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王夫人的结局_王夫人简介

发布时间:2019-04-06     浏览次数:0
王夫人为什么要赶走金钏?又为什么要赶走晴雯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王夫人在屋里小憩,贾宝玉是个多情人,便与金钏在一旁笑闹。“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 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 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亦不肯收留,到底唤了金钏儿之母白老媳妇来领了下去。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动,不在话下。”

  看王夫人撵走金钏的前因后果,第一个原因便是为了宝玉的名声着想。“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这是最基本的一个理由之一。

  第二个原因大概就是金钏有挑拨府里内斗之嫌。自古以来,后院争斗,嫡庶之争都极为复杂严峻。东院的环哥儿是谁?环哥儿是赵姨娘所生之子贾环,贾环虽然是庶出之子,但到底还是第三继承人。一定程度上还是威胁到了贾宝玉的继承权的,可是金钏却拿着贾环和王夫人屋里的彩云说事,让贾宝玉去找贾环,可不是触动了王夫人的火气了吗!再者那贾环是个什么样的人,巴不得贾宝玉送点把柄过去,便可以狠狠的回刺一下。金钏在这儿煽动贾宝玉去找贾环,就算没出什么问题,都可能出现一些事情。所以王夫人才这般容不下金钏,要将金钏撵走。

  再者王夫人表面上是一心向佛,但实际上还是正统的上层阶级。她脾气好的时候,可能表现的就如活菩萨一般,若是触犯了她的底线,绝对会一下子爆发出滔天怒火。而贾宝玉恰恰是王夫人的底线,所以虽然金钏平时很得王夫人看重,最终也落个被撵出府,投井自尽的结局。

  晴雯是个极为冤枉的丫鬟,本没有与宝玉在一起的心,偏被人污蔑勾引宝玉,最后还在重病中便被撵出府去,当夜就死了。在死之前,晴雯对着来探望的宝玉说,早知道还不如真干下这事儿呢,可见其冤。

  晴雯被赶出去的第一个原因,便是“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王夫人怕贾宝玉,被晴雯带坏。而在得到晴雯否定的回答,王夫人“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

  晴雯被赶的第二个原因,大概就是涉及到林黛玉。清代徐瀛在《〈红楼梦〉论赞》中曾说“晴雯,黛玉之影子也”,而脂砚斋也曾批注说“晴有林风”,可见晴雯身上是有林黛玉的影子的。在王善保家的对王夫人说:“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王夫人回:“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个轻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坎儿,这丫头想必就是他了。”而后偶然看见晴雯春睡方醒之景“素日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故晴雯不敢出头。今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及到了凤姐房中,王夫人一见他钗亸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不比那些饰词掩意之人,今既真怒攻心,又勾起往事,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像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又说:“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

  实际上王夫人想要撵走的并不是晴雯,而是黛玉。可是黛玉上有老祖宗护着,又有“木石良缘”的说法,偏生贾宝玉还离他不得,一离开便犯痴病。种种原因使得王夫人并不能动林黛玉。在遇到一个极似林黛玉之人,心中的火气一下子便被勾起,再有旁人起哄煽风,自然会心狠的将晴雯赶出去。

王夫人与李纨的关系 王夫人与王熙凤的关系


  李纨是《红楼梦》中的人物,为金陵十二钗之一。她是金陵名宦之女,父亲为李守中,早先为国子监祭酒。后来嫁给了荣国府长孙贾珠,成为荣国府的长孙媳妇。后来贾珠英年早逝,李纨生下贾珠遗腹子贾兰之后,心如死灰,只一心守着贾兰过日子。她是封建体统中标准的节妇,是妇德妇功的化身。

  贾珠是荣国府长孙,父亲是荣国府实际当权人贾政,母亲是王夫人。作为贾珠的妻子,李纨和王夫人之间的关系,自然是婆媳关系。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一大难题。婆婆和媳妇之间的关系,少有和睦的。而王夫人和李纨的关系,也正如大多数婆媳之间一样,并不那么融洽。这件事在《红楼梦》中的许多地方,都有所表现。

