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贾政人物原型_贾政为什么不喜欢贾宝玉_贾政为什么喜欢赵姨娘

发布时间:2019-04-12     浏览次数:0
贾环与贾宝玉之间的关系 贾环与贾政的关系


  贾环与贾宝玉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人都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宝玉是《红楼梦》中的男主角,贾环则是作为一个衬托贾宝玉的人物存在的。贾宝玉是贾政和王夫人的儿子,是嫡子,贾环是贾政和赵姨娘所生之子,是庶子。自古以来在中国就嫡庶有别,特别是像荣国府这样的家族。涉及到爵位继承,家产分配的问题。这使得贾环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在这些因素下考虑。

  宝玉因就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来替他拍着。宝玉便和彩霞说笑,只见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只向着贾环。宝玉便拉他的手,说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儿!”一面说,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夺手不肯,便说:“再闹,就嚷了!”

  二人正闹着,原来贾环听见了。素日原恨宝玉,今见他和彩霞玩耍,心上越发按不下这口气。因一沉思,计上心来,故作失手,将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烛,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呀”的一声,满屋里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绰灯移过来一照,只见宝玉满脸是油。王夫人又气又急,忙命人替宝玉擦洗;一面骂贾环。凤姐三步两步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说:“这老三还是这么毛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台盘!——赵姨娘平时也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遂叫过赵姨娘来,骂道:“养出这样黑心种子来,也不教训教训!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一发得了意了,一发上来了!”那赵姨娘只得忍气吞声,也上去帮着他们替宝玉收拾。只见宝玉左边脸上起了一溜燎泡,幸而没伤眼睛。

  王夫人看了,又心疼,又怕贾母问时难以回答,急的又把赵姨娘骂一顿。又安慰了宝玉,一面取了败毒散来敷上。宝玉说:“有些疼,还不妨事。明日老太太问,只说我自己烫的就是了。”凤姐道:“就说自己烫的,也要骂人不小心,横竖有一场气生。”王夫人命人好生送了宝玉回房去。袭人等见了,都慌的了不得。

  只这儿就可以看出,贾环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贾宝玉作为家中嫡子,上有贾母、王夫人等护着。特别是贾母,作为贾府实际上的最高者,她的态度决定了下面人的态度。贾母喜爱贾宝玉,众人自然跟风而动,都奉承关爱他。而贾环呢!首先因为教育原因,自身这个人的品行就不怎么样,再加上他是庶子,不得王夫人喜爱,特别是贾母也不待见他。周围人对待贾环的态度,自然与贾宝玉天差地别,这就导致年幼的贾环心中存有愤恨。这也使得两兄弟之间,仿佛敌人一般。

  曹雪芹塑造贾政这个人,极为鲜明,就是一个典型儒家子弟。忠君孝母,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人物。贾政是典型的严父,对于贾环、贾宝玉两个儿子的教育,贾政历来坚持的就是严厉教导。有些时候两个儿子,做的并不满意时,贾政甚至会毒打孩子。比如金钏自杀那回,贾宝玉挨打,贾政那叫一个打的厉害。叫了周围小厮,将贾宝玉往死里打,王夫人拦下时,贾宝玉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极为惨烈。严厉的教导,使得父子之间的关系很僵硬。无论是不受宠的贾环,还是受尽宠爱的贾宝玉,看见贾政,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双腿打颤。“……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这是书中对于贾环看见贾政时的反应,深深的惧意溢于言表。没有寻常人家对于父亲的崇敬,没有寻常人家对父亲的濡沫之情,没有寻常人家对父亲的深深崇拜,是有惧意,而且是很明显的惧意。可见贾政平日对贾环,历来都是不假辞色的。父亲在贾环眼中,是高高在上的,是掌握他生杀大权的。当然这并不是就表明贾环不渴望父爱,相反他很想得到贾政的认可和关爱。所以才会各种针对贾宝玉,希望得到父亲的注意。

  总之贾环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人物,在贾府中无足轻重的地位,使得他性格的扭曲,对贾宝玉充满憎恨。
 

贾政有几个儿子?贾政到底喜不喜欢贾宝玉?


