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贾蓉与王熙凤的关系_贾蓉的老婆是谁

发布时间:2019-04-06     浏览次数:3
贾蓉的妻子是谁?贾蓉是同性恋吗?


  贾蓉是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是宁国府当家贾珍之子,母亲不详。他十六七岁,长的面目清秀,身材俊俏,轻裘宝带,美服华冠。正是因为长的俊俏,所以有人就认为,王熙凤喜爱他俊俏的模样,因此与他有了私情。实际上,两者之间并没有私情,最多是王熙凤很是看重这个少年,经常吩咐他办事。

  贾蓉是个极为悲剧性的人物,他的悲剧源泉,便是他的父亲和妻子。贾蓉的妻子,上是警幻仙境,掌管风月情事的仙子。兼有钗黛之美,娶了这么个娇媚妻子,应该说是贾蓉的幸事才对。可偏偏秦可卿却与贾蓉的父亲,贾珍有染。给贾蓉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更可悲的是,贾蓉权位的提升,还要靠父亲对自己妻子的喜爱。

  贾蓉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监生,但是他的妻子秦可卿死后,父亲贾珍极为伤心。下定了决心,要给自己的”儿媳妇“办一个风光的丧礼。在请来了凤姐主持丧礼后,为了秦可卿的丧事能更风光一些,特别花了一千两百两银子,给贾蓉捐了一个五品龙禁尉的官。妻子与父亲淫乐,本来就让贾蓉极为压抑悲催了,最后还靠这个得官,也不知他当时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贾蓉一共有两个妻子,第一任妻子秦可卿死后,贾蓉还续娶了一位妻子。这个妻子的姓名不详,有说她叫”许氏“的,也有说她叫”胡氏“的。

  《红楼梦》第五十八回中写道”话说他三人因见探春等进来, 忙将此话掩住不提。探春等问候过,大家说笑了一会方散。 谁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 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 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贾母,邢,王,尤,许婆媳祖孙等皆每日入朝随祭,至未正以后方回。 “从这儿看,许氏应该就是贾蓉续娶的妻子,许等同与”续“。

  至于胡氏,则在《红楼梦》第九十二回,”冯紫英又问:“东府珍大爷可好么?我前儿见他,说起家常话儿来,提到他令郎续娶的媳妇,远不及头里 那位秦氏奶奶了。如今后娶的到底是那一家的,我也没有问起。”贾政道:“我们这个侄孙媳妇儿,也是 这里大家,从前做过京畿道的胡老爷的女孩儿。”紫英道:“胡道长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家教上也不怎么 样。也罢了,只要姑娘好就好。”“既然那位续弦的父亲是胡老爷,那么应该就是姓胡了。其实对于贾蓉续弦的不同称呼,皆因版本不同。脂评本为许氏,程高本为胡氏。

  一本《红楼梦》,看透世间情。曹雪芹在这部小说中留下了太多的秘密,也让人们看到了超前的观念。事实上,古人要比现代好些人更为开放。他们重视的是子嗣的繁衍,而不拘泥于情爱的对象。在那个时代,风流的才子不仅和名妓有一段故事,甚至呷玩小童,也是一种风尚。在曹雪芹的笔下,就有许多这类侧写正写。比如说贾宝玉和秦钟之间,不明不白的关系,比如薛蟠玩弄小童等等。之所以提出贾蓉是同性恋的观点,就是读者们,根据曹雪芹的描写,进行的一种大胆猜测。

  《红楼梦》第九回,写贾蓉贾蔷之间的关系。”你道这一个人是谁?原来这人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共起居,宁府中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贾珍想亦见闻得些口声不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己立门户过活去了。“两人之间感情深厚,引来下仆造谣。既能有谣言传出,自然他们之间的相处,已经超过了正常兄弟间的相处了。在加上这一回,曹公有点出薛蟠偶动龙阳之兴,就不得不考虑是否有对贾蓉贾蔷两人关系的暗指。

  再加上后来”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中,”正自胡猜,只见黑黝黝的进来一个人。贾瑞便打定是凤姐,不管青红皂白,那人刚到面前,便如饿虎扑食、猫儿捕鼠的一般抱住,叫道:“亲嫂子,等死我了!”说着,抱到屋里炕上就亲嘴扯裤子,满口里“亲爹”“亲娘”的乱叫起来。那人只不做声,贾瑞便扯下自己的裤子来,硬帮帮就想顶入。忽然灯光一闪,只见贾蔷举着个蜡台,照道:“谁在这屋里呢?”只见炕上那人笑道:“瑞大叔要肏我呢!”