  李纨是王夫人正统的儿媳妇,在王夫人年纪渐大,心力不济,欲将管家大权下移的时候,却生生忽视了长媳李纨,而是将贾赦一房的贾琏夫妇请来代管。有许多人说,李纨并不善于理财管家,所以才会让王熙凤来,但在王熙凤生病,李纨与他人暂管家务的时候,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而且看文中可以知道,王熙凤大字不识一个,遇到需要记字识字的地方,都要依赖旁边的丫鬟们。而李纨受正统教育长大,诗书皆齐,所以仅这一点李纨就秒杀王熙凤了。

  另一方面,则是从李纨和其子贾兰在荣国府的地位来看的。李纨和贾兰,虽然一个作为长媳,一个作为王夫人的嫡长孙,身份应当是很高贵的,但实际上两人在《红楼梦》中,可以说是一个边缘人物。红学家曹大康的话说,在小说的八十回里,她与王夫人没有一句对话,这种极不正常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书的结尾。这一点足可见,李纨和王夫人之间的冷漠关系。

  贾兰是王夫人的嫡长孙,但是王夫人却只一心疼爱贾宝玉,并没有将自己的目光放在自己的孙子身上。而贾宝玉实际上于仕途上并不出色,他叛逆的不走仕途,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却没有人想到贾兰。元宵节那般隆重的场合,都不曾注意这个孩子的缺席,反而要贾政想起来,派人接了来。可知他不是宝玉那样时时让贾母操心惦记的孩子,他在贾母王夫人眼中不过和贾环一样,有无皆可。

  不仅对李纨,对自己的孙子,王夫人也冷漠至此,这是为什么呢?大部分人都认为,是因为王夫人认为贾珠之所以会早逝,都是因为李纨克夫。

  王熙凤的父亲是家中的长子,王子腾排行第二。王夫人是王熙凤的父亲的三妹,四妹是薛姨妈。所以王夫人是王熙凤的亲姑姑。王夫人在移交管家之权的时候,没有将大权交给儿媳李纨,而是交给了王熙凤,大部分都认为这姑侄之间的关系极好。但实际上,王夫人和王熙凤之间是存在着矛盾的。这两人的关系,还是有一些复杂的。

  一方面,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让两人较之他人更为亲近。这一点从很多方面都可以体现出来,比如管家之权的移交。在“绣春囊”事件时,王夫人对王熙凤是一种保护态度。在此事捅到她那儿去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前去找了凤姐,并为其隐瞒此事。看了文便知,王夫人在质问王熙凤的时候,是先将平儿等人喝退了的。

  在王熙凤的女儿巧姐生天花的时候,王夫人带着王熙凤和平儿日日供奉娘娘。而在王熙凤生病的时候,因为找不着合适的药材,王夫人的焦虑。“话说王夫人见中秋已过,凤姐病已比先减了,虽未大愈,可以出入行走得了,仍命大夫每日诊脉服药, 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因用上等人参二两,王夫人取时, 翻寻了半日,只向小匣内寻了几枝簪挺粗细的。王夫人看了嫌不好,命再找去,又找了一大包须末出来。王夫人焦躁道:”用不着偏有,但用着了,再找不着。成日家我说叫你们查一查, 都归拢在一处。你们白不听,就随手混撂。你们不知他的好处,用起来得多少换买来还不中使呢。“”

  但另一方面,王熙凤比自己这个正统儿媳更得贾母的喜爱,这一点另王夫人对王熙凤又颇有嫉妒。在王熙凤讨得贾母喜爱时,王夫人说道“她仗着老太太喜欢才敢如此放肆,这样下去她会越发没理了。”可见贾母平日里说她是木头人,却对王熙凤颇为喜爱,让王夫人内心还是对王熙凤有些间隙的。
 

