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寄出的一封信

   关键词: 寄出,一封信,首次

未寄出的一封信
首次执笔写信,我不知格式是否正确,也无从知晓信件能否顺利到达你手中。

   在写之前我总是考虑着,该写些什么,如何写?我文笔并不华丽,字迹也不算好看。以前我是一个十分讨厌写作的人,记得读初中之时,班主任要求我们每周写三篇日记,并且每周一上交检查,而我总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是记载我今天上课抽烟没被老师发现?不行。还是写我今天又逃课了?也不行。亦或写我又和同学去河里游泳了?更加不行。便也只得在书中摘抄些许内容,以此应付了事。可想而知,我的学业便也止步于此。然而在我下笔之时,我已然明白,诉说的内容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个举动,我已然在做,其它的都显得微不足道。有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比不上实际行动的微小一步。

   茫茫人海,你我却于网络相互知道彼此的存在,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或是命运的安排。然而,缘分这东西太过虚无缥缈,我们无从追究。命运是否存在,我们也无从触摸,更加不值得商榷。唯有值得珍惜的,只是我们相互的友谊。

   初遇你之时,你正处失恋之际。

   我如此安慰你:不要相信任何的承诺,没有不朽的事物,任何事物都在一个毁坏过程中,任何的言语在时间跟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你只是回了一个:“嗯”。

   接着我又说了许多,你仍然只回一个“嗯”字。

   最后我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当时还以为我是女的,而我的回答:“正宗的纯爷们,仿冒必究。”

   你顿时破涕为笑。此后我们彼此坦诚相待,经常说些玩笑的话语,我总是打击你,你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你就损我吧。”

   我有时也会拿些自己写的东西给你看,调侃道:“我才初中毕业,你文化水平比我高,看看写得怎么样?”

   你就发了一个尴尬的表情过来:“我学的早就还给老师了,惭愧!”

   我接着问:“你什么学业的”?

   你回答是“会计”。

   “呵呵,那钱途无量啊!”我笑着说道。

   而你却说:“是前途无亮”。

   呵呵,我笑了两声没有言语,接着我和你讨论一些书本的知识,你每次都回复表情。我说我对那些表情并不理解,可否不要再发了?

   结果你回了四个字“不知觉厉”

   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这个词语,起初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马上在百度上搜索后才明白。

   你接着说:“我们能不能不要再讨论文学了”?

   我问:“那讨论什么”?

   “讨论你的终身大事吧!”你回答道。

   我说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和她?若无相称,也不枉费。委婉幽暗,无言以对。

   你表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结果我给你直译。

   …… ……

     虽然在以后的交往中你并没有诉说什么烦恼,但,冷暖自知。虽然我们彼此没有透露名字,没有相告年龄,但,我知道你,你知道我,如此便好。感谢你在我情绪低迷的时候给予安慰,也感谢那些欢乐的时光。愿我们的友谊长存,亘古不变。人生难得一知己,愿你一切安好!

   于2014。03。09 落笔

   不知为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将这封信寄出。或许,没有接触,便是最好的接触,没有联系,便是最好的联系。

上一篇:自强不息,止于至善

下一篇:青春不在

猜您喜欢

热门标签

相关栏目