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贾赦的结局_贾赦与贾母的关系_贾赦是个什么样的人

发布时间:2019-04-14     浏览次数:0
贾政与贾赦谁的地位更高?贾赦更喜欢黛玉还是宝钗?


  贾政与贾赦,皆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他们是两兄弟,都是贾母的儿子。其中贾赦是哥哥,贾政是弟弟。问出“贾政与贾赦谁的地位更高”这样的问题,若是放在其他书中,应该会有些不妥。毕竟自古以来,以长为尊,贾赦既然是哥哥,那么从各个方面来说,在荣国府自然是贾赦当家,地位更高。可是《红楼梦》是一部成就极高,矛盾重重的小说,自然不能与寻常书籍混为一谈。书中存在的各个矛盾点,历来都让人探索争论。而贾赦和贾政两兄弟,也是众多矛盾点之一。

  贾赦,字恩侯,贾母长子,荣国公贾源嫡孙,是荣国府爵位的继承者。在上一任荣国公贾代善死后,降等袭爵:一等将军。看贾赦的介绍,他既然是爵位的继承者,想来便是贾府这一代的掌权者。但令人疑惑的是,贾赦却是住在荣国府偏方,日常出入,也从荣国府大门而出。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贾政住在荣国府正府,并且与贾母住在一起,日常贾母供养,也都是贾政之事。这就奇怪了,贾赦作为长子,爵位的继承者,怎么也该是他住正府,赡养贾母才对。为什么如今却是贾政代行其权利,代承其义务呢?在荣国府中,贾政贾赦二人,到底谁的地位更高呢?

  若从官位上来说,贾赦是一等将军,而贾政则是给事中,虽然后来升至员外郎,但官位仍比贾赦低。所以说从官位和法律规定上来看,贾赦的地位比贾政更高。但这只是法律意义上的判定,而实际情况从各个方面来看,贾政的地位比贾赦更高。

  首先贾政住在正府,他的官位虽比贾政低,但实际上好歹是个实权职位。而贾赦,虽然承袭了“一等将军”的爵位,但实际上并无实权。再加上贾赦整个人并无作为,整日留连女儿香,年纪一大把了,还只知与丫鬟嬉闹。因此这个“一等将军”的爵位,实际上就是一个空架子。而贾政则是一个绣花枕头,看着好看,内里半分实权也无。

  另外贾政与贾母住在一起,贾母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她是整个荣国府辈分最高的人,被人尊称为老祖宗、老太君。在极为讲究忠孝的封建社会,贾母在荣国府实际上就是最高掌权者。她选择与贾政住在一起,而不是贾赦吗,实际上就已经从侧面表明,整座荣国府当家之人,实际上就是贾政。而我们看荣国府后院的官理者,先是贾母,后来贾母让给了王夫人。王夫人是贾政的妻子,两人一主内一主外,把持整个荣国府。后来王夫人虽然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了贾赦的媳妇王熙凤,但实际上王熙凤向来都偏向贾政一家的。

  所以我们说,贾政贾赦二人,若说名头,自然是贾赦更高,但论权利,却首推贾政。

  贾政作为《红楼梦》男主角贾宝玉的父亲,对于儿媳妇是谁,有很大的决定权。那么在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之间,贾政更希望那个当他的儿媳妇呢?

  因为原作中并没有明写,所以贾政希望谁当自己的儿媳妇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小编看来,贾政应该更希望林黛玉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贾政是个受传统儒家思想教育长大的人,名“政”实际上通“正”,是一个正直而不知变通,迂腐而又遵从原则的人。所以从感情方面,和贾政这个人物的品行上来看,应该更倾向于林黛玉。林黛玉进京前,林如海在向贾雨村托付时,如海道:“天缘凑巧,因贱荆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前已遣了男女船只来接,因小女未曾大痊,故未及行。此刻正思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遇此机会,岂有不尽心图报之理。但请放心。弟已预为筹画至此,已修下荐书一封,转托内兄务为周全协佐,方可稍尽弟之鄙诚,即有所费用之例,弟于内兄信中已注明白,亦不劳尊兄多虑矣。”雨村一面打恭,谢不释口,一面又问:“不知令亲大人现居何职?只怕晚生草率,不敢骤然入都干渎。”如海笑道:“若论舍亲,与尊兄犹系同谱,乃荣公之孙:大内兄现袭一等将军,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书烦托。否则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为矣。”

