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薛蟠的结局_薛蟠的老婆是谁

发布时间:2019-04-06     浏览次数:3
薛蟠的妻子是谁?薛蟠为什么会怕她?


  薛蟠是薛姨妈之子,薛宝钗之兄,是曹雪芹所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他自小飞扬跋扈,骄横异常,人称“呆霸王”。因为妾室香菱,打死了冯渊。而后来喜好龙阳之后,因为招惹柳湘莲,被柳湘莲打了一顿。这么一个蛮横之人,最后娶了夏家的夏金桂为妻,还被夏金桂收拾的服服帖帖,不敢反抗。这个夏金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竟能让这呆霸王忍住脾气呢?

  夏金桂出身富贵皇商家庭,夏家被称为“桂花夏家”,富贵非常,田地房产数不胜数,不用多说,单长安“城里城外桂花局,俱是他家的,连宫里一应陈设盆景,亦是他家供奉”。夏金桂的“金桂”二字,得于她家“几十顷地种着桂花”。

  夏金桂与薛蟠一样,都是父母早亡,由寡母抚养长大。夏金桂更兼是夏家独子,尊贵非凡,寡母自小便对她教养溺爱,百依百顺。被这么养大的,大多数都是骄横的性子,看薛蟠这个人就知道。蛮横跋扈,至少打死了两个人。夏金桂也不例外,在她眼里,自己如菩萨般尊贵,他人性命则有如草芥,是那尘埃的尘土,不值一提。

  《红楼梦》第七十九回,将夏金桂的出身性情全作介绍。“原来这夏家小姐今年方十七岁,生得亦颇有姿色,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里的丘壑泾渭,颇步熙凤的后尘。只吃亏了一件:从小时父亲去世的早,又无同胞兄弟,寡母独守此女,娇养溺爱,不啻珍宝,凡女儿一举一动,他母亲皆百依百顺,因此未免酿成个盗跖的情性:自己尊若菩萨,他人秽如粪土;外具花柳之姿,内秉风雷之性。在家里和丫鬟们使性赌气、轻骂重打的。今儿出了阁,自为要作当家的奶奶,比不得做女儿时腼腆温柔,须要拿出威风来才钤压得住人。况且见薛蟠气质刚硬,举止骄奢,若不趁热灶一气炮制,将来必不能自竖旗帜矣。又见有香菱这等一个才貌俱全的爱妾在室,越发添了”宋太祖灭南唐“之意。因他家多桂花,他小名就叫做金桂。他在家时,不许人口中带出”金“”桂“二字来,凡有不留心误道一字者,他便定要苦打重罚才罢。他因想”桂花“二字是禁止不住的,须得另换一名,想桂花曾有广寒嫦娥之说,便将桂花改为”嫦娥花“,又寓自己身分。如今薛蟠本是个怜新弃旧的人,且是有酒胆、无饭力的,如今得了这一个妻子,正在新鲜兴头上,凡事未免尽让他些。那夏金桂见是这般形景,便也试着一步紧似一步。一月之中,二人气概都还相平;至两月之后,便觉薛蟠的气概渐次的低矮了下去。”

  夏金桂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拿乔做捏,将薛蟠牢牢的抓在了手里。薛蟠一日实在受不住,发了一通火,赌气离去。回来时,夏金桂便装起了病。请了医生来,医生说:“气血相逆,当进宽胸顺气之剂。”夏金桂平日笼住了薛姨妈,这会子薛姨妈便站在夏金桂一边,教训了薛蟠一顿,自此之后,薛蟠在夏金桂身前就硬生生的矮了一截。

  夏金桂被人称为“河东狮”,可见她对薛蟠的管制。你要问薛蟠那蛮横性子,如何受得住夏金桂,为何不将她休弃。薛姨妈的一席话,很好的阐述了其中原因。

  “如今娶了亲,眼前抱儿子了,还是这么胡闹!人家凤凰似的,好容易养了一个女儿,比花朵儿还轻巧,原看的你是个人物,才给你做媳妇。你不说收了心,安分守己,一心一计,和和气气的过日子,还是这么胡闹,喝了黄汤折磨人家。这会子花钱吃药白遭心。”

  所有的原因,应当全在前面几句话上,贾府被查抄,四大家族没落,薛家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夏金桂作为家产富足,皇商家的女儿,她带来的银钱,很好的解决了薛家之难。所以为什么没有休弃,一切都是银钱的原因。

薛蟠为什么勾引柳湘莲 薛蟠挨打经过


  薛蟠是薛家之子,薛宝钗的哥哥。因为自小丧父,因此被薛姨妈溺爱长大,养成了不知天高地厚,任性骄横的性子。整日不务正事,只知道斗鸡走狗,好色纵欲。到了后来,薛蟠玩腻了女人,又开始起了龙阳之兴。