  贾政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他一共有三个儿子,分别是长子贾珠,次子贾宝玉,三子贾环。贾宝玉和贾环都在书中出现过,只长子贾珠早逝,从王夫人的口中得知一二。在贾宝玉挨打的时候,王夫人在阻止贾政继续毒打贾宝玉时,曾哭诉过自己这个长子,说“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看,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不觉失声大哭起来,”苦命的儿吓!“因哭出”苦命儿“来,忽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此时里面的人闻得王夫人出来,那李宫裁王熙凤与迎春姊妹早已出来了。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

  看这段话,在三个儿子中,贾政最满意的子嗣应当是贾宝玉那早逝的哥哥贾珠。无论是王夫人还是贾政,一想起贾珠来,便悲从心起,泪如雨下。因此由暴打一事上,有人就提出了,贾政实际上并不喜欢贾宝玉。之所以对他抱有期望,实际上只是因为别无他选了。

  在《红楼梦》第三十三回,对宝玉挨打时这样描绘的。宝玉和琪官相交甚密,而启明王爷却极为看重琪官。如今琪官寻不见人了,便令长吏来要。等长吏走后,贾政怒从心起,便嘱咐左右小厮,将贾宝玉压着暴打。

  贾政此时气的目瞪口歪,一面送那长史官,一面回头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一直送那官员去了。才回身,忽见贾环带着几个小厮一阵乱跑。贾政喝令小厮“快打,快打!”贾环见了他父亲,唬的骨软筋酥,忙低头站住。贾政便问:“你跑什么?带着你的那些人都不管你,不知往那里逛去,由你野马一般!”喝令叫跟上学的人来。贾环见他父亲盛怒,便乘机说道:“方才原不曾跑,只因从那井边一过,那井里淹死了一个丫头,我看见人头这样大,身子这样粗,泡的实在可怕,所以才赶着跑了过来。”贾政听了惊疑,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快叫贾琏,赖大,来兴。小厮们答应了一声,方欲叫去,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道:“父亲不用生气。此事除太太房里的人,别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听见我母亲说……”说到这里,便回头四顾一看。贾政知意,将眼一看众小厮,小厮们明白,都往两边后面退去。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都是啖指咬舌,连忙退出。那贾政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众小厮们只得齐声答应,有几个来找宝玉。

  宝玉急的跺脚,正没抓寻处,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逼着他出去了。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忙上前夺劝。贾政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看文中“该死的奴才!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承奉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祸及于我。”中的“祸及于我”以及“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还有“堵起嘴来,着实打死!”等语句。人们便凭此,认为贾政虎毒食子,打的如此之狠,着实是想要了贾宝玉的性命。

  但小编看下文,王夫人赶来护住贾宝玉。哭着说:“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而贾政在听见这话后的表现,则为“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由此可见,贾政并不是不爱贾宝玉,只是贾宝玉的所作所为,超出了贾政承受的界限。他希望贾宝玉好好读书,走上仕途,光宗耀祖,哪知贾宝玉偏偏沉溺女儿香,整日不做正事。所以爱之深,责之切之下,才在两件大事(王府来人,金钏自尽)发生后,怒极暴打。
 

贾政是次子为什么居于正房?贾政为什么会宠爱赵姨娘?