  所以小编认为,原作中贾政应该是更希望贾宝玉娶林黛玉为妻的。可是在高鹗续写的书中,贾政听取了贾母的意见,让宝玉娶了薛宝钗为妻。不过贾政素来听从贾母意见,而且还是续写,所以这个问题的确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贾赦为什么没有住在正府?贾赦为什么要求取鸳鸯?


  我们看《红楼梦》,实际上会发现与现实的规矩有极大出入的地方。就拿贾赦这个人来说吧,贾赦是荣国府嫡长子,承袭了上一代荣国公贾代善的爵位,降等袭爵:一等将军。按理来说,他应该就是整个荣国府权利最大的人物了。可偏偏矛盾的是,他虽然承袭了爵位,但却没有获得应有的权利,也没有履行应有的义务。他的权利和义务,反而一直是由自己的弟弟来履行的。贾赦的弟弟贾政,不仅住在贾府正府,掌管整个荣国府,而且还替代了自己哥哥,来供养照顾贾母。贾政是次子,只是蒙皇恩“额外赐了个主事之衔”,应该说贾赦的地位要比贾政高,但是荣国府正府确是由次子贾政住着,贾赦只住在别府另院。这就很奇怪了,这一点又一点的,皆与封建传统的规矩体统不符,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这种现象呢?

  第一种说法认为,贾赦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贾赦或许是庶出,或许是私生子,或许是过继的儿子。周汝昌认为贾赦贾政都不是贾母和贾代善的亲儿子,而是代善之弟的儿子,是代善的侄子。代善将贾政过继为自己的儿子,而贾赦则连过继儿子也不是。之所以要将两人写成是亲生的:“贾赦和贾政本是同生,都是代善之弟的嫡子,而一个出继于贾母系下,若分叙为两支,把贾赦直写成侄子,倒不要紧,但那样就势必得说成‘代善只生了一子’而把贾赦贾政的同生关系分拆开来。这些极其复杂而微妙的关系,大约使得曹雪芹在运用素材和艺术创造之间发生了困难,因此才不得已想出这个变通的办法来,干脆把贾赦这一支,都挪到贾母系下来,混二支而充一支。”至于为什么两人都不是亲生的,贾政却能获得喜爱,大约是贾赦太次了。

  第二种说法是贾赦这个人,实际上曹雪芹在写的时候并没有事先想到,而是一个后来加进去的人物。在基本概况已定的情况下,突然增加一个人物,这才造成了贾赦如此尴尬的地位。

  第三种说法是,贾赦居住的的确是正院。只不过是荣国府以前的正院,而后来元春入宫为妃,荣国府扩建。最好的园子自然要留给贵人的父母,这才导致了贾赦的正院变成别院的情况。

  曹雪芹塑造贾赦这个人物,给他印上的第一个标签便是“好色纵欲”。对于这点的体现,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贾赦求取贾母的大丫头鸳鸯一事。对于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大部分读者都认为贾赦的确只是因为单纯好色,因而才动了求取母亲丫头的主意。但实际上小编并不这样认为,鸳鸯这个人在书中,虽未做详细描绘,但至少知道她长相平平,善于理财。一个长的并不美貌的女子,为何引来贾赦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求取,不仅威胁鸳鸯,还将主意打到了鸳鸯亲人的头上。在最后贾母明言拒绝后,还与贾母置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气。

  一个平凡丫头,引得主子费尽心思要纳入房中吗,定是有一个直接影响利益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吗,小编认为是出在鸳鸯的身份上。

  鸳鸯是贾母的财务总管,日常开销,银钱出入皆不能越过她去。贾母资产到底有几何,除了贾母,只有鸳鸯知道。贾琏夫妻与贾母关系不错,但贾琏要借用银两的时候,仍然不能越过鸳鸯去,反而要说许多好话,才得了一箱银两。所以小编猜测,贾赦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将鸳鸯纳入房中,绝不能排除这么一个原因。那就是希望借助鸳鸯,能从贾母处讨得更多的好处。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贾赦才对鸳鸯费尽心思求取。