  贾瑞不看则已,看了时真臊的无地可入。你道是谁?却是贾蓉。“”

  在这儿,贾蓉被一个男人脱光了,虽说是设局,但也太过奔放了。不得不让人怀疑,贾蓉是否真有过这样的经验。由此,人们才有了贾蓉是同性恋的猜测。

贾蓉与王熙凤是否有染?他与尤氏姐妹的关系


  贾蓉自己的妻子被自己的父亲霸占了,他整个人也因此有些“变态”。与尤二姐和尤三姐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和他父亲一起,玩弄尤氏姐妹。不止如此,甚至有人认为,他还与王熙凤之间有关系。王熙凤是贾琏的妻子,贾蓉是贾琏的侄子。焦大怒骂时说:“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爬灰众所周知,指的是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的乱伦关系。对于后一句“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则认为,暗指王熙凤和贾蓉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但在小编看来,提出这种想法的人,实际上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之所以认为贾蓉和凤姐有关系,大部分都是众人意淫,以及后来高鹗篡改的原因。

  比如洪秋蕃《红楼梦抉隐》,就对凤姐和贾蓉之间的关系,这样写到。“在凤姐原属玩弄,并非真意勾挑,染使易伧楚而为可人,几何不与蓉蔷同赓凤秽哉,吾故曰:男女之事,大半成于妇女也。贾瑞既知凤姐厉害,错不得一点,何以又敢轻薄耶?其因闻得蓉蔷风声无疑。”什么叫男女之事,大半成于妇女也?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作者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贾珍打发贾蓉过来凤姐这儿借屏风,说了来意后贾蓉转身要走,不妨被凤姐叫住。《红楼梦》第六回“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有人认为凤姐说的,有人不说,便认为两者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看贾蓉的站姿,极为恭敬,垂手侍立,很是安分,如何与凤姐有染?高鹗改版,则为“这凤姐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儿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道:‘请蓉大人回来呢。’贾蓉忙回来,满脸笑容的瞅着凤姐,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吃茶,出了半日神,忽然把脸一红,笑道:‘罢了,你先去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答应个是,抿着嘴儿一笑,方慢慢推去。”“在原文上增添了”满脸笑容的瞅着凤姐“,”忽然把脸一红“,”抿着嘴儿一笑“,全是些暧昧语句,如何能不让人误会呢?

  还有在《红楼梦》第六十八回中,凤姐获悉贾琏偷娶尤二姐,把尤二姐赚入大观园,然后到宁国府嚎天动地的吵闹,弄的尤氏哭着赔不是,众姬妾丫头跪了一地,贾蓉也磕头不绝。”凤姐见了贾蓉这般,心理早软了。“抄本原文为:”凤姐见了他母子这般,也就难往前施展了“偏把母子二人,改为贾蓉一人。

  王熙凤是个忠贞之人,绝不会干出这等不知羞的事。且看她设计对付,对自己有遐想的贾瑞。在贾琏生气于王熙凤管他,不愤说王熙凤也与侄儿弟兄来往亲近。平儿在一旁说:”他原行的正走的正“,所以说王熙凤与贾蓉之间的关系,纯粹是某些人意淫,以及后人篡改的结果。

  贾蓉与尤氏姐妹之间的关系,那倒是实实在在的。尤氏姐妹,在作者的塑造里,就是一对”尤物“。长的漂亮,风流俊俏。尤母带着尤氏姐妹来投靠的时候,贾蓉就已经有心了。后头更是直接写了他,在面对尤氏姐妹的丑态。”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二姨娘红了脸,骂道:“好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的也跟不上。”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兜头就打,吓得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三姐便转过脸去,说道:“等姐姐来家再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因又和他二姨娘抢砂仁吃。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那丫头亲嘴,说:“我的心肝,你说得是。咱们馋他们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 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玩,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样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到那府里,背地嚼舌,说咱们这边混账。”贾蓉笑道:“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叫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婶子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他的账:那一件瞒了我?”“

贾蓉是谁?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贾蓉是宁国府当家贾珍的儿子,母亲不详,大部分人认为贾蓉的母亲是贾珍的原配。贾珍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他原为监生,后来他的妻子秦可卿死后,父亲贾珍为了给自己的儿媳,举办一个盛大的丧礼。为了不触犯礼制,所以贾珍出钱给贾蓉捐了个五品龙禁卫的官职。原配死后,贾蓉又续娶了一任妻子,一作“许氏”,程高本则为“胡氏”。