王夫人为什么抄捡大观园?王夫人择媳态度


  “抄检大观园”是《红楼梦》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情节,抄检大观园的出现,代表着贾府已经从内部开始瓦解,由内而外的没落,代表着贾府破败的不可逆转。大观园是红楼女儿的理想家园,超脱于丑陋的世俗之外。只有在大观园里,才能保持住女孩纯净的内心,才能防止世俗对她们的侵染。就连心如枯木,失去生机活力的李纨,进了大观园也获得了一定的新生,可见大观园对整个《红楼梦》的重要性。而抄捡大观园这么一件事的发生,便意味着大观园已经开始沾染上现实的苦痛,所以抄捡大观园后,贾家的没落,已经注定。

  抄捡大观园的经过是这样的,贾母的丫头傻大姐在花园的山石背后捡到了一个“绣春囊”,被邢夫人拿去了。邢夫人将“绣春囊”交给自己的的亲信王善保家的,并不吩咐她将此事捅到王夫人处,并一口咬定此秀囊是王熙凤的。王夫人认为此事非比寻常,立马动身前去找凤姐。“王夫人喝命:”平儿出去!“ 平儿见了这般,不知怎么了,忙应了一声,带着众小丫头一齐出去,在房门外站住。 一面将房门掩了,自己坐在台阶上,所有的人一个不许进去。凤姐也着了慌,不知 有何事。只见王夫人含着泪,从袖里扔出一个香袋来,说:”你瞧!“凤姐忙拾起 一看,见是十锦春意香袋,也吓了一跳,忙问:”太太从那里得来?“王夫人见问, 越发泪如雨下,颤声说道:”我从那里得来?我天天坐在井里!想你是个细心人,所 以我才偷空儿,谁知你也和我一样!这样东西,大天白日,明摆在园里山石上,被 老太太的丫头拾着。不亏你婆婆看见,早已送到老太太跟前去了。我且问你:这个 东西如何丢在那里?“凤姐听得,也更了颜色,忙问:”太太怎么知道是我的?“ 王夫人又哭又叹道:”你反问我?你想,一家子除了你们小夫小妻,馀者老婆子们, 要这个何用?女孩子们是从那里得来?自然是那琏儿不长进下流种子那里弄来的。你 们又和气,当作一件玩意儿。年轻的人,儿女闺房私意是有的,你还和我赖!幸而 园内上下人还不解事,尚未拣得,倘或丫头们拣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 有那小丫头们拣着出去,说是园内拣的,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在这种情况下,王夫人和王熙凤决定趁众人不备,抄捡大观园,将心眼儿大的给撵出去。“如今惟有趁着赌钱的因由革了许多人这空儿,把周瑞媳妇、旺儿媳 妇等四五个贴近不能走话的人,安插在园里,以查赌为由。再如今他们的丫头也太 多了,保不住人大心大,生事作耗,等闹出来,反悔之不及。如今若无故裁革,不 但姑娘们委屈,就连太太和我也过不去。不如趁着这个机会,以后凡年纪大些的, 或有些磨牙难缠的,拿个错儿撵出去,配了人:一则保的住没有别事,二则也可省 些用度。”

  此次抄捡大观园,由王熙凤带领,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作为协助,对大观园进行查抄。此次抄捡,一大批年轻女仆遭到残酷的迫害。她们有的被撵走,有的被迫害,诸如晴雯被撵出去后,当夜就死去了。

  此次抄捡大观园,实际上是贾府内部统治者之间的权利斗争。邢夫人将“秀春囊”拿过来后,污蔑是王熙凤的,这才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结果。她最本真的目的,实际上还是和王夫人争权夺利。