贾赦有几个儿子?贾赦在贾府中的地位


  贾赦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他是荣国府一脉的嫡长子,是荣国公贾源的嫡孙,贾代善和贾母的长子,降等承袭上任荣国公贾代善的爵位,袭爵一等将军。

  贾赦这个人是作者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塑造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没有丝毫优点的人物。为人好色纵欲,目光短浅,知识庸浅,干了许多人神共愤的事情。比如他看上了石呆子的古扇,便与曹雨村勾结,倚仗权势,将石呆子逼至绝境,最后愤而自尽,夺过了宝扇。最后在贾家抄家破败之时,判为主犯之一,被查抄家产,革去世职,远离都城,充军边地。

  此文谈贾赦到底有几个儿子,实际上是因为贾琏的称号上来的疑问。贾琏是贾赦的长子,按理来说,应该叫大爷,可偏偏府中众人称呼贾琏,皆为“琏二爷”,这就引起了众多红学家,对此事的探讨研究。

  一种说法认为,贾赦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贾赦,另一个是贾琮。这种说法,是根据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而来。冷子兴在演说荣国府中曾说过:贾赦有两子,长名贾琏,次子叫贾琮,比较小,出场过一次,一笔带过。《红楼梦》第五十三回祭祖写到,“里边香烛辉煌,锦幛绣幕,虽列著神主,却看不真切。只见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众人围随着贾母至正堂上,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上面正居中悬著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影。贾荇贾芷等从内仪门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每一道菜至,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便接了,按次传至阶上贾敬手中。贾蓉系长房长孙,独他随女眷在槛内。每贾敬捧菜至,传于贾蓉,贾蓉便传于他妻子,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于王夫人。王夫人传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下阶,归入贾芹阶位之首。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下则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佩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一时礼毕,贾敬贾赦等便忙退出,至荣府专候与贾母行礼。”从这一句可以看出“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毯,守焚池。”在这里贾赦的确至少是有两子的。至于为什么贾琏会叫“琏二爷”,有人提出很有可能是承贾珠的顺序。

  另一种书法,则为贾赦有三个儿子,贾琏除了有一个弟弟贾琮外,实际上还有一个哥哥贾瑚。吴克岐在《犬窝谭红》一书中提到曾经有个“午厂本”,“午厂本”中写到在贾琏之上有“长子贾瑚,早夭”,在贾琏之下“还有庶出一子”,共计三子。

  贾赦在贾府中的地位,实际上是有些尴尬的。贾赦虽然承袭了上一代荣国公的爵位,得了个“一等将军”的爵位。实际上却并不是荣国府真正主事之人,荣国府的当权者是他的弟弟贾政。甚至就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跟他生活在一起,而是和贾政住在荣国府正院。而他这个荣国府法律意义上的主人,却和自己的家人住在荣国府的一个偏院之中。这里面既有他自己不争气的原因,也有贾政一家很争气,特别是有一个女儿很争气的原因。贾政的长女贾元春入宫为妃,作为皇上的“岳父”,贾政怎么都比一无是处的贾赦来的有权势些。所以这就造成了贾赦在荣国府的尴尬地位,权威不如自己的弟弟,还不受自己母亲待见。成日里不务正业,只知道搂着小妾寻欢作乐。

贾赦与贾母的关系如何?贾赦的最终结局


  《红楼梦》中,贾赦是荣国公贾源的嫡孙,荣国府官爵的袭承者,贾母的长子。说两人关系如何,实际上是有些奇怪的。在常人看来,母子之间的关系有何可说呢?看官们要知道,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作为中国著名古典小说吗,位列四大名著之首。获得如此高的成就,作者的写作功底绝对不低。在人物的塑造方面,能将大观园中这么多女子,皆写活,写的有血有肉。在故事情节安排方面,伏笔重重,待观至后文,再遥想前文,你会发现竟然早有伏笔埋下。因此使得情节的发张,合情合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除了这些,曹雪芹还特别爱设置矛盾点。拿妙玉来说,她本是出家之人,不染红尘,偏偏在入了大观园之后,爱上了贾宝玉。因此搞的自己是僧不像僧,是佛不守佛。而本来素爱干净,清新出尘的她,最后却只得一美玉落入污泥中的结局。