  贾蓉这个人物,实际上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是一个可怜的人。原因就在于,他有贾珍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爹。

  贾珍生的极好,也是个俊俏的哥儿。身着轻裘宝带,美服华冠,长的眉清目秀,身材俊俏。这么一个俊俏的少爷,外表金玉华服,内里却腐朽不堪,与其父一样淫乱。典型的就是他与尤二姐尤三姐之间的调笑,在尤二姐和尤三姐刚来的时候,贾蓉便调笑道。“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二姨娘红了脸,骂道:”好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的也跟不上。“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兜头就打,吓得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三姐便转过脸去,说道:”等姐姐来家再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因又和他二姨娘抢砂仁吃。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那丫头亲嘴,说:”我的心肝,你说得是。咱们馋他们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 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玩,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样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到那府里,背地嚼舌,说咱们这边混账。“贾蓉笑道:”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叫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婶子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他的账:那一件瞒了我?“”

  “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只这一句,便将贾蓉的无耻放荡,不知廉耻表现的淋漓尽致。想来读者一想到这样的情景,大部分人都极为不喜吧!不止如此,还有人说,贾蓉与凤姐有染。虽然拿不出什么证据,但光凭他与尤二姐尤三姐的调笑,便可知此人之性。

  说他可怜,是因为他头上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自从《红楼梦》出世之后,便引来无数学者,对其进行研究。到了如今,大部分人都认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是真实的。也就是说,秦可卿和公公贾珍之间,的确存在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自己的媳妇和自己的父亲乱伦,这事儿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极为不好过。贾蓉与万千男人一样,肯定受不了这样一件事情。他的具体表现,便是上方的淫乱事件。当然还有他与秦可卿之间的关系,要知道秦可卿死后,贾蓉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悲伤。

  贾蓉长期受到精神和暴力上的摧残,这是说他可怜的原因之二。贾府历来都有暴力教育的习惯,例如贾政打贾宝玉,那叫一个不管他生死的打。还有贾赦打贾琏,虽然没有明写,但从平儿语句中,也可知道贾琏被打的挺狠的。贾蓉相比于贾宝玉和贾琏,贾珍对他的教育,还带有侮辱性。在贾母带着众人,到道观祈福的时候。贾珍遍寻贾蓉不见,在看见他躲在树荫下乘凉时,极为气愤。“贾珍道:”去罢。“又问:”怎么不见蓉儿?“一声未了,只见贾蓉从钟楼里跑出来了。贾珍道:”你瞧瞧,我这里没热,他倒凉快去了!“喝命家人啐他。那小厮们都知道贾珍素日的性子,违拗不得,就有个小厮上来向贾蓉脸上啐了一口。贾珍还瞪着他,那小厮便问贾蓉:”爷还不怕热,哥儿怎么先凉快去了?“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言语。”被仆人吐口水,被人如此轻贱,虽然没有写贾蓉当时的心情,但想也知道不好过。

  所以说贾蓉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因为有贾珍这么一个老不羞的爹在,很是可悲。

贾珍有几个儿子?贾珍与贾蓉关系如何?贾珍的最后结局


  贾珍是《红楼梦》中的人物,是宁国府贾敬之子,袭爵三品威烈将军。他有两妻两妾,前妻死后,娶了现任妻子尤氏做填房。古代人素来以子嗣为大,多子多孙才是福。所以才有了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制度,这不仅仅是象征着男权,另一方面也是对血脉延续的追求。古代男子休妻,有七出之条。

  七出分别为: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

  除了孝顺公婆排在第一,排在第二的就是无子,可见古人对后代子嗣延续的重视。而贾珍作为宁国府实际的掌权者,身边有一妻二妾,还与多人偷情,照理来说儿子都够生一打了。可事实上,贾珍只有一个儿子,那便是贾蓉。至于为什么会提出贾珍有几个儿子的命题,是因为有些人误以为贾蔷也是贾珍的儿子。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贾蔷并不是贾珍的儿子,而是另有父母。在《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中,对贾蔷这样介绍到“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 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弟兄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 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词。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由此可见,贾蔷虽然跟着贾珍生活,但并不是贾珍的儿子。

  说到贾珍与其子贾蓉的关系,小编对于贾蓉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爸,抱有百万分的同情之意。从种种反面来看,贾珍和秦可卿的确是有私情的。秦可卿死后,贾珍费尽心思为儿媳。特地亲自去请王熙凤,去给秦可卿料理丧事。还特地嘱咐,不用给他省银子,务必要变得漂亮无比。嫌弃没有好的光幕给秦可卿收敛尸身,因此花巨资从棺材铺买了一副王爷才能用的棺木。为了能提高丧礼的档次,还因此给儿子捐了个五品龙禁卫的官。

