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婉容是怎么死的_婉容私通

发布时间:2019-05-05     浏览次数:5
文秀的丈夫简介 文秀和婉容的关系

  文秀一生有两个丈夫。第一个丈夫是末代皇帝溥仪,第二个丈夫原国民党少校刘振东。

  文秀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淑妃,后公开登报发表与溥仪离婚的宣言。因此,文秀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与皇帝提出离婚的女子,此次事件被时人称之为“刀妃革命”。

  溥仪,原名爱新觉罗·溥仪,字耀之,号浩然,乳名“午格”。光绪三十二年,即公元1906年春,在北京醇亲王府出生。父亲是摄政王载沣,母亲是摄政王的嫡福晋苏完瓜尔佳氏,外公是慈禧的心腹重臣荣禄。

  溥仪的先祖为清宣宗道光帝,祖父是贤亲王奕譞,之所以会有溥仪的出生,全是慈禧太后一手策划。慈禧太后当年选择光绪皇帝继承同治的皇位,是为了能将国家的军政大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到了后来光绪帝日渐成长,慈禧与他之间的权利斗争也越发明显。为了能够更好的控制光绪帝,慈禧想到了联姻的方法。将清朝大臣荣禄之女瓜尔佳氏指婚给载沣,达到控制两大世家的目的。

  “戊戌政变”之后,慈禧将光绪皇帝囚禁,着手废除光绪帝的事宜。当时慈禧太后懿旨由载漪的儿子溥儁做“大阿哥”,将来继承同治为嗣,兼祧光绪皇帝为嗣。后来这个“大阿哥”,因为某种原因被慈禧废除。

  光绪三十四年,光绪帝载湉病重,慈禧太后下令将溥仪养育在宫中。这个消息传来,是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慈禧太后的打算了。慈禧将溥仪抱进宫中,就是为了在光绪帝死后,将溥仪扶上皇位,做一个傀儡皇帝。听闻这个消息之后,醇王府乱成一片,溥仪的祖母老福晋刚听完载沣带回来的的懿旨就晕厥过去。面对想要将自己抱走的太监,溥仪又哭又闹,最后还是由其乳母王焦氏抱着进宫。

  光绪帝去世,慈禧太后命溥仪继承皇统,过继于同治帝载淳,同时兼承光绪帝之祧,一人祧两房。尊祖母慈禧太后为太皇太后。慈禧的打算并没有成功,在光绪帝去世后的第二天,她也去世了。最后是颁布其遗告,醇贤亲王称曰“本生祖考醇贤亲王”,嫡福晋称曰“本生祖妣醇贤亲王嫡福晋”,溥仪在太和殿即位,由光绪皇后隆裕和载沣摄政。据传当初溥仪继位之时,年龄幼小,对于一切利益规矩都不甚清楚。繁盛的礼节,不是年幼的他能够受的住的,因此大哭出声,无法,其父载沣只得抱着他哄劝,直说:“快完了,快完了!”这一句话,似乎就预示着大清的灭亡。

  宣统三年,溥仪退位,成为清朝最后一位皇帝,也是中国封建帝制历史上的最后一位皇帝。1931年,文秀与其离婚,1932年,日本建立伪满洲政府,溥仪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划和扶持下就任了伪满洲国的“皇帝”,年号“康德”。日本战败后,被苏联红军俘虏,五年后被遣返回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放出来后,经过改正,成为社会主义公民,著成《我的前半生》一书。

  1931年10月22日,双方终于达成意见,宣布文秀和溥仪离婚,淑妃文绣和溥仪皇帝完全断绝关系,溥仪必须支付五万五千银元作为赡养费,而文绣终身不得再嫁,双方互不损害名誉。对于这第二个条件,文秀没有遵循到最后。在她中年之时,与另一人结婚。

  此人名叫刘振东,为国民党少校,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后来因为时局动荡,辞去国民党军职,靠租三轮车过活。新中国建立后,成为了一名普通的环卫工人,文秀就这样和他过着普通而平淡的生活。