  在贾赦与贾母的身上,也存在着矛盾之处。贾赦是荣国公一脉的嫡长子,承袭了世袭罔替的公侯爵位,可是他的一家子却住在了荣国府偏院。另外按理来说,供养长辈的,历来都是嫡长一脉。也就是说,在贾赦贾政之间,贾母按理来说应该是与贾赦住在一起才对,可她却是与幺子贾政一门生活在一起的。因为这两点原因,许多人都认为贾赦很有可能并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而是过继而来的。对于这种说法,小编并不赞同,说实话若贾赦真不是贾母的生子,那就不算是嫡长一脉,怎么能继承爵位呢!

  贾母和贾赦之间的关系,的确有些冷淡,甚至很多时候贾母都偏向贾政一家。就连贾赦自己曾经都在宴会中,抱怨过此事。“当花传停在贾赦手中,他喝完酒后说道:有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这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一针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就死,如何针得,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远着呢,怎么就好了呢?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众人听说,也都笑了。贾母半日笑道:我也得这婆子针一针就好了。贾赦听说,自知出言冒撞,引贾母疑心了,忙起身笑与贾母把盏,以别言解释。”可见贾母偏心确有其事,同为自己的儿子,贾母为什么更喜欢贾政呢?

  在小编看来,贾母不喜欢贾赦,最大的原因,便是这个儿子吗,实在是个糊涂的,根本拿不出手。贾赦这个人在《红楼梦》中的定位实际上是很清楚的,就是一个绣花枕头。白承袭了世袭的爵位,内里半点东西也无。不会读书,不会拉弓骑射,文治武功皆无所长,倒是贪淫好色,品味下流,结交朋党,强占民财,利欲熏心,整一个败丧无用的老流氓。不仅处处生事,还妄想求取母亲的财务总管,这一言一行,哪点能讨得贾母喜爱。

  贾赦是整个《红楼梦》中,一个没有丝毫优点的人物。无论是正写还是侧写,贾赦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自私自利,毫无道德廉耻的老流氓。这么一个丑陋的人物,他的最终下场绝不会好到哪儿去。贾家最后得了个抄家的下场,作为贾家这一代的主子之一,贾赦当然被作为主犯惩处。他最后以“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的罪名,被革去世职,发往站台赎罪。

贾赦打贾琏经过 贾赦打贾琏的其他原因


  《红楼梦》中,老子打儿子这样的一个情节,共有两处。一是宝玉被贾政打,而是贾琏被贾赦打。宝玉挨打,作者写的那般详尽而带有感情,这位琏二爷挨打,却没有一个正面的描写,只通过平儿口述,将此事讲出。

  “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因来告诉了老爷。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老爷没法子,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了他五百两,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老爷拿着扇子问着二爷说:——人家怎么弄了来?‘二爷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老爷听了就生了气,说二爷拿话堵老爷,因此这是第一件大的。这几日还有几件小的,我也记不清,所以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也没拉倒用板子棍子,就站着,不知拿什么混打了一顿,脸上打破了两处。我们听见姨太太这里有一种丸药,上棒疮的,姑娘快寻一丸子给我。”

  表面上来看,贾赦之所以将贾琏打了一顿,只因为贾赦未帮他将扇子要来。并且还对给他夺来了扇子的贾雨村的做法极为不满,如此才挨了打。但我们看这一句“老爷听了就生了气,说二爷拿话堵老爷,因此这是第一件大的。这几日还有几件小的,我也记不清,所以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可见除了这事,还有其他原因导致了贾琏挨打。

  小编个人认为,扇子之事,应当是贾琏挨打的一个爆发点,而并不是主要原因。挨打之事,真发生在贾赦索要鸳鸯不成之后,私以为应该是因为在鸳鸯一事中,贾琏王熙凤夫妻的态度让贾赦极为不满。