  贾珍是秦可卿的公公,秦可卿是贾蓉的妻子,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妻子搅在一起,这父子之间的关系该如何定义?虽然文中并没有表现出,贾蓉对贾珍的憎恨之情,但总归是有那么一点情绪的。贾珍和贾蓉之间的父子关系,是一种扭曲的,一种变态的关系。

  一次,贾母率领全家到清虚观祈福,天气炎热,人都很忙,贾珍找贾蓉不着,忽见他躲在钟楼里乘凉。贾珍非常气恼,说道:“你瞧瞧他——我这里也没热,他倒乘凉去了!”喝命家人“啐他!…”便有个小厮上来向贾蓉睑上啐了一口。贾珍还眼向着他,那小厮便问贾蓉道:“爷还不怕热,哥儿怎么先乘凉去了?”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说。“

  只看这儿,贾蓉对这种侮辱性的行为,竟一言不发,老老实实的受着。而贾珍这么一个父亲,还当众让小厮侮辱儿子,让自己儿子没脸。也许是因为传统礼教的束缚,使得贾蓉不敢反抗,所以贾珍才干这么对待他。甚至和他的妻子搅在一起,出了”家事消亡首罪宁“这么一回事。

  高鹗续写的结局,是这样给贾珍安排的。贾家被定罪抄家,贾珍是主犯,被抄家流放。后来皇帝大赦,又被放出来。但若是根据具体分析,想来在原著中,贾珍的结局绝对不好。既然已经判定了”家事消亡首罪宁“,那么作为主犯的贾珍的结局,必定悲惨。

贾珍和儿媳秦可卿是真爱吗?贾珍贾蓉聚麀之诮又是什么意思?

  贾珍是贾敬之子,世袭爵位威烈将军,他是《红楼梦》中的人物,与贾宝玉同代。因为他的父亲贾敬,一心向道,追求长生,所以贾珍实际上是宁国府这一代的掌权人。贾珍手上掌管整个宁国府,父亲一心向道,不问俗世,妻子历来顺从他,因此他的生活极度放纵。

  秦可卿,宁国府重孙贾蓉妻子,人称蓉大奶奶。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位列金陵十二衩正册之列。她是太虚幻境中掌管风月情事的仙子,乳名兼美。兼美,即说可卿兼具钗黛之美,取两者之所长。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和平,被贾母赞为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贾珍是宁国府现任实际当家人,秦可卿是宁国府重孙贾蓉的妻子,两者是公公与媳妇的关系。谈到两人是否是真爱?这就有些骇人了!毕竟这样说,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是为人所不齿的,是乱伦。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命题,要在文中看看这两人之间,发生的异样事件。

  对于这两人关系的异样猜测,集中表现在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贾珍这个做公公的各种异样表现。

  1、贾珍哭得泪人一般,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道:”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

  2、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

  3、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了拐踱了进来。

  4、贾珍一面扶拐,扎挣着要蹲身跪下请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宝玉搀住,命人挪椅子来与他坐。

  5、”……婶婶不看侄儿、侄儿媳妇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罢!“说着滚下泪来。

  6、贾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宁国府对牌出来,命宝玉送与凤姐,又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

  在文中,未如何写贾蓉和尤氏如何伤心,只贾珍一人哭的像个泪人。就连脂砚斋都在旁批注:哭的,如丧考妣。秦可卿不像儿媳,倒像是他妻子一般。只他这伤心程度不算,对于秦可卿的丧事,贾珍真真是尽他所能。不仅银两流水的花,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棺材时,还特意去买了一个王爷留用的棺材板,也不怕违礼。同样的,为了能让秦可卿的丧礼办的风光,还特意给自己的儿子贾蓉捐了个五品龙禁尉官。要说老子给儿子捐官,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关键就在于,他这官捐的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媳妇能风光大葬。极尽奢华的丧礼,加上”如丧考妣“的悲伤之情,这如何能不让人想歪?而且在”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一节,从脂砚斋的批注可以看出,秦可卿的死亡原因作者先前是写了的,后来听从建议,将其删去。这一个又一个的不同寻常之处,更是给了读者广阔的想象空间。

  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关系,大部分人都认可了有私通的情况。接下来就是正题了,这两人偷情,到底是因为真心相爱,还是贾珍单方面强迫,又或者是秦可卿勾引呢?