  文秀和婉容,一个是溥仪的妃嫔,一个是溥仪的皇后。自古以来,妻妾之间的关系,很大部分极难相容,所以文秀和婉容的关系自然是不好的。文秀出生于一个破落贵族,所以对于婉容的某些刁难,能忍的就忍了。但吃醋和猜忌有些时候是不由个人的,所以两人之间的间隙时常闹到溥仪之处。而溥仪往往为了不听婉容唠叨,总是偏向溥仪,到了后来很少去文秀宫中。溥仪自己都说:“差不多我总是和婉容在一起,而经常不到文秀所住的地方去。”文秀和婉容之间的间隙,是后来导致“刀妃革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溥仪为什么不和婉容同房?婉容的悲惨一生


  对于溥仪这位末代皇帝,相信大家都有一定的了解。我们知道他一生有很多女人,却没有留下个一儿半女。甚至说,在他大婚之时,也没有和自己的皇后郭布罗氏婉容圆房。对于这么一种情况,众说纷纭。

  溥仪是个同性恋

  溥仪是个同性恋,他喜爱的是男人,对着女人的身体自然没有感觉,所以没有和婉容同房,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溥仪是同性恋的说法,来自于早年伺候过溥仪的老太监孙耀廷。孙耀廷早年为了”避圣讳“什么也不肯说,临终之前才终于说出溥仪没有后代的原因。溥仪是”水路不走,走旱路“。溥仪的同性伙伴是殿前太监王凤池,长得唇红齿白,还有就是溥仪的英文老师庄士敦。

  溥仪是个性无能

  溥仪是性无能这种说法,一直以来都有。据说是溥仪幼时,居住在皇宫,被奸人诱导。那个时候清末积弊,清王朝的统治力被大大的削弱了。年幼的皇帝居住在皇宫,整日与太监为伴。这些没有东西的奸人,在溥仪很小的时候就诱导他手淫,这对他日后的身心健康发展极为不利。不仅如此,就连一些宫女也强行将溥仪按在床上,强硬的要求溥仪进入,甚至使劲捏措他的私处。这段时间的影响,使溥仪日后发育畸形,再不能人道。找到的溥仪生前的病历,对于他的病情,更是给了直白的说法:”患者(溥仪)于30年前任皇帝时就有阳痿,一直在求治,疗效欠佳……有吸烟嗜好,曾三次结婚,均未生育。“所以说,溥仪最终没有和婉容圆房。

  婉容大婚当日来月例

  另一种说法,则原因不在于溥仪,而在于婉容身上。说的是大婚当日溥仪之所以没有和婉容同房,是因为婉容的小日子来了。老太监信修明曾经写道:”钦天监之选择最不相当吉日,近世纪有三错误。穆宗、德宗、宣统三大婚礼。合卺之夜,皆当皇后月事来临,致而皆不圆满,终身不得相近。其为命乎?“也就是说,同治皇后、光绪皇后再到宣统皇后,大婚当日都是因为皇后的月事来了,所以没有同房。这一次的意外,到一生都不亲近,难道是命吗?溥仪自己也说,在大婚当日掀开婉容的盖头,发现婉容确实漂亮。可是最后却没在坤宁宫睡觉,而是在养心殿和太监一直玩到天亮。

  作为末代皇帝,溥仪的人生是凄惨的。他的一生都不由自己掌控,而是成为各方势力政治斗争的工具。但实际上作为末代皇后,婉容的一生比溥仪更为凄惨。作为皇帝,需要出席各个公共场合,所以过的日子自然不会太差。可是作为后宫之中的女人,则要承受严密的监控,更惨的是自己的丈夫与自己还不同心,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不能忍受的事情。