  贾琏一心想要鸳鸯做自己的妾室,因为鸳鸯是贾母的财务总管,对未来遗产的分配很有帮助。但这事情遭到了鸳鸯的极力反对,而贾母自己也离不开鸳鸯,因此也就回绝了贾赦。虽然很大程度上是鸳鸯和贾母的原因,才导致了求取失败。但贾赦多半还将王熙凤和贾琏的不作为,看作是此事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凤姐是贾母极为喜爱信任的后辈,贾赦肯定指望过王熙凤在此事为他美言。可惜凤姐不但没有帮他,还在一边拖后腿。

  对于贾赦求取鸳鸯,凤姐这样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么见人?”贾赦让贾琏去叫鸳鸯的父母,贾琏说:“上次南京信来,金彩已经得了痰迷心窍,那边的连棺材银子都赏了,不知如今是死是活。即便活着,人事不知,叫来无用。他老婆又是个聋子。”贾赦听了,喝骂自己儿子“混帐!没天理的球囊的,偏你什么都知道!还不离了我这里!”最后闹大了,贾母将邢夫人训斥了一顿,让贾赦很没面子,在家装病很久不去见贾母,每天只是让邢夫人去请个安。其实想想,王熙凤素来圆滑,只看贾母眼色行事,贾母既不愿意,她断没有在旁边说情的道理。所以在在这几件事下,贾赦对贾琏的不满,终于因为扇子事件中,贾琏当场反驳他而爆发,最终打了贾琏一顿。

《红楼梦》贾赦简介 贾赦是个什么样的人?


  贾赦是贾母的长子,是贾政的哥哥,为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中,一个占了一定比重的人物。贾赦是荣国公的孙子,字字恩侯,因为是长子,自然而然的承袭了荣国公的爵位,不过是降了一个等级袭爵,所以他的爵位是“一等将军”。贾赦不是一个好人,仗势欺人不再少数,就算出了性命,也不觉得有什么。还有就是他十分好色,年纪一大把了,小老婆还一个一个的接着娶,经常和这些小老婆们一起饮酒作乐,好不自在。

  贾赦的媳妇是邢夫人,邢夫人是他后来娶的填房,原配是谁,书中未曾提到。邢夫人是小户人家的女儿,骤然嫁给他,要在荣国府这么一个大家族中生存,一直都谨小慎微。所以对于贾赦历来都是随他去的,贾赦想怎么样,便怎么样,不常劝诫。生活过的自由潇洒的贾赦,最后因为以前造的孽,落了个查抄家产,革去世职,远离都城,充军边地的应得下场。

  放在贾赦身上的第一个标签,便是“好色”。贾赦虽然袭了爵,但是他“官儿也不好生做,整日和小老婆喝酒”,看到“略平头正脸的”姑娘、丫鬟就不放过,“左一个右一个的放在屋里”。对于他的好色,最典型的就是想要将贾母身边的丫头鸳鸯纳入房中。鸳鸯长的并不漂亮,贾赦却一心求取,甚至还以鸳鸯的哥哥作威胁,虽然最后遭到贾母的拒绝。当然也有人说,贾赦求取鸳鸯,实际上是为了能分得更多的财产。也许的确有这么一部分的原因,但有靠女人来成事吗,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除了好色,贾赦还目光短浅,不知上进。古时候常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实际上这贾赦与那些长发女子也毫无区别。他的目光短浅,表现最突出的便是贾赦的“读书观”。《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中,贾赦如此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家,原不必读什么书,只要认识几个字,不怕没有一个官儿做”。贾家是士族大家没错,有爵位承袭也没错。可是荣国公的爵位到了贾赦这一代是,已经是第三代了。古时候的爵位承袭,是累世降袭,每袭一代,就要降一级。而无法受到祖荫庇护的子弟,也唯有同其他子弟一般,走科举取仕的道路。若真如贾赦所言,无需读书,那等到祖先的恩德耗尽之时,便是贾家破落之日。实际上在贾赦当时,已经出现了衰落迹象,可叹贾赦竟毫无察觉,无知昏庸至此,发表了这么一番言论。

