄猫戴白帽,
  白帽插红毛。
  猫跳白帽掉,
  黄猫无白帽,
  白帽无红毛。
  小老鼠,扛着枪,
  摇头晃脑上战场;
  眨眨眼,拼命想,
  发觉子弹还没装;
  跑回家,心慌慌,
  又见米缸空铛铛;
  听门外,号角响,
  缺弹少粮脸无光;
  低下头,暗思量,
  老鼠怎样变大象?
  窜房顶,跳屋梁,
  然后对天放空枪!
  叭叭叭,嘟嘟嘟,
  老鼠虚幻是大象,
  是大象,是--大--象--!
  老匡拿着筐,
  忙着叫小刚,
  “快快去拿筐,田里去插秧。”
  老匡满满装了—筐秧,
  小刚把秧苗满满装—筐.
  老匡挎了一筐秧,
  小刚秧苗挎一筐。
  一筐秧,秧—筐,
  老匡同小刚挎筐去插秧。
  河上是坡,坡下是河,
  坡上立着一只鹅。
  鹅低头看见一条河。
  宽宽的河,肥肥的鹅,
  鹅过河,河渡鹅。
  河坡飞来丹顶鹤,
  鹤望河与鹅,小鹤笑呵呵,
  不知鹅过河,还是河渡鹅。
  小平冻了一块冰,
  小英装进一盏灯。
  只见灯外包着冰,
  只见冰里亮着灯。
  里亮外亮里外亮,
  冰明灯明冰灯明。
  小平小英手儿灵,
  热爱科学有才能。
  一平盆面,
  烙一平盆饼。
  饼碰盆,盆碰饼。
  门上吊刀,刀倒吊着;
  门上吊刀,刀倒吊着;
  门上吊刀,刀倒吊着。
  白猫黑鼻子,黑猫白鼻子,
  黑猫的白鼻子,碰破了白猫的黑鼻子,
  白猫的黑鼻子破了,剥了秕谷壳儿补鼻子。
  黑猫白鼻子没破,就不必剥秕谷壳儿补鼻子。
  蓝衣布履刘兰柳,
  布履蓝衣柳半刘,
  兰柳拉犁来犁地,
  半刘播种来拉耧。
  刘留牵牛过宽沟,
  牛背驮着一个篓,
  篓里装满一篓豆。
  沟宽牛蹦篓滚沟,
  篓滚沟,撒了豆。
  捡豆、捡豆装篓、装篓上沟、
  上沟牵牛朝前走。
  一头驴,驮筐梨,
  驴一跑,滚了梨。
  驴跑梨滚梨绊驴,
  梨绊驴蹄驴踢梨。
  一个骆驼驮两个磨,
  两个磨一个骆驼驮。
  两个骆驼驮四个磨,
  四个磨两个骆驼驮。
  四个骆驼驮八个磨,
  八个磨四个骆驼驮。
  ……
  麻雀蛋,溜溜滚,
  张家哥哥去买粉。
  买的粉,不会搽,
  张家哥哥去买麻。
  买的麻,不会搓,
  张家哥哥去买锅。
  买的锅,不会捂,
  张家哥哥去买鼓。
  买的鼓,不会敲,
  张家哥哥去买刀。
  买的刀,不会切,
  张家哥哥去买铁。
  买的铁,不会打,
  张家哥哥去买马。
  买的马,不会骑,
  张家哥哥去买犁。
  买的犁,不会耕,
  张家哥哥去买针。
  买的针,不会做,
  张家哥哥去买扣。
  买的扣,不会织,
  张家哥哥去买尺,
  买的尺,不会量,
  张家哥哥去买秤。
  买的秤,不会称,
  称条鲤鱼十八斤。
  担干秆,过干河,
  看见麻猫咬麻鹅。
  不晓得是麻鹅咬麻猫,
  还是麻猫咬麻鹅?