  曹雪芹所著《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名著之首,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典型代表。以其丰富的艺术性、思想性以及极大的历史研究价值,闻名世界。曹雪芹的《红楼梦》以四大家族的兴衰变化为背景,以丰富复杂,关系纠缠的人物为血肉,以曲折的故事情节为骨架,让众多读者流连忘返。

  曹雪芹在人物的塑造上,实在很是出彩。曹雪芹笔下的众多人物,无论是国色天香,出尘典雅的姑娘小姐,还是出场极少的丫鬟仆人,曹雪芹总能赋予她们出彩的一点,让他们从一个死板的书中人物,一下子跃人眼前,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人物。比如林黛玉的病,薛宝钗的冷香丸,惜春的冷心冷情,贾宝玉的偷吃胭脂等等。

  除了赋予人物某一鲜明特点之外,曹雪芹在塑造人物方面,也特别喜欢塑造一个矛盾点。比如贾宝玉的多情与专情,比如林黛玉柔弱,却执着勇敢的追逐爱情,又比如妙玉追求身心纯洁,却最终落得个美玉染污秽的结局。同时作为一个出家之人,却六根不净,爱上贾宝玉等。

  而在塑造贾政这个人物的时候,实际上也是用了矛盾点这么一个方法的。贾政是贾母的次子,是贾赦的弟弟。荣国府的爵位,由贾政的哥哥贾赦继承,作为次子,贾政只有科举取仕一途。不过好在皇上额外开恩,赐予他给事中的官位。如此也就算了,但贾政真正的矛盾之处,却在于他既不是长子,也不是荣国府爵位的继承者,却住在荣国府正房,成为荣国府实际的当权者。

  在中国古代,阶级分明,长幼有序,方方面面都是有明确规定的。特别是像荣国府这样的大家族,对于这些传统礼仪规矩的遵循,更甚普通人家。可是偏偏贾赦这种完全与传统规矩不符的情况,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说贾政当权原因,绝对不能忽略两个关键人物,一是荣国府辈分最高的贾母,一是在宫中为妃的贾元春。贾政能住在荣国府正房,越过长兄贾赦当荣国府的家,这两人在其中绝对起着很大的作用。

  贾母是整个荣国府辈分最高的人,在古时候讲究忠孝礼仪的情况下,贾母实际上就是整个荣国府权利最大之人。无论是贾政还是贾赦吗,若是有哪一点让贾母不欢喜,只要贾母有心,进宫见见太后之类的,两人绝对不好过。丢官事小,失节事大。而这么一个人形权杖却选择与贾政住在一起,也就是说贾母实际上是支持贾政的。从这一点上,贾政便赢了贾赦。

  另外就是贾元春,元春是贾政的女儿,入宫一路攀爬,最终做到贵妃之位。贾政从名分上来讲,算是皇上的岳父,这一点也比毫无作为的贾赦强几百倍。有人猜测,贾政所住的荣国府正房,实际上是为了元春省亲修的,而贾赦所居偏方也的确是荣国府正房,只不过是曾经。后来省亲后,正房自然变成了偏房。无论事情是否如此,总归贾政要比贾赦有出息,所以住在正房虽然说不过去吗,但也并不难接受。

  看《红楼梦》相信很多人都奇怪,贾政怎么会看上赵姨娘呢!毕竟从书中看来,赵姨娘实质上是个没脑子的人,经常给自己的女儿拖后腿。

  实际上正是因为他是贾政,所以才会纳赵姨娘为妾。我们看《红楼梦》中贾政这个人物的塑造,清清白白的显示,他就是一个深受传统儒学影响,一个恪守儒礼,端正而迂腐的人。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品行,才决定了他绝不会像贾赦一样,看上哪个就纳了哪个。年轻的贾政,血气方刚之时,定然也是恪守礼节,不外出寻欢,而收取房中之人。

  另外实际上借王夫人之口,我们知道现在的丫头实际上是比不上从前的。赵姨娘作为曾经的丫头,想来早先也是个好的。应该是后来有了儿子,如此心才大了。
 

贾政与贾赦谁的地位更高?贾赦更喜欢黛玉还是宝钗?