  贾赦亲情淡薄,不顾子女死活。在孙绍祖求取贾迎春之时,不顾迎春心情,独断专行。就连贾政也知道孙绍祖不是良人,迎春嫁过去日子绝对不好过,因而极力反对。倒是贾赦这个亲爹半分考虑也无,就这样将迎春嫁给了孙绍祖。导致了贾迎春最后被虐致死,“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的悲惨结局。

  贾赦是个仗势欺人,不在乎他人性命之人。只在乎自身利益,而不考虑他人生命,为了自己的利益能毫不在乎的惘送别人性命。在《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中,贾赦看上了别人的扇子,便令人讨要。当别人用权势害了扇子主人性命,将扇子夺过来时,贾赦反倒称好。对于对此事持反对意见的儿子,反而让人拖出去打了一顿。“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官银子,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老爷拿着扇子问着二爷说:人家怎么弄来了?二爷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的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老爷听了就生了气,说二爷拿话堵老爷了。”

  总之贾赦这人,实在没什么可以拿出手的优良品格。说穿了就是一个空心枕头,白袭了爵位,内里却丝毫东西也无。

贾母和贾政贾赦的关系 贾母更喜欢袭人和晴雯中的谁?


  提出“贾母和贾政贾赦的关系”这么一个命题,相信很多读者都会觉得小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贾母和贾赦贾政间,理所应当的就应该是母子关系啊!没错,在《红楼梦》中,无论是贾政还是贾赦,都是要唤老天君一声娘亲的。那么三者间的关系既然这么清晰,小编为什么会提出一个,看起来实在很傻白的命题呢?那是因为小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贾母是和二儿子贾政住在一起,由二儿子贾政侍奉,而不是由大儿子贾政侍奉呢?

  在古代的时候, 阶级分别,等级森严。既有嫡庶之分,也有长幼之别,特别是在极为重视礼制的封建大家族中,对这更是极为重视。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嫡长子在享有更多利益的同时,也要履行更多的责任。分家的时候,长子总是比幼子拿的更多,当然相应的赡养双亲的重任,也就放在了长子的身上。

  我们看贾家,贾家的爵位是由长子贾赦继承的,但是老太君却是二儿子贾政侍奉。这种有违常规的关系,让小编对三者之间的关系,不得不加以各种推测。比如贾赦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她是过继的,或者是庶出的。可是这么一看,就更说不通了,如果贾赦不是她亲儿子,为什么会将爵位传给他,而不是传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呢!越是探索,越是研究,就越是得不出结论,到了最后便是自我否定了。

  在宝玉挨了贾政一顿打后,一向疼爱宝玉的贾母,对着贾政爆发了。来了一句带刺的“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这句话,明眼人都能看的出,那是贾母说的气话,所以贾政是贾母的儿子无疑。既然贾政和贾赦都是贾母的亲生儿子,那么新的问题出现了,贾母为什么会和贾政住在一起呢?

  这么一个问题的答案,应当在于一次家宴时,贾赦说的:“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

  在贾政和贾赦之间,贾母明显更喜欢贾政一些,根据一些言语,也知道荣国公在时,也更喜欢自己的小儿子一些。所以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子孙住在一起,也说的过去。另外贾政贾赦两人做对比,贾政要比贾赦更有出息些。而在袭爵的时候,依照礼制,让长子承了爵。小编猜想,也许是怕幼子想不通,与长子生了间隙,于是出于公平的考虑,便带着二儿子住在了正房。

  所以三人之间的关系,细细究来,还真就只是普通的母子关系而已。

  接下来书说说小编提出的第二个命题。大家都知道,晴雯和袭人都是宝玉房里的姑娘,而且都是在贾母身边待过,然后再放到宝玉房里去的。在宝玉房里,袭人最大,可是依据太虚幻境中的排名,晴雯在袭人之上。这两点差异,让众人提出了为什么是袭人成了宝玉的妾室,而不是晴雯等等问题。其中一条就是,若是依据贾母的性子,她是更喜欢晴雯一些,还是更喜欢袭人一些呢?