  婉容少时嫁给溥仪,一切的悲剧就源于此。1922年16岁的婉容,因容貌端庄秀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且家世显赫,被皇家选为溥仪的皇后。在一段时间里,溥仪和婉容相敬如兵,后来因为逼走文秀,遭到溥仪厌弃,进而迷上吸食鸦片。伪满洲国建立后,婉容被川岛芳子接至满洲。1932年1月,婉容在日本人的诱骗下,由天津转道大连再转至旅顺与溥仪团聚,但此时的溥仪确成为听任日本关东军摆布的傀儡,从此她自已也落入阴谋的陷阱。在这一段时间里,婉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日本人的严密监视。有许多人猜测,婉容的精神失常,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压抑的生活。

  为了摆脱这种生活,婉容一直都在寻找逃脱的机会,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都没有实现。在没有逃脱的机会之后,压抑的婉容选择了自我毁灭。不仅日日沉迷于鸦片,并与侍卫通奸,暗结珠胎,诞下一女,后来孩子死亡,婉容忆子成狂,吸鸦片烟度日。婉容被关在屋子里与外界隔离起来,溥仪派了两名太监和两人女佣伺侯她,病得最严重时两腿已不能下地走路。由于长久关在房子里,本来就有目疾的婉容,眼睛更见不得光亮,要用扇子遮著从扇子骨的缝隙中看人。偶尔清醒的婉容,会哭着责怪自己的父亲,他为了当国丈,从而葬送了自己女儿的一生。1945年8月,苏联在”八月风暴“行动中迅速攻占满洲,婉容在11日随宫廷人员自新京撤至通化大栗子沟,后被占领当地的共产党游击队俘虏,1946年6月10日前后死于吉林省延吉的监狱里。

婉容真的出轨了吗?她为什么不和溥仪离婚?


  婉容全名郭布罗·婉容,是末代皇帝溥仪的正宫皇后。公元1906年11月13日出生于内务府大臣荣源府内,父亲郭布罗·荣源,母亲爱新觉罗氏是定郡王溥煦的孙女、毓长的第四女,人称”四格格“,在生下婉容时因产褥热而故。

  郭布罗·婉容为满洲正白旗达斡尔族人,从小在优裕富足的生活环境下长大,开明的父亲并没有让她成为一个传统的封建女子,相反尽最大的努力给了婉容最好的教育。不仅让婉容读书习字,学习琴棋书画,还专门给她请了一个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任萨姆女士教授她英语,显赫的家族地位、民族文化及传统文化的教育都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作为一国皇后,与人私通是一个极大的丑闻。历来我们所见的民间传说,野史传记,对于后宫妃嫔,写的从来都是某个妃子的艳事,从未听说写过哪位皇后与人私通。可偏偏婉容这么一位末代皇后,就有这么一个说法,而且是头头是道。

  婉容嫁给溥仪之后,过了一段夫妻恩爱的生活,可是在她挤走文秀之后,溥仪就越发不待见她了。深宫寂寞,孤独的苦闷从此萦绕在她的心间。而后日本建立伪满洲国,溥仪出任伪满洲国皇帝,婉容本不想去的,却被日本人逼着成了伪满洲国的皇后。在这个时间段段里,婉容的生活越发不堪,不仅处处受制于日本人,还得不到丈夫的疼爱呵护,长期处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使得婉容的精神出现了问题,后来更是迷上了鸦片。苦闷的生活,压抑的内心,使得她选择了偷情。

  听说她不仅瞒着溥仪与他人私通,甚至还怀上了孩子。直到她临盆,溥仪才知道这么一件荒唐的事情。自己的妻子与人私通,甚至生下了孩子,这让溥仪无法忍受。愤怒的溥仪便将婉容刚生下来的女儿,丢进了锅炉之中。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婉容作为一国之后,真的与人私通了吗?在溥仪的回忆录 《末代皇帝溥仪自传》 中,对于此事有详细的解答。同时还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孤苦的皇宫生活,时刻折磨着婉容,但是她为什么没有选择与溥仪离婚?要知道,溥仪极为宠爱的文秀,选择了公开发表离婚声名,在全中国人民的见证下,宣布了自己与溥仪再没有任何关系。比文秀过的更为不堪的婉容,为什么至死都没有选择与溥仪离婚呢?