  白伯伯,彭伯伯,
  饽饽铺里买饽饽。
  白伯伯买的饽饽大,
  彭伯伯买的大饽饽。
  彭伯伯,白伯伯,
  拿到家里给婆婆,
  婆婆就去比饽饽,
  比来比去差不多;
  分不出是白伯伯买的饽饽大,
  还是鼓伯伯买的大饽饽。
  武汉商场买混纺,
  红混纺,黄混纺,
  粉混纺,粉红混纺,
  黄粉混纺,黄红混纺,
  红粉混纺,最销畅。
  老舅进城看小六,
  小六高兴买油又买肉。
  买完了油和,
  老六就要走,
  老板说“:你给了油钱,没给肉钱。”
  老板娘说“:你给了肉钱没给油钱。”
  老六说“:我给了油钱也给了肉钱。”
  老齐欲想去卖鱼,
  巧遇老吕去牵驴,
  老齐要用老吕的驴去驮鱼,
  老吕说老齐要用我老吕的驴驮鱼就得给我鱼,
  要不给我鱼就别用我老吕的驴去驮鱼,
  二人争来争去都误了去赶集。
  满碗饭,碗满饭。
  满碗饭换碗满饭,
  碗满饭换满碗饭。
  学习就怕满懒难,
  心里有了慢懒难,
  不学不钻难上难。
  心里丢掉满懒难,
  蚂蚁也能搬泰山。
  表慢,慢表,
  慢表慢半秒。
  慢半秒,拨半秒,
  拨过半秒多半秒。
  多半秒,拨半秒,
  拨过半秒少半秒。
  拨过拨去是慢表,
  慢表表慢慢半秒。
  手拿簸萁去南地簸谷谷捧,
  有谷谷棒簸谷谷捧,
  没有谷谷棒不簸谷谷棒。
  墙上画只鼠,墙下画只虎,
  虎见墙上鼠,张口就咬鼠,
  虎没咬掉鼠,鼠气坏了虎。
  一二三四五,狐狸追松鼠,
  松鼠绕松树,松树护松鼠。
  松鼠爬松树,狐狸气糊涂。
  老鼠遇老虎,
  老虎咬老鼠。
  老鼠躲老虎,
  老虎咬不着老鼠,
  老鼠躲过了老虎。
  暑鼠晾梁,提笔描猫惊暑鼠,
  饥鸡盗稻,呼童拾石打饥鸡。
  峰顶有藤棚,
  棚上挂铜瓶。
  风吹藤棚棚碰瓶,
  风吹铜瓶瓶碰棚。
  蜂会飞
  风会吹,
  风吹蜂飞,
  蜂奋飞。
  峰上有蜂,
  峰上凤飞蜂螫凤:
  风中有凤,
  风中蜂飞凤斗蜂。
  不知到底是峰上蜂螫凤,
  还是风中凤斗蜂?
  峰上风,
  峰下枫。
  峰上风吹蜂会飞,峰下枫,
  峰下枫挡峰上风。
  花丛中有蜂箱,蜂箱里面有蜂房,
  蜂房住着胖蜂王,一群蜂一个王,
  蜂王专心把蜂养,工蜂飞来飞去采蜜忙。
  凤凰姊,绣凤凰,
  绣个金凤凰放金光,
  绣个银凤凰放银光,
  绣个粉红凤凰放粉红光,
  绣个红凤凰放红光,
  绣个黄凤凰放黄光,
  凤凰姊,绣凤凰,
  绣的凤凰会放光。
  春天里,杏花黄,
  奶奶给我剪凤凰。
  我和妹妹手挽手,
  一起来把歌儿唱:
  一进门,粉白墙,
  刚刚芳芳贴凤凰,
  红凤凰,蓝凤凰,
  粉红凤凰黄凤凰。
  凤凰山上凤花香,
  凤凰台上落凤凰。
  红凤凰,蓝凤凰,
  粉红凤凰黄凤凰。
  凤凰落在凤凰台,
  凤凰山上凤花香。
  凤凰山上放凤凰,
  凤凰山下凤凰唱。
  碰见凤凰数凤凰,
  粉红凤同黄凤凰。
  红凤凰,
  绿凤凰,
  粉红凤凰黄凤凰。
  凤凰飞,飞凤凰,
  凤凰山里出凤凰。
  小妞妞,去赶集,
  集上有人卖鸭梨;卖的那梨真叫甜,
  集上有人在卖镰;卖的那镰真叫快,
  集上有人在卖菜;卖的那菜真叫鲜,
  集上有人在卖烤烟;卖的那烟真叫好,
  集上有人在卖红枣;卖的那枣真叫红,
  集上有人卖大绳;卖的那绳真叫长,
  集上有人卖香糖;卖的那糖真叫香,
  集上有人卖鲜姜;卖的那姜真叫辣,
  集上有人卖年画;卖的那画真好看,
  集上有人卖大蒜;卖的大蒜个个大,
  集上有人卖红蜡;卖的那蜡真叫粗;
  集上有人卖小猪;小花猪,
  猛一叫,吓了妞妞一大跳。
  李力丽,黎礼立,
  夫妻双双去赶集,
  李力丽的丈夫黎礼立,
  赶集去卖竹蔑席,
  黎礼立的妻子李力丽,
  赶集去卖肥母鸡.