  对于这个问题,小编认为贾母更喜欢的应当是晴雯。贾母曾经这样说过“”晴雯这丫头,我看他甚好,言谈针线都不及他,将来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而对于袭人,贾母给了一个”没嘴的葫芦“的评价,可见虽然袭人得王夫人喜欢,但却并不受老夫人看重。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 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这是对于袭人没有跟着宝玉一起出来,贾母的看法。言语间的不满和严厉,尽显其中。如此对待两者,贾母的态度很是明显。

鸳鸯为什么坚决抗拒做贾赦的小妾?鸳鸯最后是怎么死的?


  古代的丫鬟们,特别是家生子,婚嫁只有几条出路。第一条出路,是主子格外开恩,放她们出府,恢复她们平民的身份。不再是奴隶之后,婚嫁自由,寻得如意郎君,和顺安稳的过完一辈子。第二条,是配给府中的老爷、少爷为妾,当小老婆。第三条,是配给府里同样是家生子的仆人,他们生的后代,一样为奴为婢。

  第一条恢复平民身份,是很好的一个出路,但是主子格外开恩的情况,却极少发生。第三条,则被像鸳鸯这类的丫鬟拒绝。鸳鸯这类家生丫鬟,从小随侍主子左右,一举一动,其实都带了点小姐的派头,嫁给府中的奴仆自是不愿的。所以在这两种情况下,给府里的老爷、少爷为奴为婢,应当是最好的出路了。比如说袭人,对于给宝玉做妾,是极为愿意的。可伺候贾母的鸳鸯,却极为抗拒这第二条婚嫁出路。在贾赦看上她,想要纳她为妾后,坚决抵制。面对兄嫂的劝说、威胁,说出了“难怪成日间羡慕人家的丫头做小老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封就了自己的舅爷;我要是不得脸,败了时,你们王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去!”从这儿可以看出,鸳鸯的态度极为坚决。可是她为什么会对对于丫鬟来说,是很好的出路如此抗拒呢?

  一、贾赦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良人。贾赦为人猥琐好色,一无是处,把小妾丫鬟也不当人来看,小妾被他用来随意送人,像秋桐那种,绝对不是个例。鸳鸯嫁给贾赦,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二、鸳鸯极有自知之明。书中描述她出场,“只见他穿着半新的藕合色的绫袄,青缎掐牙背心,下面水绿裙子。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鸳鸯知道自己长的并不漂亮,贾赦看中自己也绝不会是因为容貌。再结合鸳鸯在贾母身边的地位,不难看出贾赦纳鸳鸯为妾,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能在贾母面前博得更多出路,分得更多的家产和好处。

  三、鸳鸯在贾母面前很受信任,管理着很多财物,手里是扎扎实实的权力,因此好处绝对多于做一个不住在正房的儿子的妾。

  四、邢夫人禀性愚强,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凡出入银钱事务,一经他手,便克啬异常,以贾赦浪费名,“须得我就中俭省,方可偿补”,儿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听的。这是主母不贤,做小妾的,相对于看主子眼色,更多的是要看主母眼色。毕竟后院大小事务,是归当家主母管的。若是主母不贤,小妾的生活很可能是水深火热的。

  综上所述,对于鸳鸯来说,不做贾赦的小妾,要比做好的多。她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类的事情。