  《末代皇帝溥仪自传》 :”我先后有过四个妻子,按当时的说法,就是一个皇后,一个妃,两个贵人。如果从实质上说,她们谁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就没有一个妻子,我有的只是摆设,为了解决不同问题的摆设。虽然她们每人的具体遭遇不同,她们都是同一个制度的牺牲品。 在很长时期内受到我冷淡以及恼恨的婉容,她的经历也许是最使现代新中国的青年不能理解的。她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家庭一出生时就被决定了后来的命运,也是从一结婚就被安排好了下场。我后来常想,她如果在天津时能像文绣那样和我离了婚,很可能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当然,她毕竟和文绣不同。文绣的思想里,有一个比封建的身分和礼教更被看重的东西,这就是要求自由,要求有一个普通人的家庭生活的思想。而婉容的思想里,她更看重了“皇后”的身分,她宁愿做个挂名的妻子,也不肯丢掉“皇后”的身分。即使她忽然想开了,也起了离婚的念头,她的处境也和文绣不同,文绣从亲友中还能找到一些支持的力量,而婉容的父亲、兄长、师傅都不但不会支持她,恐怕还要加以阻难,甚至是加以压力。 自从她把文绣挤走了,我对她有了反感,很少和她说话,也不大留心她的事情,所以,我没有从她嘴里听她说过自己的心情,苦闷和愿望。后来发生的事情说明,她究竟是个人,有一般人的正常需要。她是在一种非常奇特的心理下,一方面有正常需要,一方面又不肯或者不能丢开皇后的尊号,理直气壮地建立合理的生活,于是就发生了私通行为,还染上了吸毒(鸦片)的嗜好。 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不能由她负责任,至少不该全部都由她自己负责。事实上,当时我把全部责任都放在她身上,我根本没有责怪过自己,当然更谈不上责怪那个吃人的制度。“

  由此可见,婉容不选择与溥仪离婚,并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出于传统的思想。她们那个家族需要一个皇后,作为一个皇后,能带给婉容一些其他满足的东西,所以婉容不会选择离婚,更不能选择离婚。

末代皇后婉容简介 婉容是怎么死的?


  许多人咋一听“婉容”,可能还会思考一下,这个人是谁。但是如果说起她的丈夫,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婉容的丈夫,正是末代皇帝溥仪。婉容全名为郭布罗·婉容, “婉容”二字及她的字“慕鸿”来自《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隶属满洲正白旗,达斡尔族。婉容,字慕鸿,号植莲,公元1906年出生于内务府大臣荣源府内,其父为郭布罗·荣源。

  婉容的父亲郭布罗·荣源,虽然是封建世家大族族人,更是清朝重臣,但却没有传统大臣的因循守旧,不知变通。相反郭布罗·荣源,是一个极为开明的人物。对于教导子女方面,他并不主张“女子无才便是德”,反而认为男女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女孩子应该和男孩子同样接受教育。所以婉容的幼年生活是很丰富的,她的父亲为她安排了各式教育,希望她能成长为一个全面的淑女。郭布罗·荣源不仅教她读书习字、弹琴绘画,这些传统的文化知识,同时还为她聘请洋人给她西式的教导。一位出生在中国的任萨姆女士,就是郭布罗·荣源专门聘请来教导婉容英语的老师。

  婉容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母,一个是后母。其生母爱新觉罗氏为定郡王溥煦的孙女、毓长的第四女,人称“四格格”,是个皇家的女人。可惜这个女人,并没能伴随婉容长大,在生下婉容后便因产褥热而去世了。

  婉容的后母为爱新觉罗氏恒香,同样也是定郡王溥煦的孙女,是毓朗的第二女,人称“二格格”。这位“二格格”将婉容抚养长大,对婉容一生的影响极为深刻。在现代社会,后母一向都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所谓“后妈难当”,对于前妻留下的子女,现任的妻子在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时,本来就有着天然的屏障。不过恒香却做的很好,她将婉容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照顾,不但细心照料,甚至是宠爱备至,母女相处非常和睦。