  黎礼立卖了竹蔑席买只电视机,
  李力丽卖了肥母鸡买件呢子衣.
  小齐、小吉和小余,
  跟着小鞠去赶集,
  路上遇见一头小毛驴,
  在嘁哩喀喳啃树皮。
  小齐和小吉,
  小余和小鞠,
  一齐跑过去,
  小齐和小吉把小毛驴送到村西饲养棚里面去。
  高个子穿的半高跟,矮个子穿的高高跟。
  高个子不穿高高跟,比矮个子穿高高跟高半高跟,
  矮个子穿上高高跟,比高个子穿半高跟还矮半高跟。
  高小毛搞报道,毛小保操高炮。
  搞报道的不骄傲,操高炮的不计较。
  高小毛为写报道稿经常熬通宵,
  毛小保为了操好炮手上泡套泡。
  高小毛写的报道稿老见报,
  毛小保操起高炮既快又好又巧妙。
  《人民军队报》专题报道了报道员高小毛和高炮手毛小保。
  隔着墙头撩草帽,草帽老头头上套。
  不知是爸妈乐得笑哈哈。草帽套老头,
  还是老头套草帽?
  隔壁伯伯壁里挖得八个洞,
  讴得泥水司务去补隔壁伯伯壁里挖的八个洞。
  妹背煤,
  煤累妹,
  妹没背煤,
  煤没累妹。
  高高跳和高跳高,
  跳高场上比跳高。
  高高跳说高高跳跳高跳得高,
  高跳高说高跳高跳高跳得高。
  不知到底是高高跳比高跳高跳得高,
  还是高跳高比高高跳跳得高?
  老鲁老褚比敲鼓,一人敲鼓一人数。
  老鲁敲鼓老褚数,老褚敲鼓老鲁数。
  老鲁说老鲁敲鼓鼓不破,
  老褚说老褚敲鼓不破鼓。
  白婆婆养只白头白尾白脚爪白猫,
  白伯伯养只头白尾白脚爪白白猫,
  白婆婆说:
  白婆婆养的白头白尾白脚爪白猫比白伯伯养的头白尾白脚爪白白猫白;
  白伯伯说:
  白婆婆养的白头白尾白脚爪白猫不比白伯伯养的头白尾白爪白白猫白。
  壁上八个壁眼,
  地上八块壁板,
  拾起八块壁板,
  塞住八个壁眼,
  壁眼套壁板,
  真是一板合一眼。
  包边满编壁报,彭明平办板报。
  包边满帮彭明平办板报,
  彭明平陪包边满编壁报。
  包边满的壁报编得比平常棒,
  彭明平的板报办得比平常妙。
  包边满、彭明平编的壁报、办的板报比平常又棒又妙还又好。
  大柳河旁有六十六棵大青柳,
  大青柳下有六十六个柳条篓,
  六十六个小朋友学编篓,
  教编篓的是六十六岁的刘老六。
  楼后有柳九十九,
  九十九人编柳篓。
  九十九个人,
  九十九棵柳,
  九十九棵柳编九十九个柳条篓。
  一个长鞭杆把,一个短鞭杆把,
  长鞭杆把比短鞭杆把长半鞭杆把,
  短鞭杆把比长鞭杆把短半鞭杆把。
  闲着无事绕街逛,
  拾了个鞭杆别干棒,
  光见那干棒别鞭杆,
  没见那鞭杆别干棒。
  新生农业社,生产落花生。
  花生生花生,花生花生生。
  生了数百升,升升盛花生。
  声声话花生,人人夸花生。
  花生生花,花生花生。
  花生生花花生花,
  生花花生生花生。