  贾政与贾赦,皆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他们是两兄弟,都是贾母的儿子。其中贾赦是哥哥,贾政是弟弟。问出“贾政与贾赦谁的地位更高”这样的问题,若是放在其他书中,应该会有些不妥。毕竟自古以来,以长为尊,贾赦既然是哥哥,那么从各个方面来说,在荣国府自然是贾赦当家,地位更高。可是《红楼梦》是一部成就极高,矛盾重重的小说,自然不能与寻常书籍混为一谈。书中存在的各个矛盾点,历来都让人探索争论。而贾赦和贾政两兄弟,也是众多矛盾点之一。

  贾赦,字恩侯,贾母长子,荣国公贾源嫡孙,是荣国府爵位的继承者。在上一任荣国公贾代善死后,降等袭爵:一等将军。看贾赦的介绍,他既然是爵位的继承者,想来便是贾府这一代的掌权者。但令人疑惑的是,贾赦却是住在荣国府偏方,日常出入,也从荣国府大门而出。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贾政住在荣国府正府,并且与贾母住在一起,日常贾母供养,也都是贾政之事。这就奇怪了,贾赦作为长子,爵位的继承者,怎么也该是他住正府,赡养贾母才对。为什么如今却是贾政代行其权利,代承其义务呢?在荣国府中,贾政贾赦二人,到底谁的地位更高呢?

  若从官位上来说,贾赦是一等将军,而贾政则是给事中,虽然后来升至员外郎,但官位仍比贾赦低。所以说从官位和法律规定上来看,贾赦的地位比贾政更高。但这只是法律意义上的判定,而实际情况从各个方面来看,贾政的地位比贾赦更高。

  首先贾政住在正府,他的官位虽比贾政低,但实际上好歹是个实权职位。而贾赦,虽然承袭了“一等将军”的爵位,但实际上并无实权。再加上贾赦整个人并无作为,整日留连女儿香,年纪一大把了,还只知与丫鬟嬉闹。因此这个“一等将军”的爵位,实际上就是一个空架子。而贾政则是一个绣花枕头,看着好看,内里半分实权也无。

  另外贾政与贾母住在一起,贾母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她是整个荣国府辈分最高的人,被人尊称为老祖宗、老太君。在极为讲究忠孝的封建社会,贾母在荣国府实际上就是最高掌权者。她选择与贾政住在一起,而不是贾赦吗,实际上就已经从侧面表明,整座荣国府当家之人,实际上就是贾政。而我们看荣国府后院的官理者,先是贾母,后来贾母让给了王夫人。王夫人是贾政的妻子,两人一主内一主外,把持整个荣国府。后来王夫人虽然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了贾赦的媳妇王熙凤,但实际上王熙凤向来都偏向贾政一家的。

  所以我们说,贾政贾赦二人,若说名头,自然是贾赦更高,但论权利,却首推贾政。

  贾政作为《红楼梦》男主角贾宝玉的父亲,对于儿媳妇是谁,有很大的决定权。那么在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之间,贾政更希望那个当他的儿媳妇呢?

  因为原作中并没有明写,所以贾政希望谁当自己的儿媳妇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小编看来,贾政应该更希望林黛玉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贾政是个受传统儒家思想教育长大的人,名“政”实际上通“正”,是一个正直而不知变通,迂腐而又遵从原则的人。所以从感情方面,和贾政这个人物的品行上来看,应该更倾向于林黛玉。林黛玉进京前,林如海在向贾雨村托付时,如海道:“天缘凑巧,因贱荆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前已遣了男女船只来接,因小女未曾大痊,故未及行。此刻正思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遇此机会,岂有不尽心图报之理。但请放心。弟已预为筹画至此,已修下荐书一封,转托内兄务为周全协佐,方可稍尽弟之鄙诚,即有所费用之例,弟于内兄信中已注明白,亦不劳尊兄多虑矣。”雨村一面打恭,谢不释口,一面又问:“不知令亲大人现居何职?只怕晚生草率,不敢骤然入都干渎。”如海笑道:“若论舍亲,与尊兄犹系同谱,乃荣公之孙:大内兄现袭一等将军,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书烦托。否则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为矣。”

  所以小编认为,原作中贾政应该是更希望贾宝玉娶林黛玉为妻的。可是在高鹗续写的书中,贾政听取了贾母的意见,让宝玉娶了薛宝钗为妻。不过贾政素来听从贾母意见,而且还是续写,所以这个问题的确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贾政的人物原型是谁?贾政是怎么死的?