  生长在这么一个势力庞大的封建大家族中,婉容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嫁给一个人。她的未来去向,最终在郭布罗家和爱新觉罗家的商议下,定了下来。婉容要嫁给溥仪,做一国之母。“一国之母”听起来好像很牛,可是一个末路王朝的皇后那就不怎么好了。嫁给溥仪,应该说是婉容一生不幸的开始。

  婉容随溥仪辗转各地,越来越堕落,最后红颜薄命,孤独去世。对于婉容的去世,她的死因,一直以来都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有三种:

  一、溥仪的说法

  了解溥仪这个人,自然不能错过溥仪的回忆录,有自传性质的《我的前半生》。在这本书中,曾经提到过婉容的死。书中是这么写的:“八一五‘后她和我分手时,烟瘾已经很大,又加病弱不堪,第二年就病死在吉林了。”

  二、嵯峨浩的说法:

  《流浪王妃》中说:部队离开延吉后,把婉容“送到了位于中朝边境的图们市”,“婉容皇后就在那里,一个人孤独寂寞地死了”。

  三、李玉琴的说法:李玉琴在回忆录中,详细的提到了他和婉容的分手过程,其中也对婉容的死提出了一些传闻。“部队撤出长春时,这位可怜的中国末代皇后,只好跟着部队走了。那时蒋介石发动内战,部队正为解放全中国而南征北战,带着她极不方便,加上她当时又病重,生活不能自理,部队到延吉时只好把她留在那里,以后听说她死在敦化了。”

  婉容之死目击者郭长发则说:婉容当时确实死于延吉江北大狱。因为她当时正像书中所说的’病重‘,加之当时生活条件、医疗条件极差,最后死于狱中。死后也是他们(郭等)用旧炕席卷着扔在北山上的。因为是皇后,不同凡人,他对当时的情节、年月日都记得非常清楚。“

川岛芳子偷运婉容皇后

  金蝉脱壳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派兵将溥仪赶出紫禁城。1925年3月5日,溥仪领着皇后婉容、皇妃文绣等人迁往天津,住进了原清朝两湖统制张彪的别墅,世人称其为张园,又名静园。静园位于日租界宫岛街,占地18亩。溥仪入住静园后,将园子的里里外外重新装修了一番,虽然看上去显得富丽堂皇,但怎么也不如北京的紫禁城好。

  1931年9月18日,早就对中国东北地区垂涎三尺的日本人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直接派兵占领东北。11月8日晚,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悄悄驱车来到静园。溥仪的总管张德顺将他迎接进客厅,随即拉上客厅窗户厚厚的窗帘。瘦削的溥仪早已坐在客厅的红木椅子上,等着土肥原贤二呢!

  两人见面后互致问候,土肥原贤二开门见山讲了此行目的。“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主张在东北“建立以宣统皇帝为盟主”的伪政权——满洲国。他这次来天津,就是想把溥仪弄到东北去。

  溥仪当即向土肥原贤二提出了几个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恢复大清帝制,如果只让他去当傀儡,他便不去。

  两个人的谈话不欢而散。临别时,土肥原贤二看着溥仪上楼的背影,“嘿嘿”冷笑道:“去不去东北,恐怕由不得你了!”

  接下来几天,静园就不太平了,不是日本浪人往院子里丢死猫死狗,就是楼窗玻璃被石头砸碎。到了第4天,皇后婉容一揭开桌上的果篮,里面竟然放着一枚沉甸甸的炸弹!