  华华画画,爸爸浇花。
  华华在爸爸的花前画画,
  爸爸在华华的画前浇花。
  华华喜欢爸爸的花,
  爸爸爱看华华画画。
  华华的画画中有花,
  爸爸的花花儿如画。
  爸爸和华华,
  叽叽喳喳,嘻嘻哈哈,
  华华和爸爸,
  画画浇花,比比划划。
  小吴会画图不会朗读,
  小胡会朗读不会画图。
  小吴向小胡学朗读教小胡画图,
  小胡向小吴学画图教小吴朗读。
  小吴学会了朗读,
  小胡学会了画图。
  粉皮墙上三只凤,
  画完黄凤画粉红凤,
  画完红凤画黄凤,
  红凤、黄凤、粉红凤,
  三只凤凰好威风。
  画上盛开一朵花,
  花朵开花花非花。
  花非花朵花,
  花是画上花。
  画上花开花,
  画花也是花。
  好娃娃,爱画画,
  画个瓜,画朵花,
  画只虎,画匹马,
  虎踩瓜,马踏花,
  瓜打虎,花骂马,
  娃娃画画顶呱呱,
  挂上画儿笑哈哈。

  八公庙里的八棵白果树上有八个八哥儿窝,
  八公庙里的八个和尚拿八根金箍棒打八个八哥儿,
  不许八个八哥儿再到八公庙里的八棵白果树上做八个八歌儿窝。
  高高山上一座庙,
  住了八个出家人,
  八个道人都有名:
  大弟子,叫凳大,
  二弟子,叫大凳,
  三弟子,叫猴三,
  四弟子,叫三猴,
  五弟子,叫瓶茶,
  六弟子,叫茶瓶,
  七弟子,叫冰别边,
  八弟子,叫边别冰。
  凳大会打鼓,
  大凳会撞钟,
  猴三会烧火,
  三猴会点灯;
  瓶茶会吹管,
  茶瓶会吹笙;
  冰别边会煮饭,
  边别冰会念经。
  大凳要打凳大鼓,
  凳大要撞大凳钟;
  三猴要烧猴三火,
  猴三要点三猴灯;
  茶瓶要吹瓶茶管,
  瓶茶要吹茶瓶笙;
  边别冰要煮冰别边的饭,
  冰别边要念边别冰的经。
  大凳打不好凳大的鼓,
  凳大撞不好大凳的钟;
  三猴烧不好猴三的火,
  猴三点不好三猴的灯;
  茶瓶吹不好瓶茶的管,
  瓶茶吹不好茶瓶的笙;
  边别冰煮不好冰别边的饭,
  冰别边念不好边别冰的经。
  凳大还打凳大鼓,
  大凳还撞大凳钟;
  猴三还烧猴三火,
  三猴还点三猴灯;
  瓶茶还吹瓶茶管,
  茶瓶还吹茶瓶笙;
  冰别边还煮冰别边的饭,
  边别冰还念边别冰的经。
  各人还干各一行,
  白白争个脸红脖子青。
  高高山上一座庙,
  住了八个出家人,
  八个道人都有名:
  大弟子,叫凳大,
  二弟子,叫大凳,
  三弟子,叫猴三,
  四弟子,叫三猴,
  五弟子,叫瓶茶,
  六弟子,叫茶瓶,
  七弟子,叫冰别边,
  八弟子,叫边别冰。
  凳大会打鼓,
  大凳会撞钟,
  猴三会烧火,
  三猴会点灯;
  瓶茶会吹管,
  茶瓶会吹笙;
  冰别边会煮饭,
  边别冰会念经。
  大凳要打凳大鼓,