  曹雪芹所著的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与《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共称为中国四大名著,而且《红楼梦》还位于四大名著之首。他具有极高的艺术性、思想性以及历史研究价值,书中全面展现了中国封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一本百科全书式的小说。《红楼梦》背景宏伟,人物关系复杂缠绵,故事情节曲折离奇,每每让读者流连忘返。而这么一本成就极高的小说,对于它的研究,历来学者们都钻到极深,希望将它的所有全都做一个正确的解读。

  研究之下,大部分学者都认为,这部小说实际上是有历史原型的。曹雪芹正是根据真实的人物或事件,才创作出了这么一部达到巅峰的著作。学者们对比事件人物,对于小说中人物的历史原型争论不休。贾宝玉的原型是谁?薛宝钗的原型是谁?林黛玉的原型是谁?贾母的原型是谁……都进行了一一论证。而作为男主角贾宝玉的父亲,荣国府实际的当权者,贾政的人物原型是谁,自然也引发了学者们的研究论证。

  第一种说法认为,贾政的人物原型,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红楼梦》第十六回中,凤姐和赵嬷嬷谈论太祖出巡的故事。赵嬷嬷说:“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甲戌本对此有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有人认为写“甄家”正是为了对应“贾家”。“甄应嘉”接驾四次,就是在说“贾政”接驾四次。而历史上的曹寅在康熙的六次出巡中,也的确独独接驾了四次。

  另外,小说中的贾政,酷爱与他人相交。门下养了一大帮的清客门人,闲时吟诗作赋,吃酒下棋。大观园的设计布置,便是贾政门下一清客所为。而曹寅也同样好与他人交往,任织造之后,与江南人士的交游更加广泛。有人统计,与曹寅有诗文交往者约二百人,其中有当时极有影响的知名人士。由于曹寅在江南二十多年认真执行康熙皇帝的既定政策,曹寅成为主持东南风雅、众望所归的人物,在江南地区享有极高的声誉。

  第二种说法认为,贾政的人物原型是曹雪芹的叔父曹頫。曹頫任内务府员外郎,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官员。曹家的老仆曾说曹頫“为人忠厚老实,孝顺我的女主人,我女主人也疼爱他。”曹頫孝顺女主人,也就是说孝顺曹雪芹的祖母,这一点与贾政平日里对贾母的事事顺心,句句听从极为相符。而其忠厚老实的品行,也与贾政相去不远。“曹頫是一个忠厚老实有点学问的人。看来他应变能力不强,在官场上分辨不出形势,因而处事时有不妥当的地方”。而贾政也正是如此,虽然为官,却不懂官场手段,反而时常被手下之人蒙蔽,作下许多错事。如此行事和品行都极为相似的情况下,已经算是一个很好地证明了。

  另外在曹颙病逝后,康熙帝皇恩浩荡,考虑到曹家只剩一老母和一个寡妇,便令人在曹家找一个合适的人选,过继给曹母,好撑起曹家。手下官员挑了许久,李煦才上奏到:“曹荃第四子曹頫好。”内务府奏曰:“即请将曹頫给曹寅之妻为嗣,并补放曹颙江宁织造之缺,亦给主事职衔。”而在小说《红楼梦》中,“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又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这些又正好对上,所以才有了贾政实际上就是曹颙的说法。