  溥仪寓居在日本人的租界,土肥原贤二算计他简直太容易了。溥仪看着那个威力巨大的日式炸弹,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当天下午,他写了一封信,派总管张德顺给土肥原贤二送去。溥仪在信中同意北上帮日军军部建立“满洲国”。

  土肥原贤二阅毕溥仪的信后,心中大喜。但是,要把溥仪弄到东北去又谈何容易?作为退位皇帝,由于身份特殊,溥仪和他家人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民国政府的严密监控。为此,土肥原贤二找到日本天津租界的领事藤田,经过秘密策划,一个送溥仪去东北的计划便诞生了。

  藤田以贺寿为名,向天津各界名人发出邀请,溥仪领着婉容应邀而来。酒席进行到一半时,溥仪以身体不适为由,悄悄退席,从天津饭店的后门溜出来,直接上了土肥原贤二的小汽车。就这样,溥仪和土肥原贤二一起从大沽港上船,直奔东北而去。

  宴席到了晚上10点才结束,婉容坐车回到静园,到溥仪卧室一看,哪里还有溥仪的影子?她找来张德顺一问,张嗫嚅了半天,才说道:“皇上跟着日本人到东北去了!”

  婉容这才明白过来,溥仪把自己留在天津饭店应酬,是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好实施金蝉脱壳之计。婉容气得抄起桌子上一个景泰蓝的花瓶“砰”地砸在地板上,大叫道:“皇上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也要去东北!”

  当天夜里,婉容收拾好东西,第二天下午换上便装,悄悄从静园后门溜了出去。仆人发现婉容失踪,已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20多个仆人分头去找,最后张德顺在天津城外的小树林里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婉容。原来她下午逃出静园后,雇了一辆马车,直奔大沽港,刚走到半路,就遇到了两个剪径的强盗。幸亏这两个强盗要钱不要命,不然婉容可就危险了!

  双层棺材

  婉容回到静园就病倒了,仆人们急忙去请天津卫的胡天麟。胡家祖传三代都是名医,胡天麟号称“胡神医”,看病的确有一些手段。

  胡天麟给婉容号完脉,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出来后,张德顺急问病情,他说:“从病人错乱的脉象来看,不单是惊吓伤神,外邪人体,而且患有不轻的癔症。”

  癔症,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精神病。张德顺一听,有些惊慌起来。皇帝不在天津卫,皇后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他送走胡天麟,赶紧提笔写了一封信,派专人送到东北交给溥仪。

  婉容的病时重时轻,轻时好人一般,重时又哭又闹。虽然吃了不少胡天麟开的中药,但癔症却在一天天加重。

  这天,张德顺正在为婉容的病发愁,守门的仆人进来禀报说外面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人说找婉容皇后有急事。

  张德顺急忙来到静园外,一看来人,顿时愣住了:面前站着的这个人西装革履,头上还戴着一顶礼帽,这不正是肃亲王的十四格格爱新觉罗·显珅吗?张德顺伺候溥仪多年,早就认识这个十四格格,还知道她在1912年被肃亲王送给日本人川岛浪速做养女,取名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当时在帮日本人做事,她来天津做什么?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的日本女子。张德顺把两人让进静园,川岛芳子问道:“婉容皇后呢?”

  此时,婉容皇后正睡在卧室床上吸食鸦片。川岛芳子多年不见婉容,如今见她吞云吐雾,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不由得暗自皱眉。

  川岛芳子从怀中取出溥仪的亲笔信,递给婉容。婉容丢下烟枪,展信一看,惊喜地叫道:“去东北?好,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婉容穿鞋下地,看着女扮男装的川岛芳子,担心地问道:“现在兵荒马乱,劫匪横行,你能保护我安全到达东北吗?”

  川岛芳子撩开西服下摆,拍着腰带上的小手枪,炫耀说:“皇后放心吧,我一定把您安全送到目的地!”

  3天后,一切布置妥当。川岛芳子走进跟她一起来的那个“女子”的房间,其实那人并不是女人,而是经过化装的日本特务小林英。川岛芳子夸奖了小林英几句,然后从壁柜中取出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小林英,举杯说道:“为了此行顺利,干杯!”

  小林英一口喝下红酒,突然感觉腹痛如绞,这才知道阴险的川岛芳子是想要自己性命。他哆嗦着嘴唇,叫道:“你好毒……”

  川岛芳子阴冷地笑道:“我不习惯别人跟我抢功!”