  王夫人向来极为疼爱贾宝玉,对于贾宝玉的媳妇到底是谁,绝对很重视。贾宝玉从头至尾,认准的就是林黛玉,实际上王夫人是不怎么想要林黛玉这个儿媳的。她最青睐的儿媳妇是薛宝钗,可是鉴于贾母对林黛玉的肯定,以及贾宝玉离了通灵宝玉大发癔症的情况下,认识到林黛玉对贾宝玉的重要性。在这么一种情况下,对于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关系,才保持了沉默,但实际上还是不怎么喜欢林黛玉这么一个儿媳妇。

《红楼梦》王夫人简介 王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夫人是曹雪芹所著,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中的人物,在整个故事中占据重要地位。王夫人原为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薛姨妈是一母所生的姐妹。后来嫁入荣国府,成为贾政的妻子。她生下了《红楼梦》中的男主角贾宝玉,以及金陵十三钗中的贾元春,也就是元贵妃。

  因为荣国府的特殊性,虽然长子承袭了世袭的爵位,受封一等将军。但实际上贾政才是荣国府真正的当权人,而为贾政妻子的王夫人,自然也是后院的掌权人。受到贾母信任的她,是贾府实实在在的实权派。虽然后来因为年事较高,精力不济,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了自己的内侄女王熙凤,但若是遇见大事,王熙凤仍然需要向她请示。

  后来贾府被抄家,主要犯人被问罪,作为荣国府的当家,王夫人的结局多半也逃不过被流放贫寒之地的结果。

  首先从长相上来说,王夫人年轻时绝对也是个大美人。且看贾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又如王熙凤的“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官绦双鱼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从遗传基因来看,王夫人的长相绝不会差到哪儿去。

  王夫人是个面热心冷之人,是个所谓的“善人”。王夫人在《红楼梦》中,是个极为不讨喜的人物。读者对她大多数都是不喜的,认为她虽然眉目慈善,但本质上内心还是有上层阶级,漠视人命的地方。在将管家大权,交给自己的侄女王熙凤之后,王夫人就一心礼佛,但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悟透。就比如那个当尼姑好多年的妙玉,仍然落了个不洁不净的结局。虽然研读佛经,摒弃六欲,最后却入了红尘,并且还爱上了贾宝玉。王夫人也一样如此,虽然看似一心礼佛,但是看她做的某些事情,全没有出家人的“慈悲为怀”。

  丫鬟金钏与贾宝玉笑闹了几句,就惹毛了王夫人。“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而后金钏请求“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无论金钏怎么哭求,王夫人却并不理会,最终还是将金钏赶了出去。

  后来金钏投井而死,死讯传到王夫人的耳朵里。王夫人的表现是这样的,“王夫人点头叹道:”你可知道一件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宝钗见说,道:”怎么好好儿的投井?这也奇了。“王夫人道:”原是前日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两下子,撵了下去。我只说气他几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金钏被赶时就已经表现出了,被赶出去无脸于世,王夫人不会不知晓。在金钏死之后,却假惺惺的来了这么一句,将金钏之死,与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另外还有晴雯之死,王夫人在晴雯“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硬把她“ 从炕上拉了下来”,撵出大观园。最后导致了晴雯,在府外凄惨死去,而且是撵出去的当晚就死了的。晴雯并没有做什么可恶之事,却如此失去了年纪轻轻的生命。仅小小的绣春囊事件,她就指使抄检大观园,结果害死司棋、潘又安,逼走入画,赶走四儿,迁散芳官等十二个小戏子。在这么多事情中,实在看不出王夫人的“善”所在,所以大家才说王夫人是个面热心冷之人。更有些红学家研究认为,林黛玉之死,也很可能与王夫人有关。所以说王夫人“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乃是一个面善心不善的歹毒之人。

王夫人和贾宝玉为什么对玉钏那么好?玉钏到底恨不恨贾宝玉?