  鸳鸯最后应了自己的话,以命挣了自己的清白和自尊。此时鸳鸯哭了一场,想到:“自己跟着老太太一辈子,身子也没有着落。如今大老爷虽不在家,大太太的这样行为,我也瞧不上。老爷是不管事的人,以后便’乱世为王‘起来了,我们这些人不是要叫他们掇弄了么?谁收在屋子里,谁配小子,我是受不得这样折磨的,倒不如死了干净。但是一时怎么样的个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到老太太的套间屋内。刚跨进门,只见灯光惨淡,隐隐有个女人拿着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样子。鸳鸯也不惊怕,心里想道:“这一个是谁?和我的心事一样,倒比我走在头里了。”便问道:“你是谁?咱们两个人是一样的心,要死一块儿死。”那个人也不答言。鸳鸯走到跟前一看,并不是这屋子的丫头。仔细一看,觉得冷气侵人,一时就不见了。鸳鸯呆了一呆,退出在炕沿上坐下,细细一想,道:“哦!是了,这是东府里的小蓉大奶奶啊!他早死了的了,怎么到这里来?必是来叫我来了。他怎么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给我死的法儿。”鸳鸯这么一想,邪侵入骨,便站起来,一面哭,一面开了妆匣,取出那年铰的一绺头发揣在怀里,就在身上解下一条汗巾,按着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自己又哭了一回,听见外头人客散去,恐有人进来,急忙关上屋门。然后端了一个脚凳,自己站上,把汗巾拴上扣儿,套在咽喉,便把脚凳蹬开。可怜咽喉气绝,香魂出窍!

贾迎春真的是被贾赦卖了的吗?贾迎春判词解读


  《红楼梦》中有两段婚姻,是个确实的悲剧。那就是”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我们知道贾迎春死的极为凄惨,她是十二金钗中,唯一一个被自己的丈夫虐待致死的女子,这样的死法,更增加了她人生的悲剧性。至于她为什么会嫁给孙绍祖这个”中山狼“,一般都说是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因为还不起,所以只好做主将贾迎春嫁过去,算作还债。因为贾迎春性格懦弱,不敢反抗自己的父亲,而邢夫人又不是贾迎春的生母,所以对此并不关心,所以贾迎春就这样误嫁给了孙绍祖。婚后又因为性格懦弱,而被丈夫虐待致死。就这样,因为”五千两“的银子,贾迎春就这样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因为”五千两“银子,就真的将女儿卖了吗?

  我们首先来看,贾家和孙家的家世。贾家和孙家的家世根本没法比,孙家原是投在贾家门下的。贾政说这孙家原是看中贾家权势,自愿认作门下的。所以与其说是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倒不如说在贾家如日中天时,孙家对贾赦原是有所求的,这五千两银子,很可能是孙家孝敬给贾家的。

  再说孙绍祖的外号,中山狼。中山狼是一恩将仇报的象征,在远离危险后,立刻对救命恩人恩将仇报。

  再看《红楼梦》中,贾迎春回贾府的哭诉。八十回:迎春方哭哭啼啼的在王夫人房中诉委曲,说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 略劝过两三次,便骂我是——醋汁子老婆拧出来的‘。又说老爷曾收着他五千银子, 不该使了他的。如今他来要了两三次不得,他便指着我的脸说道:——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 , 如今强压我的头,卖了一辈。又不该作了这门亲,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老太太曾说过:我正要打发人和你老爷说去,他要什么人, 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想是这大老爷原本爱财,看着个好物件,一时用了孙绍祖的钱,货物到手之后,只当是孙绍祖孝敬给他,便不再提那钱的事。这孙绍祖便是个无赖,偏又拿这事说事。

  对于孙绍祖的骄奢淫逸,贾迎春”略劝过两三次“。我们知道贾迎春的性格,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她既能开口劝孙绍祖,定是因为刚嫁过去时,孙绍祖对其还是挺好的,这才有胆子劝他。再看劝过两三次,说明第一次劝的时候,孙绍祖态度还是很好的,说明那时候贾迎春过的不错。而至于后来怎么就突然变了脸色,很有 可能是贾府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败落,再没有以前的威风了。孙绍祖自己都说:”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又不该作了这门亲,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不打自招,明明白白的说了是看上贾府的权势了。所以贾赦因五千两银子就将自己的女儿卖了,应当还不至于。

  判词: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子系中山狼:子、系二字,合起来就是「孙」。中山狼则忘恩负义的心态,只会恩将仇报。也就说孙绍祖恩将仇报。

  得志便猖狂:孙家原是贾府门客之一,後来孙绍祖官袭指挥,成为暴发户。求得迎春为妻後,便肆无忌惮地虐待她。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金闺花柳指的是纤弱的公府千金贾迎春。一载赴黄粱说的是,在嫁给孙绍祖仅一年,就黄粱梦断,香消玉殒。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