  川岛芳子见小林英倒地咽气,便叫张德顺打开静园后门,一口双层棺材早已停在那里。

  婉容抱着一个装满金银细软的红木箱子躺进棺材底层,川岛芳子命人在中间放上两层隔板后,再将小林英的尸体放上去,然后合上棺材顶盖。

  川岛芳子假装护送同伴尸体回东北,一路上遇到两次检查,她都假装流泪,检查人员拉开棺材盖见到小林英的尸体,都连说晦气,摆手放行!

  送葬队伍走了3个多小时,天擦黑时来到天津城外的白河边。川岛芳子见四下无人,急忙叫随从打开棺材盖,把婉容从棺材内扶出来!

  棺材底层虽然留有通气孔,可空气并不流畅,再晚一会儿,身体本来就很衰弱的婉容可能就没命了。川岛芳子顾不上连连喘气的婉容,一摆手,随行人员就拿出工具开始挖坑,埋葬装着小林英尸体的棺材。

  此时,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川岛芳子在河边升起一堆篝火,火光腾起,信号发出。10多分钟后,一艘小汽艇从白河上游“突突突”地开过来接应川岛芳子。

  海口惊变

  婉容自小养尊处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登上小汽艇后,看到黑洞洞的船舱,突然尖叫起来:“我不进去,我要回静园!”

  婉容的癔症发作了。川岛芳子一咬牙,取出浸满了麻醉药的手帕,一边走近婉容,一边说“好,我们这就回静园”,猛地用手帕捂住婉容鼻子。婉容顿时身子一软,晕倒在川岛芳子怀里。川岛芳子叫人把婉容抬进船舱内,然后挥手命令小汽艇全速前进。

  小汽艇航行了两个小时左右,来到白河的出海口,还没来得及掉转船头直航大沽港,一艘亮着探照灯的炮艇就开了过来。天津市警卫厅在白河出海口设了一个检查站,十几个水警每天开着炮艇横冲直撞,检查过往船只。这天晚上,检查站的牛站长打麻将输了个精光,正领着人稽查走私船,想趁机捞点好处呢!

  川岛芳子一见水警的炮艇,急忙走出船舱,连喊自己是良民,然后将一沓法币隔空丢到了水警的炮艇上。牛站长掂量着那沓厚厚的法币,正要命令水警转舵回航,却听见川岛芳子乘坐的汽艇里传来一声尖叫:“救命呀!”

  原来,婉容的麻药劲过了,渐渐苏醒过来,张口就大叫。听到叫声,牛站长眼珠子一瞪,叫道:“赶快停船检查,不然老子就不客气了!”

  川岛芳子急忙命人捂住婉容的嘴,她则回舱内取来婉容的那个红木盒子。

  牛站长借着探照灯,瞧见了那只闪闪发光的红木盒子,大声叫道:“把东西给我丢过来!”

  川岛芳子“嗖”地一声,便把盛满了宝贝的红木盒子隔空丢上了炮艇。炮艇上的水警弯腰捡宝贝时,发现盒子下面正“嗤嗤”地冒着青烟。原来,川岛芳子在盒底藏了一枚手雷。她在扔红木盒子时,拉开了手雷导火索。炮艇上的水警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手雷便爆炸了。趁着炮艇上一片混乱之际,川岛芳子的小汽艇一路疾驶逃走了,半夜时分到了大沽口。随后,婉容一行搭乘日本商船“淡路丸”号出海,3日后到达营口市的满铁码头。

  由于川岛芳子巧施妙计,把皇后婉容平安地护送到东北的大连旅顺,让她跟溥仪团圆,为“满洲国”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日本关东军特别嘉奖她,授予陆军少佐军衔。

  1934年3月1日,溥仪龙袍加身,在长春就任“满洲国”皇帝。这个不得人心的伪政权苟延残喘了十几年,随着抗日战争结束,这个傀儡王朝也轰然倒地。

  婉容于1946年6月10日病逝于延吉,终年41岁。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