  凳大要撞大凳钟;
  三猴要烧猴三火,
  猴三要点三猴灯;
  茶瓶要吹瓶茶管,
  瓶茶要吹茶瓶笙;
  边别冰要煮冰别边的饭,
  冰别边要念边别冰的经。
  大凳打不好凳大的鼓,
  凳大撞不好大凳的钟;
  三猴烧不好猴三的火,
  猴三点不好三猴的灯;
  茶瓶吹不好瓶茶的管,
  瓶茶吹不好茶瓶的笙;
  边别冰煮不好冰别边的饭,
  冰别边念不好边别冰的经。
  凳大还打凳大鼓,
  大凳还撞大凳钟;
  猴三还烧猴三火,
  三猴还点三猴灯;
  瓶茶还吹瓶茶管,
  茶瓶还吹茶瓶笙;
  冰别边还煮冰别边的饭,
  边别冰还念边别冰的经。
  各人还干各一行,
  白白争个脸红脖子青。
  张家有八百八十八只大公骆驼,
  李家有八百八十八只大母骆驼。
  李家要用他家里的四百四十四只大母骆驼,
  来换张家里的四百四十四只大公骆驼。
  两家换完了,
  李家成了八百八十八只大公母骆驼,
  张家也成了八百十八只大母公骆驼。
  两家骆驼合一起,
  还是八百八十八只大公骆驼和八十八只大母百骆驼,
  共合是一千七百七十六只大公母骆驼。
  八老头门前有八棵芭蕉树,
  有八只八哥要在八老头门前八棵芭蕉树上住。
  八老头恼,八老头怒,
  八老头搓了八个泥球要打八只八哥,
  不让八只八哥在八老头门前八棵芭蕉树上住。
  八株毛竹八个节,
  八只桠枝八张叶,
  八只八哥住啦八株毛竹八个节里八只桠枝八张叶里歇。
  八个姑娘掮了八个棒条,
  勿许给那八只八哥住啦八株毛竹个节里八只桠枝八张叶里歇。
  八娃他爸编竹笆,
  八娃他妈扎扫把。
  八娃问爸问妈要吃麻花,
  惹恼了八娃他爸和他妈。
  八娃爸拿把竹笆把八娃吓,
  八娃妈拿把扫把把八娃打。
  八娃怕挨打,
  拔脚跑出家。
  八娃踏扁了八娃爸刚编的竹笆,
  碰散了八娃妈才扎的扫把。
  八娃他妈骂八娃不该踏扁他爸编的竹笆,
  八娃他爸骂八娃不该碰散他妈扎的扫把。
  八哥头上一簇缨,喜鹊身穿黑背心;
  老鸦穿着乌纱套,山鸡尾巴带花翎。
  路边八村八里铺,八户夫妇都姓傅。
  八户傅,傅八户,八户夫妇做豆腐。
  傅户做豆腐,夫妇卖豆腐。
  傅户卖豆腐,八户傅户富。
  扁娃背个扁背斗,
  到扁家背阴坡里拔扁豆。
  会拔扁豆的能拔多半扁背斗扁豆,
  不会拔扁豆的只能拔少半扁背斗扁豆。
  你说这个扁娃是拔了多半扁背斗扁豆,
  还是只拔了少半扁背斗扁豆?
  白云峰,峰上枫,
  风吹枫动峰不动,
  青丝路,路边鹭,
  露打鹭飞路未飞。
  前村有只白脖白鼻白绵羊,
  后村有只脖白鼻白绵白羊。
  前村说前村的白脖白鼻白绵羊比后村的脖白鼻白绵白羊白,
  后村说后村的脖白鼻白绵白羊比前村的白脖白鼻白羊白白。
  不知到底是白脖白鼻白绵羊白,
  还是脖白鼻白绵白羊白?