  兴:嗜好,爱好。龙阳:古代的龙阳君,因为以男色侍魏王而受宠,此后龙阳之兴,指代的就是“同性恋”。点薛蟠出龙阳之兴,是在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更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谁都有窃慕之意,将不利于孺子之心,只是都惧薛蟠的威势,不敢来沾惹。如今宝、秦二人一来了,见了他两个,也不免缱绻羡慕,亦因知系薛蟠相知,故未敢轻举妄动。”

  薛蟠勾引柳湘莲的第一个原因,便是他已经起了龙阳之兴,见的柳湘莲生的美貌风流,便色心渐起。“那柳湘莲原系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鎗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都误认作优伶一类。”,而薛蟠正是那误以为中的一人,“因其中有个柳湘莲,薛蟠自上次会过一次,已念念不忘。又打听他最喜串戏,且都串的是生旦风月戏文,不免错会了意,误认他做了”风月子弟“。正要与他相交,恨没有个引进,这一天可巧遇见,乐得无可不可。且贾珍等也慕他的名,酒盖住了脸,就求他串了两出戏。下来,移席和他一处坐着,问长问短,说东说西。”。赖大说“独他犯了旧病”就是说薛蟠因着柳湘莲长的貌美非常,加之见了他旦角装扮,便起了龙阳之兴。

  柳湘莲原来是世家子弟,后来家道中落,本身是个豪爽之人,又喜爱舞刀弄枪。薛蟠这般打着主意接近柳湘莲,柳湘莲本来是忍了的。可是后来薛蟠实在是混账极了,这才惹了柳湘莲暴打他的冲动。

  柳湘莲与贾宝玉说了会儿话,刚出来,便听见薛蟠来了一句“谁放了小柳儿走了”只这一句,便惹得柳湘莲“火星乱迸,恨不得一拳打死”,只碍着赖尚荣的脸面,这才堪堪忍了。原想赶紧离开了事,不想薛蟠见了柳湘莲,又接着道“你一去都没了兴头了,好歹坐一坐,就算疼我了!凭你什么要紧的事,交给哥哥,只别忙。你有这个哥哥,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

  无论是前面的“小柳儿”,还是后面的“做官发财”的话语,都带有侮辱色彩,柳湘莲早先是世家子弟,是好人家的子弟,如何听得这种话语,这时候哪里忍得住。因想着在赖尚荣家里,这才没有动手,但已是打定了注意,要叫薛蟠好看了。于是假意哄着薛蟠,让薛蟠误认为勾搭之事已成,叫他后头去外面找他。薛蟠色欲爆棚,此时听了这话,真就相信了。于是宴会后头,便骑马到北门外桥头去找柳湘莲。

  满心色欲,想着与柳湘莲颠龙倒凤的薛蟠,最后得了这样一个结局。“湘莲见前面人烟已稀,且有一带苇塘,便下马,将马拴在树上,向薛蟠笑道:”你下来,咱们先设个誓。日后要变了心,告诉别人的,就应誓。“薛蟠笑道:”这话有理。“连忙下了马,也拴在树上,便跪下说道:”我要日久变心,告诉人去的,天诛地灭!“一言未了,只听镗的一声,背后好似铁锤砸下来,只觉得一阵黑,满眼金星乱迸,身不由己,就倒在地下了。湘莲走上来瞧瞧,知道他是个不惯挨打的,只使了三分气力,向他脸上拍了几下,登时便开了果子铺。薛蟠先还要扎挣起身,又被湘莲用脚尖点了一点,仍旧跌倒,口内说道:”原来是两家情愿!你不依,只管好说,为什么哄出我来打我?“一面说,一面乱骂。湘莲道:”我把你这瞎了眼的!你认认柳大爷是谁!你不说哀求,你还伤我!我打死你也无益,只给你个利害罢!“说着,便取了马鞭过来,从背后至胫,打了三四十下。

  薛蟠的酒早已醒了大半,不觉得疼痛难禁,由不的”嗳哟“一声。湘莲冷笑道:”也只如此!我只当你是不怕打的!“一面说,一面又把薛蟠的左腿拉起来向苇中泞泥处拉了几步,滚的满身泥水,又问道:”你可认得我了?“薛蟠不应,只伏着哼哼。湘莲又掷下鞭子,用拳头向他身上擂了几下。薛蟠便乱滚乱叫,说:”肋条折了!我知道你是正经人,因为我错听了旁人的话了!“湘莲道:”不用拉旁人,你只说现在的!“薛蟠道:”现在也没什么说的!不过你是个正经人,我错了!“湘莲道:”还要说软些,才饶你!“薛蟠哼哼的道:”好兄弟——“湘莲便又一拳。薛蟠”嗳“了一声,道:”好哥哥——“湘莲又连两拳。薛蟠忙嗳哟叫道:”好老爷!饶了我这没眼睛的瞎子罢!从今以后,我敬你怕你了!“湘莲道:”你把那水喝两口!“