  这两种观点,各有各的说法,除非拿出确切证据,实际上是很难判断的。相信各位看官心里面,都有一杆自己的称,随心就好。

  高鹗续写的《红楼梦》中,贾政是没有死的。贾政真正的结局如何,如今已不可考,只有人做了推断。当然是站在其人物原型是曹寅的立场上,人们认为曹寅早死,因此贾政的结局,大约也脱不了早死的结局。

《红楼梦》贾政简介 贾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贾政,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是男主角贾宝玉的父亲,林黛玉的舅舅,薛宝钗的姨父。贾政是一等将军贾赦的弟弟,荣国府二老爷,他的母亲是荣国府老祖宗贾母,父亲是上一代荣国公贾代善。

  贾政,字存周,为人端方正直,谦恭厚道,人品端方,风声清肃。自幼便喜好读书,在长兄继承爵位的前提下,原来是想着凭借科举之路,步入仕途的,哪知其父贾代善,临终一遗本承到皇帝处,皇上体恤老臣,皇恩浩荡之下,额外赐给贾政一个主事官位,升了工部员外郎。

  虽然贾赦承袭了贾代善的爵位,实际上贾政次才是荣国府的当权者。他是除贾母外荣国府的最高掌权者,但同贾母一样不常管理府中大小俗务,每日只看书著棋,同一众清客闲聊,是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他并不喜好繁华奢侈的生活,在游览大观园时亦有过归农隐逸之意。贾政的“政”字,实际上谐音“正”。这正是作者塑造这个人物时,最根本的出发点。他是个好人,是个正直的为官者,可惜却不同世俗,情商不高。即使想当好官,也不知道从哪处着手,反而多次遭人蒙骗,把自己搞的声名狼藉。可以说贾政是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悲剧人物,他既是悲剧的制造者,也是悲剧的受害者,可以说是一个悲剧到心里的人。

  既然说贾政是深受儒家思想熏陶之人,那为官的他必定有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忠君。贾政虽然没有为官之才,但确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忠臣。在贾元春回家省亲的时候,贾政含泪启道:“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字字真心,句句真情,这字里行间毫无虚伪。可以说作者想要将贾政,塑造成一个忠诚的打算,是完全成功了的。他对皇上的忠心也表现为一种愚忠。皇上一时听了御史之言,令锦衣军将贾府家产抄没,贾政虽心生悲郁,但对皇上却绝无怨言,而且在锦衣军翻箱倒柜、逞凶施威以后,贾政还能面朝北面,含泪谢恩。

  对于贾宝玉而言,贾政是一个典型的严父形象。书中对于贾宝玉见贾政的描写,最典型的便是一日贾政召见贾宝玉。贾宝玉赖在贾母身边,惧怕不已,并不敢去。还是贾母再三保证,一切有她护着,贾宝玉才勉强去了。等到了贾政书房门外,贾宝玉心中害怕,双腿打颤。金钏在一旁开他玩笑,若是平日里早笑闹到一处去了,那时贾宝玉却连回应的心思都没有。而贾政对于贾宝玉的教育,也确实极为严厉。贾宝玉对于贾政来说,是贾家下一辈的希望。贾家的传承兴衰,以后皆会由贾宝玉承担,所以贾政历来都严格要求贾宝玉。他不仅多次教导贾宝玉多读书,多与他人交往,不要醉卧美人乡。后来有一次,为了让贾宝玉走入他所谓的“正途”,尽然下了狠心的暴打贾宝玉,算是去了贾宝玉的半条命。

  儒家最推崇的除了忠,便是孝。贾政忠于君王,同时也孝顺亲母。贾政对他母亲事事听从,不敢有半分忤逆。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在贾宝玉的教育问题上。贾政历来都以极为严厉的态度,来教导贾宝玉的,很多时候甚至会以打骂的形式,让贾宝玉听从自己的教导。可是贾母素来疼爱贾宝玉,对于贾政打骂贾宝玉的行为吗,自然是要制止的。往往贾政和贾母对上,这个时候退让的一定会是贾政。除了这一点,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总是先行奉上,让母亲亲尝、过目。安排家宴,也总是讲个笑话什么的,以博母亲欢颜。

  对于贾政这个人,总结起来,贾政就是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人。他虽清廉孝顺,却迂腐守旧,迟钝糊涂。

贾母和贾政贾赦的关系 贾母更喜欢袭人和晴雯中的谁?