  玉钏原姓白,名玉钏,是金钏的同胞妹妹,她们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的人物。两人是王夫人身边伺候的丫鬟,姐妹中金钏更受王夫人器重,而且因为金钏性格外向,所以玉钏一般都隐于姐姐身后。等等姐姐去世后,玉钏才开始显于人前,受到王夫人的器重。

  在《红楼梦》中,王夫人在后来对玉钏很好。金钏每月都领两份月钱,只要有赏赐,玉钏一定是双份。而且到了后来,玉钏较之以前也更受王夫人重视。贾宝玉也同样如此,玉钏生气并不理他,他耐下性子轻哄,玉钏伤心了,宝玉小心翼翼的陪着话语安慰。虽然贾宝玉本来就是个顶顶怜爱女儿家的人物,但很少见到他拿出哄林妹妹的那份心去哄其他人。问题就来了,王夫人和贾宝玉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小的丫鬟那么好呢?是因为那个丫鬟人格魅力大,极受两人赏识?还是玉钏手中,抓着他们两个人的把柄?都不是,实际上王夫人和贾宝玉之所以对玉钏那么好,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玉钏的姐姐金钏。

  玉钏的姐姐金钏也是王夫人的屋里人,历来比玉钏更受王夫人重视。金钏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子,时常说些话与宝玉逗笑。在宝玉受贾政召见,两腿吓的直打颤的 时候,金钏还与宝玉开玩笑,问她要不要吃嘴上的胭脂。本来这些话语没什么,可是有一天王夫人小憩,金钏和贾宝玉有说了些玩笑话。话语暧昧,正好被睡醒的王夫人听见,王夫人怒极。大骂金钏不知检点,是个勾引宝玉的狐媚子,偏教着宝玉往歪处去。将宝玉不求上进,不入仕途,整日和姑娘家混在一起,都怪在了金钏这类人的身上。王夫人哪里肯容金钏,只叫人把金钏的母亲叫来,把金钏带走,要将金钏撵出府去。无论金钏如何哭求,王夫人坚持要将她赶走,金钏回到家中,十分伤心,如今背着这样的名声被赶出府来,以后可怎么过活呀!一时间想不通,便投井而死了。

  玉钏之所以受到王夫人和宝玉善待,就是因为他们两个害死了自己的姐姐金钏。不过在小编看来,王夫人和贾宝玉虽然同样善待玉钏,但两人的出发点不同。王夫人也许有那么一点愧疚,但更多的是因为挽回自己的形象。金钏被赶走前,话语里都表明了赶出去后要舍了性命,可王夫人仍然置之不理。王夫人心狠,所以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而贾宝玉就是真正的愧疚了,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害得一个花样的生命,就此结束。

  玉钏作为金钏的妹妹,对于姐姐的死,一开始是愤恨的,可贾宝玉哄了几回,便也就过去了。这让读者不禁疑问,对于姐姐金钏的死,玉钏到底恨不恨贾宝玉?在小编看来,玉钏是恨贾宝玉的,这一点从两个细节可以看出来。

  第一个细节见第35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宝玉只是不吃,问玉钏儿道:‘你母亲好?’玉钏儿满脸怒色,正眼也不看宝玉,半日,方说了一个‘好’字。宝玉便觉没趣半日,只得又陪笑问道:‘谁叫你给我送(指莲叶羹,笔者注)来的?’玉钏儿道:‘不过是奶奶太太们!’宝玉见他还是这样哭丧,便知他是为金钏儿的缘故;待要虚心下气磨转他,又见人多,不好下气的,因而变尽方法,将人都支出去,然后又陪笑问长问短……“

  第二个细节见第43回”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茗烟答应,且不收,忙爬下磕了几个头,口内祝道……“这是金钏死后周年,宝玉全身纯素,偷带书僮,私自到郊外祭奠。姐姐周年,玉钏感怀伤心,独自在廊下落泪,遇见归来的贾宝玉。”刚至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吧。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去了?’玉钏儿不管,只管擦泪。……“什么也不管,只管擦泪,可见玉钏心中是存着恨的。至于为什么没有对于金钏的死有什么大反应,这应该是当时的社会现实造成的。一个丫鬟,有什么资格同主家争论呢?她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姐姐,搭上全家性命。

金钏为什么与贾宝玉调情?金钏为什么会被王夫人撵出去?