  薛蟠一面听了,一面皱眉道:”这水实在腌臜,怎么喝的下去!“湘莲举拳就打。薛蟠忙道:”我喝!我喝!“说着,只得俯头向苇根下喝了一口,犹未咽下去,只听哇的一声,把方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湘莲道:”好腌臜东西!你快吃完了,饶你!“薛蟠听了,叩头不迭,说:”好歹积阴功饶我罢!这至死不能吃的!“湘莲道:”这么气息,倒熏坏了我!“说着,丢下了薛蟠,便牵马认镫去了。”

薛蟠为什么叫“呆霸王”?薛蟠最终结局如何?


  薛蟠是《红楼梦》中的人物,薛姨妈之子,薛宝钗之兄。字文龙,另有人说字文起,人送别号“呆霸王”。薛蟠之所以被人叫做呆霸王,与他的人物性格有关。

  薛蟠自幼丧父,被寡母抚养长大,从小受到薛姨妈的溺爱。因此养成了极为任性的性子,从小斗鸡走马,骄横放纵。他在与冯渊争夺香菱的时候,仗着人多,将冯渊打了一顿,但是下手没个轻重,所以将冯渊生生打死了。

  后来贾宝玉挨打,薛蟠被薛姨妈和宝钗误认为是告密之人,他的表现也能印证“呆霸王”的称号。“谁这样编派我!我把那囚攮的牙敲了!分明为打了宝玉,没的献勤儿,拿我做幌子!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了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既拉上我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命,大家干净!‘一面嚷,一面找起一根门闩来就跑。慌得薛姨妈抓着骂道:’作死的孽障,你打谁去!你先打死我来!”

  另还有他作的那首哼哼诗,是大俗之物,一般人如何能说的出,只他这样直白的说了出来。

  “薛蟠道:”我可要说了:女儿悲——“说了,半日不见说底下的。 冯紫英笑道: ”悲什么?快说。“ 薛蟠登时急的眼睛铃铛一般,便说道:”女儿悲——“ 又咳嗽了两声,方说道:”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 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薛蟠道: ”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一个女儿嫁了汉子,要做忘八,怎么不伤心呢?“ 众人笑的弯着腰说道:”你说的是!快说底下的罢。“ 薛蟠瞪了瞪眼,又说道:”女儿愁——“说了这句,又不言语了。 众人道:”怎么愁?“薛蟠道:”绣房钻出个大马猴。“ 众人哈哈笑道:”该罚,该罚!先还可恕,这句更不通了。“ 说着,便要斟酒。宝玉道:”押韵就好。“ 薛蟠道:”令官都准了,你们闹什么!“众人听说方罢了。 云儿笑道:”下两句越发难说了,我替你说罢。“薛蟠道:”胡说!当真我就没好的了?听我说罢: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众人听了, 都诧异道:”这句何其太雅?“薛蟠道:”女儿乐,一根xx往里戳。“ 众人听了,都回头说道: ”该死,该死!快唱了罢。“ 薛蟠便唱道:”一个蚊子哼哼哼。“众人都怔了, 说道:”这是个什么曲儿?“薛蟠还唱道:”两个苍蝇嗡嗡嗡。“ 众人都道:”罢,罢,罢!“薛蟠道:”爱听不听,这是新鲜曲儿, 叫做‘哼哼韵’儿,你们要懒怠听,连酒底儿都免了,我就不唱。“ 众人都道:”免了罢,倒别耽误了别人家。“”

  可是要多任性,多呆蠢之人,才会如此不计后果的做出这么些事情来。只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因此给他取了个“呆霸王”称号。

  薛蟠在一次到南方置祸的时候,喝多了酒。因为客栈堂倌换酒换的慢了些,便将酒碗掷过去,不小心将人打死了。后来被审理此案的时候,薛蝌带着银两,找了刀笔先生写判词,生生就打斗致死改成了误伤,薛蟠便被放了出来。后来随着贾府的衰落,薛蟠受到牵连,被问罪流放。另还有结局是,随着贾府的破败和夏金桂的去世,薛蟠将香菱扶正,然后带着薛姨妈过着平凡日子。不过这个结局,大多数都并不赞同,看香菱的判词就可以看出,香菱早被夏金桂害死了。

  随着《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公布,薛蟠的结局有了另一种说法。在贾府被查抄后,他加入了冷子兴所在的贼群,一起打家劫舍,抢夺贾家的地盘和余财。后来新朝建立,化黑为白开始改做生意。在一次与人置气中将人打死,这个案子正好由金陵州县官贾雨村审理。贾雨村想到了薛蟠以前也纵奴仆行凶害死了一命,现今已连害两条人命,他便定了薛蟠死罪,薛蟠之后就被斩首处死了。《癸酉本石头记》被认为旧时红楼梦真本,因此这种说法很有可能就是原作者的设想,是薛蟠的真正结局。
 