  白妈妈骑红马,
  红妈妈骑白马,
  白妈妈骑着红马追白马,
  红妈妈骑着白马追红马。
  白妈妈追上白马夸白马,
  红妈妈追上红马夸红马。
  白妈妈用红马换白马,
  红妈妈用白马换红马。
  白妈妈骑罢红马骑白马,
  红妈妈骑罢白马骑红马。
  白石园里有座白石塔,
  白石塔旁开朵白莲花,
  白莲花映着白石塔,
  白石塔衬着白莲花。
  白石塔,白莲花,
  人人都说美极啦!
  白猫手里有一顶白帽,
  白兔手中有一把白毛。
  白猫想拿手里的白帽去换白兔手中的白毛,
  白兔不想用手中的白毛去换白猫手里的白帽。
  也不知白猫换去了白兔的白毛,
  还是白兔换去了白猫的白帽?
  白免和花鹿,
  商店去买布。
  白免买白布,
  花鹿买花布,
  白兔穿白布做的白裤,
  花鹿穿花布做的花裤。
  伯伯摆白布,
  姑姑补白布。
  伯伯会摆白布不会补白布,
  姑姑会补白布不会摆白布。
  伯伯摆白布白布白,
  姑姑补白布白布补。
  板边儿绑鞭杆儿,
  鞭杆儿绑板边儿。
  板边儿绑鞭杆儿,
  鞭杆儿细板边儿窄,
  鞭杆儿绑板边儿,
  板边儿窄鞭杆儿细。
  扁担是扁的,
  板凳是板的。
  扁担不是板凳,
  板凳不是扁担。
  别把扁担说成板凳,
  别把板凳说成扁担。
  路上走着个扛短扁担的,
  对面来了个搬短板凳的。
  是扛短扁担的打搬短板凳的,
  还是搬短板凳的打扛短扁担的?
  扁担是扁的,
  板凳有板的。
  扁担扁,
  扁的不都是扁担,
  板凳板,
  有板的不都是板凳。
  扁担不是板凳,
  板凳不是扁担,
  别把扁担说成板凳,
  别把板凳说成扁担。
  扁婆娘背的扁背斗,
  扁坡上找扁豆,
  会拔拔上多半扁背斗扁豆子,
  不会拔拔上少半扁背斗扁豆子。
  扁扁娃娃在扁扁洼里背扁扁豆子,
  会背的背着一扁扁背篼扁豆子,
  不会背的背半扁扁背篼扁豆子。
  扁娃娃背个扁背斗,
  扁豆地里拔扁豆。
  扁扁豆拔满扁背斗,
  扁背斗装满扁扁豆。
  一把长尺子,一把短尺子。
  长尺子一米十四,
  短尺子四米一十。
  四米一十的短尺子比一米十四的长尺子长,
  一米十四的长尺比四米一十的短尺子短。
  长竹长,我也长
  长竹长,我也长,
  长竹比我还要长,
  长竹长,我也长,
  我和长竹一起长。
  我想长得比长竹长,
  我望着长竹长声长气哭一场。
  长清黄,长渚苍,
  苍鹭常落长渚唱。
  苍鹭常唱长渚苍,
  苍鹭常唱长渚黄。
  冬吃萝卜夏吃瓜,
  二八月里吃蚂虾。
  良良吃米花,
  米花脆又香,
  分给杨小洋,
  小洋谢良良。
  姥姥买了一包桃,
  涛涛笑着伸手掏。
  姥姥说,涛涛、涛涛好涛涛,
  桃上有毛别掏桃,
  刷掉毛,洗净桃,
  再让涛涛来吃桃。
  小丽吃橘,小艺吃梨。
  小丽给小艺吃橘,
  小艺给小丽吃梨。
  小丽吃完了小艺的梨,
  小艺吃完了小丽的橘,
  一块儿唱起“多来咪……”
  日头高高挂,
  猴子吃西瓜,
  瓜皮、瓜瓤和瓜子,
  该吃哪一样?