  在《红楼梦》中,女儿家的命运总是凄惨无比,无论是小姐还是丫鬟,都是“千古一梦,万艳同悲”。大观园中的女儿,病死的病死,被虐待致死的虐待致死,污秽而死的污秽而死,还有出家的,远嫁的等等。金钏之死,也是众多女儿悲剧中的一个。金钏是王夫人身边的丫鬟,她死是因为调情被王夫人抓个正着,然后便被气愤至极的王夫人,下令撵出府去。后来没多久就投井而死了,既然这姑娘将清白看的这么重,为什么还会与贾宝玉调情呢?

  一、前提条件,应该是众女儿和贾宝玉笑闹惯了,一时并未注意礼节。而且当时与贾宝玉调情,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毕竟贾宝玉自小就爱吃姑娘家嘴上的胭脂,也并没有出什么事情。所以金钏在和贾宝玉笑闹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么一件事,会导致多么严重的结果。“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金钏儿,彩云,彩霞,绣鸾,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一见宝玉来,都抿着嘴笑。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彩云一把推开金钏,笑道:”人家正心里不自在,你还奚落他。趁这会子喜欢,快进去罢。“”在贾宝玉被贾政叫去书房的时候,金钏的表现便可看出,她的确将这事当做一般玩乐的,并未多注意什么。

  二、当时的社会现实决定的。奴婢整个人都被捏在主家手中,她们的出路只有三个。一是伺候的主子格外开恩,将她放出府去,复得自由身,婚假自由。可一个“格外开恩”,便知道此事有多少见了。二是被主子指去随便配一个小子,然后婚嫁生子,生下的孩子还是府里的奴仆。三是被府里的老爷少爷收入房中,幸运的话生下儿子女儿,下半生便有了依靠。这三个选项中,怎么看怎么觉得第三个选择是最可能,最好的选择。那么金钏会和贾宝玉调情,也许就是存了这么一份心思的。

  三、我们看金钏和贾宝玉之间的调情,金钏只说了些亲热的话语,也许她并不认为这是调情,而只是两人间玩闹罢了。

  我们看金钏和贾宝玉调情,被王夫人抓到的始末。“王夫人在里间凉床上睡着,金钏儿坐在傍边捶腿,也乜斜着眼乱恍。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把他耳朵上的坠子一摘。金钏儿睁眼,见是宝玉,宝玉便悄悄的笑道:”就困的这么着?“金钏抿嘴儿一笑,摆手叫他出去,仍合上眼。宝玉见了他,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一丸出来,向金钏儿嘴里一送,金钏儿也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和太太讨了你,咱们在一处吧?“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等太太醒了,我就说。“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儿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俗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告诉你个巧方儿:你往东小院儿里头拿环哥儿和彩云去。“宝玉笑道:”谁管他的事呢!咱们只说咱们的。“

  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儿!好好儿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跑了。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见,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要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子,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这是平生最恨的,所以气忿不过,打了一下子,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也不肯收留,到底叫了金钏儿的母亲白老媳妇儿领出去了。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去,不在话下。”

  读到这儿,还是觉得有些疑问的。宝玉平日里对女儿家笑闹是常事,袭人和宝玉发生关系也没有遭到王夫人责骂,为什么到了金钏这儿就出了这么一个情况呢?