  提出“贾母和贾政贾赦的关系”这么一个命题,相信很多读者都会觉得小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贾母和贾赦贾政间,理所应当的就应该是母子关系啊!没错,在《红楼梦》中,无论是贾政还是贾赦,都是要唤老天君一声娘亲的。那么三者间的关系既然这么清晰,小编为什么会提出一个,看起来实在很傻白的命题呢?那是因为小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贾母是和二儿子贾政住在一起,由二儿子贾政侍奉,而不是由大儿子贾政侍奉呢?

  在古代的时候, 阶级分别,等级森严。既有嫡庶之分,也有长幼之别,特别是在极为重视礼制的封建大家族中,对这更是极为重视。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嫡长子在享有更多利益的同时,也要履行更多的责任。分家的时候,长子总是比幼子拿的更多,当然相应的赡养双亲的重任,也就放在了长子的身上。

  我们看贾家,贾家的爵位是由长子贾赦继承的,但是老太君却是二儿子贾政侍奉。这种有违常规的关系,让小编对三者之间的关系,不得不加以各种推测。比如贾赦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她是过继的,或者是庶出的。可是这么一看,就更说不通了,如果贾赦不是她亲儿子,为什么会将爵位传给他,而不是传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呢!越是探索,越是研究,就越是得不出结论,到了最后便是自我否定了。

  在宝玉挨了贾政一顿打后,一向疼爱宝玉的贾母,对着贾政爆发了。来了一句带刺的“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这句话,明眼人都能看的出,那是贾母说的气话,所以贾政是贾母的儿子无疑。既然贾政和贾赦都是贾母的亲生儿子,那么新的问题出现了,贾母为什么会和贾政住在一起呢?

  这么一个问题的答案,应当在于一次家宴时,贾赦说的:“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

  在贾政和贾赦之间,贾母明显更喜欢贾政一些,根据一些言语,也知道荣国公在时,也更喜欢自己的小儿子一些。所以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子孙住在一起,也说的过去。另外贾政贾赦两人做对比,贾政要比贾赦更有出息些。而在袭爵的时候,依照礼制,让长子承了爵。小编猜想,也许是怕幼子想不通,与长子生了间隙,于是出于公平的考虑,便带着二儿子住在了正房。

  所以三人之间的关系,细细究来,还真就只是普通的母子关系而已。

  接下来书说说小编提出的第二个命题。大家都知道,晴雯和袭人都是宝玉房里的姑娘,而且都是在贾母身边待过,然后再放到宝玉房里去的。在宝玉房里,袭人最大,可是依据太虚幻境中的排名,晴雯在袭人之上。这两点差异,让众人提出了为什么是袭人成了宝玉的妾室,而不是晴雯等等问题。其中一条就是,若是依据贾母的性子,她是更喜欢晴雯一些,还是更喜欢袭人一些呢?

  对于这个问题,小编认为贾母更喜欢的应当是晴雯。贾母曾经这样说过“”晴雯这丫头,我看他甚好,言谈针线都不及他,将来还可以给宝玉使唤的。“而对于袭人,贾母给了一个”没嘴的葫芦“的评价,可见虽然袭人得王夫人喜欢,但却并不受老夫人看重。

  《红楼梦》第五十四回 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这是对于袭人没有跟着宝玉一起出来,贾母的看法。言语间的不满和严厉,尽显其中。如此对待两者,贾母的态度很是明显。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