  闹到日落月亮出,
  还是不会吃西瓜。
  吃豆豆,
  长肉肉,
  不吃豆豆精精瘦。
  出对易,对对易,
  对易易对对对易;
  出对难,对对难,
  对难难对对难对。
  床身长,船身长,
  床身船身不一样长。
  对河过来一只船
  这边漂去一张床
  行到河中互相撞
  不知床撞船
  还是船撞床
  床帮长,船帮长,
  床帮比船帮短半船帮,
  船帮比床帮长半船帮。
  你说到底是床帮比船帮长,
  还是船帮比床帮长。
  床板无框床板瓤,
  床板有框床板壮。
  一堵土墙,墙边一床。
  风吹墙躺,墙躺砸床。
  床上铺褥子,
  褥子上铺毯子,
  毯子上铺单子,
  单子上放被子,
  布被子上有绸被子;
  绸被子上有缎被子;
  缎被子下是绸被子,
  绸被子下是布被子,
  布被子下是单子,
  单子下是毯子,
  毯子下是褥子,
  褥子毯子单子布被子绸被子缎被子,
  缎被子绸被子布被子单子毯子褥子。
  滴滴嗒,滴滴嗒,春雨姐姐纺纱纱,
  纺出金丝亮闪闪,纺出银丝白花花。
  粗树和粗竹,山麓比谁粗。
  粗竹说粗竹比粗树粗,
  粗树说粗树比粗竹粗,
  不知到底是粗竹粗过粗树,
  还是粗树粗过粗竹?
  叶大爷,薛大爷,
  一人扫雪,一人打铁。
  叶大爷叫薛大爷歇“:我帮你打铁。”
  薛大爷叫叶大爷歇“:我帮你打雪。”
  薛大爷帮叶大爷扫雪,
  叶大爷帮薛大爷打铁。
  打铁的扫雪,扫雪的打铁。
  小梁上山去放羊,
  草堆里冲出一只狼。
  狼撵羊,羊躲狼。
  小梁护羊打狼,
  小梁打狼护羊。
  终于打跑狼护住羊,
  受到群众一致赞扬。
  打头一只鞋,打二充大爷,
  打三吃包子,打四挨刀子,
  打五吃白薯,打六吃炖肉,
  打七吃公鸡,打八吃烧鸭,
  打九喝烧酒,打十吃猪食。
  打你错错一,
  打你一百一十一;
  打你错错二,
  打你一百二十二;
  打你错错三,
  打你一百三十三;
  打你错错四,
  打你一百四十四:
  打你错错五,
  打你一百五十五;
  打你错错六,
  打你一百六十六;
  打你错错七,
  打你一百七十七;
  打你错错八,
  打你一百八十八;
  打你错错九,
  打你一百九十九;
  打你错错十,
  打你一百加二十。
  小小秧苗带土栽,
  大地由我巧安排,
  祖国处处丰产田,
  快快连着中南海。
  大鱼不来小鱼来,
  小鱼不来虾蟹来;
  虾蟹来了小鱼来,
  小鱼来过了大鱼来。
  大花碗底下扣一个大花活蛤蟆,
  死柿子树下立一只小死石狮子。
  一个胖娃娃,
  捉了个大花活蛤蟆,
  大花活蛤蟆咬胖娃娃,
  胖娃娃放了大花活蛤蟆。
  大嫂子,下饺子,
  不用勺子用舀子。
  下了锅烂饺子,
  气得嫂子摔舀子。
  一袋海带,海带一袋。
  小戴带一袋海带,
  小戴带海带一袋。
  床上放着被子,
  被子后面放着掸子。
  小辉去拿掸子,
  搬开床上的被子,
  小非去拿被子,
  发现被子后面的掸子.
  小辉章了掸子,
  小非拿了被子。
  小辉扫房子,
  小非晒被子。
  忙忙活活了一阵子。
  磨磨芡,磨磨面,
  单扇芡磨磨不成芡,
  单扇面磨磨不成面。
  要磨芡和面,
  须用磨两扇。
  两扇芡磨能磨芡,
  两扇面磨能磨面。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