  一是袭人是王夫人认定了的,袭人和宝玉发生关系,她乐见成。二是王夫人将金钏归为晴雯之流。我们看王夫人认定的女儿薛宝钗和袭人,两个人都是那种传统女子。会引导宝玉进入“正途”,她们的思想和王夫人相合。可平时爱玩闹的金钏,以及性格反叛的晴雯,在王夫人心里则成了教坏自己儿子的“狐媚子”。所以在看见金钏和贾宝玉调情的时候,王夫人才会那么气愤。

  实际上金钏和晴雯之死,是很冤枉的。说两人勾引宝玉,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两人只是和宝玉亲近了点,并没有做出什么狐媚之事,也没有引得宝玉如何,便被安上这样罪名。所以两人才会不甘而死,让人感叹。

李纨与王夫人关系如何?李纨的判词解读

  李纨是四大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是荣国府长孙贾珠的妻子,贾珠早死后,带着独子贾兰生活。李纨字宫裁,因为举办诗社活动,其居住处为稻香院,因此取诗名为稻香老农。她性情温和,大度宽容,对待一干奴仆都很好,因此又被人称为大菩萨。李纨青春守寡,心如“槁木死灰”,是封建淑女,是标准的节妇,是妇德妇功的化身。丈夫早死的李纨,和失去长子的王夫人,照理来说,关系本应因为这层关系,而更为亲厚。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李纨和她的儿子贾兰,可以说是贾府中被边缘化了的人物。贾府众人致力于忘记她的特殊身份,而将她当作寻常人看待。虽得老夫人贾母的可怜,却没有真心的疼爱。与自己的婆婆,更是关系冷淡。

  李纨生下了贾府的嫡长孙,完全可以母凭子贵,取得极为重要的地位,但事实并非如此。王夫人因为精神不济,想要从下一辈中选出一个人来执掌家务。本应该是最合适人选的李纨,却被她跳过不提,点了王熙凤作为大管家。我们看王熙凤这个人,尽管才干突出,却连字都不认识。遇到查账识字时,还要依靠奴仆来帮忙。而李纨呢?书香门第出身,被父亲照着谷古代女子典范培养,只看她诗社中仅有几次的点评,也充分说明了她是有才华的。于情于理王夫人都应该让李纨这个大儿媳妇来管家,可她却偏偏点了王熙凤。

  再看红楼梦的前八十回,李纨和王夫人竟然没有一句对话。王夫人在贾母面前是一个孝顺甚至有些“乖巧”的媳妇。没道理不好好孝顺自己的婆婆呀?只能说王夫人,是真正的不喜欢李纨。那么为什么不喜欢呢?

  是因为对大儿子的不喜,所以连带着也看不起儿媳妇?肯定不是!在宝玉挨打那回里:“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说毕,爬在宝玉身上大哭起来。贾政听了此话,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看,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不觉失声大哭起来,”苦命的儿吓!“因哭出”苦命儿“来,忽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此时里面的人闻得王夫人出来,那李宫裁王熙凤与迎春姊妹早已出来了。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只看一句:”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可见对大儿子的厚望,比宝玉要高。如此不喜欢大儿子的媳妇,是否是想电视剧那般演的,认为是李纨克死了儿子?或者是因为李纨得贾母喜爱,她却与婆婆不亲?这些都不知道,唯一确定的就是王夫人是极为不喜欢李纨的。

  曹雪芹给李纨的判图是,画着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茂兰“应该指的是建功立业,获得很高成就的贾兰。而凤冠霞帔的美人,则是指因为自己的儿子,而封诰命的李纨。

  判词: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李“是李纨的姓。”完“以同音切李纨的名。这句比喻李纨生贾兰后即丧夫守寡,如同桃花李花,结了果实,春色也就完了一样。后两句,说的是李纨一生守节,晚年诰命加身,最后却只是别人口中的笑料谈资。

  判曲:晚韶华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

  那美韶华去之何迅!

  再休提绣帐鸳衾。

  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

  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

  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指得是与丈夫的恩情过浅,而儿子的功名也似镜花水月般不牢靠。“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是说,就算因为儿子而封了诰命,也不堪命运作弄。这是点下面,贾兰英年早逝,李纨因此抑郁而终的命运无常。“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皆暗指在贾兰博得功名的时候,却早早逝世。一句“黄泉路近”就可知了。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建议留言 | 粤ICP备1405030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