  首先排除秦可卿勾引了贾珍的说法,毕竟秦可卿虽然在太虚幻境中,主风情月债,但从书中对其描写来看,秦可卿是个极好的女子,而且也没有对她勾引贾珍的正写侧点。

  争论就在到底是真爱,还是强迫上的了。反对是真爱的人说,就算曹雪芹思想再超前,也不会将乱伦当成真爱来写。《红楼梦》中的贾珍,是个极度好色纵欲的人,看他对尤二姐尤三姐的态度,便可以知道,他并不把女人当回事,只作玩物。

  支持两者是真爱的人,则说看秦可卿死后,贾珍的态度足可以说明一切。再根据作者对秦可卿的判词上说”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秦可卿是因情生淫,和贾珍是真爱。秦可卿对贾珍是否真心,在两方争论之下,越发让人疑惑。在作者已逝,无从考证的情况下,除了拿出决定性证据,便也只有个人坚持个人的想法了。

  麀:指母鹿,泛指母兽。聚麀是指兽类父子共用一个母兽。《红楼梦》中第六十四回:”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即暗示贾珍和儿子贾蓉的妻子秦可卿有染。

王熙凤和贾瑞的关系 王熙凤和贾蓉的关系


  《红楼梦》中对王熙凤可谓是重笔墨描写,说她“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比目鱼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这样明艳的一个人,再加上丈夫的偷情,她和贾府上下男人笑闹的场景,很多人都认为,也许作者暗喻了王熙凤其实是一个不受贞洁的女人。

  王熙凤火辣明艳,行事不拘风格,加之比闺中女子多了几抹风情,的确很是勾人。但她性格强硬,并没有大家想的那般,与哪个男人牵扯不清。首先说王熙凤和贾瑞的关系,贾瑞一直以来都垂怜王熙凤的美色。而凤姐呢,深恨贾瑞这样,还这样说“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凤姐这个人哪是那么好相与的,与是决定设计对付他,这才有了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第十二回中,王熙凤面对贾瑞逗留她房中不愿离去,故意向贾瑞说道“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同时还表示贾瑞强过贾蓉贾蔷几倍,说他“比贾蓉两个强远了。我看他们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这些露骨的话语,勾得贾瑞“越发撞在心坎儿上,由不得又往前凑了一凑”“心内以为得手”,最后得到那样的下场。

  贾瑞是一个不学无术之人,读孔孟圣贤之道,却只学得了贪图便宜,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来见了凤姐容貌娇艳,便又起了歹心勾搭她。长相不是那么出众,人又纨绔无赖,还“傻里傻气”的,别说凤姐了,稍微有点志向的都看不起他。于是有人说凤姐不受他勾搭,这是自然的事情,但不能凭此说明凤姐没有出轨。那咱们再看看王熙凤和贾蓉的关系,看王熙凤对贾瑞说的“比贾蓉两个强远了。我看他们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就知道凤姐平时和贾蓉比较亲近。

  这里有一个凤姐和贾蓉的故事,贾蓉来借玻璃炕屏,临走时,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 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 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对于这一段,曹雪芹后面并没有交代是什么事情。于是就有人认为,这是凤姐和贾蓉有染的暗喻。但我们看贾蓉对待凤姐是“,垂手侍立,听何指示”。这表示贾蓉是极其信服凤姐的,而没有其他不清不楚的动作。

  另外焦大醉骂时,两人的反映是这样的。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便都装作没听见。宝玉在车上见这般醉闹,倒也有趣,因问凤姐道:“姐姐,你听他说——爬灰的爬灰——,什么是——爬灰——?”凤姐听了,连忙立眉嗔目断喝道:“少胡说!那是醉汉嘴里混吣,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说没听见,还倒细问!等我回去回了太太,仔细捶你不捶你!”“立眉嗔目断喝”,说明凤姐对于这类事情,是极为反感的。这从侧面就可以证明,凤姐虽然平日和贾蓉他们关系亲厚,但绝没有苟且之事。

  凤姐八面玲珑,对待各方都极为亲近,这也许会让人认为凤姐是个不自重的女子。但实际上,凤姐是一个极为自尊自爱的人。贾链跟平儿有这么一段对话:? 贾琏道:“你不用怕他,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打个稀烂,他才认得我呢!他防我象防贼的,只许他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不怕我吃醋了。 以后我也不许他见人!”平儿道:“他醋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原行的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了。”?平儿这样说,更是凤姐没有和别的男人搅在一起的有力证据。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