薛蟠是谁?薛蟠人物形象分析


  薛蟠是《红楼梦》中的配角之一,薛家之人,是金陵十二钗中的薛宝钗的亲哥哥。薛蟠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此薛母对其极为疼爱。受尽溺爱的薛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养成了纨绔性子。虽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整日里不管世事,不知上进只知道游山玩水,斗鸡走马,是纨绔子弟的典型。

  他恣意纵横,骄横跋扈,沉溺色欲,甚至为此打死过人。薛蟠的妾室是香菱,原名为甄英莲,香菱是薛蟠强买来的。香菱幼时被拐,长大好,拐子见其姿色不凡,便哄着她将自己卖了,给”爹爹“还债。那拐子在先应了冯渊后,又将香菱再卖给了薛蟠。薛蟠在打了那拐子之后,为了得到香菱,招来众奴仆,将冯渊往死里打。还不等冯家人将其抬回家,便死在了路上,如此才得了香菱为妾。

  此事不好掩盖,为避祸,便趁着薛宝钗进京待选的机会,与薛姨妈一起到了荣国府。后来被夏家金桂的颜色吸引,娶了夏金桂为妻,在四大家族衰落的情况下,不敢休弃泼辣的夏金桂。

  薛蟠是个好色之人,只见他为了香菱,而命人将冯渊打死便可看出一二。而后来他到了荣国府,与宝玉一起去家塾,却是打着上学的名号,内里满足自己的私欲。那个时候的薛蟠,玩女人已经玩腻了,于是便其了龙阳之兴,通过贾瑞的帮助,在家塾中,大肆结交契弟,比如香怜。后来更是在一次宴会中,看上了柳湘莲。并且误以为他是风月之子,言语浪荡,肆意侮辱柳湘莲。柳湘莲是个冷郎,素有侠气,得此侮辱,哪里能忍受,便哄着薛蟠去了僻静处,将他打了一顿。

  薛蟠是个骄蛮的主,是个仗势欺人的呆子。心直口快,毫无心机。在强抢香菱那一截,因为意气用事,让奴仆将冯渊狠揍了一顿。但想来他最初并不想将冯渊打死,只不过手下下手没有轻重,才得了这么一个情况。

  而在宝玉挨打那回,薛姨妈和薛宝钗都认为是他告的密,他气急败坏,说的话,全是实在在的大实话。”谁这样编派我!我把那囚攮的牙敲了!分明为打了宝玉,没的献勤儿,拿我做幌子!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了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既拉上我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命,大家干净!‘一面嚷,一面找起一根门闩来就跑。慌得薛姨妈抓着骂道:’作死的孽障,你打谁去!你先打死我来!‘薛蟠的眼急得铜铃一般,嚷道:’何苦来!又不叫我去!又好好的赖我!将来宝玉活一日,我一 日的口舌,不如大家死了清静!“急的上窜下跳,赌咒发誓,可见其耿直的本性。

  另外,薛蟠还是个重义气,重感情之人。在妹妹和母亲伤心的时候,做小陪低,一心想让自己的亲人高兴。”‘妈妈也不必生气,妹妹也不必烦恼,从今以后我在不同他们一处吃酒闲逛如何?’宝钗笑道:‘这才明白过来了。’薛妈妈道:‘你要有个横劲,那龙也下蛋了?’薛蟠道:‘我若再和他们一处逛,妹妹听见了,只管碎我,在叫我“畜生”,如何?何苦来,为我一个叫娘儿两个天天操心!妈妈为我生气,还有可恕;若只管叫妹妹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妈,多疼妹妹,反叫娘因子生气,妹妹烦恼,连个畜生不如了!’口里说着,眼睛里禁不住也滚下泪来。“”从这儿我们就可以看出,薛蟠心底的纯良,和对母亲妹妹浓浓的爱。

  除此之外,还有薛蟠和柳湘莲之间的情谊。薛蟠原因为误以为柳湘莲是妓子优伶,便加色起义,得罪了柳湘莲,被柳湘莲狠狠揍了一顿。后来因为柳湘莲救了他一命,两人便结为生死兄弟。在尤三姐自杀后,柳湘莲黯然离去。薛蟠很担心柳湘莲,打发了人到处去问,还着急的落了泪。对比前文宝钗的道是有情却无情,完美凸显了薛蟠的重情重义。

  薛蟠虽然自小骄横跋扈,但可能是因为环境使然。父亲早逝,母亲溺爱,对其的管教放松,所以薛蟠才长残了。实际上从以上来看,薛蟠本性还是纯良的,相比于冷情冷心的妹妹,更是有情的多。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